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食色天下 > 第一卷 【萌动】 第49章 【提防之心】

第一卷 【萌动】 第49章 【提防之心】


    苏乐和庄大方被请到了雅间就坐,苏乐显得有些矜持,庄大方可不管那套,拿来菜单,点了虾饺、蟹粉汤包、肠粉、叉烧包、一壶顶级的碧螺春。

    苗青钰让服务员

    好好招待他们,自己先回了办公室,让苏乐吃完来办公室见她。

    听雨轩的蟹粉汤包果然名不虚传,笼屉看起来虽然很大,可一笼只有六只包子,笼屉端上来之后,先给他们上了一块热毛巾,擦净双手,然后用两只手抓起包子,抓汤包也需要技巧,一手抓住汤包上方的皱褶,一手平伸轻托起汤包的底部,放在自己面前的碟子里面稍稍冷却,然后用汤匙盛起,先将薄薄的包子皮咬破,再吸取其中的汤汁,最后才能将包子入肚。如果不会吃,很可能被汤汁烫到,这蟹粉汤包果然名不虚传,鹅黄溶浆,汤腴味正,湛露琼卮,汤包内蕴含的鲜香之气几乎可以浸润到每一个毛孔。

    苏乐吃了两笼,看到庄大方两笼吃完又叫了两笼,不由得佩服这小子的食量,他向庄大方道:“老弟,你慢慢吃,我去师姑那里一趟。”

    庄大方吃着汤包根本顾不上抬头看他:“你只管去,我自己照顾自己,对了,帮我谢谢你师姑。”

    苏乐来到苗青钰的办公室敲门后得到允许之后方才进入,其实这办公室也按照雅间的风格布置,只是多了一张办公桌,透过身后的落地窗可以看到白河清晨美好的景色。

    苗青钰正坐在电脑前,看到苏乐进来,她微笑道:“苏乐,快进来坐!”说话的时候,她也站起身来,将苏乐请到角窗处的藤椅坐下。

    天青色的茶壶中已经泡好了西湖龙井,苗青钰将面前的两个茶盏倒满。

    苏乐捻起其中的一杯,喝了口茶。

    苗青钰微笑道:“听雨轩的蟹粉汤包怎么样?”

    “好吃!”苏乐的评语简单而朴素。

    苗青钰道:“可惜南武这边识货的食客实在太少,这蟹粉汤包有些曲高和寡了。”

    苏乐道:“58一位的价格好像是有些高了。”

    苗青钰眨了眨双眸道:“58一位的只是普通早茶,蟹粉汤包一笼的价格是128,做生意首先要选准自己针对的客户群体,我从来都没有想把这里经营成门庭若市的样子。”

    苏乐为之咂舌,如果今天不是遇到了苗青钰给他们免单,就凭着自己兜里的二百块,也只是刚够一笼的价钱,南武虽然是云安省省会,可是愿意花数百元吃一顿早餐的人毕竟是小众群体,听雨轩的生意冷清也就理所当然了。不过苏乐也知道这是经营理念的问题,从听雨轩的精美装修就能知道,这里绝不是面对普通大众消费群体的,定位就是高档。

    苗青钰真正关心的还是明天将要到来的比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苏乐道:“没怎么样。”

    苗青钰道:“本门后辈内部厨艺比赛往往会考验两道菜式,一样是自选,一样是命题,今年的比赛是我后妈倡议,但是为了公平起见,命题权并不在她,据说要在比赛现场几位评委商量之后投票才能定下,至于自选菜式,你师父到底让你准备了什么?”

    苏乐道:“没让我准备什么,到现在都没跟我说做菜的事儿,每天不是让我切萝卜就是让我切土豆。”

    苗青钰双眸一亮:“是不是让你练习月晕?”

    苏乐嘿嘿笑了一声道:“我哪有那个本事啊,别说月晕,就算是日晕我也没练出来。”

    苗青钰点了点头道:“没有十年以上的苦功,根本是别想练成月晕的,在我们师兄妹之中,真正能将刀工练到出神入化,化腐朽为神奇的只有你师父,我的二师兄一个而已。”

    苏乐听到苗青钰把师父说得如此牛逼,也是双目一亮,身为朱老二的弟子自然感到脸上有光。

    苗青钰道:“我父亲生前最欣赏的就是二师兄,但是二师兄性情暴躁,心性不定,他能够练成一手神奇的刀法和他的天赋有关,即便是我父亲在世,在刀工上也未必比得上他。”

    这是苏乐听到对师父的最高评价,他也认为朱老二当得起这个评价,一个人能够将土豆都切出月晕的效果,那刀法几乎就是非人的存在。

    苗青钰又道:“二师兄虽然刀工出类拔萃,可是他的火工在师兄弟中却是最弱的一个,在这方面大师兄沈万堂当属第一。”

