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王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朱鱼之怒!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朱鱼之怒!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鬼是风流不了的。

    周子然死了,成了鬼,朱鱼看到的只是周子然冰冷的尸体,房间里再空无一人了,就只剩下朱鱼和一具恐怖的尸体。

    朱鱼的脸色有些发白,但是情绪却渐渐开始镇定了。

    霜秋月暂时没杀他,不是霜秋月菩萨心肠,而是这个女人想要“通络符”。

    霜战的暗伤必须要“通络符”疗伤。

    而霜秋月自己也受了一点伤,也需要“通络符”。

    这个女人很精明,她知道第一时间搜查朱鱼的储物袋,朱鱼储物袋里面空空如也,就几十枚晶石而已。空空如也的储物袋,让朱鱼有了存在的价值。

    现在修炼室里面就已经摆上了最好的制符台和制符材料。

    霜秋月风情如水,笑靥如花,热情似火的挽着朱鱼的一条胳膊,娇声道:“朱鱼小弟,我霜秋月绝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我很愿意和你做个交易,我花重金请你做两枚通络符,只要做成此符,我愿意奉送十万晶石。

    当然,你也可以彻底的自由。

    我查过你的资料,没想到你竟然是朱家的子弟,我们千信宗和朱家合作很多,令尊大人也是我很崇拜的强者。所以你绝对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

    朱鱼眯眼瞅着霜秋月那绝美的容颜,还有那性感欲滴的红唇,连连点头,示意完全没有问题。

    可是他心中却知道,没有问题才怪呢!

    这个女人有多美,就有多么不值得信任,不可靠!

    周子然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要不然为杀一个周子然,霜秋月不可能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不惜以色相相诱。

    朱鱼亲眼看到霜秋月杀周子然,单次一点,这个女人能饶得了自己?

    不过自己现在有利用价值,她暂时没杀自己罢了。

    当然,这对朱鱼来说也是一个绝处逢生的契机,是个很好的喘息时机。

    ……

    信圭晶壁,“诛仙之眼”。

    朱鱼以制符要静为由,获得了独处一室的机会。

    有了这个机会,他立刻开启了“诛仙之眼”,他随身有两部信圭,霜秋月拿走一部,他在“般若芥子”中还留了一部。

    通过“诛仙之眼”朱鱼很快确定了霜秋月所处的位置,然后再一次掐动法诀。

    信圭晶壁之上开始出现霜秋月的信圭讯息:

    “一日。一个月没有回郡城了,武陵阁的消息却天天收到。方师兄在武陵阁弟子大比之中大展神威,夺得武陵金剑,憾没有一睹其风采,十分向往……夜不能寐的思念……”

    朱鱼愣了一下,心中一动。

    有料!

    霜秋月还真有独特的癖好,在信圭之中记录自己的**讯息?

    这条信息肉麻得很呐,武陵阁的方师兄,是个什么王八之气的人物?弄得霜秋月这么闷骚?

    “四日。亲自率人袭杀藏宝宗冬野小队,王冬野侥幸逃脱,带走了大量的天才地宝,可恶!”

    “五日。仙子密令,密切关注云梦泽仙冢宝物,尤其关注灵晶石,灵晶石难得,郡城有价无市……”

    灵晶石?千信宗也在搜罗灵晶石?

    再往下看……

    “八日。仙缘街还是没见到卖符的黑袍小修士,都要疯了。‘通络符’哪里能找到?宗里的那些平日自诩为大师的制符师统统都是酒囊饭袋,研究了这么久,还是无法窥破‘通络符’中间的奥妙……”

    “通络符?”朱鱼嘿嘿一笑,“这女人还专门去仙缘街找自己去了?”

    看到这一条信息,朱鱼有点小得意。

    千信宗内部竟然还专门组织了大师研究此符,嘿嘿,怎么可能研究得出来?谁能想到自己此符模仿的是“盘古图”的结构?

    而且玉符的符文都是沁入玉中的,根本不可能解析出符文架构,不能怪他们酒囊饭袋。

    “九日。心情烦躁,几欲崩溃,听闻方师兄报名参加郡城郡王府花比,那个郡王府的琪琪郡主真就那么让人疯狂吗?为什么方师兄对周围的人视而不见,反倒……”

    “哈!单相思哦,弄了半天,这个霜秋月原来是单相思。妾有意,郎无情,活该。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哪个男人敢喜欢这样的女人?”

