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三四章 好风明月自将来(五)

正文 三四章 好风明月自将来(五)


    若是一切事都是你情我愿,也就没有争权夺利尔虞我诈之类的悲剧了。所以世上有个词,叫做“单相思”。

    吴伟业丝毫不觉得担任什么科长是一桩好事。——虽然“科长”这个词听着很霸气,那是六科廊各科一把手才有的称号。

    但是……好好的迁转官做着,为什么要去当个太监一样的家臣呢!

    “庶子”这个官职源远流长,早在战国时代,权贵们就任命门下心腹为“庶子”,管理门客。国朝的左右庶子,最初的工作也是帮助太子管理门下幕僚。然而随着时光推移,职名与职权之间早已经发生了变化。如今的庶子只是迁转官,并不能管理其他东宫门下幕僚。

    更别说要跟一帮宫女、阉人在一个屋檐下办公,吴伟业想想就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吴庶子,明ri辰时之前上班。”朱慈烺道。

    “殿下,”吴伟业硬起头皮,“臣的职司在詹事府,恐怕不能擅离职守。”

    “现在詹事府谁管事?”太子问道。

    吴伟业被呛得几乎无语:那是你的属官啊!

    唔,不过转念想想也对,东宫属官很多都没见过东宫长什么样。

    “殿下,是少詹事项煜。”吴伟业道。

    “哦,跟他说,是我的安排。”

    吴伟业咬牙道:“殿下,臣是国家之臣……”

    “嗯,你要两边兼顾么?”朱慈烺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如今还有如此勤勉的臣子。

    吴伟业只觉得额角青筋暴跳,却不好意思当着刘若愚和那女官的面,说一些歧视性的话。虽然他有进士的优越感,但自认为属于“风流倜傥”一派,与那些撩起袖子干架的御史言官绝非一路。

    “殿下,臣精力有限……”

    “所以你就先顾好这边吧。”朱慈烺道:“詹事府应该没什么事吧,我对他们都没什么印象。”

    “殿下若是在讲读时稍稍用心些,或许还是能够有些印象的。”吴伟业忍不住道。

    “哦,那个啊,再说吧。”朱慈烺又道:“一旦开始练兵……我是说赈灾,这里的工作势必不会少。你先紧着这边的事做好,比你在詹事府混吃等死有意义得多。”

    ——我怎么就是在詹事府混吃等死了!

    吴伟业顿时鼻子发酸:“殿下,臣自崇祯十一年来得充东宫,兢兢业业,夙夜不懈……”

    “好了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朱慈烺很不喜欢这种煽情式表忠心,努力把工作做好才是正经。他挥退了眼眶发红的吴伟业,又对姚桃道:“姚桃,从明天开始,你们二科要将东宫外邸每一项收入支出都罗列清楚,每ri亥时进当riri记账。”

    ——太子竟然记得我的名字!

    姚桃一阵眩晕,起身应是,却浑然不记得太子适才说的什么。

    “这五千三百两银子只用来购买赈灾所用的物事,要单独列账,一样进ri记账。”朱慈烺道:“每旬ri合一本旬报表,凡是捐了钱的都送一份。”

    “是,殿下。”姚桃这回没有漏记一字,脑海中也渐渐浮出刚才太子的交代。

    “募捐之事要持续做好,就得让人知道自己的钱用在了什么地方。”朱慈烺苦涩道:“士绅人等都以为皇帝家钱多得吃不完,浑然不知太仓、内帑早已枯竭!否则能看着虏丑肆虐么!”

    众人默然。

    崇祯十五年的清兵入关,掠夺银粮人口之巨,屠戮生民之多,实在是华夏一大惨案。而诸将不肯奋战的本心,也彻底曝光于天下。光是辽饷一项,国家便收了九百万两之巨,却得了这么个结果,谁还甘心给钱?

    朱慈烺顿了顿,转向周镜道:“五千三百两,这是账上的数目,我要看到的实物也得是这个数目。你要是敢私加火耗艳羡,或是管不住手下人偷摸卡要,就别指望我保你了。”

    周镜打了个寒颤,心中叫苦:看来得自己贴钱才行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两天冲犯了什么,朝中突然刮起一股邪风,成ri里盯着他上表弹劾,各种怪话不一而足。非但皇帝陛下恼怒,命中官到家中叱责。就连皇后娘娘都派了近侍出来,着实一顿大骂。

    若不是太子保着,恐怕早就被罢官闲住了吧!

    ——那老太监看着比我还得太子器重,改天也该联络一番。

    周镜望向高深莫测的刘若愚,心中暗暗决定。他却不知道,言官的弹劾全是这个老太监想出来的主意。

    虽然效果喜人,但喜的是太子,绝不包括周镜这位当事人。

    散会时已经过了亥时,每个从屋里走出来的人都有一份难以言表的心情。不同于周镜的苦涩和吴伟业的沮丧,姚桃颇有些幸福的感觉。她本以为自己的权责被夺了许多,谁知却成了太子的账房。

    宫中自从要求用东宫财法记账,账房的地位就高出了其他所有职司官。任何一个司局,只要胆敢贪墨作假,都会纤毫毕现地从账目上体现出来。这也是为何刘宫正一定要将财务之权握在手里。

    如今,自己也掌握了东宫财权,姚桃更为感激刘姑姑将她派来。

    姚桃走到门口,见随自己来的那个女史还等在门外,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一起走了。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侍从室,姚桃将东宫需要的各种账目分配到人,订立权责规矩,一直忙到后半夜方才遣散众人,让她们回去睡觉。

    “影月,你等等。”姚桃叫住适才跟着自己的女官。

    “司正有何吩咐?”那女官脸上总带着一股笑容,让人看着舒心。

    “你是什么时候入宫的?”姚桃问道。

    “回司正,是崇祯十二年六月。”

    “正好四年。”姚桃笑道:“我比你早两年,称你妹妹不冒犯吧。”

    “您是七品司正,东宫女官之首,能叫您一声姐姐,是影月的福气。”影月甜甜笑道。

    姚桃也忍俊不禁:“好一张会说的嘴。是这,我看你做事麻利,从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办事吧。”

    “多谢姐姐!”影月轻轻一掩嘴:“是,司正!”

    姚桃轻轻拍了她的手:“就会搞怪。早些休息去吧。”

    “姐姐不去么?”影月瞪大了眼睛。

    “还有差事。”姚桃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脸颊发烫。

    目送影月去了后院,姚桃抬起手背印了印脸颊,这才见一队内饰提着灯笼往书房出来,往寝室走去。她连忙移步过去,隔开十来步便止住了脚,道:“殿下容秉。”

    朱慈烺停住脚步,道:“说。”

    “殿下,今晚可要安排人侍寝么?”姚桃尽量以公事公办的口吻道。

    “侍寝?”朱慈烺有些意外:“女官也可以侍寝么?”

    明朝的女官并不负责满足皇帝陛下的生理需要。虽然也有女官承御,但那十分罕见,而且还会被物议所不容。

    姚桃脸上更烫了,强自镇定道:“有教习宫女。”

    “唔。”朱慈烺这才想起母后说过,明年就要给他大婚了。预定的太子妃是宁氏女,貌似也是书香门第,但依照皇明祖制,她家肯定不会是五品以上的高官。朱慈烺还没见过未婚妻,不过以皇伯母、母后的审美标准,绝对不会难看。

    “不用了,早点休息吧。”朱慈烺淡淡回绝了姚桃,心中暗道:真是太看不起哥了,那种事还需要别人来教我么?

    苍老师早就做过启蒙工作了!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