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王 > 正文 第七十章 哥潇洒的走了!

正文 第七十章 哥潇洒的走了!


    院子里宽阔的修炼场。

    朱鱼演化出无数攻杀符道,他的对手赫然是霜战。

    这一场比斗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了在钟楼广场的那一次,朱鱼对攻杀符道的领悟似乎更深了一层。

    即使同是“二十四兵符”,但是此时他运用起来,威能更加强大,运转更加自如。

    不得不说,和霜战这样强大的剑修对阵,对磨砺攻杀符道作用太大了。

    现在朱鱼每一天都会和霜战酣畅淋漓的打几场,这是朱鱼给霜秋月提的条件之一。

    朱鱼现在藏身霜秋月的府邸,外面南海院,朱家等等很多人都在到处寻找他的踪迹。

    霜秋月和千信宗也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朱鱼和霜战是一起失踪的,霜秋月和千信宗就以此为借口才顶住压力。

    所以,朱鱼的问题一天不解决,霜战也绝对不能抛头露面,基本闲着也是闲着,能跟人斗法也算是一种解闷。

    朱鱼也不弱,就凭一套简单的“二十四兵符”,一天比一天强悍,霜战的取胜也愈来愈困难。

    朱鱼现在既要制符,又要破煞,整天牛哄哄得很。

    霜秋月对朱鱼也不敢再用强,每天都百般依从着他,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当他是爷。

    朱鱼也就优哉游哉,每天竟然过得逍遥自在。

    在这里修炼,啥都有,晶石随便消耗,灵药随便消耗,每天还有一个强大的半步先天给他当陪练,修炼累了,还有一位绝色的美女伺候着,这样的条件哪了去找?

    朱鱼都有些乐不思蜀了,有时候还真想多待几天。

    “好了,好了!休息休息,stop!”

    朱鱼一收法诀,抬手蹦出一句鸟语,伸出手指,霜战规规矩矩,收了飞剑,不再越雷池一步,朱鱼对他现在几乎就是令行禁止。

    谁叫朱鱼现在是他准姐夫呢?

    对这个匪夷所思的事件,霜战起初是迷茫,然后就是不信,然后是愤怒,然后是彻底抓狂,最后他是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他那天冲击修炼室所看到的那一幕他至今记忆犹新。

    朱鱼和霜秋月那姿势,简直就是**,马上就要烧起来了。

    还有,上一次朱鱼横剑自杀,当时霜秋月是目眦俱裂,惊慌失措,甚至说出了:“朱鱼死了,我也不活了……”这样的话!

    霜战还是不信,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他又当面去问霜秋月,结果是残酷的。

    霜秋月竟然对此点头承认!

    霜战彻底**了,这个现实太残酷,残酷得让他崩溃。

    不过好在人的情绪调整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变得容易,几天相处下来,和朱鱼每天斗几场,比斗之余,两人也有交流。

    一来二去,朱鱼在霜战的眼中,也不像先前那样让人恨之入骨了。

    一场激烈的比斗下来,两人都很累。

    躺在躺椅上,朱鱼轻轻的叹气,正准备和霜战说话,霜战却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直愣愣的看着朱鱼后面。

    霜战脸色变了变,讪讪一笑,道:“我……我先去溜达溜达……”

    朱鱼皱皱眉头,不用说,霜秋月来了……

    朱鱼没有回头,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霜秋月穿着黄色的法袍,长发披肩,不施粉黛,静静的站在朱鱼的身后,如同一尊女神一般高贵优雅。

    沉默了良久,霜秋月道:“朱鱼,你跟我弟弟胡说八道一些什么?”

    朱鱼深深的皱皱眉头,轻叹一口气,口吻很烦躁的道:“霜巡查,你到底要我教你多少遍?你看看你手上的‘苦情’线!”

    霜秋月脸色一变,伸出自己的右手,右手手心一直延续到中指,有一条淡淡的红线。

    本来红线停留在中指的第二个指节,可是霜秋月瞅了一眼,便发现这条线竟然奇迹般的还在往前延续。

    “啊……”一声,霜秋月脸色苍白,怔怔说不出话来。

    朱鱼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怒道:“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要破‘苦情’劫,唯有情劫挪移这一条路。你对你那什么方师兄追得有多苦,你就要在我身上下多少工夫。”

    朱鱼挥舞着手臂,张牙舞爪,极度激动:“温柔,温柔!都跟你说了一百遍了,没有那个男人喜欢一只母老虎,你跟你那方师兄也是用质问的语气说话吗?”

