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八二章 冻雷惊笋欲抽芽(二)

正文 八二章 冻雷惊笋欲抽芽(二)


    “你去找徐允祯和张世泽说清楚,只要给我凑齐三千青壮,我就不计较京营空饷的事,否则闹开了大家都难看。”朱慈烺敲着如意:“要是敢拿病弱老幼来充数,我就让这些人天天堵他们家门口要粮饷,别以为我做不出来。”

    吴伟业心中一凉,硬着头皮道:“殿下,此非君子所为,更非太子所为啊!”

    朱慈烺脸上一寒,并不说话。

    “谁说是太子的意思?”田存善的眼珠一扫,垫步出班道:“诸位,这是不才ri前给殿下的启本,虽遭殿下斥责,奴婢仍旧以为对付那些人枭巨蠹,就不该讲什么仁义!哪怕被殿下责骂,奴婢也是不肯甘心的!”

    众人纷纷望向吴伟业。

    吴伟业仿佛被千针万箭刺得满身窟窿,心中暗道:既然连背黑锅的都跳出来了,我还管什么呢?当下只得道:“微臣这就去拜访那几位国公。”

    朱慈烺这次看田存善的目光就温和了许多,让田存善顿觉浑身上下暖洋洋的。

    刘若愚将这收在眼里,心中不由轻蔑:你也总算找到自己的位子了。只可惜,佞臣这条路,一旦踏上去可就回不了头了。刘瑾、魏忠贤,早就给你立好了榜样。

    朱慈烺却不在乎自己手下有佞臣。

    若是全都像吴伟业这样的君子、诗人,那这世上的事也就没法做了。谁听说过李自成手下有什么君子?人家照样打了běi精城下,有大把的“君子”为他开门,劝他登极称帝。

    刘若愚旋即又将目光放到了太子手上把玩的白玉如意上。

    他清楚地记得这柄如意是自己当时奉太子之命,赐给粮商张德隆的。当时那个粮商十分放肆地接受了赏赐,竟然不知道辞让,而如今这宝贝又回到了东宫外邸,其中想来另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你先去吧。”朱慈烺对吴伟业道,旋即抬起目光:“所有军官和姚桃留下,若愚你做堂录。其他人可以先散了。”

    被点名留下的几个人纷纷挺直了腰板,待其他人躬身告辞,方才往前换了位置。

    “这次天津大疫恐怕比京师之疫更为凶烈。”朱慈烺道:“武长春。”

    “卑职在。”武长春没想到自己会是第一个被点到名的,连忙上前应道。

    “此番主要靠的就是你军法部了。”朱慈烺道:“不要怕杀人,凡是敢违抗防疫戒严令的,大可杀之而后报。”

    “殿下,”武长春有些意外,“这回需要军法官独自执勤么?”

    “主要是军法官带领下的京营和城防营。”朱慈烺站起身,旋即拉出一张放大了的皇明职方地图,让刘若愚挂了起来,以如意轻点图上道:“天津是京师出海要道,必须要尽快整肃出来。”

    否则沈廷扬怎么回来呢?朱慈烺算算ri子,那位去江南帮他找地,安置匠户的四品官,也应该要回来了。

    “我东宫侍卫营要去西边。”朱慈烺道。

    萧陌单宁等人纷纷竖起了耳朵。如今西边的乱贼几乎自成一国,尤其是闯贼,甚至据说已经僭称王爵,开府授官。太子此时提出要西向进兵,绝不是去玩闹的,多半是要好好干他一仗。

    以东宫侍卫营这么点人数,想来要收复河南、湖广那简直是痴人说梦。众人知道太子一向英明,绝对不至于做出这等蠢事。而且太子虽然名为抚军,实际上只有防疫这一事权,若是擅自提兵西向,即便胜了也未必是一桩好事。

    “如今山陕不稳,河南闯贼势大,湖广有献贼屠掠,朝廷必然要征兵发剿。我身为臣子,岂能坐视?再者上,我军虽然新练,但军纪严密,riri操练,粮饷充足,此正是沙场建功立业之际,焉能放任此百年机遇不顾?”朱慈烺朗朗道:“作训官回去之后,还当加强对抗实操。还有,那个最近招募的闵展炼,到底有没有本事?”

    朱慈烺对于国术云云并不十分信服。他前世的生活圈子与国术实在相差太远,只能从过于发达的咨询中获得云龙一爪的信息,而那些信息往往都是孤证,无法深信。更有许多骗子,以国术之名招摇于世,被人揭穿,使得到底有没有那么传奇的技击术成为谜团。

    然而从常理推断,武将世家的打熬力气之法应该是有的,否则怎么可能提刀跃马鏖战整ri?别说沙场搏杀,就是后世的职业拳赛,一个回合也不过三分钟,否则就连职业运动员的体能都支撑不住,何况此时的民兵?

    单宁听太子问到了点子上,当即回道:“殿下,闵展炼之法却有成效!而且他与殿下所传操典,颇有暗合之处。”

    “哦?”朱慈烺的操典可以被视作军训大纲,竟然会与此时的拳家暗合,莫非冥冥中真有传承?

    “闵展炼也对操典深为信服,赞叹殿下深得‘惟精惟一’之道。”单宁道。

    朱慈烺抬了抬手,止住了单宁的奉承,道:“只说暗合之处。”

    “是,”单宁略一整理思路,说道,“闵展炼也是让士卒将一个动作反复操练,纠正其发力手势,非要练到随心而发,自然而动的程度方才合格。又让士卒持枪对刺,使士卒不惧尖锐,加快反应。”

    朱慈烺点了点头。

    “只是……”单宁略一犹豫,又道:“殿下曾经要士卒们练的身上肌肉,与闵氏练法有些不合。”

    “哦?怎么个不合法?”朱慈烺对肌肉的了解纯粹来自健身房的教练,只知道那些人力量极大,在冷兵器时代应该也算一把好手,照他们的练法练多半没错。

    “闵展炼说,那样练出来的肉会死。”单宁觉得自己好像在说人坏话,连忙追加一句:“卑职也觉得,闵氏之言似乎有理。”

    朱慈烺默然片刻,道:“军议之后,传他入见。”

    单宁心中并无波澜,这些ri子与闵展炼ri夜相处,只觉得此人温和有度,更似慈祥长者,绝没有半点杀人恶徒的戾气。田存善却是心中打鼓,暗自道:殿下也真是什么人都敢见,若是此人心怀不轨,做出忤逆之事怎么办?周围侍卫,有几个能拦得住他?

    朱慈烺却不肯相信天家子弟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会有那么多忤逆之徒想取他性命。即便真有人要谋杀太子,也绝不会来自做了十年土牢的江湖打手,而应该是那些朱门高墙豢养的死士。而且照张洪任反馈回来的消息,自己在民间的声望还是很不错的。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