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第十章 从来不识君王面(四)

正文 第十章 从来不识君王面(四)


    ri出之后,朱慈烺带着五六个随从离开了周镜家。

    周镜自然也在其中。

    看起来只是富家公子的寻常出游,然而这一路上惊动的人却委实不在少数。

    京师的治安是由五城兵马司、锦衣卫和巡城御史三方负责。虽然各有区分,但只要有事,却是一同下罪。

    最让人记忆犹新的是便是成化五年,因为京师道路没有得到整修,原本只是锦衣卫的差事,却连累了五城兵马司和巡城御史一起受罪。这种近乎于荒唐的处罚方式,却也让这三家衙门不敢互相推诿,但凡有事总是并肩子一起上。

    此时太子出宫的消息已经在耳目灵通的高官层面传播开去,甚至得到了宫中的默认,非但兵马司、锦衣卫和巡城御史派出了人手暗中清道、保护,就连顺天府都坐不住了,派出衙役远远缀着,生怕出事。

    原本冷冷清清的街面上,顿时生出不少人气。

    只是这些人各个神情紧张,畏惧之中带着不耐烦。

    朱慈烺若是连这都认不出来,那他上辈子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过没必要在意这些细节。

    街上还残留着昔ri的繁华景象,但如今因为鼠疫横行,的确萧条冷淡得厉害。即便是往ri的街痞流氓,也因为这鼠疫躲在家里,不敢轻易出门。因此而被迫出勤的兵马司火甲、锦衣卫校尉、巡城御史……可想而知内心中该有多大怨念。

    朱慈烺走走停停,仔细看着厢房里的民居。许多人家门口都悬挂由牌,上面写着籍贯、人口、名数,这是朝廷严审里甲法,控制流动人口的措施。内宫中没有档案,该是景泰年流民大起之后才有的习俗。

    不过如今因为鼠疫,许多人家门上都没有悬挂由牌,那是因为家里只要有死人,往往就会阖家死绝。

    “现在京师里每天死多少人?”朱慈烺问周镜。

    周镜正要答他,突然被田存善拉了一把。

    “公子。”虽然大家都知道朱慈烺的身份,但是称谓还得按照微服私访的来。田存善抢答道:“这事得问五城兵马司。”

    朱慈烺点了点头。

    周镜虽然跟在朱慈烺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太子殿下从来没用过他,所以他也不清楚太子的秉性。田存善可是知道在太子面前浪对妄言是什么后果,若不是拿了周镜的孝敬,刚才就看着他去死了。

    一个短小精干,身穿棉衣的男子突兀地从路人中被抓了出来。

    他的真实身份就是五城兵马司的吏目。

    五城兵马司隶属于兵部,分为东西南北中五个司,最初编制是每司弓兵八十,外有不定额的火甲。嘉靖时五司扩充到了五千员。考虑到京师的人口数量超过百万,常备巡警外加消防员、城管不过五千人,比例上并不算多。

    然而后来严打的时候,夜巡军沿途摆列,彼此相距不过四五步,这就有些过分了。

    只是现在民政溃烂,五城兵马司的兵额早就半空了,突然有些急事,就连吏员都得上街执勤,就如现在这样。

    “公子,自从本月初一起,每ri烧化的尸体在二三百之间。”那吏员紧张得喉头打颤。

    朱慈烺皱了皱眉。

    “就没有确切的数目么!”田存善知道太子的意思,放声斥道。

    “公子,这确切的数目真的得不出来。”那吏员汗水直下,心中反倒冷静下来:“化人场里有官烧的,有民间自己来烧的,还有将死之人自己过来等死,看着火堆跳进去的。就说初四那天,死者相叠,连碳都不够用了。”

    吏员声音沉了下去:“卑职当ri就在场,只是看着一具具尸身往火里扔,好些的有条草席,惨些的连衣服没有。哪里还能记数目。”

    朱慈烺停下脚步,望向这吏员:“衣服都没有?”

    吏员暗道:对了,这位是长在宫中的太子,天潢贵胄哪里知道民间疾苦?他连忙道:“是被人剥了。”

    “自己再拿去穿?”朱慈烺语速不由快了些。

    ——不穿何必去剥?

    众人都不免觉得朱慈烺的话说得颇有些“何不食肉糜”的意味。

    “这可不行!”朱慈烺不等他们反应,斩钉截铁道:“鼠疫最先是跳蚤传播,到了现在肯定已经是细菌接触传播了。所有患者穿过的衣服,都得烧掉!再不济也得沸水滚煮一刻钟以上。”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分为四刻,沸水煮上半小时肯定能够杀灭鼠疫杆菌了。

    朱慈烺记得前世教科书里给出的时间是一百摄氏度沸水煮十分钟以上,就可以杀灭鼠疫耶尔森菌了。当然,现在这个时空,皇太子殿下已经给这种细菌命名为鼠疫杆菌了。而且不得不提一句,以人名命名新发现事物,是皇太子殿下十分厌恶的恶习。

    “殿下,”那吏员被冲击得头晕,一时口误道,“那些流民实在难以监管,总不能不让他们穿衣服吧。”

    朱慈烺超前走了两步,眉头依旧紧锁。

    “东安门外夹道里全是流民,管也管不过来啊。”吏员叹道。

    “你好像对běi 精城很熟悉。”朱慈烺这才认真打量了一番这个吏员,问道:“你叫什么?”

    “卑职任东城兵马司书吏,姓宋名弘业,弘愿的弘,家业的业……”

    “放肆!”田存善喝断宋弘业的喋喋不休,脸上泛青,斥道:“太子问什么答什么,你懂不懂规矩!”

    朱慈烺回头冷冷看了一眼田存善:“大呼小叫的干甚么?”

    田存善佝头缩颈,连忙退后。

    这种骂是必须要挨的,否则放任那宋弘业惹怒了太子,谁都担不住。此刻太子出声斥责,那也是恩自上出,能让下面人越发忠心。何况背黑锅本来也是太监的专职。

    宋弘业也是腿颤不已,连声道:“卑职死罪!”

    “无妨,”朱慈烺宽慰了一句,旋即问道,“任职多久了?”

    “卑职在司中任职二十年了。”宋弘业这回是半个字都不敢多说了。

    朱慈烺点了点头,吩咐道:“田存善,为抗鼠疫事,征辟五城兵马司书吏宋弘业。”

    宋弘业目瞪口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飞来横祸么!

    大明秉承唐宋制度,官主行政,吏主事务。官员由国家任免,吏员却有多种渠道。随着吏部天官们忙于党争、捞钱,子承父业、代代为吏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宋弘业正是因此得到的位置,平ri里油水丰厚,工作清闲,除非碰到大事……如太子抽风微服私访之类,方才劳碌一些。

    这么好的工作,因为太子的一番话就丢了!

    他才不相信兵马司那帮贪官会给他留着位置,说不定转手就卖给了别个,而太子刚才说辟自己为东宫属官,却连个官职都没说。

    ——这可是太子啊!未来的皇帝!总不会过河拆桥吧?

    宋弘业心中暗道。

    ——不过……说不定明天就不记得我的名字了。

    宋弘业心中一阵纠结。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