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十一章 从来不识君王面(五)

正文 十一章 从来不识君王面(五)


    宋弘业是个聪明人。

    能在五城兵马司这种地方干上二十年,白痴也会变成聪明人的。

    宋弘业脑袋里灵光一闪,突然意识到太子不配官职的用意。这是因为太子身边没有人啊!他偷偷打量了一番围绕太子出行随员,一个养尊处优的勋贵,几个阉人,还有就是身高八尺的武夫。

    果然没有文士!

    太子这是白手起家打造班底呢!

    宋弘业心中一阵窃喜,朗声道:“卑职愿以驽马之资,效命太子殿下,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朱慈烺有些诧异,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成了东宫官而如此激动。他每次看到詹事府那帮讲官,都有种死气沉沉、不堪任用的感觉。很少见到如此有朝气的人了。光是这份感动,就让朱慈烺差点脱口而出赐下个官身。

    还好只是差一点。

    “宋弘业,”朱慈烺道,“给我办事,不怕做错,只怕三个字。”

    “卑职谨闻太子令训!”

    “懒,贪,庸。”朱慈烺加大了声音,同时也是给身后那帮东宫老人听的,他道:“畏难不前,畏劳不动,此等懒惰之人,我绝不会让他们尸位素餐。胆敢不告而取,落在我手里,剥皮填草都是轻的!至于庸嘛,若是不能做事,我留他何用?国家养他何用?”

    “卑职明白!”宋弘业大声应道,想了想又道:“卑职虽是书吏,己巳之变时也曾上墙发炮,也曾手刃贼人,太子但有令旨,卑职绝无二话!”

    朱慈烺闻言轻笑:“你倒是不庸。”他转头道:“田存善,那个写《酌中志》的找到了没?”

    田存善心中一紧,颇有种为自己掘坟挖墓的感觉。他不敢说自己没有尽心去找,只是道:“殿下,奴婢打听得这写《酌中志》的刘若愚乃是万历时入宫,钦定逆案时被裁定为逆党,一直关押到崇祯十四年才放出来。”

    “他书中本就有自白,这些我都知道。”朱慈烺眉毛一挑:“但是我吩咐的事,你就可以偷懒不做了么!”

    “奴婢知罪!”田存善立刻跪在地上,心中暗道:太子不会要杀鸡儆猴,给那新来的宋弘业一个下马威吧?我怎地如此倒霉!

    “今晚安排他入对。”朱慈烺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旋即又继续往前走去。

    宋弘业看得惊出一身细汗,暗道:这位太子还真是威福难测,看来ri后不是飞黄腾达,便是粉身碎骨啊!

    “宋弘业,”朱慈烺走在前面突然叫道,“你有表字么?”

    “贱字不敢有辱尊听。”宋弘业连忙跟了上去,躬身落后一步。

    “说。”

    “卑职贱字振华。”宋弘业道。

    “有抱负。”朱慈烺随口赞了一声,又问道:“为什么我看许多商家柜上都摆着一盆水?是用来净手的么?”若是这个时代的人已经知道勤洗手能防鼠疫,那这次的防疫工作就轻松多了。

    “回殿下,这是用来验钱的。”宋弘业道。

    “验钱?怎么个验法?”朱慈烺知道铜钱有官铸、私铸之分,银子也有成色的区别,但是用水验钱还是头一次听说。

    “这其中还有个典故。”宋弘业哪里肯放弃在太子面前加深印象的机会,却又不敢太过于孟浪,故而立刻住口看太子的脸色。

    “说。”

    “遵命,”宋弘业清了清喉咙,“那是万历二十四年的时候,高公公司掌崇文门,梦见一神人对他说:‘明ri有鬼二车入此门,其勿纳’。高公公深感奇异,当天亲自坐镇高门,下令所有的车都不能入城。

    “到了午时,他想着这时候鬼出不来,便去吃饭了。谁知没一会,便听到有车声过门,连忙喝问左右。左右开始说‘绝对没有’,被高公公鞭挞了之后方才招认说:‘有人出了一锭银子私越关,小人想门捐不过几钱,如今拿了五两,是笔好买卖’。高公公就道:‘这必定是鬼了’。然后下令大索,怎么都找不到了。再拿那银子放在水里,即时浮了起来,原来是纸折的。如今京师大疫,都说百鬼ri行,寻找替死,所以商家置水盆在柜上,用来分辨人鬼。”

    朱慈烺听了之后默然无语。

    宋弘业见年轻的太子如此深沉,生怕自己这故事里犯了什么忌讳,心中忐忑不安,如同打鼓。

    又走了片刻,朱慈烺方才道:“你这典故真是微言大义。有吏治,有教育,有民心。须知如今防疫之事并非甚难,苦于官吏不肯遵我令旨,百姓不明我教案,你可有什么法子可以对来?”

