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择 > 起之卷 :月下 第十一章 盘点(感谢盟主隐青月的支持)

起之卷 :月下 第十一章 盘点(感谢盟主隐青月的支持)


    因此,可以在中唐内畅通无阻的五德书院,要想寻找自己,也只能暗中行事,泛东流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自己只要顺理成章的按照外出游学,那么就不会引起旁人的疑心。

    那么,自己唯一可能剩余下来的疑点就只有一个了:便是昏迷不醒的这三天!一旦有心人将泛东流出事和自己昏迷联系起来就糟糕了。

    好在林家乃是河仓城的地头蛇,而且还是快要进化成过江龙这种,抹平这件事情不要太简单。

    做完了这件事情以后的林封谨顿时如释重负,心事一下子也放宽了下来,一口将母亲叫使女送过来的参汤喝掉,便不耐烦的挥手让侍候自己的小厮退出去继续补觉了。

    ***

    阳光透过了窗棂,暖洋洋的照在了林封谨的脸上,联想到那一夜的疯狂咬牙死斗,再看到这明媚的阳光,当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时代但凡有人患病,医生千叮万嘱的就是“避风”,并且还禁止“受寒”,进而“忌口”,所以林封谨都整整好几天没有好好收拾一下自己了,身上也是一股子馊霉味道。

    他可没有那么多禁忌,便就着旁边的热水痛痛快快的抹了个身。

    在做了一系列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之后,林封谨再次在洗脸盆面前呆住了,大量的水滴从手指缝隙里面滑落下来,将盆子里面的镜影砸得支离破碎,但手指缝隙里面的水总是有漏光的时候,水面渐渐平静,映照出来了一张憔悴的脸,还有满头灰色的头发。

    死灰色的,毫无光泽的头发,

    摸上去仿佛是深秋的茅草的头发。

    “怎么会这样?”林封谨呆了一下,看起来这应该是先被泛东流抽吸过精血的后遗症了,虽然后面林封谨变本加厉的反吸了回来,但是人的身体总是有个度的,一旦超过了这个度造成了永久性的损害,那么之后补得再厉害也是没用的了。

    不过林封谨检查了一下身体,发觉自己除了酸痛和一些皮外伤之外,也没觉得有什么隐患,便将这件事情抛开到一边,然后打开了那个装着战利品的包裹。

    林封谨首先拿起来是那一件淡红色的毛裘内袍,他记得十分清楚,泛东流貌似就是依靠这玩意儿才将已经近身的鬼物震飞了出去,更令林封谨惊奇的是,之前那魑怪明明也有抓到过泛东流的身上,衣袍纷飞,这淡红色内袍肯定是难以幸免有了破口,可现在却是诡异的完好如初。

    这内袍的一共分为两层,外层的质地十分粗糙,乃是用接近小手指粗细的淡红色毛发条索编制而成的,每一根条索上面,居然都若微雕一般被镌刻上了十分清晰的花纹,看起来都是若火苗翻腾的模样。

    在袍子的内层,则是一层柔软绵密的火红色绒毛,触摸上去简直就仿佛是温润如玉,林封谨本来双手因为触碰了冷水有些冰凉,上去很快的暖热了起来,仿佛寒意都在被这内层完全吸纳了。

    在火红色的绒毛里面仔细摩挲一番,还会发觉在背部上面镶嵌了四颗东西,一颗东西是火红色的宝石,一颗东西是仿佛琥珀似的黄色晶体,晶体里面还有一只栩栩如生的飞虫,另外两颗东西则是什么野兽被处理过的眼睛。

    以这四颗东西为核心,周围被绣上了十分精美的金属线,呈现出来了一个十分复杂的法阵。这些要素组合在一起,竟然给人以一种诡异的错觉,那就是这件外袍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

    林封谨尝试将这外袍披上以后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轻巧而暖和,唔,准确的说,很神似在穿越前穿上鄂尔多斯羊绒保暖内衣的体验,不过也仅此而已,他很遗憾的叹了口气,随手将这件外袍抛在了床上。

    然而林封谨却不知道,在中唐的都城西京中,最大的典当行聚宝斋的秘密库房内,一个空着的箱子上方悬挂的牌子大概是被风吹动,无奈的晃荡了一下,而那个格子的大小,恰好就可以将这件赭红色内袍装下,牌子上的内容是:

    赤裘(未能列入神兵利器谱)

    道器(被道术加持过的装备)

    中品黄器。(天地玄黄四大级别)

