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王 > 正文 第五章 掉大坑里了!

正文 第五章 掉大坑里了!


    高柔站在师尊讲坛上,眼观鼻,鼻观心,一语不发。

    她的面前是信圭屏幕,上面显示的是今天入讲堂的所有弟子的信息。

    每个弟子的信息,对应讲堂的每个固定的座位,一目了然,非常的清楚。

    高柔最近心情很糟糕,她进入南海讲堂被师尊安排到“灵符堂”她就有一肚子怨气。

    她可是地地道道的剑修,她的师尊可是神剑堂堂座座大师尊“一字慧剑”姜慧仙子,一名剑修,却加盟“灵符堂”做师尊,实在是让她极不情愿。

    虽然她是剑符双修,但是符道跟剑道比,毕竟是末流旁门之技,和高柔心中的剑仙大道完全南辕北辙,她岂能舒心?

    如果不是师尊一再苦口婆心的跟她说好话,跟她说符道根基的重要,她根本就不会加盟“灵符堂”。

    而让她没料到的是,加盟灵符堂,各类麻烦就接憧而至。

    先是被灵符堂确定为师尊讲堂的师尊,天天面对一些最低级的弟子,跟他们讲解最基础的符文。

    高柔开了一次讲,她心中就厌恶透了,因为这些低级弟子不仅修为低,而且个个都一肚子坏水,一些低级男修士,看自己的那贼溜溜的眼神,眼芒中还闪绿光,让她觉得浑身别扭不自在。

    如果在外面,谁敢如此露骨的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

    高柔抬手就可以一剑废了他们的一双眼珠子。

    可现在她是师尊,怎么能够对一帮低级的弟子动手?

    还有,她委曲求全的加盟“灵符堂”,却偏偏就被“灵符堂”的某些精英弟子鄙视了,“灵符堂”有一名叫云峰的女弟子,竟然公开质疑她的符道修为。

    这几乎让她肺都气炸了!

    这是**裸的挑衅,一名后天修士对先天修士公然的挑衅。

    灵符堂的长老和师尊竟然对此视若无睹,甚至还有一些长老似乎幸灾乐祸的想看西洋镜。

    是可忍,孰不可忍,高柔断然的接受了此女发出的挑战。

    最后的结果当然没有悬念,高柔剑符双修,深得“一字慧剑”姜慧仙子的真传,符道研究虽然不算精深,但是对付一个后天境界的灵符堂弟子,完全是碾压。

    两人公开辩符,最终高柔强势胜出,她也总算是确立了自己“灵符堂”师尊的地位。

    不过这还没结束。

    高柔竟然又遭遇了一件更离谱的事情。

    灵符堂内部竟然有传言,说灵符堂低级弟子中有一名朱家弟子,竟然公开宣称他和自己从小有婚约,他年满二十岁,就会正式迎娶自己。

    高柔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议论,简直是手脚冰凉,几乎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什么时候和朱家的子弟有婚约了?

    朱鱼家年轻一代子弟普遍衰落,除了一个朱圭还算有几分潜力,还有什么人能引人注目的?

    就算朱圭,其修为造诣和自己也相差有一段距离,他想和自己结成道侣,那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现在竟然有一名朱家的低级弟子,口出狂言,声称和自己有婚约在身,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而让高柔更受打击的是,后面她竟然又听说,这个低级弟子根本就不是朱家弟子,说他是朱家弟子,那也是他自吹自擂的。

    高柔心中那个气啊……

    “灵符堂”是个什么鬼地方?

    云峰公然挑衅那也就罢了,人家毕竟还有资本,年纪不大,修为便达到后天八重,其潜力无穷。而且其是云家的子弟,背后势力极大,将来前途更无可限量,也算是有点骄傲的资本。

    可是“灵符堂”一个穿黑袍的低级弟子,这不就是修仙界的渣滓级人物吗?

    他……他……他竟然也敢如此胡说八道,坏自己的名节?

    高柔眼神从信圭滑过,一道信息倏然进入她的视线。

    第四排第五列,朱鱼,后天二重修士……

    高柔眼神一冷,瞳孔猛然一收,眼神如刀,猛然抬头看向四列左侧位置,就是这个家伙,朱鱼!

    高柔眼睛看向朱鱼,朱鱼也正在看她。

    两人目光对视,朱鱼心中暗暗的皱眉,先天修士,修为惊人,一个眼神就让朱鱼内心翻涌,心中极度不适,几乎就让朱鱼的丹田差点崩散。

    朱鱼心中大惊,连忙内视。

    识海中“盘古图”瞬间大亮,连续运转三周,朱鱼只觉得胸口一暖,心神立刻平定了下来。

    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心想这个女人太狠了,看这架势,是想要自己的命不成?

    一念及此,朱鱼心中很不爽,他根干脆不退缩,眼神依旧定格在高柔身上。

    高柔心中一惊,她刚才含怒一眼,神识外放,对方一名低级弟子竟然还安然无恙?

    但是旋即,她便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心中的怒火更盛。

    果然是这个家伙,朱鱼脸色古井不波,目光平和中正,给人的感觉极其的淡然。

    但是高柔却觉得这是挑衅,绝对是挑衅!

