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择 > 起之卷 :月下 第十章 复苏

起之卷 :月下 第十章 复苏


    林封谨剧烈的喘息着,感觉那如水的月华虽然已经渐渐暗淡,却依然洒在了自己的身上,就仿佛蘸了轻纱的温水那样令人惬意,缓缓的修复着自己的伤痛。

    良久,林封谨终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那动作简直就像是个垂死的老人,佝偻而蹒跚,但诡异的是,胸前后背的伤口却已经止血结疤。这乃是先前掠夺了泛东流的妖命气运的功劳了。

    尽管林封谨这时候很想继续躺下去,直到天长地久,但理智告诉他,这种情形一定不可以被人目击到,他此时尽管还不知道泛东流没死,却也知道五德书院与自己家比起来,乃是何等的庞然大物,就算吹一口气,也决计是灭顶之灾。

    所以他此时也只能强咬着牙,草草的收拾了一下东西,顺带掩蔽掉自己的痕迹,艰难无比的比做贼还要谨慎的往家里面一步一步的挪,好在这沈家鬼宅的名气在这里不是一般的响,更重要的是,林封谨发觉自己只要咬着牙憋住疼,似乎翻墙躲避之类的也不在话下,所以竟是被他在没有被人察觉的情况下,硬生生的潜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不到三里路的距离,林封谨却是整整走了两三个小时,等艰难的躺倒在床上的时候,浑身上下的冷汗连外衫都浸透了。

    不过他也有发觉,自己的这具本来颇为羸弱的身体也是有些改变,最明显的就是,只要忍耐住痛苦,明明已仿佛已经到了极限的身体总可以被压榨出力量出来,略微收拾了一番,草草的换掉了血衣,藏起来了那些收获,林封谨便精神一松,再次很干脆的昏迷在了床上。

    ***

    这一松弛下来,便直接是睡了个天昏地暗,直到林封谨被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唤醒。

    然后就听到了有一连串的惊喜的叫声传来:

    “醒了醒了!”

    这声音林封谨听起来十分熟悉,但是迟钝到无法形容的神经和思维整整僵硬了好几分钟,依然没有将声音与本人对号入座。

    此时林封谨的状况和与泛东流对战时候那种可怕的精密冷静相比起来,完全是两个极端。说得直白一点,那就是老态龙钟走路的老人和油门踩到底的法拉利的区别。

    感觉着一股热流淌进喉咙,然后肚皮里面就剧烈的蠕动了起来,林封谨机械而茫然的睁开眼睛打量着四周,神情依然是呆滞,但是无论如何,大脑就像是一台锈蚀并且太久没有运转的机器,通了电以后,尽管还是吱嘎吱嘎轰隆轰隆的晦涩运作,抖落着大量的锈屑,总还是开始平缓而持续的加速运转。

    首先恢复的自然是味觉,舌头表面的味蕾辨别了出来正在灌入嘴巴里面的,乃是滚热的鸡汤,虽然有着浓重的当归,党参味道,但是食物的鲜美香气一下子就令整个喉管和消化系统都复苏也似的抽搐了起来。

    林封谨立即嫌那只端碗的手往往自己嘴巴里面倒汤的速度太慢,双手抬起来就痉挛也似的将碗捧住,向自己的嘴巴里面狠灌,旁边的人顿时惊呼了起来,但是谁也按不住若疯掉了一般的他。

    直到林封谨吃完了周围能够找到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包括七个汤饼,整整一只炖得稀烂的老母鸡,还有下人当成宵夜的八个窝窝头,小半锅麦粥,终于消停了下来。

    林封谨涣散的目光,这个时候终于渐渐的凝聚-----------熟悉的精美红木床,鹅黄色的湖绸帐子,还有微带了檀香味道的空气,加上那几张极其熟悉而惊愕的脸,这些东西慢慢的在和思维和记忆里面的某些东西对号入座,这时候,林封谨终于恢复成了一个正常人,木讷的张了张嘴道:

    “我……….你们……….”

    见到他说话,几乎瘦了一圈儿的林老爷立即松了一口长气,旁边的几个女人也是在连续的念着佛,真心的欣慰道:

    “老天可怜见,终于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林封谨终于回了过神来,加上身体上的酸痛可以说也是层层叠叠的涌了上来,依靠着枕头无力的跌坐了下去,苦笑道:

    “我睡了多久?”

