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食色天下 > 第一卷 【萌动】 第34章 【比谁狠】

第一卷 【萌动】 第34章 【比谁狠】


    中年人却赞道:“这话说得对极,我在狱中呆了十年,枯燥的时光早已让我的味觉麻痹,我的评分不作数。”

    苏乐微笑道:“大叔,您的味觉不是麻痹,应该是超级灵敏才对。”他看出这位中年人绝非寻常人物,之所以这样说,更是在照顾楚惜君的感受。

    中年人端起酒杯道:“苏乐,谢谢你让我品尝到了这么美味的猪蹄!”

    苏乐也端起面前的那杯酒陪着中年人喝了一杯,入口醇郁浓香,低头向杯中一看,却见酒色浅黄泛绿,轻声赞道:“好酒!”

    中年人道:“这是杭州西湖碧梧轩的竹叶青,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了。”他的目光变得飘渺虚无:“记得十多年前,我常常去那边喝酒,竹叶青还是用他们的酒壶盛起来最有味道,他们的酒壶有一斤有半斤,酒客们喝空了酒壶之后,就把空壶往下一掷,端的是豪爽霸气,酒壶越扔约凹,酒越盛越少,酒客一掷快意,老板也暗自窃喜,此情此境,只怕再难重现了……”他说到最后,竟然流露出些许的感伤。

    苏乐记住了碧梧轩的名号,心中悠然神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亲自前去感受一下。

    中年人只饮了三杯酒,又吃了两个肉包子起身告辞。

    临行之前,楚惜君在柜台上留下了一千块钱。

    苏乐发现之后,拿着钱追了出去,中年人已经坐进了奔驰车,楚惜君还在车外。

    苏乐道:“大叔,说好了我请您吃饭的,这钱我不能要!”

    中年人微笑道:“有些快乐是钱买不回来的,钱你留着,以后如果还有缘相见,你再请我吃一顿红烧猪蹄,记住,下次一定要挑选前蹄啊!”

    苏乐握着那一千块钱,一直看到奔驰车消失在大门外,方才转过身来。

    小乞丐就站在他的身后,把苏乐吓了一跳:“我靠啊,人吓人吓死人,你什么时候来的?”

    小乞丐仍然啃着猪蹄:“你眼睛只盯着女人屁股了,哪能注意到我啊!”

    苏乐道:“呸!我有你说的那么下流吗?”

    小乞丐打了个饱嗝道:“谢谢你的款待,那啥,我走了啊!”

    苏乐道:“小心点儿,崔大虎那帮人都不是善类,千万别让他们给遇上。”

    小乞丐笑道:“应该小心的是你吧,我大不了以后不来这边讨饭了,你不一样啊,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我看那帮人回头肯定来找你算账。”

    苏乐道:“没事儿,我有刀呢,谁怕谁!”

    小乞丐一双油腻的手在自己身上擦了擦,然后拍了拍苏乐的肩膀道:“我走了啊,兄弟,你自求多福吧!”

    小乞丐走后,苏乐马上把店门给关了,他心里明白,今天这场祸惹得不小,崔大虎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就此作罢,师父还没回来,如果师父在,凭着他的杀猪刀法对付这帮混混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毕竟师父不在,自己学艺未成,有心杀敌,无力回天。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暂避风头的好。

    苏乐这边还没收拾完呢,那边崔大虎带着十多名大汉已经气势汹汹地赶到肉联厂食堂,这还不是他们人员的全部,还有人把两个出入口都给封堵上了。

    崔大虎鼻子肿起老高,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光着膀子,仍然露出胸膛前威猛的关二爷。忠肝义胆的关二爷如果真的显灵,不知道会不会拿起青龙偃月刀先把这个欺行霸市,恃强凌弱的市井泼皮给劈了。

    苏乐没想到他们来得那么快,看着这十几个人手里都拿着棍棒,铁链之类的东西,但是没人拿刀。这群人虽然习惯于争强斗狠,但是其中没有一个是亡命之徒。

    苏乐来到砧板前,将插在砧板上的两把斩骨刀握在手中:“人多欺负人少啊!来啊!有种就过来,看看谁先死!”走投无路,只能斗狠。苏乐算准了这是一帮乌合之众,仗着人多势众耍耍威风,真要是发狠拼命,恐怕没有一个敢出头的。

    崔大虎咧开嘴笑了笑,面目显得越发狰狞:“小子,**有种,就算是朱老二在这里也不敢跟我叫板,今天我还就人多欺负人少了,兄弟们!给我打……”他嘴巴张得老大,露出豁开的门牙部分,显得颇为滑稽,可话还没说完,从上方就有一团东西嗖!地一下射入了他的嘴巴里,崔大虎被射得嗷!地一声,好不容易才把那滑腻腻油乎乎的东西抠出来,却是一个啃剩的猪骨头,崔大虎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那小乞丐不知何时爬上了房顶,一双眼睛懒洋洋望着下面,手里还拿着一个黑黝黝的铁胎弹弓。

    苏乐惊喜道:“庄大方!”

