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第三章 日日长看提众门(三)

正文 第三章 日日长看提众门(三)


    周皇后目送儿子离去,坐在宝座上连连叹气。一旁的女官知道现在才是危险时刻,连大气都不敢喘。她们偷偷拿眼去看站在最前面的女官,希望这位掌握着戒令责罚的大宫正能够消去皇后娘娘的隐隐雷霆。

    作为正六品的女官,宫正刘氏已经在这紫禁城里度过了四十个春秋。当年周皇后入主中宫的时候,她已经是二十多岁的老宫女了,因为不肯出宫嫁人,便授了正七品的司计司司计。

    那时候宫中还有一位田贵妃,也是信王在邸的时候纳的旧人。这位田贵妃的父亲当年在扬州任武职,纳了好几个扬州名ji。一来是他好美色,二来就是为了调教自己的女儿。这些名ji各个都是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果然将这位田小姐调教成了闺阁猛将,胭脂阵首。

    简直就是为了宫斗而生的!

    那位田贵妃早年也着实让崇祯迷恋了一段时ri,到底崇祯本人也有文士情节,很容易将田氏视作红颜知己。然而田贵妃没有真正明白什么叫“糟糠夫妻”,贸然发起宫斗,向皇后发难。

    当时田氏故意将抬辇的太监换成了宫女,自然引起了皇帝的好奇。田氏对道:“臣妾听说皇后那边的太监与宫女多有龌龊之事,故而换成宫女。”

    崇祯是个眼中不揉沙子的人,大怒之下竟然搜查中宫,颇有些将事情搞大的意思。更让他气愤的是,果然从中宫太监那儿搜出了不少亵具。

    这本是宫中太监与宫女结成对食的潜规则,从隋唐至今从未断绝过,却被田贵妃揭出来打击周皇后。

    当时崇祯龙颜大怒,甚至动了废后的念头。

    当此关头,有一位女官站了出来,俯首低声道:“莫非田贵妃宫里就没有么?”

    这句话让崇祯清醒过来,果然在田妃宫中也搜出了不少yin亵用具。

    这位敢说话的女官也由正七品的司计,成为了正六品的宫正。

    周皇后自此之后对刘宫正自然也是亲信有加。

    “娘娘,”刘氏上前笑道,“奴婢突然想起十多年前,太子殿下向娘娘献诗的情形来。”

    周后绷紧的面容也渐渐纾解开来,叹了口气,道:“那时的哥儿多好,还没学会这么呕我呢!”

    刘氏走到皇后跟前,笑道:“那时娘娘看了殿下的诗作,可是笑了许久。”

    周后当然不会忘记儿子的第一部作品,脑中已经印出了全文,仍旧忍俊不禁。

    “天井四四方,周围是高墙。

    清清见卵石,小鱼囿zhong yāng。

    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

    刘氏轻轻吟道,语调轻缓,好像在吟诵千古名篇一般。

    周后的笑意渐渐淡去,眉中含愁,不舍道:“哥儿长大了,不想喝井里水了。”

    “奴婢曾听陛下和娘娘说起当年微服私访的事,也是乐趣横生。这般牵挂民生,还真是随了陛下和娘娘。”刘氏柔声说道。

    周后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若只是出宫游冶,未必不行,偏偏现在实在是大不太平。城里有大疫,城外还有建虏,唉,若是春哥儿有个闪失……”去年建虏入关劫掠,满朝文武竟然没有半点主意,如今说是建虏已经退出关外了,但谁知道是否都走完了。

    “太子殿下从小就能谋定而后动,就算是游戏,都要一步步在纸上先演算一番,肯定不会轻犯险境。”刘氏说这话的时候不免心中打鼓,虽然是安慰皇后,也一样是安慰自己。

    前些ri子,太子突然召见刘宫正,说了好一些没头没脑的话,让这位老宫人都有些茫然。然而今天太子一来,刘氏便不由自主回忆起当时太子说的话,每一句都像是为今ri事预设的埋伏。

    如此看来,太子早就下了决心要出宫赈灾,说不定连巩驸马入宫奏对都在他的设计之中。

    这份心智,仅仅出自一个还不满十五岁的少年。

    刘宫正虽然不用惧怕太子,但这种时候若不结一个善缘,她也不会走到今ri这高度——大明女官之首。

    只是,万一太子有个闪失,她的余生恐怕只能在浣衣局度过了。

    “唉,”周后又是一声长叹,“算了,不想那些,你先去将上月宫中开销的明细表取来。”

    刘宫正福了福身,轻无声息地走到坤宁宫外,吩咐宫女去直房取账册。到了她这个地位,断然没有自己跑腿的必要,只需要等在这偏殿里拿了账本进去交差便是。

    “姑姑。”

    一旁自然有刘宫正名下的宫女上前打扇遮阳,端茶伺候。在宫廷中,这些小宫女对顶头女官常称以“姑姑”、“nǎinǎi”、“老太太”等称谓,作为尊称。

    “怎么?”刘宫正斜眼看了一眼自己的侍女,“你想说什么?”

    年轻的侍女扑打着团扇,轻轻一咬嘴唇,大胆说道:“姑姑这回担下的干系可不轻呢……”

    刘宫正接过茶盏,轻轻抿了口:“你想不明白?”

    “奴婢愚鲁。”年轻的侍女垂下头。

    她当然不是愚鲁的人,否则也不会被这位宫中老人垂青,带在身边。

    她缺的只是看人的经验。

    “你一定觉得,帮太子说话,不见好处,先要担上一身的风险。对不对?”刘宫正好整以暇道。

    “姑姑就算不帮太子,殿下也未必会记恨姑姑。”侍女小心翼翼道。

    “傻丫头,你以为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刘宫正叹气道。

    侍女微微摇头,也不知是不敢说,还是不知道。

    刘宫正感慨一声,道:“你以为田存善真是自己失足落水的么?”

    侍女轻轻吸了口冷气。她知道田存善是崇祯十一年钦命的东宫典玺,有朝一ri太子登极他便是从龙之人,地位不低。至于这位典玺官失足落水的事,宫中也颇有耳闻。如今刘宫正突然拿出来说事,让这位年轻的侍女满心震荡,她不由失声道:“是太子推他下去的?”

    刘宫正不置可否道:“为何以前客氏能将先帝迷得团团转?”

    “这……”

    “这就是投其所好啊。”刘宫正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那是软底鞋踏在金砖上的声音。她站起身往外走去,一边道:“太子若是出宫,肯定少不得侍女伺候,我打算让你去。”

    “谢……姑姑。”侍女连忙跟了上去,又道:“请姑姑赐个条陈。”

    “乖乖办事,办好事,把皇后娘娘,还有我,都忘掉。”刘宫正踏出了偏殿,补了一句:“忘得越干净越好。”

    “奴婢不敢忘姑姑抚育之恩!”侍女跪在了地上,眼泪比膝盖更快地落在地砖上,发出啪嗒两声。

    刘宫正没有说话,接了账本,略略一翻,送进正殿中去。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