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食色天下 > 第一卷 【萌动】 第40章 【师姑】

第一卷 【萌动】 第40章 【师姑】


    他们并没有走远,绕过街角,沿着主路向南过了一个红绿灯右转进入南河路,这条几乎贯穿南武城南北的河流叫白河,白河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八十年代初期污染严重,大量的工业废水日夜不停地向这条河道中排泄,将整条河流染成了一种牛乳般的白色,那时候周围的空气充满了刺鼻的腥臭味,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终于开始认识到环保的重要性,南武市政府投入了巨大的资金治理这条白河,如今的白河水质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碧波荡漾,清澈见底,两旁河堤亭台楼榭绿柳成荫,已经成为南武市的风景名片。

    中年美妇带着苏乐来到一家名为听雨轩的茶馆,刚刚是上午十点多钟,茶馆的生意颇为清淡,他们走进茶馆的时候,身穿旗袍的美女迎宾笑盈盈向中年美妇招呼道:“苗经理回来了!”

    其余服务生也纷纷向中年美妇报以献媚讨好的微笑,苏乐由此不难判断,这位中年美妇应该是听雨轩的老板。

    苏乐跟着她来到三楼的雅间,从雅间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碧波荡漾的白河。环境的确可以影响到一个人的心情,虽然只不过隔着一条白河,这里和肉联厂那边却仿佛完全是两个世界,想起肉联厂食堂的纷乱和破旧,对比这里的清幽雅致,苏乐忽然发现,在同一个世界生存,却可以拥有着不同的生活。

    茶具已经准备妥当,宜兴陶壶,一壶两盅,电磁炉上正烧着水,水是南武东南玉屏山有“东南第一泉”称号的玉清泉汲取而来,中年美妇微笑道:“我姓苗,叫苗青钰,从你师父那边来称呼,你应当叫我一声师姑。”

    苏乐其实在内心中已经猜度了个差不多,听到她表露身份,赶紧恭敬道:“师姑,苏乐不知道是您,怠慢之处还望师姑恕罪。”他虽然拜入朱老二的门下,可是并没有听师父说起过他同门师兄妹的事情,苏乐能够了解到的只有师公苗随意,还有一个就是他的大师伯沈万堂。

    苗青钰淡然笑道:“都什么时代了,谁还讲究那么多的繁琐礼节,我听说师兄最近新收了一个机灵的徒弟,所以特地前来和你见上一面。”苗青钰的消息还是相当灵通的,朱老二收苏乐这个徒弟并没有举办正式的仪式,知道的人并不多。

    苏乐呵呵笑道:“希望没让师姑失望才好!”他心中却明白苗青钰绝不是为了自己而来,她应该是为了师父,她前来的目的十有**是为了七月初三的那场厨艺比赛。师父的老师东南厨神苗随意姓苗,眼前的苗青钰也姓苗,却不知她和苗随意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苗青钰泡茶的手法非常娴熟,虽然她已经人到中年,可是一双手保养的仍然如同少女般细腻白嫩,看着她有条不紊地倒水沏茶,动作舒展,每一个动作都如同一个音符,一个个音符连串起无比美好的乐章。苏乐虽然还没有喝到茶,可是单单看到她的动作已经感觉到赏心悦目了。

    苗青钰将茶沏好斟入盅中,苏乐接过一盅,张嘴欲喝。

    苗青钰却笑道:“有些茶是先要看的。”

    苏乐这才向茶盅望去,却见距离盅上约莫十多公分的地方飘忽着一团白蒙蒙的云雾结顶,萦绕许久方才散去。苏乐端起茶盅喝了一口:“师姑,这莫非就是常说的云雾茶?”苏乐对茶道没什么研究,可是对于一些耳熟能详的名茶还是能够说出名字的。

    苗青钰道:“不错,这就是云雾茶,真实的名称却是黄山毛峰,此茶产于黄山,属于绿茶,由清代光绪年间谢裕泰茶庄所创制,每年清明谷雨,选摘初展肥壮嫩芽,手工炒制。”她打开茶叶罐,主动让苏乐一观,但见茶叶外形微卷,状似雀舌,绿中泛黄,银毫显露,而且带有金黄色的鱼叶。

