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食色天下 > 第一卷 【萌动】 第4章 【欠条】

第一卷 【萌动】 第4章 【欠条】


    苏乐真没想到这老乞丐还挺挑剔,他也吃了口回锅肉,自我恭维道:“不错啊,就我这水平怎么也得中级厨师了。”

    老乞丐不屑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就是一半路出家的野厨子,连帮厨的水平都没有。这回锅肉,你没放油,肯定是害怕油太重,所以不放敢油,直接将切好的猪肉放入锅中煎熬,依靠铁锅的热量,榨出猪肉本身的油脂,这样做油的确是不重了,可是肉也干焦了,里面的水份尽失,油脂在反复的煎炸中变性,入口难以化渣,全无回锅肉干香中徐徐而来的细软滋味,失败!”

    苏乐原本还觉得老乞丐挑剔,可是听他说完这番评论之后,顿时对老乞丐刮目相看,单从老乞丐的这番品评就能够看出眼前这位老爷子绝对是位美食行家啊!

    老乞丐紧接着又夹起了香菇菜心,他吃了口香菇眉头皱了起来,不过还勉强咽了下去,再吃菜心,只吃了一口又将菜心吐了出来:“香菇并非新鲜,而是水发之物,晒干之前就是下品,晒干之后品质自然大打折扣,已经成了下下品,不过口感尚在,这菜心和香菇的搭配没什么毛病,但是火候控制不好,菜心炒得太过,水分大半蒸发出来,入嘴软糯,全无菜心的脆爽质感,失败!更离谱的是,你居然没把菜心洗干净,这上面还带着泥巴嗳!烹饪之道绝不仅仅是煎炸烹炒那么简单,一个厨师,连洗菜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又怎么可能把菜做好?失败!”

    苏乐道:“老爷子,看来您是高人啊,要不您尝尝这条鱼。”

    老乞丐眼角朝那条蒜爆鲤鱼只瞥了一眼,连拿起筷子的**都没有了:“蒜爆鱼做成这个样子,你不觉得羞愧?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请我去尝,你小子好厚的脸皮,蒜爆鱼这道菜虽然普通,可是处理起来却马虎不得,抛开色香味不说,这鱼是你杀的?”

    苏乐点了点头。

    老乞丐道:“你知道去鳞、挖腮、摘去内脏、去除腥筋、可为什么不将鱼腹内的黑膜去净?”

    “这……”苏乐居然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老乞丐道:“如果这条鱼是我花钱买的,我准保端起盘子全都扣在你脑门上,看到那黑乎乎的黑膜,我连食欲都没有了,你还让我尝尝,尝个屁啊,你是打算考验我的肠胃吗?”

    老乞丐说话虽然不雅,可苏乐平时听惯了母亲的粗口非但没觉得反感,反倒感觉有些亲切,苏乐道:“老爷子,您看这桌菜哪个还过得去?”

    老乞丐哼了一声道:“无一可取!不过话又说回来,看在你诚心一片的份上,我也就将就一次,随便吃点,做人得有爱心,就当我做善事,给你点鼓励,小子,给我倒杯酒成不?”

    苏乐起身拿起绵竹大曲给老乞丐到了一玻璃杯送了过去,虽然被老乞丐批驳的一无是处,可苏乐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沮丧,他明白,今儿是遇到高人了。

    老乞丐端起酒杯凑到唇边,似乎想起了一件事:“小子,你喝酒不?”

    苏乐笑了笑。

    “笑个屁啊,你怎么就知道笑?我问你话呢。”

    苏乐笑道:“人活在世上不就是图个乐呵吗?您老活了这么大年纪知道什么才是最开心的吗?”苏乐拿了个杯子,抓起那瓶绵竹自己倒了了一杯。

    老乞丐道:“哟嗬,居然考起我来了,我没那么多开心的事儿,倒是想笑,可笑不出来。”

    苏乐道:“穷开心,越穷越开心,按照这个说法,您老应该比我更加开心才对。”

    老乞丐砸了口酒,想了想,哈哈笑了起来:“的确有些道理,我活了七十多岁,怎么连这个道理都没相通。”他打量了苏乐一眼:“你怎么不吃菜啊?是不是嫌我这个老乞丐太脏,对着我没有胃口啊?”

    苏乐道:“您老别多想,您根本不像乞丐,我刚刚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您是哪位微服私访的老干部呢。”

    老乞丐落下酒杯:“嘴巴真甜,小子,我就是一老乞丐,乞丐未必一定要穿脏衣服,自古以来乞丐中就分为污衣派和净衣派。”

    苏乐笑道:“您老是净衣派的,丐帮的啊!”

    老乞丐哈哈大笑:“不像啊!”

    苏乐道:“像,像,您是几袋长老啊?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会不会啊?”

    老乞丐突然翻脸:“寒碜我?老子会不会跟你有个球毛的关系?“

    苏乐的表情有点尴尬,这老乞丐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不过他仍然脸上堆着笑:“呵呵,玩笑,跟您开玩笑的。”

    老乞丐道:“我多大年纪,你一个毛孩子跟我开玩笑,你得亏不是我孙子,要是我孙子,我非用打狗棒把你的屁股打开花不可。”说话的时候他自己倒笑了起来:“你叫什么?”

