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五六章 毒龙帖耳收雷霆(六)

正文 五六章 毒龙帖耳收雷霆(六)


    朱纯臣从东宫外邸回到府中,换了燕居道袍,大步往冬园走去。武将世家的遗传基因让他的步子又稳又重,踩在青石砖上咚咚作响。府里下人纷纷躬身回避,不知道这位公爷今天又碰到了什么急事。

    成国公府有春夏秋冬四个园子,其中冬园景色萧索,多是太湖运来奇石,种植的草木也多是藤蔓一类,入了冬便只剩下焦枯的藤骨。如此不祥的景色,自然不被达官贵人所喜,之所以出现在国公府邸,完全是因为一个人。

    朱纯臣想到那人始终被欠了五百两银子的脸,脚下难免又有些迟滞。

    一走进冬园,朱纯臣就好像被一团寒气包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借着这股寒气抖擞精神,嘴角微微上扯,半笑半叫,道:“哈哈哈,平清兄好雅致呀!”

    暖阁门窗大开,不见火光热气,只露出一个头戴黑色儒巾,身穿一袭月白直身,箕坐榻上,盯着几上的云子,宛如老僧入定,又似蜡像泥人,浑然不动。

    朱纯臣知道此人傲气之大,并不以为意,凑上去看了看,却不足以看出任何门道。他不肯露怯,又要引这位平清兄说话,笑道:“这便是ri前那本《呕血谱》么?”

    “正是。”那士子抬起头,大约三十开外的容貌,留着清雅长须,一双黑眸似水流光,望向朱纯臣,嘴角微扬,似嘲似笑道:“正是公爷前些ri子靡费千金寻来的《呕血谱》。”

    “哈哈哈,平清兄又在骂我市侩啦!”朱纯臣哈哈大笑,在对面坐了,脸上阴沉下来,道:“今ri东宫召见,正要与先生问计。”

    “是京营的事?”平清头也不抬,犹自盯着棋谱。

    “也算,”朱纯臣道,“是火药的事。”

    平清抬起头,望向朱纯臣:“火药?”

    “竟然有平清兄都看不透的事么?”朱纯臣得意与快意掺杂,笑道:“太子是想改火药局为皇店,以后三大营得花银子买火药局的火药。”

    “唔……”平清微微皱眉,脸上阴沉不少。他道:“公爷是怎么回对的?”

    “我哪里会许他?无非支吾敷衍了一番。”朱纯臣笑道:“不过,要是真要三大营出银子买火药,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要有银钱往来,这中间哪有不损耗些的?”

    “是啊,ri后只要想让太子回宫,便借口说买来的火药只是一堆沙土,发炮炮不响,打铳铳不着。”士子淡淡说道,好像在与人讨论天气一般平常。

    朱纯臣嘿然而笑,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被人道破而恼怒。若是这个书生连这点都看不出,哪里配得上自己对他礼遇有加,待以国士?

    “只要你答应下来,就握住了东宫的软处,为何不答应呢?”平清问道。

    “嘿,”朱纯臣微微摇头,“我哪有那么大胆子对国本耍这样的心机?总得知道东宫这一手到底所为何来,还有没有后手,这才能谋定而后动吧。哈哈,这还多亏了先生这些年来的教诲啊。”

    平清嘴唇紧抿,道:“你觉得太子所为者何?”

    “我与东宫往ri无冤近ri无仇,大明到了如今这境地,我等世代公卿也不可能给天家惹麻烦。”朱纯臣眉间紧锁,努力想着一切可能的缘由:“莫非是太子有心兴除利弊,要重振朝纲,正好从我京营下手?”

    “重振朝纲那是皇帝的事,他还不够格。”平清捻起一枚云石,道:“学生常对公爷说,事无偶然,必有绳迹。公爷莫非就不记得了么?”

    “哦?愿闻其详。”朱纯臣正襟危坐道。

    “东宫以防疫出宫,先做的什么事?乃是练兵!”平清将棋子重重拍在秤盘上,随手又拈起一枚,在手中揉搓,不急不缓道:“不过月余,他新募的东宫侍卫就连朝廷命官都敢杀。而且不请令旨,只是以东宫故命行事,这足见东宫赏罚有信,已经彻底得了军心。”

    朱纯臣虽然知道这一层,听别人说来却仍旧有些惊悚。

    “兵分步、马、车、火器诸营。”平清斜落第二子,道:“京师之中难以操练车、马,唯有步营和火器营可以操练。其中火器营早在太祖高皇帝立国时便大放异彩;成祖时独设神机营掌火器;戚武毅练兵,步火参半。可见我朝凡欲用兵者,首重火器。所以说,也只有猪才会相信太子要了火药局是为了去开石灰矿。”

    朱纯臣心下又是一跳,略有不服道:“光有火药,没有火器,又成什么大事?”

    “广宁之战,袁崇焕等人以棉被稻草裹以火药,以之守城效果非凡。”平清道:“可见火药单用也有单用的功效。反之,若是只有火器而无火药,却连烧火棍都不如。凡事举重而轻自随,此乃纲举目张之法,东宫得之矣。”

    朱纯臣嘴唇翕张,良久方才怯怯道:“东宫果然是要重练一支新军了……”

    “新军已经练成了。”平清摇了摇头:“虽然不曾见过战火淬炼,但令行禁止,已经不是京营那些混事儿能比得了的。”

    “那东宫是……”朱纯臣浑身颤抖:“先生,我突然想起先生对我讲过的故事。”

    “哪一则?”平清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就是那个冒顿单于鸣镝弑父的故事。”朱纯臣说到这里,声音发颤。

    他本来是个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即便老公爷考校功课,也多由清客长随代笔捉刀。后来自己袭爵,更是一门心思在吃喝玩乐捞钱积蓄上,绝没有读书的念头。直到遇见了这位平清先生,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兵谋诡道无一不晓,实在是诸葛亮一般的人物,这才折节下交,聘为西席,多少知道了一些典故。

    冒顿单于是头曼单于的长子。因为头曼的继室生了儿子,所以头曼想将单于之位传给少子,便派冒顿前往月氏国当人质。冒顿刚到月氏,头曼便发兵攻打月氏,实在是再明显不过的借刀杀人。

    谁料冒顿身强体壮,身手不凡,抢了一匹好马逃回了匈奴。乃作鸣镝,集结部下骑射,下令:凡是不随鸣镝所射而射者,斩!

    他先是行猎鸟兽,有不跟着一起射的便当场斩杀。

    匈奴人爱马如身,他又用鸣镝射自己的坐骑,若有不敢射者,便斩于马下。

    再后来,他用鸣镝射自己的妻子,凡是惶恐不射的,也一并斩杀。

    等到鸣镝射单于宝马的时候,左右再没有人敢不射,冒顿便知道左右可用了。

    最后,冒顿随头曼单于出猎,以鸣镝射头曼,左右皆随鸣镝射杀单于。因此而尽诛其后母、弟弟,以及所有不听话的大臣,自立为单于。

    “你想多了。”平清淡淡吐出四个字,手中捏着的棋子久久没放下去。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