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择 > 起之卷 :河仓乱 第八章 降服

起之卷 :河仓乱 第八章 降服


    绕是如此,李虎从此也是否极泰来,因为这一丝命格并非就永远都是一丝,而是此消彼长,可能增加的。

    破军主杀伐,随着李虎的杀伐,便会慢慢的累计业力,若是再在战场上遇到其余的凶星命格的大将,将之斩杀以后吞噬之,除此之外,获得国家授予的官位,也可以强大自己的命数,破军命格也可以累计变厚,从理论上来说,也有晋升成破军真命的可能!

    这个时候,李虎将腰间的伤口绑扎妥当,喝下了几口烈酒,顺便咀嚼了几块肉干,居然发觉恢复了自己体力的七八成。

    这也是多亏了之前逆天改命的时候,抽取了那个校尉单勇的生命力和附近草木的生机对他进行了治疗,不过从此以后,这附近几百米土地的生机也被掠夺了,只怕有几十年都会寸草不生。

    李虎感受着身体带给自己的全新感觉,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就拔出了旁边的朴刀来,望向了旁边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两名中唐箭手,狞笑道:

    “你们知道得太多了,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

    忽然之间,那名之前被林封谨打晕的那精瘦汉子挣动了几下,大声道:

    “小人拓跋徳,乃是拓跋三里部的少主!不仅仅精通箭术,更是对这一次的伏杀细节了解得一清二楚,这位公子要是能够答应我一件事,那么小人愿意将所有的东西都说出来,并且投身为你的门下奴。”

    林封谨看了他一眼,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图,笑了笑道:

    “你也想要逆天改命?”

    “不错!我只求公子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答应若是我以后立下了足够的功勋,那么为我施展此等神术!”拓跋徳咬牙切齿的道:

    “我加入了中唐军中十二年了,立下了无数的功勋,却是被身边的这些王八蛋歧视我的血统,功劳倒有一大半都被他们冒领了去!还要被他们冷眼冷语的嘲笑,像是我旁边的这个李范,他也配叫做射手?勉强能开弓而已,只是给校尉送了两百吊,就轻轻松松的将我的功劳拿了过去!若公子可以给我这个机会,我若是反复无常,那么就让长生天将我和父母的魂魄都永远禁锢在最恶臭腐烂的多拿河底!”

    李虎听了微微一怔,他走南闯北,也知道拓跋徳说的确实是鲜卑人最恶毒的誓言。林封谨却是眯缝起了眼睛微笑道:

    “你怎的就不怕我也歧视你是外族人?”

    拓跋徳老老实实的道:

    “因为我发现,你刚刚战死的那个手下胸口有着火焰的标记,他应该是西面的犬戎人吧,就连恶名昭著的犬戎人都肯为您战死,那么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林封谨沉吟了一会儿,说实话,拓跋徳若是能够投靠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则一定是事半功倍。而这个人也不像是在说谎。

    但是,这个人的要求却是令林封谨为难。逆天改命这种事情,听名字就知道乃是何等的艰难!违逆君王的命令后果往往都是小命不保,何况是违逆上苍的意志,稍微不注意就是身死魂消。

    纵然林封谨本来就身负妖星的命格,要扰乱天机混淆乾坤,所以副作用没有想象当中的大,但是付出的东西也是十分惊人的。直接一点来说,先前给李虎逆天改命,实际上就已经燃烧了半个单位的妖星命格。

    要知道,林封谨之前就推算过:自身的妖星命格也只有三点五个标准单位而已,尽管这半个单位的妖星命格乃是被林封谨去芜存菁仔细筛选过的边缘化东西,对自身实力影响不大,但也是无可替代,并且这还是因为单勇实际上官职被剥夺已是白身的缘故!

    更重要的是,林封谨现在也只掌握了这秘术的一点儿皮毛而已,目前也只能顺势而行,比如现在叫他将李虎逆天改命成文官的命格,那失败率几乎就是百分百,而自己也更会遭受到十分强烈的反噬!

