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一支独秀不是春(二)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一支独秀不是春(二)


    单宁经常看到太子穿着大红便服在训练场上出现,也时常见他与那些新兵说话。在心存羡慕的同时,他却一直没有机会真正进入太子的视野。直到这次体测结束,他竟然得了全营第一,心中多少生出了一些期盼。

    一看到萧陌笑眯眯地朝他走来,单宁的心就难以抑制地跳得更快了。

    “太子殿下召见。”萧陌道。

    单宁强行按住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应了一声,浑然没发现自己的声调跑得让人听不懂。他进了作训室,双腿一并,右拳捶胸,高声道:“卑职单宁,奉命入见。”

    “稍息。”太子亲自应道。

    单宁微微踏出左脚,站得更稳了。

    “你这铅球明显比别人扔得远,可有什么窍门么?”朱慈烺问道。

    “卑职是以腰腿之力,用手将铅球推出去的。”单宁没想到太子只是对铅球这项感兴趣,不免有些失落。不过他很快又兴奋起来,因为太子对铅球的兴趣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非但仔细听他讲了如何用力,更是要他当众做出示范。

    看完了单宁的演示,朱慈烺感觉这已经与后世比赛姿势相去不远了,起码以他这么个外行人是无从指导的。他道:“一花独放不是春,你这功夫,愿意教给其他人么?”

    太子已经定了基调,谁敢说不教?

    何况习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做个教头不也正是吾辈荣誉么?

    “萧陌,单宁,”朱慈烺对两人道:“在我看来,你们都是有胆识的英豪之辈,若想将来有徐达、常遇春这样的丰功伟绩,做事就要更加主动些。作为训练参谋,新兵的成绩上去多少,你们的功绩也就有多少。我希望你们能够将这次体测靠前的人,一一征询,看是身子底子好,还是另有妙法。同时也要约谈那些成绩靠后的人,看是身体不行,还是懒惰耍滑。”

    “卑职明白。”两人一并脚跟,以军礼领命。

    “萧陌,从今ri起,你就是我东宫侍卫营的总作训官,单宁为副。你们自己挑选堪用的兵士,任命为士官,帮助你们操练新兵。”朱慈烺顿了顿又道:“除了体能和技能,眼下的阶段更重要的是纪律。必须做到令行禁止,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可以安排新兵以竹木为兵,对冲演戏,变现出众者不吝厚赏。阵列被打散者,一律加操严训。”

    “卑职领命。”两人异口同声道。

    朱慈烺站起身,问刘若愚道:“宋弘业和武长春还没回来?”

    ……

    宋弘业和武长春正相顾无言,对着暗室里的蜡烛苦苦思索。

    这间暗室是宋弘业为了与心腹们议事、分赃而准备的。从外面看,只是一座被抄封罚没的废弃宅子,其实偏门上的封条是他自己贴的,至于封印也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因为是在胡同的最里边,四周又没开门的人家,故而十分隐蔽。

    即便如此,宋弘业还是安排人在这废宅里又开辟了一个暗室,本想挖一条直通城外的密道,却因为工程量太大而放弃了。如今想想,当初还真不该省这些麻烦。

    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碰到什么人,什么事。

    “宋爷,您说了算。”武长春打破了沉默。

    宋弘业捻须不语。

    太子最近给了两人一个极大的优待,不过自此之后恐怕会走向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太子说:若是两人真心想创业立功,那就只能转入兵部职方司任主事。

    职方司的主事是正六品官,后世毁誉参半的袁督师崇焕,就是从这个职位上与辽东结下不解之缘的。从唐朝初设此职司以来,其权责时常变换,有大有小,但始终是兵部要职。

    到了国朝,依《会典》规制,兵部职方清吏司负责掌理各省之舆图、武职官之叙功、核过、赏罚、抚恤及军旅之检阅、考验诸事。然而目今职方司也只能管管舆图,已经是正宗的清水衙门。

    所谓清官不如肥吏,若只是从肥吏成了清官,宋弘业也不是不能接受,好歹正六品的官身,足以光宗耀祖改换门庭了。

    然而这个清水官却不好做。

    因为太子分明是要借这个名头,将二人往锦衣卫方向引。两人之中,将有一人将潜伏兵部,为太子耳目,哪怕天塌下来也不能动。另一人将入太子东宫,在侍卫中组建十人团,监视各级军官、兵士。

    这已经完全是锦衣卫的路数了!

    锦衣卫啊!

    这其中包含了太子多大的信任!

    同时也蕴藏了最大的危机!

    最主要一点,两人都是七窍玲珑心,知道太子要行这等阴暗之事,那背后是否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呢?

    而且,既然太子说出了口,就不担心两人会拒绝。

    或是敢拒绝……

    问题只在于,谁去兵部,谁去军中。

    “要我说,”宋弘业深吸口气,“这才是真正的从龙之功。我家代代小吏,说不定飞黄腾达就落在这里了!”

    武长春点了点头。以他的缜密思维,哪里会看不到这件事背后的巨大利益?太子登极只是早晚的事,别看眼下只是个六品清水官,一旦论起从龙之功,五军都督是绝对逃不掉的。

    “再者上,”宋弘业轻轻点着额头,“旁的不说,论起官中转圜,老哥我自认比兄弟你要高上一筹。”他知道现在武长春已经不是自己属下小白役了,很快也要成为官人,品秩都跟自己一样,虽然心有不甘,但嘴上已经换了称呼。

    武长春微微点头,这点上他的确不如积年老吏,否则凭他的本事,怎么可能只混个白役呢?

    “再说起来,”宋弘业干笑一声,“春哥儿你正当壮年,刀马娴熟,又没身家拖累,ri后随军也容易得势。老哥我家里好几十口子,要想鞍前马后伺候太子,也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多谢宋爷关照!”武长春一拱手:“能跟在太子身边受教,乃是小人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宋弘业仔细看了看武长春的神情,确定他并无勉强,这才定下心来,道:“咱俩兄弟,ri后恐怕就不能再如此亲近了。”

    两个情报头子同出一源,若是再走得近些,难免遭人主忌讳。武长春心中自然明了,与宋弘业以茶代酒干了一杯,二话不说便朝外走去,各回东宫外邸禀报。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