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王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玩死你的节奏!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玩死你的节奏!


    满头大汗,霜秋月终于把准备好的材料再一次的放在了朱鱼的前面。

    她总算见识到这小子对材料要求之苛刻了。

    从符玉,到符墨,到符笔符刀,要求细致到连符笔上面几根毫都有严格的要求。

    一瓶符墨,更是换了三次、四次,其对符墨调配比例要求之精细,简直让霜秋月抓狂。

    可偏偏他的每个要求都有道理,理由说得头头是道,由不得你不相信,对符经中要求的各种符材细节,他倒背如流,一说话就是引经据典,唬得霜秋月一愣一愣的。

    就这样,霜秋月忙活了整整一上午,当了一上午的助手,累得腰酸背痛。

    有好几次,霜秋月都想直接一剑把这小子剁了算了,因为实在是不堪忍受这家伙的刁钻要求。

    可是终究她还是忍下来了。

    直到这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了。

    如果这小子再挑三拣四,她就真发飙了。

    忍受不了!她堂堂的千信宗巡查大人,何曾被人这样呼来唤去像丫环一样支使过?

    她憋屈啊……

    放好材料,她盯着朱鱼,道:“朱鱼,这一次总行了吧?”

    朱鱼微闭双目,宛若入定了一般,手指掐动,指尖无数符文流动,霎是好看。

    “惨呐!惨呐!”朱鱼忽然大叫一声,然后竟然埋头嚎然大哭了起来。

    “红粉劫难,真是红粉劫难啊!我运气怎么就这背啊,怎么就听不进师父的忠言。早知道犯红粉劫,还出山干什么?在云梦泽,好不容易到手了一宗仙冢宝物,里面天才地宝无数,单单灵晶石都有几十枚。

    本以为可以发财,没想到遇到了高柔那个贱女人,浑身上下被洗劫得干干净净,险些连命都丢了……

    现在刚刚缓过劲来,才出狼穴,又入虎窝,又遇到了这个老妖婆,死了,死了,真的要死了……”

    朱鱼捶胸顿足,哭得那个叫伤心,“可怜我天机一脉,竟然最后都不得善终,列为祖师爷啊,我他娘的还只有十七岁啊,连女人的味儿都没尝过,你他娘怎么就让我死啊……”

    霜秋月在一旁听得脸色一变数变。

    她第一个注意的是几十枚灵晶石,云梦泽仙冢之中发现灵晶石,整个南海都知道。

    竟然一次就有人发现了数十枚之多?而且这些灵晶石还落入了高家?

    一瞬间,她心跳骤然加快!

    但是很快,她就听到朱鱼说“老妖婆”了。

    一听到这三个字,她脸色瞬间变得杀气凛然:“你说谁……老……妖……婆?你……找……死!”

    朱鱼猛然抬起头来,冲着霜秋月大吼道:“老子都要死了,你她妈还跟我得瑟什么?除死无大灾,我就说你老妖婆又怎么样?我天机一脉窥伺天机,历来就遭天谴,向来短命。既然我算出我命绝于此了,我还真就不怕死了!

    临死之前我还豁出去了,你这个老妖婆天生命薄,幼年就是‘七煞劫’,亲戚父母全死绝。接着又是“恨天劫”经历两生两死才捡回一条烂命。现在又在犯“苦情劫”,良好姻缘天注定,空有媒妁之言,师尊之命,到头来却终究镜中月水中花,不过是妾有意来郎无情,完完全全一场空。

    将来更有‘断魂劫’仙路无望,堕入凡尘,一生孤苦。又因犯下杀戮无数,死后还有“堕落劫”,堕入十八重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朱鱼发狂似的大吼,霜秋月脸上霎时苍白,痴痴的盯着朱鱼,越听越心惊,越听越害怕,听到后面更是眼泪汪汪,形容凄苦,不可自制。

    朱鱼顿了顿,又道:“还有你弟弟霜战,天生一条贱命。生而为奴,历‘千杀劫’不死就已经是奇迹,后来却又遭遇‘无妄劫’,还和我一样遭遇‘红粉劫’,现在染上‘千杀劫’,先是流年不安,接下来就是生不如死,最后便是生死道消。

    天生贱命,奈何造化?奈何造化……”

    霜秋月浑身颤抖,殷红的嘴唇已然变得乌青,她极其惊恐的盯着朱鱼,因为激动,声音都开始颤抖:“你……你怎么知道?你怎么都知道?你……你什么都知道?

    天机门?天机门是什么门?你真是天机门下……门下弟子?”

    朱鱼神色变得极其狠戾,状若疯狂:“我不仅知道,而且还能趋吉避凶,还通天机演化之术,还懂万劫化解之道。可那又怎样?我偏偏不告诉你们,我死了,就让你们生不如死吧!”

    他猛然起身,祭出飞剑就往自己脖子上抹过去:“天灭我天机,从此无人窥天机,哈哈,我去也……”

    霜秋月大骇,慌忙祭出飞剑将朱鱼的飞剑架住:“朱鱼,你可千万别……别这样,你不能死啊,你……你不能死!”