    苏乐过去只是听说,可从未品尝过,他说不出什么名目,端起茶盅静观茶色,但见汤色微黄,只是觉得喝到嘴里清新爽口,滋味醇甘,香气如兰,韵味留长,唇齿留香,说了一句最为朴素的赞美话:“好喝!”他将那盅茶喝完,苗青钰又为他斟满第二盅,盅上仍然是雾气迷蒙。苏乐心中暗忖,这想必是一等的黄山毛峰了,苗青钰拿出那么好的茶叶招待自己,足见对自己的重视,按理说自己只是朱老二刚刚收入门下的弟子,何以会引起她这样的重视?究竟这位师姑是爱屋及乌还是另有所图呢?苏乐知道多数时候沉默是金,自己毕竟刚刚步入社会,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他不懂的事情,说得越多越容易暴露自身的浅显,唯有沉默才能给人莫测高深的错觉。

    苗青钰道:“你师父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关心的果然是朱老二的事情。

    苏乐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虽然他对苗青钰的身份并不怀疑,但是他无法确定苗青钰是敌是友。

    苗青钰意识到了苏乐对自己仍然存在戒备的心理,她微笑道:“我和师兄已经有近十五年没有联络,同在一个师门,又同在一座城市,是不是很难想像?”

    苏乐笑了笑,不清楚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评论。苗青钰的坦诚博得了他的不少好感,她并没有隐瞒和朱老二之间久未联络的事实,师兄妹之间这么久不联络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的事儿苏乐也不愿多想,宁愿把多余的精力放在手中的这杯好茶上面。

    苗青钰道:“有东南厨神之称的苗随意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大女儿,我母亲在我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我爹再婚后娶了齐翠婷,也就是我后妈。”

    苏乐喝了口茶,他开始意识到苗青钰找到自己应该和这场门中的美食比赛有关,而且应该会涉及到苗家的家族恩怨。

    苗青钰道:“我和后妈的关系很差,因为她的事情,当年父亲甚至和我断绝了父女关系,十五年前,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正在东北出差,她居然都没有通知我,父亲将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她和我的弟弟,包括宴喜堂和那把斩云刀!”苗青钰说到这里的时候,美眸中流露出愤恨的光芒,她似乎并不想苏乐看到自己这样的情绪,站起身,缓缓走向窗前,望着不远处白河静静的水流,方才感觉到心情稍稍舒缓了一些,稳定情绪之后又道:“我并不记恨我的父亲,是齐翠婷那个女人蒙蔽了他,制造了我们父女之间的矛盾。父亲死后,宴喜堂在她的经营下一天不如一天,几天前,她已经决定,要将宴喜堂的所有权转让给新越江集团。”

    苏乐听到新越江的名字心中一动,新越江岂不是那个收购小东风的餐饮集团?想不到他们的实力如此雄厚,居然将手探到了南武。

    苗青钰道:“以宴喜堂今时今日的情况,已经无法卖到齐翠婷理想的价格,她和新越江之间在价格方面始终谈不拢,她张口要了一千万,新越江方面只答应给她五百万,要一千万也可以,除非她能够将宴喜堂的三大招牌菜的菜谱提供出来,那三道菜分别是,美人肝、凤尾虾、八宝神仙蛋。我父亲去世的时候,并没有将这三道菜的要诀告诉任何一位弟子,所有的秘密都被他藏在斩云刀中。”

    苏乐现在方才明白,为什么斩云刀会吸引这么多人的注意力,他有些不解道:“可是这斩云刀和新越江集团又有什么关系?”

    苗青钰道:“我后妈那个人心机很深,她虽然急于将宴喜堂套现,可毕竟我爸这么多的门生还在,在云安餐饮界,我爸人缘很好,朋友很多,如果我后妈敢公然将这把斩云刀卖给新越江餐饮集团,那么这些人也不会答应,更何况,这把斩云刀我父亲虽然留给了她,但是却一直保存在他的老朋友谢云安手中。也就是说,我后妈想将斩云刀送出去,必须要征得谢云安的同意。”

    苏乐道:“可就算她将斩云刀送出去,就怎么能够确定落在新越江集团的手中?”

    苗青钰道:“沈万堂是我的大师兄,据我所知,他早已成为新越江集团的股东,如果这把斩云刀落在了他的手里,就等于落在了新越江的手里。”她转过身,眼圈微微有些红了,盯住苏乐道:“苏乐,有能力阻止这件事的只有你师父!宴喜堂是我父亲一辈子的心血,身为他的女儿,我不愿看到宴喜堂毁在那个女人的手里。

    苏乐虽然也很不喜欢沈氏父子,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帮上什么,叹了口气道:“师姑,我只怕有心无力,师父现在这种状态,根本没有任何的斗志,一个没有斗志的人,又怎么能够取得胜利,我看您还是亲自去找他吧,或许他能听你的话。”

    求收藏,希望大家看完之后收藏投票,提供一个企鹅群:二二五三一九二九四,章鱼不时出没,欢迎前来捕鱼!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