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廿六章 水滴铜龙昼漏长(四)

正文 廿六章 水滴铜龙昼漏长(四)


    洪武十七年,太祖高皇帝在宫中立下铁牌,上书:“内臣不得干预政事,预者斩。”旋即又订立规矩,严禁内监读书识字。然而这项规定很快又被太祖高皇帝自己废掉了,因为总得有几个识字的太监收管文件,掌御宝图籍。

    不过高皇帝只默许内官识字,绝不能通文意。

    华夏文字的书白双轨传统,识字而不通文意的太监并知道书文里讲的什么,只能对照字形图画挑出皇帝需要的典籍文本。

    到了永乐年间,成祖需要更有力的私人秘书,命人教习内官,设置东厂,彻底破坏了太祖高皇帝的设计。等到宣德年间,宣宗设立内书堂,选翰林官四人专职教授文法,将培养内官定为规制。而且目的明确,就是为了“储十余年或二三十年后大用”。

    寻常乡宦之家都需要执掌内宅的管家长随和负责对外应酬的清客幕友,何况天子以天下为家,若只有外臣没有内官,同样也是阴阳不调。

    朱慈烺十分清楚这一点。就和他当年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一样,对外的营销工作和对内的财务、人力资源,同样重要,缺一不可。而且从他的经验来说,要想将权力牢牢握在手中,走由内而外的路线可以事半功倍。

    可惜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即便是身为太子,也休想自己选择“内人”。——就如后世的小学生没有资格自己选家教或是补习班一样。

    留下田存善并非朱慈烺的仁慈,而是他知道大内数万太监之中,烂苹果肯定比好苹果多得多。与其走马灯一样地换人,不如将就着废物利用,也省得给父皇母后找事,惹人心烦。

    如今到了宫外,终于有了一定的人事权,必须为自己挑选一些靠得住的属下了。

    田存善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在太子心中的地位。因为过去的污点,无论他如何迎奉上意,都再难获得太子殿下百分之百的信任。而且在办事能力上,太子对他显然不甚满意。所以去找刘若愚这个任务对田存善而言,实在令人纠结蛋疼。若是办成了,就是给自己掘墓;若是办不成,太子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只是他没想到,太子身边一共十来个有点身份的太监,竟然还隐伏着一股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的势力。因为这些人的联手施为,刘若愚都进了太子书房,他这位典玺官才知道人已经找到了。

    田存善守在书房门口,心中惴惴不安,每每从帘幕中流淌出只言片语,都让他浮想联翩。

    好像有一把长剑,一寸寸刺向他的心房。

    朱慈烺听刘若愚细细讲了出狱之后的生活,从中判断刘若愚是否有夸张或者隐瞒。刘若愚在这点上的表现很完美,几乎不带任何感**彩地讲述了自己这两年的生活,冷静客观。

    ——此人可以为谋主!

    朱慈烺心中暗道。

    “目今该如何打开局面?”朱慈烺问道。

    刘若愚轻轻一掐小拇指指节,心中已然警醒。

    太子看似匆忙出宫,但出宫第一ri便征了个兵马司的老吏,见了东宫官与沈廷扬,还约会了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邦华,显然早在宫中就有预案,绝非一时兴起。至于打开局面的问题,恐怕面试多过问计。

    他定了定神,并不担心自己说的与太子计划相左。

    重点是,能否为太子拾遗补缺。

    “殿下,”刘若愚道,“若是说救治鼠疫,恐怕得见过了刑部与顺天府之后才能定策。”

    “部府人浮于事,我想用东宫侍卫队去做这事。”太子道。

    “东宫侍卫……”刘若愚眉头微微蹙起,补充道:“老臣尚在宫中时,尚不曾有东宫侍卫,不知堪用与否。”刘若愚是崇祯二年下狱的,那时候太子还在襁褓之中,还没有设侍卫。

    “不堪驱使,”朱慈烺摇头道,“所以我还要募兵,亲自操练。”

    刘若愚微微点头,道:“若此说来,殿下还需要物色几个言官,好弹劾现任东宫侍卫官周镜。”

    “弹劾?”朱慈烺一愣:“我想让周镜上表扩充侍卫,不够么?”

    “殿下,”刘若愚心中暗喜,“如今陛下愁的是什么?”

    “归根到底,无非没钱。”朱慈烺道。

    ——果然是智慧过人!

    刘若愚眼中一闪,难抑兴致,道:“故而周镜若是上奏陛下说要招兵,陛下多半会觉得并非紧急之需,甚至因此将殿下召回宫中,彻底免了花钱的麻烦。”见太子微微点头,刘若愚继续道:“若是太子这边闷声不响,只管做事,反倒是言官们为殿下述说办事艰难、身处险地,陛下便不会遽然要殿下回宫。”

    朱慈烺随手抄起桌上的一柄白玉如意,轻轻击掌,微笑道:“果然是内相之亚,这官场纠葛,我还是嫩了些。”前世里若要办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一封邮件就搞定了。所谓的办公室政治,哪里能比得上千锤百炼的大明官场?

    刘若愚可是正儿八经内书堂、司礼监出身,差一点就能升司礼监随堂了,这些事实在是洞若观火。

    “父皇对言官的逆反之心甚深,只要那些言官催着陛下让我回宫,陛下反倒不会同意。”朱慈烺引申道。

    “殿下所言极是,”刘若愚也跟着微笑道,“不过安全起见,还是得有人为殿下鼓舞叫好才行,不知殿下可有人选?”

    “人选倒是不难。”朱慈烺想起白天里与李邦华的交往还算君臣相得。即便不敢说督察院会投靠自己,但找几个嘴炮写点文章应该难度不大。他此刻心情大好,又道:“若愚,你对宫禁典故所知甚深,自己去找些帮手来,总有用处。”

    “老奴愿为殿下孤纯之臣!”刘若愚跪倒在地。

    “起来吧,”朱慈烺挥了挥手,“我从来不信孤臣能做成事。文官们一个个标榜自己孤臣纯臣,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个?即便做到了,又做了什么利国利民的事来?我是不在乎官员结党的,只要能把事做好,党不党又有什么关系?”

    刘若愚心头砰砰直跳,突然发现这位东宫对于政事的看法或许比许多皇di du深刻。当年大文盲魏忠贤能够侧身司礼监,并非只是因为客氏的缘故,也是因为他能够帮皇帝办成事。

    起码皇帝相信他能办成事。

    出狱之后,刘若愚对眼下的朝局也下过一番功夫,却惊讶的发现:阉党倒台之后,虽然东林-复社一系官员借着逆案报了仇,但自己上位的却不多。所谓的“正人君子”与“阉党小人”,成了单纯的党争名目,被冠上这两个名头的,即不一定是君子,也未必是小人。

    而国政却ri益颓败,脚踏实地做事的人越来越少,几乎灭绝。

    ==

    庆国庆,加更一章,大家节ri快乐~~~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