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五八章 毒龙帖耳收雷霆(八)

正文 五八章 毒龙帖耳收雷霆(八)


    “少爷,什么事要走得这么急?”赵大好奇问道。

    “成国公不知道东宫已经对他起了杀心,还不肯听我良言,咱们若是留在这里,只有陪葬了。”平清语速极快,一边解说一边催着赵大收起屋中各种珍贵器物。

    “少爷,太子为什么要杀成国公?”

    “我哪里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结的仇?”平清越发急促了,“你还记得上次带你去的顾小姐家么?”

    “记得的。”

    “带了东西速速去她哪里。”平清吩咐道。

    “少爷,那你呢?”赵大背起价值连城的竹龛,不肯就走。

    “我随后就去,”平清道,“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许再靠近成国公府五里之内。”

    赵大挠了挠耳朵:“为什么?”

    “照我说的做!”平清先生不复儒雅之貌,几乎吼了出来。

    赵大还不曾见过少爷如此激动,吓得连忙跑了出去,只听到自家少爷在身后喊道:“别让人看见!”好在这位平清先生有些怪癖,不让国公府的下人来园子里伺候,否则早就让人拦住了。

    平清先生等赵大跑了出去,方才深吸一口气,对着玻璃镜正了正头巾,一振直袍,随手操起案架上的一管长笛,往后门走去。他在国公府里的地位超然,别说下人,就是有些国公爷的亲戚见了他也得毕恭毕敬叫一声“先生”,并没人敢拦他。

    这一路走到金池湖畔,乃是国公府上自己挖的人工湖,正好将外宅与内院分开。平清先生挚出长笛,凑近嘴边吹奏起来。

    笛音清冽,穿云入石。

    不消片刻,湖面上划出一叶小舟,是江南水乡常见的“三片瓦”。小船初时划得极缓,过了片刻方才快了起来。

    及待小船划近,平清先生方才放下笛子,望向操船的女侍道:“周小姐可在?”

    船篷里走出一个身穿翠绿比甲的少妇,已然是双眼红肿,声带哭腔道:“你这负心汉,何苦又来招惹我?”

    “带上云哥儿跟我走!”平清急切道。

    周夫人泪流满面:“十年前我出阁,贴钱给你你也不肯要我。五年前我自赎身,投你你也不肯要我。如今却要让我带着儿子跟你走?你发的什么癫!”

    “过去之事何必多言?快抱上云哥跟我走。”平清先生恨不得急得跺脚:“雪燕,把船划近些,让我上去。”

    雪燕望向的自家姑娘,只见姑娘一双星眸早被淹没,脸上妆彩尽被泪水洗去。她从小就跟着姑娘,知道这个赵公子几次三番伤透了姑娘的心,也知道可怜的姑娘对这位公子仍旧是痴心不改。别说周姑娘本人,就连她一个丫鬟,也纠结起来。

    ……

    当ri晚间,成国公府上正堂中烛火通明。

    “哈哈哈!”朱纯臣的笑声震得梁上灰尘抖动:“可以拿这消息好好嘲笑赵启明了!”

    一边的清客们也纷纷附和笑道:“赵启明真是夜路走多了见谁都是鬼。想东宫才多大年纪?能有什么雄心大志?还拿枭雄来譬喻东宫,真是不伦不类。”

    朱纯臣抖了抖从通政司抄来的奏章,笑道:“东宫还是聪明的。这天下最大的是什么?不过是个‘理’字。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就想从某家手里夺食,岂合道理?不过现在明白也不晚,公爷我高兴了,一年分润个几千两给他又如何?”

    “正是,”一旁清客笑道,“不过公爷已经是正一品的太傅了,这回只是进太师,实在有些小气。”

    朱纯臣不以为意:“太师、太傅都是小事,关键是东宫明白事理了。论说起来,我家祖上也为这大好江山抛头颅洒热血,恪守臣道。身为天家,也不该视我辈如奴仆。”

    “正是正是。”一干清客纷纷应和。

    有些知情识趣的,更是搬出东平王、平阴王二位朱家祖宗,大肆鼓吹一番。若是朱能复生,听了恐怕都会再羞死过去。

    “来人,”朱纯臣听得高兴了,放声叫道,“去把平清先生请来,就说是有东宫那边的新消息。”

    仆人很快便跑了出去,不一时又急急忙忙跑回来报道:“老爷,冬园那边静悄悄的,小人进去一看,那赵先生已经带着家仆卷了园子里的东西跑了!”

    “跑了!?”朱纯臣听了又惊又恼,“他跑了?跑什么!有什么可跑的?”

    其他清客幕友早就看不惯赵启明,纷纷落井下石,说这姓赵的真是狼心狗肺,胆小如鼠。又说这赵书生其实也就是会卖弄嘴皮子,大约是知道了东宫上本为公爷加官,没脸再呆在国公府上。

    “老爷!大事不好啊!”又有下人跑来报道:“刚才内宅锁门,发现周姨娘不在宅子里。问人说是去庙里上香,还没回来。又派人去庙里问了庙祝,却说压根没见周姨娘去过。”

    当下就有“聪明人”说:这一定是赵启明拐了公爷的小妾私奔了!

    虽然事实上的确如此,但是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能说出口?难道以后让国公爷戴着绿帽子出门么?

    朱纯臣差点被气得昏阙过去,臼齿上浮,磨咬有声。

    ——我待你是何等深厚,你卷了我的宝贝也就罢了,权当主宾一场送你的盘缠。可你竟还拐了我的爱妾!你们真要是两情相悦,我也未必不能学孟尝君成全你们,可你说你私奔算什么!算什么!

    朱纯臣心中暗恨,咬牙切齿道:“去找!把běi精城给我翻过来也得找出这对jiān夫yin妇!jiān夫yin妇!”

    “老爷!大事不好!”又有下人高喊着过来。

    朱纯臣操起桌上的青花茶盏便重重掷了过去:“滚!”

    青花瓷碎了一地。

    下人骇了一跳,连忙就要往外滚。

    “滚回来!”朱纯臣骂道:“说!什么事!”

    “老爷,周姨娘是抱着云哥儿走的。”那下人胆战心惊道。

    “哈哈哈哈!”朱纯臣怒极反笑:“好你个赵启明!我果然没有看走眼,带着恩主的爱妾私奔都不忘带上小主人,真是不同凡响!不同流俗!来人啊!把全府的人都派出去找!找到那两个jiān夫yin妇就一刀斩了!”

    “是!”府中精壮登时便要往外去追人。

    “老爷大事不好……哎呦!”

    又有下人冲进来报丧一般地哀嚎,登时被一旁心火上扬的管家踢到在地,替朱纯臣骂道:“狗才!咱们老爷好好的!”

    “是是是,”那下人捂着痛处,只是哭嚎道,“老爷,咱们国公府被人围了。”

    “谁吃了熊心豹胆敢围国公府!是要造反么!”朱纯臣眼眶欲裂。

    “是东宫侍卫营!”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