    老管家十分激动,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手也是十分的抖,在林封谨看来便仿佛是只伸出了一根手指似的,林封谨微微一怔道:

    “一天,还好。”

    瘦了一圈儿的林员外苦笑了起来:

    “都快要三天了啊,你十五病下来的,现在都是十九了。”

    林封谨也吃了一惊,自己竟然昏沉了这么久?却听得旁边的老管家伸手出去端了杯水喝了一口,总算平静了下来,絮絮叨叨的道:

    “少爷你不知道,这一次你的病来得好生凶险,比年余前(穿越)那一次都毫不逊色,更稀奇的是,这一次咱们总共请了三个大夫来给你瞧病,结果每个大夫给断出来的病症都不一样,开的药方也是各不相同,好生让人焦心。”

    此时吃饱喝足以后,林封谨靠着墙闭上眼睛再次坐了下来,他此时后遗症再次发作了,脑袋里面可以说是一团浆糊,与之前那种思绪清明似乎万事都在指掌当中的感觉完全是截然不同,偏偏睡了整整几日,此时还没有丝毫的睡意。

    所以林封谨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手指,按摩着脸上那个完全麻木的点,脑袋里面保持一片空白,或者说是任由自己混乱无比的思绪胡乱的惯性晃荡,然后慢慢的沉淀,清醒。

    等到他恢复到了正常水准以后,周围已经只有一个丫鬟在守着了,林封谨让她打来一盆烫水,用热毛巾拧干,给自己热敷着脸上僵硬的地方,慢慢的理清了思绪,然后就让她去请父亲过来。

    林员外在爱子昏沉的时候,他一直都十分的焦心,嘴唇上面全是心急火燎的血泡,还要支持生意,每天却睡不到两个时辰,等到爱子终于苏醒缓和过来以后,当然抵挡不住自己的疲乏睡了过去。绕是如此,一听说爱子忽然有急事找,立即就匆匆的赶了来,因为睡眠不足的眼睛里面全是血丝,拳拳爱子之心可见一斑。

    林封谨歉意的看了自己的老爹一眼,只是有一件事情十分紧要,关系到全家老小的性命,所以必须先办下去再说。

    他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饿了,同时也是为了让老爹宽心,便端起了旁边满满的一碗饭,泡上鸡汤夹上菜,大口大口的吃着,同时含糊不清的道:

    “爹,我的病应该没事了,就只是喝醉酒了感染了风寒而已。”

    林员外看着儿子大口往嘴巴里面扒着饭吃着肉,自然是更加宽心了,一张圆脸笑眯眯的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多吃点将养下身体,你年初的病太重了,现在身子应该还没恢复,也太虚了些。”

    林封谨点了点头,扒了两口饭,很认真的道:

    “阿爹,我拿到了童生的资格,应该很快就要出去游学了,但是今年很多书院似乎都对前来游学的童生考核得很严,唔,就像是招女婿一样,丈人都肯定不愿意准姑爷是个病秧子……书院肯定不会费事来打探我得了几次病,可是其他人呢?比如说有可能被我挤掉的其他童生?”

    林员外在林封谨面前是个溺爱儿子的父亲,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却是依靠卖掉祖先留下来的最后三亩水浇地的七贯钱起家,重振败落的家业,将粮食生意做到两州八县甚至他国的大粮商!

    被林封谨这么一说,脸色立即就严肃了起来,立即就叫了老管家来吩咐下人,数年前的那一场大病肯定是掩盖不了,但是这一次“酒醉”“偶感风寒”却是一定要坐实了!

    府邸里面的仆人每个人本月月例加倍,但有敢拿少爷前些天“酒醉受了些风寒”的事情到处乱说,立即打死!

    至于来瞧病的三个大夫,每个人二十两银子的封口费,这三个大夫都是本地人扎了根的,拖家带口绵延了好几代,加上还是林府里面的家生子奴才,据说手上有几十条人命的运粮队的护卫头目李虎送去的银钱,当然是满口子答应。

    林封谨这么干的深意,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谓的书院录取云云只是借口。他在吸收了同为妖命者的泛东流的妖星命格以后,自然而然的就获得了那家伙的一些记忆碎片,当然也知道了泛东流逃走的噩耗,加上五德书院损失了那么一名出色弟子多半会前来调查。

    不过这里乃是南郑!

    更重要的是,泛东流的妖命者身份也同样对其本人来说,也是个莫大的禁忌!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