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四十章 云压轻雷殷地声(四)

正文 四十章 云压轻雷殷地声(四)


    “张老爷,您说太子到底在想什么呢?”一干豪商聚在张德隆府上,各个面露疑色。

    他们那天“吃”了太子的筵席,各个都捐了一笔银子,算起来也能养两三个歌姬,偶尔想到还是会心疼一阵。

    没想到过了十天,太子竟然送了一份账目表去他们家中。

    乍眼看去,这简直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然而一旦冷静下来,却又让这些积年老贾有些心惊。

    那上面非但罗列了那天收到的总款项,每个捐献者都有名字,绝不至于暗中吞没,而且还罗列了这些ri子购买石灰、柴薪的数目,剩余的银两。账目做得比自己家中账房做出来的还要精细,更难得的是让人一目了然。

    这些做生意成精的商人哪里会不知道其中价值,光是这份账目表就足以抵得上自己捐出去的银子了。

    只是让他们头疼的是,太子除了这些动作之外再没有说过让他们捐钱的话。虽然筵席之后也陆续有人补捐了些,但太子都是笑纳而已,一两不嫌少,千两不嫌少——当然也没人捐那么多。

    照理说,皇帝绝对不会这么秀气啊!

    “或许真是太子自己搞的募捐。”张德隆看着供在中堂上的白玉如意,抚须道:“这太子年纪轻轻,却极有主意。恐怕是咱们想多了。”

    众人听了张德隆的话,纷纷松了口气,不过很快又抽紧了心胸:“太子若是这么有主意,会不会嫌我们不肯出力?”

    “他从小长在大内,知道什么叫民间疾苦?”张德隆不屑道:“实在不行,再捐个百来两也就差不多了。对了,那些内侍收钱了么?”

    “收了收了。”众人纷纷应道,看似轻松不少。

    “收了就好,等瘟疫过去,让太子早些回去,大家只是结个善缘,什么事都不会有。”张德隆悠哉道。

    一时间场面缓和下来,众豪商纷纷讨论起如何在大疫之后收买土地,招徕雇农的话来。

    张德隆年纪大了,让儿子招待客人,自己要去后堂休息。刚走了没几步,突然前面门子来报,说是东宫侍卫来访。要在门上挂号牌,还要统计家中人口。

    “这是不该顺天府做的么?”张德隆皱眉道。

    当下有人上前解说道:“寒家昨ri就有人去了,有顺天府的差役跟着,也有本坊的甲长,还有兵马司和锦衣卫的人。”

    “这回又得破费了。”张德隆皱眉道。

    那人笑道:“张爷安心,这回倒是不用破费太甚。虽然看着阵势大,其实这些人得了太子的申令,不许扰民,家中人口也是任由自家报出来。上等户就是要一钱银子的门牌工本银,中等户八折,下等户免费。”

    户分三等也是大明的国策,每隔几年各县就要重新规划户等,以此收税纳粮。

    “那还好。”张德隆松了口气,道:“管家,去给个一两银子,家中人口就报十人吧。”

    张家这等豪商,光是家里近亲就不止十人,更别说那些奴仆了。不过这个时代隐匿人口就和财不露白一样,被朝廷盯上从来没有好事,宁可少说些。万一太子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回头就按户抽丁,到时候岂不是损失惨重?

    张管家得了老爷的令,出门见了东宫侍卫等人,摸出一两银子来,塞进领头那人手中,道:“这是我家老爷给的腿钱,还请笑纳。”

    领头那东宫侍卫掂了掂分量,收入腰间的竹篓里,发出银钱相撞之声,道:“多谢。你家府上人口几何?”

    “回长官,进来大疫,人口散了许多,只有十口。”那管家说道,一只手已经准备再打点银子了。

    东宫侍卫一手架住木板,一手翻开大开面的簿册,看了一眼新挂上去的门牌,上面写着“甜水胡同二零八号”。他在簿册上找到了这个门牌号码,对着“人口”那一栏,用炭笔写画了个“十”字。

    旁边有人递上一张印出来的纸条,管家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兹收到甜水胡同二零八号张宅门牌工本银壹钱。特此为证。”

    “长官,这是……”

    “收据。”那东宫侍卫飞快答道,转过手中木板,道:“你看看,没有问题就在后面签名画押。”

    管家凑近簿册,见这上面只是统计人口,自家的门牌号后果然是草码“十”。他怕这本子拿上去之后有人篡改,索性在那“十”字后面又补了个正体字写的“壹拾”,然后才签了自己的花押。

    东宫侍卫拿过看了一眼,也没多说,在坊间老人的带领下又往下一家去了。管家突然看到这队人里竟然还有个认识的,连忙上前塞了一小串钱,问道:“武家哥哥,这是作甚?”

    “防疫。”那人道:“门牌可别丢了。若是没有门牌,会被当做全家死绝,到时候土石封门,就是不死也得死了。”

    “是是,门牌不会丢。”管家连声应道。

    大明本就有挂门牌的习惯,上面的信息比之后世只有一个号码更为完备。太子重新给各宅各户编号,也只是个补充。许多贫民聚居的地方,根本不用重新制作门牌,直接在坊口挂个坊名牌或者路名牌,然后各家门上用黑漆写个数目上去就算是门牌地址了。

    这些事自然都是东宫卫队做的。

    ……

    武长春最远深入山东临清,可惜这里已经被建奴掠杀了一遍,非但壮年都被掳走,就连妇孺都没剩下多少。更令人发指的是,建奴非但掳掠,而且还要屠城。临清本是运河南北交界点的重镇,商贾云集,富庶非常,被建奴肆虐之后,十室九空,遍地残肢,简直如同人间地狱。

    武长春从死人堆里捡了些人回去,哪里还需要采买?只要有口饭吃他们就心满意足了。然后一路北还,沿途招人,等回到京师也招够了数目,甚至还略有超额。

    将这些人上交之后,宋弘业果然很义气地将武长春引荐给了太子。太子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当下让武长春自己招徕帮手,报备留档,准备对全běi精城的人家编号。太子还从兵部职方司借来了书吏,修订绘制běi精地图,标注街、坊、路、道,用来防疫。

    武长春原本可以休息几ri,可他在家里闲不住,也跟着东宫侍卫一起走街串巷,旁观他们办事。这些出来办事的东宫侍卫,都是宋弘业召来的那批,经过数ri操练之后,果然有了些模样,即便是走在路上都是五人成一纵列,没人交头接耳,更没人打乱顺序。

    相比之下,兵马司、顺天府、锦衣卫的人走在旁边,就如一群乌合之众。

    ——太子当ri说是要以善战之士的标准收人,怎么收来之后,只是让他们干这个?

    武长春心中疑惑。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