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金鳞开 > 正文 八三章 冻雷惊笋欲抽芽(三)

正文 八三章 冻雷惊笋欲抽芽(三)


    闵展炼沉着气,一步步走向朱慈烺。

    他很好奇皇帝的儿子长什么样,但是常年的内家修行让他定力极强,一丝不苟地按照礼官的告诫,不敢有丝毫逾越之处。无论有何等强击之术傍身,他终究是大明的一个草民。不知是谁人在他心中种下的高下尊卑,如今已经长成了一堵墙。

    “闵师傅。”朱慈烺也一直在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近花甲的老人。看上去只有五十出头,甚至头发里都罕见白发。所有他见过的人中,多的是看似老年的壮年,很少见闵展炼这样看着要年轻十岁的老人。

    再看这位闵师傅的步伐,轻快无声,整个人就像是弹簧一般,每一脚踩下去就会微微弹起,显得精神抖擞,随时都会跳跃起来一般。以朱慈烺两世为人的见识,终于相信内家拳果然不是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只是能否用于战阵,那就需要好好问问了。

    他不可能花个仈jiu十年,培养一小撮精兵。

    他要的是量产式的强兵!

    “草民闵展炼,拜见殿下。”闵展炼作势要拜,身上浑然一体,如同山岳崩塌,让人挡也挡不住。

    朱慈烺只觉得脸上有风扑来,双手虚抬:“你是我东宫侍卫的教头,可以行军礼。”

    闵展炼已经跪了下去,郑重其事叩首,口称道:“草民一介待死之囚,蒙殿下开恩释放,敢不效命!”

    “起来吧,闵师傅。”朱慈烺早就习惯了众人的效命誓言,近乎麻木。他道:“我在深宫也听说闵师傅是一代高人,正想请教:要练出一个上阵可杀敌的强兵,需要多少时ri?”

    闵展炼站起身,躬身谢礼道:“不敢称教。”又道:“殿下容秉。若是殿下要的是能够对面拿贼,单挑不败的强兵,需要三个月。”

    朱慈烺微微皱眉,摇头道:“我于兵法一途并不甚精通,却也知道战阵之上绝非个人武勇可成就大事。故而命士卒操练鸳鸯阵、三才阵,正是想取稳胜之道。”

    “殿下此言已经是兵家至理。”闵展炼应道:“卑职所谓不败,也是得在团阵互助的基础之上。只是官军会列阵,贼兵也会列阵,两阵相遇强者胜。此便是卑职所谓的强兵。”

    “是我误会了。”朱慈烺微微颌首,又毫不芥蒂道:“如此强兵只要三个月?”

    “若是殿下要那些以一当十,所向披靡的精锐之兵,只需要两个月。”闵展炼道。

    朱慈烺不由自主往前倾了倾身:“闵师傅莫非是在浪对?为何更为精锐的强兵,操练所需的时ri反而更少?”

    “前者诚如目下的练兵之法,”闵展炼大方道,“每ri里出操,打熬气力,持枪对练。等他们学会了力从地起,身松肉散,也只需要三个月。这样的强兵拉出来,等闲已经不会输人,若是能恪守战阵,那断然没有溃败的可能。”

    “那闵师傅的练法是?”朱慈烺并不相信超越自然的事,虽然自己生有宿慧,但这并不意味他会改变数十年的世界观投向神秘主义。否则他绝不该是在内宫苦读典章,学习文法,努力对固执的父皇施加影响……而应该去找天师大德,洞天福地,修炼符箓金丹之道,展开另一个故事。

    若是这个闵展炼敢说什么大力丸之类的东西,就可以直接踢出去了。朱慈烺心中暗暗决定,但看着这幅高人做派,想来他也不会说出那等愚昧的话来。

    “就怕殿下舍不得。”闵展炼微笑道:“第一个月苦练发劲,再愚笨的人也是能练出来的。接下去半个月苦练定式,诸如殿下所编练的刺、抹、勾、挑。剩下半个月拉去沙场杀敌,凡是能活过两场的,必能以一当十,所向披靡。”

    朱慈烺微微皱眉。这种残酷的淘汰方式实在有些野蛮,就如有些公司扔掉一半的简历,宣布:“本公司不招收运气不好的人。”

    “沙场之上绝无侥幸!”闵展炼见太子殿下有所不悦,沉声解释道:“能活下的,必有能活下来的资本。死了的,必有该死的缘故。就卑职所见所闻,凡是战死的,只有一半是英勇阵殁。”

    “另一半呢?”

    “因为怕死。”闵展炼镇定道。

    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意外因素远比热兵器时代要少很多,即便有流矢,也不会像流弹那样莫名其妙夺人性命。而且一旦两军交战,生死对于单兵而言便只在阵列、技击术、体能这三个问题上。

    只要敢拼敢杀,阵列不乱,技术合格,知道该刺杀哪个部位,又有超过对手的体能支持,要想打败仗也是很困难的。

    然而重点就在“敢拼敢杀”上。

    兵法曰:两军相遇勇者胜。

    只有勇猛雄壮之军,才能未战而先声夺人胆气。只要胆气一弱,身手必然畏缩,阵列必然不固,那么战败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要以实战将怕死的那些人剔除出去,剩下的人只会越来越勇猛。”闵展炼虽然不曾从军,却能从街头斗殴中总结出军事理论来。他手下的青手,也是这般操练,只教个三五天便送到街头去斗殴打架,能撑过一个月的方才算他的徒子徒孙。

    萧陌、单宁等军官围绕在太子两侧,都是颇为信服。尤其是萧陌,自从被任命为千总之后,对于往年明军战事颇为下了一番功夫。他发现了一条铁律:但凡败仗,都是因为一点退散而全线崩溃。

    就如松山之战,原本洪承畴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起码可以全身而退,偏偏总兵王朴“怯甚”,在突围前夜率领部众逃遁,以至于官军大乱。其他总兵如唐通、马科、吴三桂、白广恩、李明辅等人,马步争驰,自相践踏,最后导致洪承畴突围失败,被还困松山,导致松山之战大败。

    若是早些将王朴这样“怯甚”的胆小鬼剔除出去,官兵也未必会败得那般惨烈。

    ——看来这个老青手还是有两下子的。

    萧陌望向闵展炼的时候,更为看重了。

    ;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