    美人如玉,梨花带雨,我见犹恋。

    “姐,姐!”

    霜战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外冲了进来,一看屋里的情形,当即怔怔说不出话来了。

    “阿战,快拦住朱鱼。朱鱼……朱鱼要自杀,他……他不能死,他……死了,我……也活……不了……”霜秋月大声道。

    霜战呆立当场,整个人瞬间石化。

    ……

    大闹一场。

    修炼室的环境为之一变。

    周子然那死鬼的恐怖尸体已经被处理得干干净净。

    朱鱼的座椅也换成了舒适松软的躺椅,椅子旁边摆放了几案,上前放着清香四溢的仙茗,各种可口的灵食点心。

    朱鱼躺在椅子上,仰面朝天,脚放在前面的墩子上,那叫一个舒适惬意啊……

    捧起桌上的仙茗品了一口,认真的回味良久,咂咂嘴,朱鱼才瞟了一眼旁边眼巴巴坐着的霜秋月。

    “霜巡查,你想让我给你算什么?是算姻缘还是前途,抑或是生死命数?我现在两件未了之事,一件事就是给霜战兄制作一枚‘通络符’,让他逢凶化吉,破他所遭遇的‘千杀劫’。

    另一件事,就是为你算一煞,破一煞!”朱鱼淡淡的道,轻轻的挥一挥手,示意霜秋月做决定。

    霜秋月脸微微一红,捏捏诺诺良久,道:“我想知道姻缘良辰,就不知……”

    她很紧张的盯着朱鱼,朱鱼眉头拧成一团,不住的摇头:“苦情,苦情,苦情一劫最是难!”

    朱鱼装模做样的掐着手指,手指之中金色的符光流动,演变出各种奇特的幻影,很是诡异莫测,给人一种极其神秘的感觉。

    过了好久,朱鱼端起一杯香茗狠狠的喝了一口,扭头盯着霜秋月:“你所犯之劫,为‘苦情劫’,妾有意,郎多情。也不知郡城哪一位才俊,竟然能犯这样的桃花劫。

    我算了一下,也只有武陵阁和郡王府了。

    武陵阁,郡王府,此是天作之合。

    相比起来,千信宗似乎弱了一些,彼强你弱,难呐!”

    霜秋月脸上煞白,嘴唇颤动,眼睛之中霎时泪水盈眶,道:“真……真是这样吗?那……那如何是好?”

    “怎么?真是武陵阁和郡王府?”

    霜秋月连连点头,道:“朱修士,您……您天机神算,算得分毫不差。我……我……我……”

    她结结巴巴良久,忽然道:“朱修士,我给你报个生辰,您帮我看看此人之与我,谁强谁弱……”

    霜秋月结结巴巴报了一个生辰,眼巴巴的盯着朱鱼。

    朱鱼闭眼良久,忽然双目猛睁,站起身来道:“我的天呐,此生辰之人,大富大贵,王者之相,我四海大郡,有此命数者凤毛麟角。莫非你中意之人,赫然是郡王世子?”

    霜秋月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后退一步,用手指着朱鱼:“您……您真是洞察天机。我……我……我报的是郡主的生辰,她……她是我……我的对手。”

    “郡主?”朱鱼暗中哈哈大笑,面上却神色缓和,摆手道:

    “我明白了,明白了!郡主金枝玉叶,你自然比不过她,哎……”

    朱鱼说完,重新坐下,不再说话。

    霜秋月等了很久,不见朱鱼吱声,她忍不住弱弱的道:“朱……朱修士,此劫可有破解之法?”

    朱鱼微微一笑,道:“此劫凶险,不过郡主天生丽质,却巾帼不让须眉,将来当属绝世强者。不过其气运之中,不会有男子。她所好者,女人也,哎!”

    “当真?”霜秋月双目圆睁,脸上涌现出狂喜之色。

    朱鱼这话一下说到她心坎上了。

    琪琪郡主,容貌绝伦,但是喜欢以男服示人,周围仆从,随行人马几乎全是资质艳丽的女人。

    朱鱼说琪琪郡主好女人,岂不是……

    霜秋月大喜,可是还没等她笑容化开,朱鱼便狂浇一瓢冷水:“不过,这不是化解此劫的关键。要化此劫,需从长计议,就不知你愿不愿意!”

    霜秋月笑容迅速凝固,旋即,她脸上露出坚定之色,斩钉截铁的道:“我愿意!”

    “真愿意?”

    “真愿意!”

    朱鱼冲霜秋月招招手,道:“你附耳过来,我跟你说……”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老生长谈求推荐。另外,这本书也有二十多万字了,也算是肥了,天天追的朋友可以收藏了!开书以来,南华从来就没有求过收藏,目的就是想看看这本书究竟能凭自己的力量走到什么位置……今天是第一求收藏,因为肥了,后面我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