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天择 > 起之卷 :狗王 第三十六章 林德的手臂

起之卷 :狗王 第三十六章 林德的手臂


    中招以后的田府亮当然觉得头昏脑胀,浑身酸麻,甚至伤口处都完全失去了知觉,因此他不再采取攻势,却是舞动长刀,背靠山壁,将自身身前守得水泼不进!

    这样一来,林封谨更是有着老鼠拉龟无处入手的感觉,要知道,田公子的本质还是怕死的,尽管不要命的冲了上来,身上的镔铁盔,冰片鱼鳞甲,云纹鳞膝裙等等装备都是上佳的精品,内里更是穿着一袭在战阵上也可以发挥强大防护作用的道器,可以说完完全全就是个钢铁堡垒似的,仅剩的弱点就是脸部和铠甲的接缝处,只要稍加注意便可以防守得十分严实。

    最重要的是,田公子的实力本来就远在林封谨之上,两人之间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体能都相差了好几个档次,林封谨唯一的依仗就是天命之力对时间的放缓加成!

    这时候的状况,说得难听一点,田公子的守势就仿佛是三国时候的陷阵营这种天下闻名的精锐之师全力守城,而林封谨的攻势却是一群提着锄头的黄巾贼,更离谱的是黄巾贼的人数还比陷阵营少,只是仗着一时的幻术支持,怎么可能打得下来城池?

    于是战斗时间便无可避免的被拉长了,在对方军士舍死忘生的攻击下,林家的护卫伤亡也是日益惨重,更重要的是,林封谨也是认识到了自己的实力并不如想象当中的那么强。

    这其中最大的隐患,便是林封谨除掉了自己的天命之力以外,根本就没有掌握任何系统的剑术,甚至是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也不会!这样的话在平时还好,一旦是遇到了精通厮杀的行家,或者说是刀光剑影的混战战场,那么弊端立即暴露无疑。

    泛东流可以这么玩,因为他乃是五德书院的入室弟子!他甚至都修炼到了“三徳循环”“生生不息”的境界,可是林封谨呢?在这个时候,他顿时感觉到了手上的牌少得可怜!!

    眼见得自己的手下越来越少,对方的攻势也是越来越激烈,已经支持不了太久了,林封谨就要将牙齿一咬,执行自己的最后计划,那便是舍弃护卫,带着林德和李虎从山后的隐蔽小道逃走,凭借“烈山走”的威能,逃掉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只是这样一来,林家在南郑的家业也就势必全面放弃!

    但就在这个时候,刷刷刷又是连续三箭射出,林德居然骤的发难!不过田府亮冷笑一声,直接伸手遮住了头脸,其余的部位毫不防护,果然那利箭一触到他的盔甲表面,便再次光芒一闪惨遭弹飞!这一件内甲的奇妙之处,确实是令人惊叹。

    不过田统领的应对看起来完全都在林德的计划当中,他在射箭的同时,已经俯下身体,若猎豹一般的冲刺了出去!

    田府亮冷笑一声,举刀斩下,可是林德巧妙的一旋身,同时举起手中的猎弓一套一转,便锁住了对方的手腕!那一刀居然就斩不下去,这一招却是拓跋部的不传之秘,弓锁术!

    林封谨眼前一亮,立即深吸了一口气,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剑刺出,直指田府亮的咽喉要害!

    只是田府亮忽然怒吼了一声,他手腕上面的一只看起来黑沉沉毫不起眼的护腕,居然上面泛出了一个“炁”字!那个字若烧红了的铁那样,从护腕表面浮现了出来!十分鲜明!

    与此同时,田府亮的力气仿佛骤然增加了好几倍,其手腕一翻,握持的雁翎刀上精芒闪耀,本来锁住他手腕的弓弦立即“嘣”的一声断掉!紧接着他长刀一拉,在空中拽出来了一条长长的凄厉血光,林德避之不及闷哼了半声,他的右手已是齐肩而断,血泉高高的喷射了出来!!

    只是此人的性格极其桀骜顽强,哪怕是遭受了断手的重创,却是不退反进,用左手猛然缠绕扣住了田府亮的右臂!那双眼当中,更是疯狂而充满了血丝!

    可惜这时候田府亮的力量竟是翻了好几倍有余,林德如此搏命,竟也只能拦住他瞬间,他的左臂骨骼“咯咯”作响,眼见得那一柄锋锐绝伦的的雁翎刀落下,竟是只能束手待毙!