    宋弘业脑中只是一转,顺着这“以水验钱”的思路想了下去,回忆刚才太子的反应,道:“殿下,百姓愚昧,偏信鬼神,不妨借鬼神之名,将太子的教谕传出去。”

    朱慈烺不置可否。

    “还有,”宋弘业见太子不甚满意,连忙补充道,“可让各坊里甲,组织坊人,用心行事,这不用官府出面,只要派两个衙役都能交代。”

    “之前那鬼神之事,乃是奇术。”朱慈烺这才开口道,“令里甲说明道理,让百姓遵行,这才是正道。我堂堂皇明太子,怎么能舍正而用奇呢?”

    “是卑职见识浅,思虑不当,请殿下恕罪。”宋弘业闻弦音而知雅意,心中暗道:太子这话分明是说,他不能用奇,该下面人去做。是了,我一个不入流的吏目,这事不该我做该谁做?

    一想到自己对太子如此有用,宋弘业不自觉又有些自豪。

    众人又在城中绕行良久,不知觉中走到了前门附近。看看时候,已经是临近正午,朱慈烺等人出来得早,一路上也不敢吃那些街边杂食,此时也是腹中饥饿,腿脚发酸。

    朱慈烺一指路边一栋二层小楼的招牌:“这家看起来还算干净,门口还停了轿子,可以去用些。”

    田存善正要过去打理清扫,只听宋弘业道:“殿下,那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邦华的轿子。”

    “哦?真巧,我还想见见他呢。”朱慈烺笑道:“这是缘分,我们先去随便吃喝些,然后再让他过来。”

    田存善一躬身,继续往店里跑去。他一进店门,先扯住了掌柜的,露出宫里的腰牌。

    掌柜的一见是象牙牌子,知道是个大太监,不敢有丝毫违逆,任由田存善检查厨房,督促清扫,烧开热水烫锅煮碗。

    “掌柜的,”小二从门口进来,神秘兮兮道,“看样子是个贵人。”

    掌柜连忙整顿衣衫,出门相迎,见为首走来的是个十六七岁的青年贵公子,神情肃穆,身后一群人对他敬畏有加,非但不敢逾越半步,就连寻常说笑都不见有。这该不会是哪位郡王吧?

    京师百姓对于天家的事好不陌生。如今天家只有太子与永、定二王,都未出宫。京中也不曾听说来了外藩郡王,但若说是镇国、辅国将军,却哪里来这么大的威仪?

    “掌柜的,要一间雅间。”朱慈烺已经笑着迎了上去,一指李邦华的轿子:“跟他们比邻而坐就更好了。”

    “是是,”掌柜的连忙陪笑,“尊客里边请,尊客请抬脚,尊客慢上楼。”他又叫道:“快些将紫云阁打扫出来!要干干净净没半点灰的!”

    店里伙计更不敢怠慢,连忙上去清扫。

    周镜使了个眼色,东宫侍卫连忙跟了上去,将紫云阁里里外外探查了个清楚,不让有贼人埋伏。

    朱慈烺见这阵势,心中暗道:那些小说主角们是如何扮猪吃虎的?这么大的阵仗,就算真是头猪,老虎也不敢上来啊。

    等上面收拾妥当,朱慈烺移步上楼,见紫云阁旁边是芙蓉阁,正好有个青衣小帽的仆人从里出来,正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便慷慨地送了个微笑,径自推门进了自家包间。

    按照当时的习惯,许多贵客都是先上酒水点心,谈完了正事方才传菜开席。芙蓉阁那边虽然来得早,厨房里却还在准备食材。朱慈烺这边却是赶着吃饭的,田存善也不用怎么威逼,大厨便先将准备好的食材紧着紫云阁做上了。

    朱慈烺在宫中吃的是山珍海味,乍一吃外面的“美食”,只觉得色香味上,只有味道只能算是可以下咽,另外色、香完全不能看。这念头只是刚一萌发,他心中便闪过一道警觉:都说由奢入俭难,ri后我若是领兵打仗收复国土,这样的饭菜恐怕都吃不到呢!

    田存善见太子吃得比宫里还多些,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他还来不及庆幸,就听得隔壁雅间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声音:

    “这不是胡闹么!太子……终究是个稚童,怎能预军国大事!”

    紫云阁里登时空气凝结,所有人都瞬间化作石头。

    背地里骂人不算什么,但这种情形……

    “呵呵。”朱慈烺放下筷子,未语先笑,更让田存善毛骨悚然。

    “这声音我认识,”朱慈烺朝后靠了靠,“是左中允李明睿吧。看来他与宪臣还没用餐,不如请来一并用些。”

    侍卫左右的大汉将军中走出一人,禀命而出。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