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王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奸|夫淫|妇?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奸|夫淫|妇?


    朱鱼在转弯的一瞬间放出“万化符傀”,他自己的本身却一头扎进了正面这一排鳞次栉比的庄园之中。

    他落地的一刹那,便感应到后面的霜战冲向了“万化符傀”所化幻影逃跑的方向。

    他深吸一口气,绷紧的弦终于可以放松了。

    “妈的,霜战这个狗杂|种,等老子突破半步先天,第一个就杀你!”朱鱼咬牙切齿的道。

    他环顾四周,周围环境优美,假山亭榭,小桥流水,玉兰修竹,雅致清幽,在这南海城中,这里还真是一处闹中取静之所,堪称是世外桃源。

    霜战肯定还在外面,所以朱鱼现在不能出去。

    他在庄园中逡巡,然后突然身子一晃,施展空空步潜入了一幢小楼的顶层。

    一进门,他愣了一下。

    房子很大,地上铺着松软的绒毛地毯。

    首先引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座晕红的帐幔,这是一张雕琢极其讲究的床,透过红帐,隐隐约约可以看清里面精致柔软的床上饰品,无一不精美绝伦,精致雍容到了极点。

    床的斜对面是一座宝石彩贝镶嵌的梳妆台,华美无朋,绚丽夺目。梳妆台的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一幅女子刺绣丝帛图画。

    图画之中亭亭的是一个栩栩若生的绝美女子,呼之欲出。

    太美了,这女子……

    饶是朱鱼见惯了美女,可是看到这女子的一刹那,他也忍不住瞬间失神。

    “这女人……自己见过?”

    朱鱼依稀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画中人,只是……

    旋即,他反应过来,连忙收拢的心思,他意识到自己竟然处在了一处女人的闺房之中。

    这下糗大了。

    他蹑手蹑脚,潜入外面。

    外面是一间布置极其精致的修炼室,地上洁白的地毯上放着几枚粉红色蒲团,上面绣着精美的纹饰。

    修炼室的四壁,无数彩色的符光闪烁,美轮美奂,宛若霓虹。

    修炼室的四方,放着四尊高达丈余的青花花瓶。

    花瓶之中插着鲜艳的各种仙花,浓艳欲滴,花香迷人,当真美到了极点。

    “哦……子然,我……我……”

    一个呢喃的女人的声音倏然响起。

    然后瞬间,朱鱼便感受到了强大的先天气息。

    “先天生灵,我的天呐!”

    朱鱼惊得魂飞魄散,身子一晃,便躲入了一尊花瓶后面。

    下一刻,房间的门轰然打开,一名白衣男子扶着一个黄衫女人冲了进来。

    女人很美,发髻高挽,脸颊如同白玉雕琢的一般精致无暇,而惹眼之处则是她那高高耸起的双峰,还有那殷红欲滴,性感的红唇。

    美艳绝伦!

    这……

    朱鱼霎时呆住了。

    这个女人不是画中的女子吗?

    画中的女子气质端庄华贵,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飘逸不凡,似乎带着淡淡的娇羞,让人瞅一眼便深深的迷醉。

    而眼前的女子气质则性感妖娆到了极点,美艳的容貌,性感的娇躯,如同一柄利剑一般直插人的心房,让人瞬间就可以窒息。

    “这不就是仙缘街买自己‘通络符’的女修吗?”

    再看她旁边的男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唯一有点大煞风景的就是这家伙此时双眼直冒淫光,神色暧昧邪恶,淫|欲的气息将他整个人几乎都笼罩住了。

    这人也认识,就是那个冤大头傻鸟。

    好像叫……周……周子然……

    一下认出两人,朱鱼连忙闭住呼吸,心想不好,这下惨了。

    尤其是这个男的,那天在仙缘街自己恶心他有点太狠,如此此时被他发现了自己,他不扒自己的皮才怪。

    南海这么大,自己怎么一头就撞进了这个地方?

    这不是要命吗?

    “秋月,秋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

    “欧圣梅那个老东西,他……他修为竟然如此深,我……我……哦……”

    女子结结巴巴,吐了一口鲜血,竟然似乎受了伤。

    “秋月,秋月,我扶着你,先休息一下。我……我……”白袍男修搂着怀中的女子,脸色涨红,激动得语无伦次,一句话都说不全。

    “我好多了,好很多了!”霜秋月缓了一口气,道。

    忽然,她一声喝:“周子然,你……你……干什么?你……你……不,不,子……子然……我……”

    说到后面,霜秋月声音颤抖,显示出她内心极端的恐惧,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战战兢兢。

    “秋月,我……我受不了了,你太美了,我要得到你!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这一辈子我立誓要和你结为道侣。我……”

