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择 > 起之卷 :狗王 第十八章 公道

起之卷 :狗王 第十八章 公道


    付一刀正要继续咆哮,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僵硬,呆滞,麻木,甚至是哭笑不得.......却听林封谨继续振振有词的道:

    “而且我算了一下细帐,平日里要包雪梅至少得十两银子一晚上,趁现在的话,一次性给二十两就可以包四个晚上!大赚啊!并且雪梅姑娘的技巧非常好,虽然来了天葵,但是那**滋味.......啧啧,也亏得你下得了这种狠手辣手摧花呢。”

    付一刀已经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了,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掩好的房门再次被推开,猛冲进来了一个脸罩寒霜的男子,而林封谨的背后也影子也似的出现了一个精瘦的黑影,就仿佛是一头匍匐的狼,正是李虎和林德两人。

    林封谨此时的脸色,却是一扫之前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他一字一句的道:

    “你们终于来了,再不来的话,我估计都坚持不下去了,抓住他,小心这家伙是装昏,别让他有机会自杀。”

    等到五花大绑,嘴巴里面还被塞上了臭袜子的付一刀被推了过来以后,李虎对林封谨道:

    “少爷,他的确是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了。”

    林封谨看了看昏迷不醒的付一刀,那青白的脸色确实是和死人没有差别,冷冷的道:

    “他现在还不能死,给他包扎上药,林德。”

    然后林封谨看着付一刀的脸,却是扬起了手掌,那一枚朱红色的傀儡蛊丸药赫然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真遗憾,付大叔,若我是你的话,之前就一定自杀了。因为我这个人做事一向都很公平,别人打算怎么对待我,我就会怎么对待他。李叔,去叫老焦过来,是的,就是那个跟随我爹跑过七八次南边苗疆的老焦。他貌似对蛊虫也有点了解吧。这位付大叔既然打算喂我吃傀儡蛊,那么我今天就请他尝尝傀儡蛊的滋味!”

    ***

    傀儡蛊实际上严格的说起来也是一种毒药。

    吃下去两个时辰以后就必然会死的剧毒药物。

    它吃下去以后,蛊虫就在孜孜不倦的摧毁整个人的神智,然后这个人就形同傀儡,任由摆布,无论要他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都是依言而行。但有一个很关键的弊端就是,因为神智混乱,施术者也很难从服蛊的人嘴巴当中获得任何有用的东西。

    到了最后,你只能告诉他要做什么,说什么,没有办法让他告诉你能做什么,能说什么。他的意志和记忆,甚至魂魄都毁掉了,只余躯壳。

    所以林封谨尽管抓住了付一刀,却依然没有办法保证可以一定问得出来一些很关键性的东西,比如说他们这一支商队究竟是诱饵还是正主,又比如组织商队和袭击商队的幕后黑手.......都依然沉浸在迷雾当中。

    或许老焦能够想办法让傀儡蛊的药效发作得缓一点,多掏一些东西出来,但是不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所以林封谨就打算让付一刀带着自己去他住的地方去找找看,或许那个地方应该可以给自己一点惊喜。当然,这就得付一刀配合了,他的心腹手下好歹也有十几个亡命徒。

    老焦显然对蛊虫更有研究,他小心翼翼的将朱红色蜡丸表面的蜡皮扒掉以后,就露出了里面若木屑一般的东西,这玩意儿乃是用蜂蜡混合龙血树的树心捣出来的,可以让保存在当中的蛊虫进入一种冬眠的状态并且又不会死亡。

    接下来就有人按照吩咐,端来了一盆热水。这水的温度略微有些高,不过里面加入了人血,蜜糖和很少量的雄黄。老焦便将那蜡丸轻轻的放入到了热水当中,然后取来一支未用过的毛笔慢慢拨动。顿时就见到蜡丸里面的内容物在水中被慢慢的溶解,消散。

    随着那毛笔的拨动,蜡丸慢慢的消融,露出了一团白色的东西。这东西在热水当中开始慢慢活动,本来就像是一团盘曲起来的细线,现在这白色的细线开始慢慢的在水中蠕动,接着动作从迟钝到灵动,就仿佛是半尺长的白线随着水波荡漾着。

