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择 > 起之卷 :狗王 第二十六章 顺利

起之卷 :狗王 第二十六章 顺利


    林封谨所说的话确实是半点儿都不错的,上位者日理万机,能够给他们留下一个印象,那么说不定什么时候机会就来了。哪怕是在现代也是这样,俗话说不怕领导不看顾,就怕领导记不住。有不少人耗费极大代价为了和领导吃一顿饭,还不是就要混个眼熟,让自己的名字在领导的耳朵里面过一过?

    这种事情看起来毫无意义,但有的时候却是可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比如在有的时候,两人竞争一个职位,一个人的名字领导知道,一个人却是领导不知道,那么从潜意识里面就会选择熟悉的人。

    又比如两个领导在闲谈,一个领导忽然说我记得你手下的某人还不错,那么以后自然这人也会被高看一眼。

    不过接下来林封谨和李虎商议了一番之后,也觉得不能和羽林卫的仇结太深,尤其是羽林卫当中的中下级军官都是勋贵子弟的情况下,所以又对手下说,普通的兵士尽管放手狠杀,遇到了穿将官甲胄的便撒石灰粉,或者尽量往腿脚上招呼。

    不过通常情况下,将官都是不会冲锋在最前面的,尤其是勋贵子弟更是会惜命一些,真的一打仗就悍不畏死若亡命徒一般往前冲的勋贵子弟有没有呢?当然是肯定会有,不过这数量肯定不会很多,没有死掉进入羽林卫的更少,林封谨他们撞上的几率也是不大了。

    那几骑羽林卫的将士奔驰到草料场里面以后,跳下马直奔旁边的茶棚,将接下来的粗苯活计一应的丢给了前来迎接的那些马夫了。像是给马匹牵到槽头喝水吃料,将马背上面的兵甲卸掉的事情更是甩手不管。

    这几个人看起来应该也是没有上过阵的新丁,一进了茶棚里面连身上的甲也卸掉了,顺手抽了几条凳子便东倒西歪的躺了下来,估计身上的骨头骨节都在嘎巴嘎巴的响,酸痛难当,嘴巴里面还在骂骂咧咧的,应该是对那些在想象当中已经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同僚羡慕嫉妒恨。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虎率领着十来个训练有素的家丁悍然冲进去了以后,这一战的结果真的是不要太简单,林德带着四五个同样擅射的家丁在后面掠阵,有两三个军士跳起来要想反抗的,刷刷的先就中了两三箭,然后乱刀齐下剁成了几块,其余的人见了血立即就软了脚,老老实实的任由摆布。

    林封谨也不难为他们,喝令将他们绑好以后,又和为首的那个羽林卫里面的伍长谈了几句,无非就是身不由己,然而大丈夫一诺千金之类的慷慨话语,便直接下令抢马!

    林家的这些家丁大概选了百余匹良马骑乘,然后剩余的马儿都是在臀上剁了一刀,马匹吃痛之下立即就四散奔逃,接着林封谨便喝令放火,那些马夫见到他们杀人不眨眼,唬得魂不附体,哪里敢来救?

    等到火头汹涌的时候,冯家派来草料场对付那几名羽林卫的人才堪堪抵达,也就是二十来人罢了,在他们的算计里面,本来就是以有心算无心,外加还派来了两三倍的人手,想来应该是毫无问题的了。

    这冯寿龙本来就是个草包,那古管家一肚子坏水,却是因为时间仓促外加忙不过来,所以难免在计划调度上面有些疏漏,这些人都是临时被想起后派过来的。

    林封谨也不和冯家的这些人废话,直接就让李虎和林德带人策马撵踏了过去,这两人都是骑术精湛,率领着马术精强的三十来人,在这平原地带对上了冯家派来的二十来个偷偷摸摸的家丁,其结果不问而知。

    冲在最前面的几人被林德一阵连珠箭射得惨叫连连,然后李虎按着马拔刀直接碾压过去再奔驰回来,立即大部分人都是豕突狼奔,哭爹喊娘,几乎转眼之间就剩不下还敢在战场上留下来的人了。

    这时候时间紧迫,林封谨也不多加逗留,便直接下令策马对准了穹山甘霖寺的方向奔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地里鬼”老周差不多都已经先出发了小半个时辰了,他打前站一来是要摸清楚前方的状况,另外则是要布置好一干人上山以后的退路。

    说实话,抓了付一刀去投靠某一方卖个好价钱却只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更关键的是,林封谨也决计不愿意将自己的小命赌博在其他人的一念之间,哪怕这个人是福王!