    周子然边说,手已经解开了霜秋月外面的黄衫。

    霜秋月的黄袍里面,紧身的劲装紧紧的包裹着其诱人的**,那种视觉冲击,让周子然瞬间血脉贲张。

    “秋月,给我吧!我会好好待你,我会让我姑父安排你进武陵阁,我们两人一起进武陵阁,成为让人羡慕的神仙鸳鸯。”

    “嗤!”一声,周子然已经猛然把霜秋月内面的劲装给撕开,一对硕大的白玉兔子,挣脱束缚,“噗通!”一下弹了出来。

    “你敢,周子然,你……你……我……不要,不要……我……啊……”霜秋月娇喘连连,喉咙里面发出呢喃娇羞的呻吟。

    欲拒还迎,不似是抗争,反像是撩拨,尤其是那一声**的呻吟,骚媚到了骨子里面,让人听得内心一麻,几乎就要神魂失守。

    “我的天呐!”朱鱼脑袋脑门一热,差点鼻血都喷出来了。

    “看这架势,莫非自己还要看一场活春宫?这现场a片,骚媚入骨,**至极,那种强大的冲击力什么苍老师云云,简直都弱爆了!”

    朱鱼脑子里倏然冒出一个荒诞的念头,心想这个情节是不是自己要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迅速便湮灭得无影无踪。

    开玩笑,英雄救美?

    这一对男女,一看就是勾搭了很久,今天才逮着机会开始办事的。

    自己傻愣愣的冲出去,扫了人家的雅兴,分分秒秒被人家轰成炮灰。

    再说了,即便不是这样。

    那男的是霸气侧漏的先天修士,这女人纵然漂亮,却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朱鱼可没有英雄情结,即使有一丝丝好白菜正被猪拱的遗憾和不爽,但是在生命最可贵的思想驱使之下,只能强行把这一丝丝遗憾和不爽的情绪给强行压制。

    还是静静的观赏这难得一见的活春宫吧,绝对劲辣火爆,唯一可惜的就是没带手纸。

    他妈的,邪恶了。

    周子然已经被**冲昏了头脑,他咧开大嘴,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向那柔软颤抖的一对小白兔猛然凑了过去。

    那滋味……

    还没品尝到,他已经先迷醉了。

    他甚至都闭上了眼睛,因为激动,眉宇之间和一双眼皮都在颤抖。

    马上就可以尝到佳人的滋味,一亲芳泽,牡丹花下死,做鬼……

    就这一刻。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划破虚空。

    朱鱼本看得面红耳赤,这一声惨叫像是一瓢冰冷的凉水从头上浇下,他瞬间欲念尽去。

    下一刻,他便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然后他便看到周子然白衣飘飘的身体往后飞了出去。

    虚空之中,英俊的男子不再英俊,脸孔扭曲成一团,双眼瞪着,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

    一柄青色冷肃的飞剑刺穿他的身体,殷虹的血雾在空中飞舞,有一些点点的飘落,洒在洁白柔软的地面上,地面上迅速留下惨烈杀戮的印记。

    “你……你……”

    周子然活生生的被钉在了墙壁之上,没有挣扎,甚至来不及挣扎。

    因为下一刻,刺穿他身体的飞剑已然被其主人收回了。

    最后的时刻,他只能在喉咙里含混的吐出:“你……你……”两个字,然后身躯便噗通一下砸在地面上,瞬间失去了生机,死透了!

    “死了?”

    朱鱼脸色煞白,他根本没看清这女人是如何动手,他只听到一声惨叫,然后电石火花上演了这一幕。

    下一刻,墙根便倒下一具冰冷的尸体。

    干净利落!

    飞剑乍现的那一瞬间,那股浓郁的杀气几乎让朱鱼透不过气来。

    这个女人……狠!太狠!

    “哼,早就知道你对我图谋不轨,不自量力!老娘今天成全你,让你做个风流鬼。”女人冷哼一声,杀意凛然的道:“敢挡我弟弟前途者,死!”

    女人如花。

    一个“死”字从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中吐出来,给人一种扭曲的妖异感,朱鱼瞬间手脚冰凉,背上的冷汗涔涔而下。

    他难以置信,这个女人就是刚才那个被人搂在怀中,娇喘连连,风骚呢喃的绝世尤物。

    太可怕了!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恐怖的女人吗?

    更可怕的在后面。

    女人忽然扭头,眼睛死死的盯住朱鱼藏身的花瓶。

    强大的先天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朱鱼的汗毛瞬间竖起来。

    死神的已然光顾,完蛋了!这条命今天十有**葬送此处了!

    【点击榜被人爆了,推荐票也明显减弱,兄弟们,千万别忘记砸推荐票了,南华拜托兄弟们了!!!】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