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王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准岳父登门!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准岳父登门!


    “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你我相识也不容易。”

    “莫生气,你要杀我不容易,不必伤神太费力。”

    “莫生气,周子然是你杀的,你我都是知道的。”

    “莫生气,朱家不是好惹的,还是想想好主意。”

    “莫生气,南海学院很霸气,千信宗莫砸你手里。”

    “莫生气,苦情劫是真有的,你这辈子注定的。”

    “……”

    “啊……”霜秋月一声尖叫,将手中的信圭砸得粉碎,她眼睛盯着手上的玉符。

    这枚符正是朱鱼留给她的,内容总结起来就三个字“莫生气”。

    她能不生气吗?

    她怎么就相信了这么一个无耻的骗子,她怎么……

    简直是要疯了。

    当初一剑杀了这小子一了百了,回头把霜战往郡城一送,面对南海院和朱家的质问,她抵死不承认,谁能把她怎么样?

    就因为一念之差,就因为……

    霜秋月使劲的摇摇头,她想关键还是这小子太狡猾,太能说会道了。

    而且……

    他把天机什么的,说得神乎其神,让人由不得不信,最后……一步步……简直就是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她霜秋月号称“蛇蝎仙子”,自出道以来,只有她把男人迷得团团转,然后趁着人家分神的刹那,一剑将其结果。

    何曾遭遇过如此丢脸,如此荒唐,如此不堪回首的大挫败?

    想着这几天,为破什么“苦情劫”,霜秋月所遭受的罪,她都不敢回头想。

    被这小子百般羞辱,偏偏还得“温柔”,臊得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她很有**马上突袭朱家,不顾一切的把这小子杀死,唯有那样,才能消自己心头之恨。

    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样做无疑是自寻死路。

    她杀周子然的把柄在朱鱼手上。

    这几天她把朱鱼禁锢在自己的别墅,南海院灵符堂几乎就是堵在千信宗门口要人,而朱家也多次上门要人。

    如果朱鱼回去添油加醋的说这几天自己的遭遇,千信宗南海堂马上就要承受南海院和朱家的怒火。

    千信宗虽然是六品势力,但是在南海,朱家是地头蛇,南海院背后是强大的郡王府。

    两家联合起来,对付千信宗一个分堂,绰绰有余。

    而且,朱家的朱炎子虽然刚刚突破虚境,但据说其战力惊人。

    连郡城的很多大势力对此人都很侧目。

    为此,师尊万花仙子还专门给霜秋月发出过警告,让她万万不可惹朱炎子此人。

    一个连师尊都忌惮的修士,可以想象其是怎样的存在。

    危机!空前的危机!

    朱鱼留下的这枚小幻符,不仅是**裸的羞辱,而且还是**裸的威胁!

    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霜秋月再狂傲,她也不会认为凭自己的能力能够解决问题。

    为今之计,唯有请师尊出马,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阿战!阿战!”

    霜战慌慌张张,从外面冲进来。

    霜秋月狠狠的盯着他,神色极其的严肃:“我马上要去总堂请师尊,你给我记住,在我回来之前,你绝对不能离开这幢别墅!否则,饶不了你!”

    霜战愣头愣脑点点头,道:“姐,你……你真的要请仙子带你去朱家提亲,这……这是不是太……太快了……”

    霜秋月张大嘴巴,整个人都傻了!

    她殷红的双唇因为激动,剧烈的颤抖。

    可是半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怎么跟霜战说?

    说自己被朱鱼彻底的耍了一通吗?

    她和朱鱼的关系,可是她亲口面对霜战承认的。

    当时她对朱鱼奉若神明,正是脑子最发热的时候。

    现在……现在……怎么跟霜战解释?

    “不是提亲,是去杀人!朱鱼该死!”霜秋月咬牙切齿的道。

    她一跺脚,祭出飞剑,整个人旋即消失在空中。

    望着霜秋月消失的方向,霜战瘪瘪嘴:“还说不是去提亲,心急火燎的!”

