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五十章 老蝉嘶作车轮声(五)

正文 五十章 老蝉嘶作车轮声(五)


    宋仁宗天圣四年,这一年发生了一件事。

    一位复姓司马,单名一个光字的七岁男孩,在小伙伴落入大水缸时,沉着冷静地抱起一块大石头,砸烂了缸,震动京洛。

    从此,中华典故中多了一则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也给后世相声小品留下了“司马缸砸光”的绕口小段子。

    从那之后一千年中,总是有些不服气的熊孩子会说:这算什么?要是换了我也会砸缸救人的。

    然而从朱慈烺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却是:那个落水的倒霉蛋一定是司马光推下去的吧!

    幼年时候的懵懂反应,直接表现出了朱慈烺的本性绝非良善之辈。真正善良的孩子绝对想不到那么阴暗的幕后故事。等朱慈烺成年之后,这点萌芽也随之发育长大,如果让他给小朋友讲砸缸救友的故事,他绝对会从收益角度来分析那个倒霉孩子落水的真相。

    事实证明,司马光的收益最大。

    当然,也可能是司马光把握住了机会。

    那么作为从小就听这个故事长大的孩子,该学会什么呢?

    把握机会?

    不,是创造机会!

    大家都以为朱慈烺对七月份鼠疫卷土重来是有先见之明,却都没注意到那些遭逢鼠疫人家的共性。

    那些人家非富即贵,都是官宦商贾之家。

    而且,这些人家在上次太子募捐时,十分不给面子地拒绝不来,或者就是来了也没捐银子。

    朱慈烺在崇祯面前悲天悯人地说要“培养善芽”,貌似豁达,但绝没有放过这些人的意思。

    对于那些连“芽”都不发的种子,除了碾碎闷在土里做肥料,还能干吗?

    ……

    宋弘业身穿鹭鸶补服,缓步走进兵部大院里的职方司职房。他现在的工作,名义上是与前辈陈祖绶一起修订《皇明职方地图》,实际上却是在兵部拿着大把的银子广结善缘。

    这些银子都是太子拨付下来的经费,简单来说就是为了收买官员。宋弘业深知太子的用人标准,对于有才能而性格不好的人也是大力笼络,充分发挥了“一边不要脸,一边二皮脸”的老吏作风,倒是不惹部里的人讨厌。

    花钱买人心还是次一等的差事。

    宋弘业当前最大的任务,是在暗中帮太子殿下驾驭一头猛兽。

    这头猛兽就是鼠疫。

    看过太子《防疫论》的人都知道,鼠疫是由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播,本质是一种看不见的小虫。如果家里有鼠疫患者,必须隔离一切用过的东西,因为那上面就可能有这种虫子。虽然觉得有些惊悚,但京师中但凡有能力的人家,都会宁可信其有,到底是关系到全家性命的大事。

    想想后世中,说碘盐能防辐射就可以让老百姓争先恐后彻夜排队去买。勤洗澡洗手而已,简直不算事。有些大户人家,更是严格了门禁制度,内外宅绝不轻易授受,能洗的东西一天洗三回,要想感染鼠疫也的确不容易。

    尤其中国人的传统习俗反对身体接触,两个老朋友时刻几十年见面,也只是站开五步互相鞠躬而已,绝不会拥抱握手乃至亲吻……这也大大降低了鼠疫在人群中传播的速度。

    知道了原理,就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借这天然生化武器,完成自己的战略部署。

    宋弘业袖中兜着比之前更厚的名单,每踏出一步都觉得沉甸甸的。他倒是不在乎那些人的生死,甚至不在乎投放鼠疫的流民的生死,他在乎的是如何能够尽善尽美完成太子的安排。

    尤其这次太子给出的名单,主要是权贵和豪商。这些人死一个,对大明的震动也要比死一千个流民还大。

    何况鼠疫这种不治之症,一旦感染,便是阖门死绝。

    ……

    项煜的《自请降罪疏》写成之后并未立刻上递,而是按照士林的传统习惯,先在内部之中传阅,广泛吸引同盟,统一口径,准备一道发难。

    从文学水准来说,这奏疏写得十分了得,或许在数百年之后还能用搜索引擎找到原文。全文用典而不生僻,行为通俗而不流俗,最适合皇帝这种非学霸职业的人看。

    一干清流官看了此文,无不惊喜赞叹,纷纷附议。项煜见反响极佳,心中自然兴奋不已。

    ——不用多久,我就会升职加官,当上三品官,出掌詹事府,收纳美娇娘,走上仕途巅峰,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项煜仿佛看到了自己换上三品显贵朱袍,赐穿斗牛服……人生从此踏上了另一番天地。他将奏疏递给通政司之后,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自己飞黄腾达的那天早些到来。虽然明知通政司的办事流程和效率,仍旧下意识地问家人:“有宫中来人否?”

    在这位少詹事的想象中,这封奏疏应该能够让他直见天颜。

    随着ri子一天天过去,项煜也听到了一些不太让他满意的消息。比如太子自己上了请罪疏,说要约束属下。这无疑会冲淡自己的忠贞形象,不过问题还不算太大。

    比较麻烦的是李明睿。

    那厮竟然上疏请求让女官中识字的人从内宫中走出来,帮助太子办事,还美其名曰“人尽其才”!难道现在已经没人记得先帝时客氏乱政的事了么!

    ——不值一驳,自然有人收拾他。

    项煜每每看到李明睿,都不由昂起头,表露出明显的不屑。

    他只是要等,等宫中来人。

    宫中终于来人了。

    “老爷,宫中来人啦!”老家人慌慌张张冲进项煜的书房,大声喊道。

    项煜缓缓放下书,清了清喉咙,强压下激动,故作淡定道:“何事如此失态?”

    “老爷,是宫中来人了!”老家人急急喘气道:“怎么办啊!老爷!”

    “开中门排香案接旨啊!”项煜站起身,缓步走了出来,激动之下踢在了书案脚上,却浑然没有疼痛的感觉。

    唐朝时便以五品为通贵,三品为显贵。如今的三品也是一道门槛,若是能够迈过去,前途一片光明,不是入阁为相也是封疆大吏。若是迈不过去,恐怕终身仕途也就到此止步了。

    目下便是迈过去的时刻,焉能让项少詹不激动?

    “可、可、可……”

    “可什么?还不快去取我朝服来。”项煜将微微发抖的手藏在袖子里,还等着换上朝服接旨。

    “可是来的不是圣旨!”

    “是口谕么?请那公公进来。”项煜一愣,心中有些失望:如果只是口谕,恐怕不能立刻就迈过那道门槛成为显贵了。

    “是东厂的番子!”老家人终于大哭起来。

    “啊!东厂!”项煜吓得双腿一软,登时跌坐在地上,浑身的力气就如同被抽干了一样。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