    若事有不谐,那么他的最后打算也是很干脆的,那就是化整为零与李虎和林德逃走,这茫茫天下并且还是五国混战,就算南郑不能呆了,哪里又不是容身之处?

    至于林员外那边则更简单,一旦事有不协,捏死一只傀儡蛊林员外自然就得到了风声。无论是往南边的顺平寨去还是去西戎,林员外在贩卖粮食的时候早有安排。

    ***

    当草料场的大火熊熊燃起的时候,太白楼里面已经是灯火通明,一楼二楼三楼加起来的几十张桌子周围都是坐满了人。劝酒声和喧哗声络绎不绝。

    不能不说这里的伙计十分麻利,短暂的时间里面就整治出来了这好大一铺酒席,虽然菜肴多半都是熏肠,腊肉,手撕鸡等等冷盘,但端上来的酒是热的,茶水也是滚烫,这便已经是十分不易了。

    冯家的眼光说实话十分毒辣,渠镇乃是两条官道的交汇处,哪怕是夜间也经常有过往客商停留经过,所以太白楼的老板和大师傅面对接待骤然涌来的这许多人都很有经验,不过之所以酒和茶水都是热的,还是因为冯少爷的特别要求。

    因为将药物混合在热酒或者热茶当中服用的话,那么既不容易被察觉,也可以更好的生效。

    古师爷不愧是满肚子坏水的老狐狸,他下的药物在当地叫做“呕羊散”,乃是当地的一种叫做“马粪球”的植物的种子,在阳光下晒干后混合芦荟,大黄磨成粉末,微黄而无味。

    这种药物并不会致命,兽医拿这玩意儿来给生病的牲口服用,可以让其产生呕吐进而起到治疗的效果,所以可以很轻易的找到大量现成的,而这东西人吃下去以后死倒不会死,则是腹痛如绞,产生十分激烈的上吐下泻症状。

    不过林封谨他们动手得也是快了些,羽林军这次带队的那统领也不完全是草包,一路上也是发觉了一些不大对劲的地方,比如说从镇子口走到酒楼的路太远,又比如说之前派来打前站的人为什么不来迎接......因此一见远处火起,马上就激灵灵一拍桌子大喝道:

    “小心!有陷阱!”

    羽林军这支队伍匮乏实战经验的弊端就暴露了出来,这位统领在酒楼里面也就没有讲究什么军中无尊卑,要与士卒同食同住的原则,而是和几个亲信一起坐在了三楼当中的雅间里面。

    这一喝不过是令周围的几个亲信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反倒是提醒了门口侍候的一个心怀鬼胎小厮,仗着对地形的娴熟,他在被抓到之前就对着楼下的后厨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一支烟花在瞬间扶摇直上,炸裂在了这漆黑凌晨的冷冽空气里。

    黑夜一下子就仿佛沸腾了起来,从那些看不见的暗处,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大量手持利刃的盗匪/家丁,这些家伙的眼睛里面似乎都在发出狼一般的贪婪绿光。然后就对准了那些还沉浸在吃喝当中的羽林军冲杀了过去,而后者却是睁着愕然的眼睛,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这是一场注定就是血腥残酷无比的战斗!若是林封谨在的话,他一定会惊异而由衷的称赞古师爷和冯少爷,因为这对奇葩组合在阴谋和暗算方面似乎有着天生的才能,哪怕是林封谨亲自操刀,也决计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

    就在渠镇的战事如火如荼的时候,林封谨他们一行人已经在马背上奔驰出了数十里之外。

    回头眺望着被火光染红的身后,林封谨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他一直都是在下属面前表现得十分镇定而已,因为若是他都心乱了的话,那么又怎么可能让下属心安呢?

    这时候,林德忽然道:

    “少爷,既然计划进行得如此顺利,为什么你不修改一下接下来的安排呢?”

    林封谨“哦”了一声道:

    “你的意思是?”

    “兵分两路!我带着大部分人去吸引福王的注意力,而您则是带着奇货可居的付一刀直奔襄都!”

    林德本来是个冷酷的人,但是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就仿佛是两点燃起的鬼火那样的焚着:

    “我相信在福王即将绝望的时候,您却可以带着他最需要的东西出现,那么给予福王的震撼和印象一定是更加惊人的,不难求个好的出身!”

    林封谨笑了笑,却是很坚决的摇头道:

    “计划很好,并且可行性也很大,却不是我想要的。”

    是的,这可不是林封谨虚伪客套收买人心,而确确实实是他的真心话。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