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择 > 起之卷 :狗王 第三十章 秘密当中的秘密

起之卷 :狗王 第三十章 秘密当中的秘密


    那名幕僚道:

    “撬出来的第一节话是,寻褐衣黑巾人。撬出来的第二节话是:十一月初六午时三刻。”

    福王闭上了眼睛,肥实无比的胸膛随着呼吸缓慢的起伏着,忽然,他睁开了眼睛,精光四射的道:

    “这第一节话描述的是要找的这个人的特征,第二节话描述的是,在什么时间找这个人!那么此时我们未知道的那一节话,必然会是表述的一个地点!这三节话组合在一起,那么才能表述出完美的意思!!”

    “妙,妙,妙!看起来四弟手中还是有能人的嘛,你们看,假如,孤目前还未知道的那一句话表述的地点是王宫正门,那么这句话实际上就完整了。”

    “那便是:十一月初六午时三刻,王宫正门,寻褐衣黑巾人!这其中涉及到时间,地点,特征的三大要素当中,哪怕是随意的两个要素组合起来都不会泄密出去,将一句话进行如此分拆,哪怕是其中的两大机密泄露了,这秘密依然是被保存得极其完整!”

    一名门下清客却是知道福王的脾气的,只要说得有道理,那么非但不会怒,反而会加倍看中,便道:

    “王上,其实也不能这么说,若是知道地点和特征,比如说是王宫正门寻褐衣黑巾人,那么大可以守株待兔来一个抓一个。”

    另外一名幕僚却是跳了出来冷笑道:

    “真是愚蠢!整个襄樊当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穿着褐衣黑巾的打扮,你来一个抓一个,难道不会走漏风声?若我是那个目标,只要打探到风吹草动就一定不会出现了。”

    这名门下清客立即为之哑然,但是他的才思却是十分敏捷的,立即认真的道:

    “要的就是打草惊蛇这个效果!!现在国主在王上和景王之间摇摆不定,一如两人角力,双方都是势均力敌,一时间难判胜负。景王的破局方法,却是打的增强自己实力的主意。可是,我们要想求胜,未必也要学他增强自己,而是可以削弱对方啊!太后的好话可以成全一个人,但是太后的坏话却也可以毁掉一个人!”

    “景王此事一直都在秘密进行,我们便可以推波助澜,说是他已经找到了为太后延寿的方法!同时却是这样打草惊蛇,吓得那个重要无比的人不敢出现!哼哼,那么寿诞上面景王拿不出来相应的礼物,太后的不悦就成为了我们破局的关键!”

    听到了这名清客的说法,福王眯缝起来的小眼睛也是为之一亮,但是另外的那个幕僚却是冷笑了起来:

    “你的话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因为王宫门口这个地点只是王上假设的,真正的关于地点的那句话,我们还不知道呢。”

    福王此时也是闭上了眼睛,屈起了中指轻轻的叩击着沉香木所制的木榻,舒适的靠在了塌背上面,从喉咙里面又发出了一个含混不清的音节。身后的王府管家立即对着身边的小厮严厉的道:

    “去厨房看看熊掌好了没有,准备服侍王爷进膳!”

    而福王此时的心情却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悠闲,他的心中忽然又生出了一股难以述说的情绪,谁又知道福王的野心?因此忍不住在心中低低的道:

    ”羽林卫啊羽林卫,你们可千万不要让孤失望啊。”

    ***

    此时的渠镇上面已经是烈火熊熊,街道两边的店铺几乎都被点燃了,死伤的人除了冯家的爪牙之外,还有无辜的民众。

    “鬼骑”名字的由来,不仅仅是描述他们的杀伤力和破坏力,也是在形容这支骑兵的军纪之败坏,行事之凶残,直若恶鬼!见血以后的疯狂,自然只能用劫掠和财货来平息。

    田统领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昨天夜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已经严重的打击了他的自信,加上一夜未睡,所以显得格外的萎靡颓废,当然随之受到重创的,还有他在部下当中的威望。

    好在他有个好爹,将后面的事情差不多都可以算计得到,因此特的派来了跟随了他二十年的一名亲信秦庆,这名老将却是对军中的一应事务都是娴熟至极,让他前来辅佐一下少主,而此时一系列正确的命令则是被秦庆以他的名义发布了下去。

    “少爷,鬼骑不能在这里久留,卯时(早上五到七点)的点检还可以拖延一下,但是辰时(早上七到九点)的大校操则是无论如何必须到场,否则的话,捅到了圣上的面前就不好办了。”

    秦庆对着有些发呆的田府亮低声道:

    “您还是去给鬼骑的统领打个招呼感谢一下,以后也好相见。”

    田府亮机械的点了点头,忽然如梦初醒的一激灵道:

    “鬼骑怎么能走?!秦叔!我现在的手下死了至少一百来人,并且剩余的人大多都中毒了,草料场的马匹似乎也跑散了,我可不是来洗劫渠镇的啊,是来给福王殿下办差捉拿要犯的啊!现在鬼骑一走,我......我拿什么交差?”