    林封谨无论前世今生,都是一个十分信守诺言的人。要么不答应,要么就一定守诺,但一想到这时候却是关系到老爹的生死性命,并且拓跋徳也不是要求短时间内就给他办事,他也是十分果决的人,略一踌躇就点了点头。

    李虎看到了林封谨的动作,便松开了拓跋徳绑缚的绳子,顺带丢了一把牛耳尖刀在他的面前。

    拓跋徳很显然知道要做什么,嘴角抽搐了一下,目露凶光,抓住刀子就将旁边惊恐无比的李范捅了个透心凉,这显然就是投名状了。

    然后按照他们的习俗,拓跋徳非常虔诚的跪倒在了林封谨的面前,亲吻他的鞋面,并且跟随林封谨的姓改名为林徳,表示从此就认定他为自己的主人。

    接下来林封谨便将自己的焦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拓跋徳,拓跋徳将原委听明白了以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宽慰林封谨道:

    “主人,老主人的安全是可以得到保证的,因为这一次他们行动虽然主要目的是袭杀南汉巡察使向烈,但同时也有顺势敲诈一笔的念头,所以无论如何,在捞到油水之前,应该是不会对毫无威胁的当地缙绅下手,并且中唐一直都有进军河仓将之永久占领的打算,在这样的背景下,肆意杀戮当地的缙绅背上恶名,完全就不符合他们当前的战略大势。”

    “咦?”林封谨听拓跋徳说得头头是道,确实是合情合理,忍不住就对他高看一眼,这个人虽然是出身异族,但也可以说是有勇有谋。耽搁了这么一会儿之后,之前回城治伤的王铁,郑黑子也匆匆的赶了回来,又捎上了两名家中的护卫。

    新来的那两名护卫还好,但王铁和郑黑子见到李虎此时提着刀走动的模样,几乎眼珠子都没瞪出来,若不是大白天的都几乎会以为是见鬼了!

    不过林封谨和李虎两人早就对好了口径,什么百年老山人参加成型何首乌加路遇的白发老翁赠送仙丹等等理由一股脑的说了出去,事实胜于雄辩,存在即合理,也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只要李虎不将自己腰间的伤口露出来,那么圆谎就没那么困难,这两个人总不能强行要求李虎解开包扎好了的伤口观摩一番吧。

    此时有了内应以后便确实方便,在拓跋徳的带领下,一干人弃了马匹径直走上了小道。拓跋徳所说的在军中受到欺压看起来绝对不是说谎,那个李范的实力估计还不到他的一半,偏偏此人所用的就是中唐工部监造的上品三石角弓,而拓跋徳则只能用一把劣弓而已,不过因为他射术了得,所以五德书院提供给他们的六支符箓箭箭则还是在拓跋徳身边,先前为求立威射杀了一人,则还有五支符箓箭。

    这五支符箓箭当中,有三支都是射到人都会爆炸的离火箭,有一支是附带冰寒效果的坎水箭,还有一支杀伤力不强可以制造大面积混乱的火鸦箭。

    除此之外,林封谨他们的收获还有两个可以简单制造幻象躲藏的玉佩,看起来就是五德书院制造的,不过是一次性用品,并且只能覆盖十来平方米的地方。

    之前拓跋徳他们就是依靠这玉佩制造的幻象作为掩蔽,无声无息的射杀奔在最前面的地痞,若不是方森岩肺神苏醒,嗅觉格外灵敏的话,真的是很难看破幻象,找到他们的踪迹。

    当然,校尉单勇浑身上下都是中唐工部锻造出来的精品,那把鬼头刀根据拓跋徳的形容,甚至都已经达到偶尔会在晚上长吟若猛兽啸鸣的境界,这已经是即将形成器魂的象征了。

    武将一旦是天生杀伐的命格,阳刚逼人,那么便绝不怕阴鬼冤魂,死在他们手下的人的怨念和煞气往往都会凝聚在刀上,与武将自身的意志同化,慢慢的形成器魂,一旦成型的话,那么便是有名的凶器。

    而当器魂进一步成长可以化形以后,就又被称为是杀器!拥有杀器的,往往都是战场上有名的猛将,征战四方所向披靡的那种。

    这把鬼头刀本来锻造得就是精品,乃是单勇父亲传下来的,历经两代杀伐,已经几乎快要形成器魂了,之前单勇斩杀那犬戎人护卫巴夏,便是唤起了刀内的煞气,瞬间破刃杀人,十分凶悍。

    而此时李虎此时则连个人的战力都恢复得七七八八,他虽然之前还受了致命的重伤,却是在逆天换命的仪式里面被林封谨聚百丈内的生机加持在他的身上,又吸取了单勇体内残余下来的生命力和许多包括兵法,战斗方法的记忆片段,外加又已是破军命格,此时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的就有一股桀骜凶悍的气质体现了出来。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