    苏乐不屑道:“就是那个瘸子?”其实沈万堂怎么说都是苏乐的师伯,苏乐原本不应该对他如此不敬,但是苏乐对沈家父子的作为极其反感,心中早已将沈万堂爷俩定义为卑鄙小人,言语中自然没有任何的敬意。苗青钰对沈万堂如此推崇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苏乐就亲眼见识到沈万堂用拐杖抵挡住师父凝聚全部力量的一刀,而且沈万堂一拐就将青石地面给震裂,单单是这两次的表现,已经足以证明沈万堂不仅仅是个厨艺高手,还是一个武功高手。

    苗青钰道:“你却不知道他的腿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和你师父有关。”

    苏乐并没有感到太多惊奇,他早就已经料到师父和沈万堂之间必有深仇,否则沈万堂也不会不择手段的报复。

    苗青钰道:“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曾经想在他们两人之间寻找一个继任者,不但要将斩云刀交给他,而且要将宴喜堂的厨房托付给他。我这两位师兄都是极其好胜之人,所以他们始终都在拼一口气。他们两人一人长于刀工,一人精于火工,两人的长处又恰恰是对方的短处,我父亲在他们两人之间也是颇为纠结,难于抉择,到最后,还是决定让他们两人进行一场公开公正的厨艺决战,胜出者就可以统领宴喜堂的厨房,成为宴喜堂主厨。”

    苏乐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这场精彩对决,可是从苗青钰的描绘中眼前已经浮现出那场激动人心的比赛。

    苗青钰道:“二十年前的七月初三,我父亲五十岁生日,他邀请了云安餐饮界的几位权威人士作为评判,为我的两位师兄的厨艺打分,为了表示不偏不倚,我父亲并没有参加评审,当时的那场比赛正如所有人预期的那样激烈无比,精彩纷呈,在命题菜式上两人打了一个平手,自选阶段,大师兄做了一道扒通天鱼翅,而二师兄想了一会儿,却只做了一道普普通通的炒三丝。”

    苏乐在烹饪上虽然才刚刚入门,可是他却知道,越是普通的食材,越能够见到功夫,师父选择炒三丝这道家常菜,来应对沈万堂的扒通天鱼翅,两者在价值上拥有天壤之别,表面上看如同自行车和超跑之间的较量,但事实上,师父却能够在这道菜中扬长避短,可以充分显示他出神入化的刀工。虽然在选材上居于劣势,可最后的效果未必会输给沈万堂。

    苗青钰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苏乐的猜测:“八位评委仍然打成了四比四平局,最后我父亲不得不亲自出面,他品尝了两人做过的菜品之后,说了一句话,他说沈万堂的刀工不如朱大成,朱大成的火工又逊色于沈万堂,但是单就这道菜而言,沈万堂的火工依然出色,但是他刀工上的不足仍然明显,而朱大成却可以利用精巧的刀工掩盖火工上的不足,让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精巧刀工带来的爽感上,而忽略了其他,朱大成要稍胜一筹。沈万堂对我父亲的评判结果不服,认为我父亲故意偏袒二师兄,那场比赛结束后不久他就离开了,离开之前还和二师兄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冲突,他的脚筋就是那场冲突中断掉的。”

    苏乐心中一惊,难道说沈万堂的脚筋是师父砍断的?如果真的是那样,难怪沈万堂会对师父恨之入骨。

    苗青钰对当年那场比赛的追忆,并没有带给她太多的情绪波动,也许那件事已经过去的太久,时间是激情最大的敌人,会在不知不觉中将激情消磨殆尽,苗青钰的目光投向窗外,白河的水静静流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不知不觉中,她的青春早已不在,苗青钰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凉感。

    苏乐对苗青钰始终都保持着警惕之心,虽然他相信苗青钰就是师父的师妹,可是苗青钰究竟是敌是友,他还很难确定,虽然苏乐才刚刚走出校门,但是他有着在春风街摸爬滚打十多年的经历,每天都在小东风接触形形色色的客人,很久以前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判断一个人决不能只看表面。

    苗青钰自从出现之后一直都对自己不错,但是她始终都没有和朱老二见面,换句话来说,师父并不知道她找过自己,她和师父之间究竟有什么隔阂?明明是师兄妹为什么需要回避?

    苏乐道:“师姑,明天就要比赛了,您是不是和我师父见见面,大家商量一下,也好想出更完善的应对之策。”

    苗青钰摇了摇头道:“你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找过你,如果他知道你跟我偷偷联络,十有**要将你逐出师门。”

    苏乐心说这得多大仇啊,会不会那么严重?看来这苗青钰和师父之间真有问题,难不成真是老相好?可怎么看都不像,天鹅虽老毕竟还是一只天鹅,癞蛤蟆就算褪去那身癞皮,可终究还是一只蛤蟆?是我眼睛有问题,还是苗青钰的口味有问题?

    来看大主宰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