    外层以极北不咸山特产:火妖虎的背部皮肤制成,内层用十二头硫磺火狐的腹部皮肤缝制而成,镶嵌的宝石分别为西域宝石:日神之汗,炎蚊琥珀,虎瞳晶一对。

    穿着之,避寒御热,更可以瞬间以南明离火加护身躯,祛阴邪御鬼神,本体如有损伤,以火焚烧便可以自行弥合。

    ***

    事实上,林封谨进入到本世界以来,见过的最高级别的刀枪铠甲寥寥,顶多也就是衙役老黄挎着的那把鞘都握平了的雁翎刀,据他在喝茶的时候吹得是削铁如泥吹毛立断,不过林封谨也未觉得那玩意儿比起厨娘手上的菜刀有多锋利。

    所以他此时对于这件赤裘的认识不足也是情有可原的,在将这玩意儿放到了一边以后,发觉只怕很长一段时间内它最大的用处估计就是客串一下保暖内衣的角色了。

    然后被林封谨拿起来的是那一把剑,

    --------那把给他造成了巨大痛苦和伤害的笛中剑,因为这把剑洞穿了林封谨的身体,所以没有被泛东流死前诡异的**烧毁。

    这把剑只有筷子粗细,剑脊却是很厚,两尺来长,剑身的两侧刃口上面,却是闪耀着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仔细看起来仿佛有一点点金沙镶嵌其中,有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靠近一些就感觉到寒气逼人,鼻子一痒几乎没打个喷嚏出来。

    虽然在这把剑上感应不到任何的五行之气或者是道术,所以没有办法排入“天地玄黄”的分类当中,但无论如何是一把难得一见的利器了。

    在剑柄上面有几个清晰的小字:凶之针,烛庸十七信手之作。

    看到了烛庸这两个字以后,林封谨也吃了一惊,这个人乃是在史书上有列传的,以善于铸造神兵利器而知名,又被称为是烛庸子,深不可测。这把剑看起来是他十七岁的作品,但品质的精良也是毋庸置疑。

    ***

    林封谨接着将手伸向了那一个钱袋,这钱袋很显然是用类似于猞猁的兽皮做的,触摸起来手感很不错,不过也多半有特异之处不会被焚毁,但林封谨此时更在于它里面装着的东西,所以林封谨就很粗鲁干脆的将之来了个底朝天。

    他立即就听到了床上传来了一连串金属撞击的声音。

    银两之类的林封谨是不稀奇的,但是随后他就在一堆碎银子和铜钱当中找到了两枚黄澄澄的钱币,这玩意儿和当十大钱(直接理解成十块rmb就可以了)的造型很类似。

    但是,正常的铜钱正面印的是xx通宝,背面印的是面值(当二就是两块钱,当五就是五块……..),而这两枚铜钱正面反面铸上去的,却是太阳和月亮!

    这就是传闻当中的日月金钱,乃是一种只通行于上层的货币,也是一种可以在整个五国当中流通的货币,甚至在大宗交易里面可以起到交子汇票的作用,现在最新的牌价是,一万两千两黄金才能够换一个日月金钱。并且还是那种哄抢的方式。

    顺带说一句,传说当中的摇钱树最顶端悬挂生长的那两枚钱币,就一定是日月金钱。

    这玩意儿之所以贵,那是因为日月金钱本身就并非是五国的户部发行的,据说,发行这种日月金钱的幕后,乃是有着几大书院的影子!在每一个日月金钱当中,在铸造的时候都掺杂有异常珍稀的魂铜!

    魂铜据说只产于蓬莱,方壶这种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去到的地方,据说在炼器的时候只要掺杂入一点儿熟魂铜,那么炼制出来的法器品质都会立即脱胎换骨。

    但是,刚刚提炼开采出来的魂铜又被称为生魂铜,里面具有一种与天地具来的煞气,这种煞气和魂铜里面的灵气混合在一起极难祛除,若是直接把生魂铜拿来赶鸭子上架炼器,九成九就是一定失败,剩余下来的一丁点儿希望就算是成功了,炼制出来的也一定是一把噬主的凶器。

    所以,魂铜要想派上用场,归根结底,就得消除这种天生煞气,同时不能够干扰到内在的灵气,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便是入世。

    滚滚红尘,千万人心,叵测算计,就是消磨这种天生煞气的最好方法!

    钱币本身,也是一种异常奇特的东西,在其上面集中了千万人最激烈最极端的情绪,为了钱财行凶的人就不必说了,连念书的文人当中,喜欢钱财的也以“书中自有黄金屋”为目标并且津津乐道,但有的文人又将之斥责为“铜臭”,有的甚至将银钱称为“阿堵物”。

    被铸成了日月金钱以后,作为一种货币在人间流通,感受着成千上万的拥有者那焦虑,兴奋,凶残,狠毒,满足,狂喜等等负面情绪,任凭什么天生煞气,也决计不可能经得起滚滚红尘的消磨。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