    朱鱼一条条的往下看,对霜秋月的了解也渐渐的越来越多。

    霜秋月姐弟两人自小无父无母,霜秋月从小就拜入万花仙子门下,后入北海学院成为精英弟子。

    突破先天以后,加入千信宗,受到重用。

    霜战从小厮混市井,加入郡城的某地下帮派,后拜入一体修门下修炼,命运多舛,曾好似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看到最后。

    “十八日。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那个黑袍小修士赫然送上门来了……谢天谢地,终于可以得到‘通络符’了。可惜,这小修士注定是个死人,要不然拉拢其加入千信宗,必定是大功一件。

    周子然的死因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而且这小家伙还看过我的身体,嘿嘿,必须死!

    但愿能够窥视到其“通络符”的制作方法,此符太神奇,如果掌握制符秘法,将会获得极大的利益……”

    这是最后一条信息,显然是霜秋月刚写不久。

    朱鱼看到这条信息,手脚冰凉,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

    果然这个贱女人对自己生了必杀之心,他奶奶的,想让自己为他制符,然后卸磨杀驴,狗日的,朱爷岂能让你如愿?

    玩死你!

    朱鱼真的愤怒了!

    虽然他已经料到霜秋月的心思。

    但是他亲眼看到霜秋月信圭里面记录的信息,依旧让他感到栗然,然后就是愤怒。

    这是什么臭屎王八蛋的世界,女人一个比一个彪悍凶猛,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

    高柔就够让人讨厌了,现在把高柔拿来跟这个女人比,高柔还真就只是个三好学生。

    “想要你朱爷爷死,先得尝尝你朱爷爷的手段再说!”朱鱼紧咬牙齿,脑子里转过无穷念头,脸上露出标志性的猥琐狡诈的笑容……

    “滴!”一声。

    信圭屏幕切换,有人靠近。

    朱鱼心念一转,将信圭纳入“般若芥子”之中,他神色立刻变化,紧锁眉头,背着双手,来回在修炼室踱步。

    一阵香风袭来,霜秋月云髻高挽,仙姿飘逸,款款的进来。

    “朱鱼小弟,你……”

    “哎!”朱鱼跺了跺脚,很厌恶的瞅了霜秋月一眼:“你这人怎么回事?我说了要安静,你这一吵,你看看……我刚刚解析一个构图出来,全让你给搅了……”

    朱鱼大摇大摆,一屁股坐在制符台前面,指了指前面的东西道:

    “还有,你准备的都是什么东西?‘静玉’需近古年份的山料,你偏偏给我准备籽料。符墨用血灵草配清河香,血灵草年份需四十年的,你偏偏给我用百年草,你……”

    朱鱼不耐烦挥一挥手:“去,去,重新准备!”

    霜秋月被朱鱼训得一愣一愣,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更盛了,她沉吟了一下,温柔的道:

    “朱鱼小弟……”

    “我叫朱鱼!别小弟小弟的,搞得咱们好像很熟一样!你……你有什么问题?”

    “那个……朱鱼,静玉年份真的很重要吗?用籽料作用不是更强?还有,百年血灵草可是极品,怎么偏偏需要四十年的草?”霜秋月佯装疑惑的道。

    “通络符需要的生机,百年灵草生机都没了,怎么做符?还有,静玉山料蕴含有天地灵火的气息,哪怕只一丁点,都是通络符成符的关键。你给用籽料,这些材料早就经过万年洗礼,一丝烟火气息都没有了,如何做符?”

    霜秋月直愣愣的盯着朱鱼,良久脸上的笑容花开。

    她是真发自内心的笑,她本怀疑朱鱼如此年纪轻轻,是否能制作出那么神奇的符。

    可是她一连考校了朱鱼好几次,朱鱼对符道的把握和理解,让她大为吃惊,同时也让她大为放心。

    这小子年龄虽然小,但绝对是一个符道天才,对符的理解极其的精深,而且很多理论相当独到,连霜秋月这种号称剑符双修的先天生灵,都觉得大开眼界。

    看到了希望,霜秋月自然立刻忙活了起来。

    【求推荐票!】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