    但那一刀终究还是没有落下来,悬在了距离林德头顶不到一寸的地方,那森然杀气都激得林德头皮上面的鸡皮疙瘩一颗一颗的浮了出来。

    这当然不是因为田统领心慈手软,而是由于林封谨那尖锐无比的“凶之针”的锋端,已经透过了下颌盔甲的缝隙,顶在了他的咽喉处!!!

    田府亮可以十分清晰的感觉到,只要自己再动一下,那一柄细剑,一定会十分坚决的刺进去!!

    所以他只能僵硬在了原地,事实上田公子这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的场面,如此深刻真切的直面生死!!

    所以田公子的反应就和正常人一样,首先是膀胱处传来了极强烈的尿意,接下来当然是腿软,不过脸色虽然惨白,但好歹还是顾了几分脸面,没有将“好汉饶命”四个字叫出来。

    林封谨掌控住了场面,接下来自然就有专业人士过来接手,三下五除二的将面若土色的田统领身上甲胄之类的扒得干干净净,然后来了个五花大绑,外加两三把刀将其要害指住,径直推到了最前面去做挡箭牌!顺带林家侍卫也是吃不得亏的,还可以向着对面的那些家将叫嚣两句有种**有种就砍过来之类的话。而那些猛攻的军士立即面若土色,目目相觑,沮丧得几乎想要大哭出来。

    ***

    林德以前所在的部落当中,每逢寒冬风雪极大的时候,便会将老弱病残赶到最外面去,内圈则是马匹羊群,最里面才是青壮妇孺围挤在一起取暖。在他的观念里面,没有价值就被抛弃乃是从小而来就根深蒂固的。

    他离开部族的原因,则是因为那个冬天实在太难熬,所以连自己最亲的阿姆也被赶到了最外面去祭白毛风!

    这等人间惨事,当真是令人伤心欲绝!为了摆脱这样的宿命,所以他舍弃了族长的位置离开了草原,来到了汉人的地方从军,不过他依然迷惘,甚至有一种面对命运无能为力的感觉。

    他甚至也都生出了绝望认命的念头。

    直到拓跋徳遇到了林封谨,这才知道,哪怕是一个人的命运,一样可以改变!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并且全力以赴!

    但是,现在林德很清楚,自己的手断了。

    也就是说,他耐以立足的神射从此便荡然无存!而除了射箭,他还能做什么?也就意味着毫无价值!!

    一念及此,林德眼前就是一片天昏地暗的绝望!剧痛当中,他的眼神却若狼一般的不甘,他忽然想起了在风雪当中被冻得铁青的阿姆的僵硬的脸!这一瞬间,林德忽然痛恨先前的那一刀为什么不斩下来一了百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林德忽然感觉自己被抬了起来,首先是肩膀处的伤口被用力的扎束住,然后口唇处被塞进了酒袋的口子,他贪婪的吮吸了几口,烈酒入喉,精神顿时一振,连疼痛似乎也麻痹了。

    紧接着他的左手忽然被握住,一股温暖的感觉立即传递了过来,半昏迷状态的林德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死死的抓住了这只手不肯放开,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然后,一个熟悉的语声认真的道:

    “我知道,你这个时候一定是在担忧,你是怕自己没了价值被抛下吧?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那样的人,更重要的是,你虽然没了右手没了箭术,但价值反而上升了啊,因为对我来说,可以交托腹心的人原本只有李虎一个,此时又多了一个,这等人才我只怕太少,又怎会放弃你?”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林德这黑瘦桀骜冷漠的汉子忽然泪流满面,大声哭号了起来,那声音都若狼嚎一般,林封谨拍了拍他的手继续安慰道:

    “我的能耐你是知道的,断掉一只手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现在我虽然还做不到,但是以后想想办法,让你四肢重新齐全估计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你放心养伤好了。”

    ***

    林封谨一干人抓住了田统领以后,二话不说稍作休整便后撤向了最后一道关卡一线天。

    后面那些军士大眼瞪小眼,也是没奈何只能跟随上去,却是只能远远的跟着,但到了那地头就全部只叫得苦!这地方就一条羊肠小道直上直下,仰角差不多都是五六十度,而上面一眼看上去都是堆满了滚木擂石!

    一线天的险要,当真是名不虚传!直接一点来说,一块石头至少也可以砸翻七八个人。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