    庄大方那张满是污泥的小脸露出一个极其狡黠的笑容:“兄弟,你当我这么没义气啊!咱们好歹也是共患难的朋友,上阵还得亲兄弟,人多怎么着?人多也未必赢!”

    崔大虎捂着嘴巴,痛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手指狠狠指点着庄大方。他身边兄弟道:“操!弄死这俩小崽子……”话没说完,庄大方拉起弹弓,嗖!地一颗弹子射出,他的弹子就是玻璃珠,啪!地一声正中那说话人的鼻梁,然后向苏乐道:“上来!”

    苏乐转身就跑,身后十多名汉子手拿武器紧追不舍。

    庄大方占据高地,手中弹弓连番施射,他的每一次射击都不落空,杀猪场内,响起一声声杀猪般的惨叫,苏乐将双刀扔了下去,腾空跳起,抓住围墙,双臂用力攀爬上去,从围墙又爬上房顶。

    此时那帮混混也开始爬上围墙。

    苏乐从屋顶捡起一根长长的毛竹,说起来这跟毛竹还是竹梯的一部分,前两天朱小娇震怒之下,将竹梯一分为二,其中一根被苏乐扔在这里,想不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苏乐抓起毛竹,居高临下地扫了过去,两名混混刚刚爬上围墙,看到那毛竹横扫过来,吓得慌忙跳了下去,其中一人没有来得及跳下,被毛竹扫中,四脚朝天地摔了下去。一寸长一寸强,果然是颠扑不灭的真理。

    苏乐在这里将毛竹挥舞得威风八面,接连挑落了三名大汉,庄大方拿着弹弓左右开弓,弹子如连珠炮般向下施射。

    崔大虎一方这次集合了十六名壮汉,可是居然被两个少年打得狼狈不堪,崔大虎叫嚣道:“砸他们,砸!”

    身边一人苦着脸道:“大虎哥,咱们还是报警吧……”

    “放你妈的屁!报他妈什么警啊?警察来了抓谁?”崔大虎不糊涂,今天是他们打上门的,虽然他们和当地派出所的关系也算不错,可人家也不能知法犯法颠倒黑白为虎作伥吧!再说了,十多个人连俩小崽子都拿不下,说出去丢人啊!

    崔大虎望着房顶上的俩小子,心中这个怒啊,他从地上抓起一个啤酒瓶,瞄准苏乐就狠狠砸了过去。

    苏乐一猫腰,酒瓶从他头顶飞了过去,落到后面的街巷去了。

    崔大虎的行动提醒了他的那帮兄弟,院子里堆着不少的酒瓶,他们一个个都冲过去,抓起空酒瓶就向房顶投掷,就算砸不到苏乐和庄大方,酒瓶落地摔破的玻璃渣子也会割伤他们的身体。

    这样一来局势顿时对苏乐和庄大方不利了,酒瓶落地,房顶上到处都是玻璃渣,眼看他们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崔大虎乐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大爷的,跟我斗!砸!给我接着砸!”

    此时外面忽然想起了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声音:“这酒瓶是谁扔的?”

    所有人都愣了,崔大虎手里拿着酒瓶,慢慢转过身去,却见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农民,他背着一个蛇皮袋子,手里拎着半拉烂酒瓶,蓬乱的头顶还残留着酒瓶碎裂的玻璃渣子。看清醒应该是刚才谁把酒瓶招呼到他脑袋上了。

    崔大虎眨了眨眼睛。

    中年农民环视周围这十六条汉子,目光逐一落在他们手中的酒瓶上。

    一名汉子恶狠狠吼道:“不想挨揍的赶紧边儿去!”

    中年农民将那半拉烂酒瓶扔在了地上,啐了口浓痰道:“谁扔得酒瓶?”

    这帮混混早已经被苏乐和庄大方折腾的满腹怨气,正愁没地儿发泄,那刚才大吼的汉子扬起手中的酒瓶:“赶紧滚蛋,不然老子这就把你瓢儿给开了!”

    中年农民仍然背着他的蛇皮袋,黧黑的面庞显得淳朴憨厚:“你试试!”

    那汉子扬起酒瓶照着中年农民的头顶就砸了下去,只听到啪!地一声,酒瓶砸在脑门上四分五裂,可脑门却并不是中年农民的脑门,原本应该握在汉子手中的酒瓶,此时却被他握在手里,当然只剩了半个,谁也不知道这酒瓶是如何转移到他的手里去的。

    那汉子捂着脑袋,鲜血从手指缝里流了出来,他的双目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光芒,明明刚刚酒瓶还在自己的手中。

    酒瓶的碎裂声如同捅了马蜂窝,这帮混混全都大呼小叫地冲了上去,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酒瓶向中年农民发动攻击。

    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谁拿的酒瓶,这酒瓶就准确无误地砸在他自己的脑门上,自装声威的呼喝声马上变成了惨叫。

    求收藏,求推荐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