    这时候老焦就取过了一双筷子,在上面蘸了点鲜血,然后伸入水中,不过老焦自己则是满面凝重,双手上面都涂抹上了醋,酸味扑鼻。那蛊虫立即若蛇一般的灵巧缠上了筷子头,不过在碰到了老焦沾了醋的手指以后便迅速缩回,显得焦躁不安。

    此时明明外面寒风凌厉,但老焦也是满头大汗,但是连抹汗的功夫都没有,便慢慢的将蛊虫伸到了付一刀的鼻孔处。这玩意儿立即迅速的爬了进去,消失在了鼻孔当中,也亏得付一刀此时乃是失血昏迷,否则的话目睹这一幕的话,肯定是不大好受的。

    大概盏茶功夫,付一刀忽然睁开了眼睛,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老焦伸出手指在他的下眼睫上面一按,就看到他鲜红的眼底膜上面,竟是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针鼻子大小的白点!竟全部都是虫卵!看到了这瘆人的场景,老焦却是嘘了一口长气道:

    “成了。少爷你吩咐他做什么就会做什么,最好给他的身上淋些酒,伪装成酒醉。若是要问他什么机密的话,也是有可能问出来一些,但是得尽快,而这机密必须得是他记忆得极其深刻的,仿佛是本能那样融进了潜意识里面才行。而蛊虫会以人脑为食,被吃掉的脑子越多,忘记的事情就越多,等到三四个时辰的时候就直接变成白痴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因为蛊虫是直接进入体内的,没有蜡封的促进生长,那就是从现在起到十个时辰之内,这家伙还是安全的,只不过五个时辰后就最好别碰他,若是两天以后见到他,那么立即闭住呼吸,将嘴巴耳朵鼻子都用布蒙上,有多远走多远吧!”

    林封谨点点头,便自然有老焦去逼问机密,却见到李虎去将付一刀那一把可以脱手飞掷的弯刀拾起来仔细的端详着。

    这把弯刀灰扑扑的毫不起眼,刃口却可以说是锋锐绝伦,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沾上。在弯刀的阴面上,以阴文的方式绘出来了个图案,仿佛应该是篆文的“日”字,阳面上则是很简洁的出现了一道微微上扬的火焰划痕,看着这划痕和图案,便可以感觉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里面流转着。

    李虎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也看不出来这把刀的来历,不过此时商队里有一个差不多都要五十岁的趟子手老包,据说祖上三代都在吃江湖饭,他此时走了进来后便惊异的道:

    “这把刀上面的图案我看起来倒是有些眼熟,仿佛是七十年前的那些胡人邪教里面的东西。”

    老包一说之后林封谨就想了起来,七十年前还是大卫国雄踞天下,当时有来自大食,天方的拜火教徒涌入传教,便是以火焰和烈日来为教中的圣物。中华本来讲究的是兼修并蓄,也不是容不下人,但拜火教徒的行为颇为激烈,屡屡与地方上的道观寺院起冲突。

    和尚和道士纵然信仰不同,可是见了面顶多不说话,拜火教徒的人却是要直接找上门去,用“圣火”净化!这件事肯定是违反了官府的律令,加上佛道也是联手起来在高层活动,因此便将拜火教定为邪教,武力剿杀。

    拜火教以一教之力,并且根基还浅薄,哪里可能与大卫抗衡,便顿时烟消云散,只是当时拜火教里面的核心弟子却是硬气得很,没有一个肯束手就擒的。书上记载他们有一种掷刀术,数十丈外也能取人性命,还能够自行飞回,出必见血,十分犀利。

    林封谨见到李虎看起来很喜欢这把刀的样子,便直接赏给了他。这把刀上面镌刻的法术也仅仅是被污秽而已,并非是正面冲撞了愿力被抹平,因此价值也是很大的。

    打个比喻来说,这种法器被污秽的状态,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精神错乱,你让他打东他却是打西,一身的武功威力还有七八成,若是请高手慢慢调养还是有很大的可能会恢复的。

    但若是正面和官府对抗,一旦被官员的气数直接发生冲突,那么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直接被废掉了武功,甚至是手脚筋都被活生生的挑了,随便怎么调理也没有用了。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