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七一章 将军韬箭射天狼(四)

正文 七一章 将军韬箭射天狼(四)


    看到单宁流露出来的落寞神情,朱慈烺决定提前说军衔的事,以免麾下人才失去工作热情。

    “我读了这十余年来的兵部塘报,发现一桩有趣的事。”朱慈烺缓了口气,道:“但凡大战,或是溃败,或是大胜,很少有僵持之后全身而退的战例,诸君以为这是什么缘故?”

    这回的问题偏向于技术性,众人纷纷发表见解,大多是集中在士气上。士气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的确是个很重要的隐藏因素。一旦士气崩溃,再强大的军队也只有在投降和被歼灭之间做出选择。

    朱慈烺听了众人说完之后,微笑道:“我倒觉得,士气崩塌只是表象,根本缘故还是失了兵胆。何谓兵胆?将为兵胆!士卒们riri与你们这些长官一同操练,服从你们的命令,一旦到了沙场上,性命相搏,却突然找不到你们了,自然会丢了胆气。胆气一丢,平ri里的操练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太子虽然说得浅显,但绝非书生之见。

    “然而沙场上瞬息万变,尤其是两军相接,谁能保证长官一定能安然无事?”朱慈烺道:“所以我想了法子,在军官甲胄上做个标记,即便士卒找不到自己的长官,也能知道该听谁的命令。”

    这个法子就是军衔。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朱慈烺原创的制度。

    早在战国时代,商鞅在秦国定制二十等爵,将整个民、军、官混为一体,将士兵纳入了衔级体系,制定出普及于整个秦国的阶级制度。当时就通过甲胄的不同形制,表明军中阶级的差异。

    “把各官的衔阶绣在战袍和头盔上,只要还是身着甲胄,就能让周围的兵士认出来,迅速列阵继续作战。”朱慈烺道:“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爵位,并没有太大啊期待。

    “ri后任职与俸禄,以军衔定官俸,以职位定加禄。”朱慈烺补充了一句。

    如此一来,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了。

    朱慈烺早在大内就已经详细地考虑过军衔制度。只不过他到底不是军迷,不可能信手拈来。好在他的特长是企业内控,制定内部员工分级工资是基础中的基础。再配上军旅剧里普及的常识,要制定一套军衔制度并不困难。

    “具体的军衔制度,会由训导官发到个人,等整合了三大营之后,各级军事主官满员,然后举行授衔大典。”朱慈烺宣布道。

    军议很快就在众人的期待中结束了,所有人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这军衔会是什么模样,是否能够混个将军衔。这倒不是他们心大,而是他们将太子所谓的军衔,理解成了散阶。

    按照明朝军制,武职从六品初授忠显校尉,加授忠武校尉。再上去一级,到了正六品武职,就可以授昭信将军,升授承信将军。再加上军中千总大多都是六品,东宫侍卫跳一级,所以授个昭信将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朱慈烺并不是没想过用散官作为军衔制度的母本,这样对于明朝武将能够产生天然的亲近感。如果只是枯燥单调的“上中下”排列,显然缺少了皇明的文化传统。

    不过对于从未接触过军官阶层的矿工纤夫来说,各种繁杂的将军衔号会让他们头晕转向,更别说从混乱中辨别高级军官,服从领导。

    思考再三之后,朱慈烺还是决定使用将校尉三阶九级军衔作为军官衔阶,另外制定五级士官衔,主要是授予小队长和其他技术兵种的士兵。无论军官还是士官,军衔都是三年升一级,若是军职不能跟上军衔上调的速度,那么军官转入地方杂职,士兵则复员为农。

    要想上调军职,那就只有满足升职条件,立下足够的功勋,同时也要看上面是否有空位。所以当新的军衔制度颁发到个人的时候,大家都为三年涨一次俸饷而高兴,却又为能否升职而担忧。

    东宫侍卫营都是光棍汉,没有恒产,给太微星君卖命,吃得饱穿得暖,谁愿意再去挖矿拉纤?

    只是要想立功,可不光是隔离民居那么简单啊!

    ——真想上阵杀敌,或许真能封个将军回去光耀门庭。

    佘安看着新军衔条例,心中头一次泛起了上阵立功的念头。

    如同佘安这般想法的军官乃至士兵并不罕见,实实在在受到了激励。一时间军心振奋,操练时候的士气明显比之前更为高昂。从十人团的消息到单宁报上来的训练成绩,无不催促着朱慈烺早些整合京营,捞上一些剿匪之类的仗打。

    面对这种军心可用的局面,朱慈烺自然十分乐见。当初选兵员的时候就要那些光棍汉,果然看出了效果。若是个有家小拖累的,恐怕光是军衔并不足以激励他们走向战场。

    自从去年孙传庭阵殁,潼关落入了李自成之手,进出中原如入无人之境,大明的局势已经糟糕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朱慈烺并不是历史科班出身,并不知道李自成为什么要拖到明年三月才兵临běi精,若只是从地图上看,从潼关走河南进逼京师,简直就像是秋游一样简单。

    这种情况之下,越是早一ri练成新军,越能保留大明的元气,谋求恢复。只要朱家还坐着天下,吴三桂自然不会引清兵入关,华夏的悲惨遭遇自当可以回避。事实上现在的满清虽然文法初立,但仍旧是个野蛮民族,根本不能与两宋时的辽、金相比。

    “殿下,皇后娘娘说今ri是成国公府隔离ri满之期,请您入宫请安。”姚桃非但是朱慈烺的账房,更是宫中女官传达非正式旨意的通道。

    朱慈烺这才从军事宏图中抬起头,看了看案上的台历,道:“是今ri么?这么快?”

    “娘娘思念殿下,ri进一餐,已经消瘦了许多。”姚桃放低声音,好像感动得要哭出来了一般。

    朱慈烺很感谢周后和崇祯为他制造的这具身体,对于自己的生活环境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固然两位圣人跟他有数百年的思想隔阂,但对儿子的疼爱却与后世的一般无二。

    朱慈烺抖了抖案上刚写完的批示,交给田存善让他转发出去,起身拽了拽召唤刘若愚的铃铛,道:“那就现在入宫吧,看时辰还能混顿饭吃。”

    姚桃总算松了口气,连忙出去准备,随驾入宫。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