    “苏乐!”

    “苏乐!跟你打听个人,春风街的苏三姐你认不认识?”

    苏乐点了点头道:“那是我妈?”说完他就有点后悔了,他从小到大压根就没见老妈有什么朋友,债主倒是层出不穷。万一这位老乞丐是她的债主怎么办?

    最坏的可能终究还是发生了,老乞丐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苏乐。

    苏乐拿起那张欠条,却见上面写着:“今欠老乞丐一碗蛋炒饭。”上面并无日期,但是有他老妈的亲笔签名苏三姐。

    苏乐没看到欠条之前一颗心忑不安,可看到欠条之后顿时放了下来,只是一碗蛋炒饭而已。欠条上布满油污,从上面的呃字迹和签名来看的确是自己老妈所写无误。

    苏乐道:“我妈出远门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看到只是一碗蛋炒饭,苏乐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老乞丐道:“没关系,母债子偿,她走了不是还有你嘛,你替她赔给我。”

    苏乐道:“这里有那么多菜,您随便吃随便拿,应该抵得上她欠您的一碗蛋炒饭了。”

    老乞丐相当的执着,他摇了摇头道:“要饭的也有要饭的血性,要饭的也有要饭的人格,她欠我蛋炒饭,当然要还给我蛋炒饭,你小子别拿其他的东西糊弄我。”

    苏乐道:“得,老爷子,我给您炒一碗蛋炒饭。”从小到大,他不知道炒了多少份蛋炒饭,在他看来根本毫无难度可言。

    老乞丐嗤之以鼻道:“就你那两把刷子,居然还要给我炒蛋炒饭?蛋炒饭虽然普通,可却是最考验厨师基本功的。而且蛋炒饭必须用隔夜饭来炒,你锅里的米饭刚刚蒸好,难不成让我这个老头子等到明天再吃?连点基本常识都不懂。罢了,我今儿不讨债,但是利息必须要收的,你给我炒个鸡蛋吧!”

    苏乐一听就乐了,他这辈子学会的第一道菜就是炒鸡蛋,而且几乎天天做顿顿做,对他来说,根本不成为任何问题。苏乐喝了口酒,起身就往厨房去了。

    苏乐这边把围裙扎好,那边老乞丐也跟了进来,站在门口观看他的动作。

    苏乐在碗里打了三个鸡蛋,拿起筷子开始搅拌,他搅拌的速度很快,蛋液在碗中成为一个飞旋的金色漩涡,手中的筷子微微张开15度角,这样才能把蛋液拉成束,在苏乐的手下蛋液和碗筷之间仿佛有了生命,在生生不息的流动着。油锅已经烧干了,一层油亮的膜附在锅上,这时候的蛋液已经发出一种金黄色的灿烂色泽,质感非常的粘稠。

    苏乐的手下不停,向锅中倒入适量的色拉油,看见锅内的油开始密密匝匝的冒起了泡儿,苏乐方才利用筷子将蛋液打到锅中,蛋液仿佛一条金色的绸带,在锅碗之间翻滚奔腾,又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翠绿晶白的葱花,细腻如雪的食盐在同时间进入锅中,和金黄色沸腾的蛋液融汇在一起。苏乐手腕微微抖动,凝固成形的蛋液在铁锅中打了个滚儿,当油脂浸润蛋液的表层。苏乐一翻炒勺将鸡蛋落入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盘子里。一时间,厨房内香气四溢,金黄半透明的炒蛋冒着热气,仿佛被雾气萦绕,热气中微微颤抖,显示出这鸡蛋超越寻常的鲜嫩质感,均匀撒在其上的葱花恰到好处的点缀了色彩,让人看在眼中就感觉到食欲大动。

    老乞丐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炒蛋塞入口中,入口香嫩软滑,细腻而不失弹性,老乞丐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苏乐看到老乞丐的表情,也不由得放下心来,可没想到那老乞丐转瞬间又皱起了眉头,然后呸地一声将鸡蛋吐了出来,老乞丐叹道:“你这是炒鸡蛋还是炒狗屎?锅有没有洗净?打蛋之前,有没有用热油温锅?从头到尾,你炉火就未曾改变过,对炒勺的控制原本可以补偿你在火候上的不足,可炒勺对你来说只起到翻腾鸡蛋的作用,打蛋不均,别看普普通通的炒鸡蛋也是需要相当技巧的,打蛋的时候必须要讲究腕力和平衡的运用,筷子在蛋液中回旋击打的时候,要做到筷筷相连,快慢相宜,要依靠感觉将蛋液内部的胶体完全打得融为一体。而你却连这最基本的程序都没做好,接下来无论你的工序做得如何到位,最终仍然免不了失败,我真是不明白,你小子的这种水准居然还敢开饭馆,你炒的菜真是狗都不吃!”

    感谢高山羊子出手大赏,晋升为食色第5位盟主,鼓掌撒花庆祝!一并感谢所有打赏章鱼支持章鱼的读者!

    求推荐票,新书期需要各位多多支持,推荐票决定新书的名次,劳烦大家多动动手指!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