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七九章 将军韬箭射天狼(十二)

正文 七九章 将军韬箭射天狼(十二)


    喻昌这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论说起来,单宁的生活圈子其实属于社会中上层,甚至到了权贵阶层的边缘。喻昌在京中蹉跎,一直是在中下层打滚,对于打行这种黑帮前生反倒更有所耳闻。

    传说这些专门收人钱财为人消灾的青手,一样是世代祖传的手艺,非但能立时将人打得内脏碎裂,甚至还能打出暗伤,让人事后数ri才死。

    单宁不需要这样高难度的延时死亡,但即便是让人登时横死的手段,也不是那么容易学的。就算那些人在社会底层吃不饱穿不暖,也仍旧幻想着有个一儿半女,将自己的手艺传下去,好歹能混个活路。

    而且更大的壕沟仍旧横亘在单宁面前,因为打行规矩:不接官面上的活。

    单宁连打行的门路都找不到!

    单宁找不到,不代表太子找不到。他回到职房,连夜写好《招募青手为作训官草议》的启本,让作训部的书吏誊抄干净,送到了太子殿下手中。

    朱慈烺早就将启本的格式、内容、用语规范做出了规定,一目十行读完了单宁的启本,让刘若愚当即召单宁入见。

    单宁没想到只是一天,太子殿下就要召见自己,刚从训练场上下来,顾不上清洗就赶去了太子书房。

    “你这思路是好的,”朱慈烺鼓励一句道,“但是太过狭隘。”

    单宁一阵忐忑。

    “打行青手既然有这种本事,只要能让他们传授技艺,又不将市井痞气染给咱们的兵士,自然可以收纳进来。”朱慈烺首先给启本定性,又道:“不止是打行青手。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门道,所谓行行有状元,这状元无非就是掌握了门道的人。”

    朱慈烺为了充实青衫医,衙门里的仵作不说,就连市面上的屠夫都招,只要能够对外科技术有帮助的人,无不是收纳人才。这些人中有些就此踏上了军医的行当,有些人拿了银子回去过自己的ri子,总之各取所需,充分利用社会资源。

    “依我看,那些胸口碎大石的,脑袋开砖破木的,也都可以找几个来试试。”朱慈烺道:“只要货色真,要钱给钱,要出身就给出身!”

    这些跑解卖艺的人中,多有逃犯、贱籍之人。有时候一个干净的出身对于他们的诱惑力,比银子还要大些。只要有了出身,他们就能重新过上安稳的ri子。这对于农耕文明的子裔而言,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事。

    “卑职明白!”单宁胸中鼓荡。

    “做个预算上来,先领了银子再去办事。”朱慈烺刚开始推行预算制度,也算是防微杜渐,以免下面人办事自己贴钱,最后弄得一笔乱账。

    “多谢殿下!”单宁大声应道,重重捶胸作礼,在皮甲上发出砰地一声响,退了出去。

    如今朱慈烺手中有的是银子,缺的就是人才。虽然他已经从难民营中将孤儿收拢起来,在原成国公府开创义塾,用训导官去教育这些孩子,但人才的收获期往往长达十年二十年,根本无从缓解眼下饥渴。

    不过好在朱氏享国二百五十余年,期间固然有荒唐的皇帝,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残虐暴君。此时处处显出气数已尽的征兆,却也没有到众叛亲离为人唾弃的程度。只要开出符合市价的工钱,还是有一大票人愿意为东宫出力的。

    就如财务科最近来的几个老账房,都是给东家干了一辈子的高手。原本他们也不忍心辞别东家,东家更是不肯放人。朱慈烺派出了吴伟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这位榜眼说尽好话,人家才肯过来帮忙。

    而且也的确是立竿见影,这些干了一辈子的老账房,对于新式记账法上手极快,一眼就能洞明其中深意。对于老式的流水账,更是比宫中女官熟稔得多。有了这几个宝贝坐镇,朱慈烺终于得以推行会计出纳分离制度,也有了基本的人力资源去培养下面的梯队。

    东宫外邸看起来一切井井有条,效率飞转,可谁能明白其中蕴藏了多少管理学思想!

    ……

    宋弘业坐在职房里,小心翼翼地封好了一个信封,打上蜡封。

    这信封里装的是京师附近府县有名的打行青手,多是声明在外,有些甚至背了好几条人命。照太子殿下的要求,也只有找到这些人才算是交差。但这些人对官府的忌惮之深,却是不可能轻易抛头露面的。

    这个小信封很快就送到了朱慈烺手上,抄录之后转给了单宁。

    单宁带着人跑了两家,连个影子都没看到,不由气恼。他的这番无用功自然也落在了宋弘业眼里,除了笑一声“理所当然”之外,宋弘业也没其他办法。

    哪有见了猫还不逃的老鼠?

    为了帮助一个跟没有什么交往的人而暴露自己,宋弘业是肯定不会去做的。

    宋弘业坐在官帽椅上,从槛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落在书案上,带来一股暖煦的味道。这些年越来越冷,八月时节能有这般温润的ri子已经越来越少了。

    是啊,已经到了八月,马上就要中秋了。

    宋弘业心中感叹一声,正想着给家里置办些什么节货,突然想到了一件算不上吉利的事。

    秋决。

    如果别的老鼠能跑,那有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老鼠就可是想跑都跑不掉。

    宋弘业想到了那头“老鼠”,身上仍旧免不了有股子寒气。他提笔在砚台里蘸饱了墨,在纸上抹了抹,写下一个人名。

    闵展炼。

    写完这个名字,宋弘业突然觉得有些荒唐。这人十年前倒是声名卓著,被关在地牢里整整十年,恐怕早就成了废人了吧。他将宣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字纸篓里,重重靠在椅背上,脑中一片空白。

    闵展炼这个名号放在十年前,绝对是京师地界上响当当的一个。许多住在贫民窟里的老百姓,或许不知道现任顺天府尹的大号,但绝对不会没听说过闵展炼,以及他的绵拳功夫。

    宋弘业作为兵马司的地头蛇,当然没有少听说这个名字。与这个名字相伴的,常有一宗宗无头命案,或是内脏粉碎,或是骨骼寸断。直到一个打行青手反水,供出那些命案都是闵展炼所为,并配合官府诱骗闵展炼落入圈套,方才将之抓获。

    闵展炼当时倒不曾抵抗官兵,只是束手就擒,不过要想治他的罪却不容易。虽然判了斩监侯,但每年秋决都不见他的名字,只是成了顺天府大牢里的常住户。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