    秦庆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却是嘴上安慰道:

    “少爷放心,鬼骑来的时候并不不是满编的,老爷早有准备,从钱将军那边调了两百人过来,混合在鬼骑里面,这两百人是不会走的,他们加上羽林卫剩余下来的人,应该完成福王殿下的差使不成问题。”

    田公纸田少爷看起来貌似已经被失败击溃得有些失常了,顿时下意识的道:

    “两百人怎么够......”

    秦庆继续在心中深深叹息,然后道:

    “少爷,我已经去调查了,这一次渠镇里面的这些杀才之所以会对你们发起暗算,乃是因为他们将羽林卫当成了偷偷贩卖马匹的一群马匪,然后你们骑着的几百匹马成为了他们发起袭击的动力------毫无疑问这件事十分蹊跷,尽管他们已经非常的尽力去查了,但是因为当时组织这件事情的两个元凶都已经死掉,所以还是没有什么头绪,不过我估计和景王那边的人脱不了关系。”

    这时候,空气里面传来了刺耳尖锐的号角声,紧接着鬼骑的人就如同潮水汇聚那样,从渠镇的各处建筑里面涌了出来,匆匆上马,等到三声号角声停歇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一个在外面逗留的人!

    这支骑兵虽然在劫掠杀戮方面败坏如斯,但是军纪却依然是如此森严,要知道,能够让粗野散漫的西戎人如此具备纪律观念,便只有刀子!并且还是染上鲜血的刀子才行!

    没有和鬼骑离开的,还有两百余名骑兵,这些骑兵居高临下的坐在了马上,虽然不说话,但看着那些平时就未免摆出高人一等的羽林卫,眼中忍不住就露出了讥刺和嘲讽的神色。

    而羽林卫这些人还活下来的,大多数都是因为中毒了上吐下泻而没有参战,更是连马匹甲仗此时都丢失都遗失得干干净净,真真是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几乎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秦庆此时则是展示了出来了惊人的手腕,尽管在做出每一条命令之前都会向着田统领请示,但是剩余下来的这些人在他的命令下就像是环环相扣的齿轮那样,迅速的转动了起来,并且效率惊人。

    事实上秦庆这样的人,才是军队当中的中流砥柱!默默无闻,他们不是那种在前方斩将夺旗的骁将,也不是可以想出什么数千对数万然后犀利破敌的儒将,但是,他们在接受到了命令以后,便是最好的执行者和监督者!

    很快的,秦庆就拿到了他想要的答案,然后皱起了眉头:

    “那支商队虽然还在,但是情报上面指定出来的两个核心人物当中有一个不见了,另外一个虽然被找到了,但是确定他是不知道内情的。那么,几乎可以确定,剩余的那个叫做付一刀的江湖匪类已经跑掉了接近两个时辰,与其一起跑掉的还有三四十名亲信。”

    听到了这个消息,田府亮田公子反而一下子振奋了起来:

    “什么,他们逃掉了?”

    是的,田公子最为害怕的是完全毫无头绪,而他只是缺乏经验而面对挫折的勇气,绝对不是草包,渠镇附近可都是一马平川,并且地广人稀,河网交错,很多地方都是类似于沼泽之类的淤泥地带。

    若是对方步行逃走的话,只是早逃一个多时辰,那么此时逃得根本就不远,要追击起来的话不要太简单。若是对方骑马逃走的话,那么就只能沿着几条有限的道路而行。自己麾下全部是精锐骑兵,这样的话更是毫无难度!

    “那么现在能确定方向吗?”田统领立即追问道。

    秦庆点点头道:

    “他们应该是几十人一起骑马逃走的,这些人没有足够的坐骑,应该是在袭击了草料场以后才抢夺到了足够的马匹逃走,不过当时羽林卫的马匹奔驰了接近一夜,刚刚歇下来又没吃几口马料就继续出发,一定是跑不了多快的,少爷你放心,他们逃不过我们的追击。”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