    而此时整个讲堂嘈杂声更大了,刚才高柔和朱鱼对视,很多人都看到了,而关于朱鱼吹牛的八卦迅速在讲堂发酵,纷纷开始交头接耳,其中不乏有不怀好意起哄坏笑的人渣。

    就连朱鱼身边的余甜都忍不住扭头瞅了朱鱼一眼。

    她和朱鱼距离极近,刚才高柔师尊神识外放,也波及到了她,她心脏也是遽然狂跳,险些心神失守。

    可是朱鱼怎么全然没事呢?还敢和高柔师尊对视?

    余甜心中倏然泛起一抹复杂的情绪,她感觉到了朱鱼和以前的不同。

    以前这家伙见到自己就一脸诞笑,想法设法的讨好自己,讨自己欢心。

    可今天他仅仅就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而他的修为也似乎……

    刚才那柄“桃木符剑”的操控,余甜也是尽收眼底,随手操控,手心中便闪出三道符光。

    这是“桃木符剑”难度极其大的一式“云叠三浪”,是三种不同的符文结构,御使符剑三种不同的力道攻击,余甜全力操控也能使出这一式。

    但是她自问做不到像朱鱼那样随手就来,而且举重若轻。

    一时,朱鱼在她眼中的形象变得十分迷惑了,莫非他一直在藏拙……

    “咳,咳!”高柔轻轻的咳了两声,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和朱鱼对视,人家根本就是无赖,毫不退缩,她毕竟是女孩子,岂能一直这样看着人家?

    不过……

    高柔的神色渐渐的变冷:“刚才竟然有人在讲堂斗法,这是亵渎师尊讲堂,按照南海律令,要严肃处理!刚才斗法的弟子,自己站出来!”

    “侯德才!朱鱼!”

    高柔直接点名,语气遽然变得杀气凛然。

    讲堂斗法,破坏学院禁令,好大一顶帽子便扣了过来。

    侯德才挨了朱鱼一脚,刚刚回过神来,现在被扣一顶破坏禁令的帽子,他魂都吓没了,颤颤巍巍站起来,浑身直打哆嗦。

    而朱鱼则神色平静,慢慢的起身。

    高柔眼睛从两人脸上扫过,侯德才她就直接无视了,这个家伙就是个天下第一倒霉蛋!

    她的目标是朱鱼,将朱鱼赶出灵符堂,赶出南海修仙学院,眼不见心不烦,一旦这小子没有了学院的庇护,到了外面,自己轻松就可以整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在场数百名弟子都看到了刚才的情形,都可以作证,此事影响恶劣,当立即上报刑座,严肃处理,相关弟子严重违反禁令,当驱逐出院!”高柔高声喝道。

    “哗!”人群立刻大哗。

    驱逐出院?

    就因为讲堂斗法一次,就驱逐出院?很多弟子都暗暗咋舌。

    按照禁令似乎真有这样的条例,可是南海学院内部鼓励弟子之间竞争,平常在学院内部斗法随处可见,学院也是睁一眼,闭一眼,谁会为这么一件小事上纲上线?

    可今天……

    有人已经向两人投来了同情的目光,这两家伙今天撞枪口上了。

    最冤枉的是侯德才,朱鱼得罪高柔师尊,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高柔师尊要灭他才是主因,侯德才就是一个殉葬品。

    “喧哗什么?难道谁还有异议?”高柔冷声道,此时的她已然是冷若冰霜,先天修士的气势,一旦发怒,拥有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这一声断喝,她更是发出了神识的讯号,所有人都觉得内心猛然震动,顷刻间整个黑压压的讲坛,就鸦雀无声了。

    “我有异议!”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发声处,说话的人赫然是朱鱼。

    朱鱼并不紧张,一脸淡然,神色镇定到了极点,似乎根本就没有将被刑座重罚,驱逐出院的觉悟。

    “你有什么异议?难不成我冤枉了你?”高柔神色冰冷的道。

    朱鱼眼睛盯着高柔,忽然一笑,道:“绝对是冤枉的,我和侯德才师兄是人尽皆知的好兄弟,我们怎么可能会一言不合斗法?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师尊您可以询问在座的所有师兄师弟,我绝无虚言!”

    高柔一愣,神色一变数变,冷声道:“你分明是狡辩,那个……石小刚,你站起来,你说说朱鱼和侯德才的关系……”

    石小刚痴愣愣的站起来,看了看朱鱼,又瞅了瞅侯德才,文静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轻声的道:“报告师尊,他们的确是好兄弟,侯德才师兄一直都是朱鱼师兄的跟班,他……他还帮朱鱼师兄送过情书……”

    “哈!”人群轰然震动,场面再次失去控制,所有人都面露古怪之色,有些弟子更是开始捧腹大笑。

    103号楼的弟子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唯恐天下不乱的**丝,石小刚看上去文文静静,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其实骨子里面也是一肚子坏水。

    他这分明就是在挖噱头,找兴奋点,周围的人还不配合他?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