    他缓缓的摇头,轻叹一口气:“朱鱼还是有道理啊,女孩子温柔一点才讨男人喜欢……”

    ……

    朱鱼有消息了!

    南海很多人翘首盼望着他的出现,终于,朱家证实,朱鱼回家了!

    高家,高柔的贴身丫鬟小绿一路小跑,进门的时候差点被门槛绊倒:“小姐,小姐,老爷来了,老爷来了!”

    “恩?”高柔正在刻符,她手上的符刀一顿,“什么事?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小姑……姑爷回家了,老……老爷高兴着呢!”

    “小姑,姑爷?”高柔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良久,她手一颤,“朱鱼?”

    她脸色变得极为古怪。

    现在高家上下,丫鬟仆人,人人称朱鱼都是小姑爷。

    要怪都怪高大千,他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朱鱼和高柔婚约的事情。

    高柔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叫,她勃然大怒。

    可是她的怒气根本不顶用,这是高大千下的命令,高家和朱家联姻,朱家天才少年朱鱼是高柔的未婚夫,是高家未来的小姑爷。

    怀着复杂的心思,高柔把符刀放下,简单的补了一下妆,出了修炼室。

    在客堂,高大千已经恭候多时了。

    他看到高柔过来,迫不及待的凑过去,哈哈大笑,道:“好,柔儿,今天真漂亮!啧啧,不愧是我的女儿!”

    他顿了顿,道:“今天正好,朱炎子老弟也在朱家,你随为父,我们一起登神龟岛,朱鱼回去了!你们也很久没见面了吧?”

    高柔呆若木鸡,旋即脸色一变:“父亲,去朱家?为什么去朱家?我……我……”

    “为什么?”高大千哈哈一笑:“咱家和朱家结为了亲家,互相之间不该多走动吗?再说了,朱鱼这孩子我还没见过呢,总想见一见!”

    “我……我不去!”高柔冷声道,她微微顿了顿,道:“爹,我马上要去郡城参加郡王府花比,这是师尊给我争取到的难得机会。我想多花点时间在修炼上面,所以……我……我不去!”

    她暗暗嘀咕:“谁想见朱鱼那个混蛋?”

    “胡闹!”高大千眉头一拧,生气道,“你就是任性,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还是改不了!”

    “郡王府花比的事儿重要,终身大事就不重要了吗?今天你必须去!”

    高大千盯着高柔良久,面容稍缓和一些,又道:“你前天不是说了吗?静真的伤势,朱鱼可以治吗?你说这件事,你们孩子们之间不互相交涉,你还让我这个长辈向他求情?

    你是家族未来的顶梁柱,静真也是家族的希望,将来有可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

    这次他是大有希望挑战精英堂的,虽然暂时失败受伤,但如果伤势能够尽快好起来,他希望仍然在。

    你……”

    高柔面沉如水,良久,她吐了一口气,道:“我去还不行吗?”

    她狠狠的咬了咬牙,心情极其复杂。

    从内心深处说,她真不想去朱家。

    关键是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朱鱼的家人。

    而且她也真不想见朱鱼。

    可是现实的情况是,现在灵符堂上下,所有的先天师尊都在找朱鱼。院座大人都要急疯了。

    这次精英堂挑战,灵符堂节节败退,朱鱼在钟楼广场的一战大展神威,展露了强大的实力。

    这让灵符堂一下看到了希望。

    修远堂座已经放出话去,要力推荐朱鱼挑战精英堂。

    整个南海院都在盯着这件事,议论这件事呢!

    在这个时候,朱鱼突然失踪,能不让整个灵符堂大乱?

    高柔作为灵符堂的一员,既然知道了朱鱼的所在,找到朱鱼就是她责无旁贷的义务。

    另外。

    在精英堂挑战之中,高家的年轻一辈强手高静真被对手打伤,经脉受损严重。

    如果按照传统办法,必须找到名贵的“白玉子”才可让他痊愈。

    可是“白玉子”这样的顶级灵药,哪里容易找到?

    高柔很自然就想到了朱鱼的那种神奇的“通络符”。

    为了“通络符”她也不得不去会一会朱鱼。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