    霜秋月脸色通红,捏捏诺诺,道:“可是,你……”

    朱鱼冷哼一声,道:“我怎么了?我都跟你说了,苦情苦情,什么是苦情?苦情就是单相思。妾有情,郎有意,那是苦情吗?那是奸情!”

    “我跟霜战说,说你脾气坏,说你鼻孔大,说你屁股小,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也难以接受,这不是事实吗?就算不是事实,那也得是事实。要不然,你有情,我有意,咱们这个苦情劫还怎么破?”

    朱鱼极其不耐烦的摆摆手,道:

    “好了,好了!不跟你扯了,我去制符了。你自己蹲墙角画圈圈反思去吧!”

    朱鱼拂袖离去,霜秋月呆立当场,眼睛痴痴的盯着自己的右手红线,眼泪都出来了……

    女人爱美,霜秋月对自己的容貌姿色极其的自信,可是……可是朱鱼都说一些什么?

    说……自己屁股小,说……鼻孔大,还说……

    后面的简直是不堪入耳……

    霜秋月感觉自己的耐心在一点一点的被消磨,她心中对朱鱼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苦情?唯有,恨不得一剑将其杀掉的恨意……

    可是……

    霜秋月一看自己右手的那根神奇的红线,每当她心情好一点,看朱鱼顺眼一点的时候,那根红线就会往回缩。

    一旦她脾气暴躁,不堪忍受,心中生了杀机,那根红线就会猛涨。

    “苦情劫”!

    饶是她不相信朱鱼所说的那一套,她也实在是被这神奇的小红线给唬住了。

    她又想起朱鱼的话:“苦情劫一破,你姻缘将一片通途,不用你主动去投怀送抱,你那方师兄都会被你弄得神魂颠倒……”

    一想到这话,她……

    忍!忍!

    霜秋月咬咬牙齿!

    事已至此,干脆一忍到底。

    反正……

    霜秋月眼睛瞅着朱鱼身影消失的方向,眼神中的阴霾一闪而过。

    反正这个朱鱼是个必死之人了,自己跟一个将死之人,置什么气?

    干脆忍一忍,说不定真把这劫破了,以后……

    霜秋月一想到方师兄那绝代的风采,她眼神之中就焕发出异样的神采,只要能得到方师兄的真心,付出再多又何妨?

    一念及此,她内心的情绪平和了很多,面容渐渐的舒展。

    她想到朱鱼此时去制符了,她定了定神,立刻直奔修炼室。

    修炼室,霜战正在修炼榻上打坐,却没有朱鱼的影子。

    霜秋月皱皱眉头,道:“朱鱼,朱鱼……你在哪里?”

    霜秋月心中疑惑,踱步到修炼室的后面,忽然她脸色一变,一颗心倏然沉到了谷底。

    她亲手布下了三层示警符阵,全都崩溃了,布阵所用的器械乱起八糟的掉一地,这……

    “逃了?”

    霜秋月只觉得闹到“轰!”一声,整个人差点晕死过去。

    “霜战,霜战!你给我过来!”

    霜战一脸茫然的从修炼榻上下来,呆呆的盯着霜秋月:“姐,怎么了?”

    “朱鱼呢?你这么大一活人在这里,朱鱼呢?”

    “走了啊?”霜战有些迷茫的道:“不是你让他走的吗?他说千信宗仙子大人要过来了,要带你去他家提亲。他……他……”

    “胡扯!”霜秋月脸“唰”一下涨得通红,整个人瞬间失去了理智,她狂躁的指着满地的狼藉:“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三道警戒符阵……”

    “破了啊,他早就破了!昨天就破了!”

    “什么啊?”

    霜秋月狠狠的跺跺脚,脸上顷刻之间就布满了青气。

    她何许人也?一瞬间她脑子里就浮现出三个字“上当了!”

    “该死!怎么……怎么……”她一连说了两个怎么,内心的各种滋味涌向心头,实在是能把他憋疯。

    她祭出飞剑,用尽全力,朝前方猛然一剑斩下。

    “轰隆!”一声,前面的整堵墙壁顷刻之间化作齑粉,后面的花园被斩出一道宽宽的口子,飞沙走石,一片狼藉!

    “啊……”一声尖厉的嘶吼,霜秋月满头的长发几乎都要竖起来。

    抓狂,彻底的抓狂!

    朱鱼走了?怎么可能走了?而且还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自己的别墅!

    她无法相信之个事实,可是现实又由不得她不信。

    一旁的霜战看着状若疯狂的姐姐,整个人还在云里雾里,半晌他手一扬:“这枚符他留给你的,我……我……没看过!”

    霜秋月愣了一下,一手夺过霜战手中的玉符,狠狠的咬了咬牙,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