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八十章 将军韬箭射天狼(十三)

正文 八十章 将军韬箭射天狼(十三)


    秋决包含了秋审与朝审两个审判季。

    对于那些被地方法司判处斩监候和绞监候的罪犯,每年秋天由三法司——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会同诸方有关要员进行重审,奏请皇帝裁决。

    秋审之后,每年霜降后十ri至冬至,进行朝审。主要对刑部判决的或京城附近的斩监候及绞监候案件中的可疑与可怜悯者,重新加以复核。审断后,依然呈皇帝裁决。

    审判结果分为“情实”、“缓决”、“可矜”、“留养承祀”四类。只有“情实”一类要交御笔勾除,执行死刑,其他三类都能留得一条性命。

    这是国家“慎刑”的传统,只要不是罪大恶极判了“斩立决”或者“绞立决”,挨到了秋审和朝审,起码有超过四分之三的机会留得性命。虽然从唐宋就有这种死刑复核程序的遗流,但是真正形成法律制度还是在英宗天顺年间。

    英宗皇帝是个转折起伏极大的皇帝。作为宣宗皇帝长子,他第一次登极时只有九岁,年号正统。

    在土木堡之变中被瓦剌人俘虏的那位倒霉皇帝就是他。这位听信大太监王振,足以被列入昏君行列的帝王,被南宫软禁八年之后,联络大臣发动夺门之变,再次成为了皇明的至尊。

    这一回,他的年号是天顺。

    天顺帝登极之后,多次反省自己,任用贤臣,尤其展现出仁君的形象。他担心秋审中仍有人蒙冤,故而多加出一次朝审。他还正式终结了嫔妃为大行皇帝殉葬的制度,以及颁布了一系列保护奴仆人身安全的法令。

    然而这位皇帝好心,一如其他政策一样,终究会被贯穿各个环节的执行者利用。只要买通关键,三法司会审中就很容易从“情实”分到“缓决”。对于当事人而言,那是性命交关的事,对于上位的二三品大员来说,是压根不会注意到的细节。

    闵展炼就是这样一个十年来每次都游走在“情实”和“缓决”之间的人物。也只有这样,那些看管他的狱吏,刑房的书吏,乃至法司中的推官,才能每年都拿到一笔买命钱。

    闵展炼本身的家底并不丰厚,早经不住层层污吏的敲骨吸髓。然而他的赫赫声名并非因为他杀人,而是因为他功夫了得,在家中时收了许多门徒。

    有道是穷文富武,那些门徒花了大把银子来拜师学艺,固然有真心喜欢这技艺的,却也有不少借着这技艺打下了更大的家当。

    这些人与闵展炼有师徒之名,更有父子之义,即便无法将师父弄出去,却也不会吝惜每年的买命钱。再加上各方打点,闵展炼在牢中的生活倒是十分滋润,甚至还收了两个狱吏当弟子,每ri介好酒好饭供着,简直比在外面还要舒畅。

    单宁拿着东宫侍卫的关防进了顺天府大牢,看到牢房里干净整洁,阳光充沛,除了手腕粗的牢笼,简直没有丝毫压抑的气氛。他又望向那个成名已久的杀人青手,见他面色温和,年纪约在五十岁上下,浑身清爽,骨骼肌肉松弛柔软,然而举手投足之间却带出了极大的威势。

    “囚徒闵展炼,不知官爷此来所为何事?”闵展炼抱拳行礼,声音低沉沉稳。

    单宁盯着闵展炼那双白嫩的双手,忍不住问道:“你就是闵展炼?”

    “正是囚徒。”闵展炼就如同在自己家中一样,满是怡然自得。

    “想出去么?”单宁问出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有些不自信。

    “呵呵。”闵展炼微微一笑,身上突然绷紧,用劲一拧,只听得空中打出啪地一身脆响。他又笑道:“功夫废了,还是在这里面安稳些。”

    单宁看得目瞪口呆。

    这种击破空气的劲力,竟然是功夫废了!

    “听说你是王宗岳的弟子?”单宁又问道。

    他来之前曾做过准备,只是有人说闵展炼是王宗岳的亲传弟子,也有说是再传弟子。总之他的绵拳功夫跟万历年间的那位内家拳大宗师必然有关系。

    “嘿嘿。”闵展炼侧过身去,伸手抬臂,复又放下,看那动作就像是将空气抟成了球。在单宁眼中,仿佛能够看到空气凝结如粥,被这老人玩弄手掌之中。

    闵展炼显然是用这手段来表明自己的师承,外行人看了只有如坠云雾。

    单宁略略能看出一些门道,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不觉有些心浮气躁。他开门见山道:“我是东宫侍卫,如今太子正在聘请教头。闵先生声名在外,太子有心相邀。”

    “教什么?”闵展炼没有拿腔作势,直截了当问道。

    “杀人。”单宁干脆道。

    “我这正是古来大将杀敌立功之技!”闵展炼大笑道:“只是,我如今背了好几条人命在身上,恐怕不方便出去。”

    单宁没想到闵展炼答应得这么豪爽,但是心神定下来也就想通了。闵展炼若是不识相,绝无活过今年的可能。既然有个机会能够保住性命,搏个出身,何乐而不为?

    “等会有人来放你。”单宁放下这句话,径自转身走了。他带来的东宫令旨在顺天府的功用尚未测试,但想来那位府尹也不会不识相。

    等单宁刚出牢门,阴影中便闪出一个瘦小的身形,凑近闵展炼的牢房,低声唤道:“师父,您是要借机逃走么?”

    “逃?”闵展炼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逃能逃出天去?”

    “师父,您不知道,外面已经天下大乱了!”那瘦小的弟子道:“西面有李闯王,杀了好几个藩王,说是要来běi精过把当皇帝的瘾头。东面的建奴也越发凶悍,光去年就劫掠到了山东!城里人都说:过一天是一天,流贼到门就要开城请进呢!”

    见师父不语,小徒弟又道:“这已经不是私下说的话了,好多人在场面上都这么说呢!”

    “那岂不正是我辈立功之时?”闵展炼目**光,道:“我跟你说过,你师爷有两门绝技,你不记得了?”

    “记得记得,自然记得。”那弟子连忙道:“是阴符枪,太极拳。”

    “你以为那枪法是为了帮你练拳的么?”闵展炼颜色紧绷起来:“反啦!”

    “反了?”那弟子惊疑道:“站大枪桩不就是为了听出劲么?”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