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八一章 冻雷惊笋欲抽芽(一)

正文 八一章 冻雷惊笋欲抽芽(一)


    拳术是否存在并不值得质疑,需要区分的是真正的拳术与后世小说话本神化了的拳术。

    想人类先民最早就需要和各种野兽作斗争,为了防身自卫,为了猎取食物,都必须讲究技击之术。否则没有爪牙之利,没有迅捷如虎豹,不讲究技巧还怎么生存?

    乃至于后来人与人争斗,部落内和部落外之间发生的战斗,更必须研究总结出一套克敌制胜的办法。最初时用拳用足,后来又逐渐发明了器械,这都是后代拳术的萌芽。

    拳术入门就是站桩。

    站桩的目的就在于找到身体中源源不断的劲。这股劲人人都有,自然勃发,否则人的行动就如机器人一般僵硬。只是因为人心繁杂,就像不会注意自己的呼吸心跳一般,很难发现有这股劲的存在。

    在王宗岳的内家拳中,枪与拳并重,故而以《阴符枪谱》和《太极拳谱》遗传后世。只是枪在历朝历代都是管制军械,私藏者以谋反论,故而所谓的枪都只有枪杆。

    手托一丈四尺长的枪杆,通过枪杆的颤动,找到自己身上的劲,进而与之达到共鸣,这就是内家拳最为普遍的入门手法。然而在王宗岳之前的传承中,大枪却是武将上阵时用来杀敌的兵器,拳法只是枪法的补充。

    “我年轻时候就有人跟我说:三年拳不如一年跤,一年跤不如半年架。”闵展炼叹道:“那都是街头混混没搞明白!真法入手,五天就是脱胎换骨!那些花拳绣腿,三五十年都没屁用!”

    小徒弟听着激动万分,道:“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学拳?”

    “你不是已经在学了么?”闵展炼斜了他一眼,“只是没教你打法罢了。你要是愿意随我去东宫教侍卫,可以一并学了。”

    “那些侍卫不用学练法么?”

    “练法是没止境的,他们要想上阵杀敌,学了打法就够了。”闵展炼道:“等他们百战余生,练法也就无师自通了。”

    “原来如此……”瘦小的狱吏微微侧首,坚定道:“师父,徒儿愿随您去!”

    闵展炼展颜一笑,当即又来了兴致,教徒弟摆起个前虚后实的蹲步,身上一拧,手臂轮出一个半圆,筋膜共振,凭空打得啪啪作响。

    “这就是打法,有个名堂唤作猫洗脸。你每ri左右手各五百下,定要做到劲从地起,三ri后且再看。”闵展炼收气凝神,静坐不语。

    小徒弟不敢多问,连忙找了个僻静处,依着师父的模样摆出架势,一记记手刀劈了下去。别说五百下,才只劈了三五下,便已经浑身发热,汗出如浆。

    闵展炼在狱中收了两个弟子,其中一个纯粹是为了得到照顾,传些花拳绣腿,让他在外招摇混个名头。只有这个年纪小的瘦弱弟子,才是真当传人培养。所以别看他教得不多,却是从站桩入门,一步步坚实走过来的,寻常人只是看个架子,哪里能练出这等效果?

    想到这回要去东宫当教头,对于世代打行出身的闵展炼而言已经算是跃过了龙门。想想同族之中有个在衙门当快手堂兄,当年回乡祭祖就被当个人物似的奉承,如今自己虽然坐了十年土牢,一ri之间却已经翻过身去,高了他不知多少层楼。

    闵展炼其实已经年过六十,功名心早就褪尽,但在祖宗面前挣份虚荣却还没看透。明知晚上有人来放自己,仍旧不免有些期盼,希望能够早些脱离这个牢笼。他一生没有子嗣,前几年听说老婆也死了,外面的世界原本被抛诸脑后怎么也想不起来,现在却突然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师父,有人来接您出去了!”一个风风火火的声音闯了进来,正是闵展炼的另一个徒弟,这里的管事。

    闵展炼站起身,不咸不淡应了一声,颇有宗师风范。

    两个徒弟落后半步走在闵展炼身侧,送师父出门。

    闵展炼一路都没有回头,讨一个不再回来的口彩。到了大牢门口的虎头门下,两个身穿大红胖袄,头戴明盔的军官已经等在了门口。

    这年头,如此一丝不苟地身穿戎装出门的军士已经十分罕见了,京中只能从东宫侍卫身上能见一二。

    闵展炼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站姿是操练过的,心中却是暗道:这站立之法虽然显得精神,却已经站死了,断然发不出力。真要去做了教头,还得从行走坐卧教起……只是不知道太子那边等不等起三个月。

    ……

    “不能等了。”朱慈烺轻轻敲着书案,面色凝重。

    他手里拿着最新送上来的塘报,总理京东、山、永、天津、宣、大屯务的右副都御史周应期上报朝廷:天津大疫,“有一二ri亡者,有朝染夕亡者,ri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如今京师鼠疫刚刚得以控制,民心正盛,防疫之师正劲,该当一鼓作气,将天津鼠疫灭于萌芽之中。”朱慈烺给天津鼠疫治理定了基调。

    “殿下,还是靠东宫侍卫营么?”萧陌作为武职第一人,起身问道。

    “不止。”朱慈烺手里握着玉如意,轻轻摩挲,“京营我要带走三千人,天津还有前年组建的城防营,该当一并纳入东宫麾下。”

    萧陌面色不变,单宁却顿觉压力极大。

    这么多新人,光是队列操练就得花费多少功夫?虽然新近招纳的闵展炼能在对阵训练上帮很大的忙,但那属于高级课程,与新兵并无太大关系。

    “单宁,我给你一个司,你把他们给我练成兵样子。”朱慈烺点名道:“一个月后,我要新兵各个都如那些兵样子,若是十人中有一个不像,就是你的失职。”

    单宁头皮发麻,口中发苦,只得起身道:“殿下,时短任重,请先行筛选新兵,不可使病弱混迹其中。”他知道京营溃烂,虽然能有一个司的直辖兵士,但未必能将那团烂泥抹上墙。

    “可。至于京营那边……”朱慈烺重重叹了口气:“到底是天津疫情为重,只好先放过那些巨蠹了。吴伟业。”

    “微臣在。”吴伟业头垂得极低,他已经发现但凡有丢人败兴的差事,太子便扔在他身上。说起来则是“不知《诗》,无以言”,东宫上下能背出《诗》的也就只有太子和他这位榜眼两个人。

    而太子的脸肯定不能随便丢。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