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十二章 重若崩天,轻如微尘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十二章 重若崩天,轻如微尘


    分不清挤进来的是什么,苏景的感觉仅在于,头、胸、小腹涨得仿佛一起要炸裂开来,连刹那他都无法坚持,惨叫一声跌倒在地,生生疼得昏厥过去。

    而苏景的情形落在陆崖九眼中,又是另一番景象,他只见一道剑影自解牛刀中射入少年体内,几乎同时少年的印堂、中胸和脐下,上中下三座丹田大位上同时迸出森森煞气。

    煞气,肉眼不可见,只有大道行的修家才能以天目察觉。

    瞬间里,莫名煞气升腾翻滚,把苏景重重包裹起来。

    陆崖九大吃一惊,那把解牛刀他早都仔细检查过,确定其中绝无玄虚,又怎么可能有剑影飞出伤人?至于苏景体内涌出的煞气他更曾见过。

    事出突兀,苏景危殆,陆崖九玄功转动便要出手救人,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青灯境中异变突起,一声声凄厉长啸从远方响起,旋即大地隆隆颤抖不休,轰轰荡荡的巨响回荡四方,几若天崩地裂……前方远处,始终在雕刻巨像的少女来了。

    并非孤身前往,她没放弃那座不知被她刻了多久的石像。

    堪比河川粗豪的铁索捆缠于巨像,铁索的另一端被少女负在肩上,比着中土任何一座雄伟的山也不逊色的巨大石像,就这样被少女拖拽在身后。

    那巨石像本就是青灯境中的一座大山,不是平摆浮搁在地面的,它有山基、有石根,藏于地下的部分还远远雄于露出地面的山峰,可是在少女的拖拽下,这庞然大物竟真的动了起来,少女一路嘶嗥,巨山也一路咆哮,豁裂大地崩碎沙石,自远及近轰涌而来。

    可即便拖拽了一个如此巨大的家伙,少女来得依旧飞快,从天边到身前,不过眨眨眼的功夫!

    如此声势,目的不明,陆崖九如何敢掉以轻心,暂时顾不得去管苏景,心意催动下,青灯境中的血色天空上,忽然升起了一轮明月……

    真正的月亮,圆润、皎洁,暗藏了几分寒意,照亮了一方清冷:陆崖九的剑,寒月剑碟。

    跑到近前,少女便止住了长啸,停步了,却根本不看陆崖九一眼,明浩双眸只注视着苏景。

    陆崖九全神戒备,横身挡在了苏景与少女之间,淡淡问道:“道友意欲何为?”

    少女却不理他,拖着山,横向里错开了一步,闪出角度继续去看苏景。

    陆崖九冷哼了一声,正想在说什么,忽然从另个方向上、不远之地,又传来了一阵吸吸呼呼的怪响,饶是陆崖九数千年淬炼出的深沉心境,此刻眼中也忍不住闪出一丝骇然……

    雕刻的神秘少女来了,吃面的腌臜道士也来了;

    神秘少女不曾放弃自己辛苦雕琢的石像,腌臜道士也没有放下他装面条的聚宝盆;

    少女来得天崩裂,整座世界都摇摇欲坠;道士来得悄无声息,连一阵风都不曾惊动,欺近身后十余丈处,若非他吃面发出了响声,陆崖九根本不知道他的到来!

    两个土著,都被苏景身上发生的怪事惊动。

    腌臜道士也在看着苏景。他和少女,两个人都一样,面无表情,目光呆滞。

    明月剑碟猛做长鸣,急颤中剑气弥漫,肉眼可辨飘却不散,转眼凝化作一道银瀑,高悬于陆崖九头顶,只要主人一个心意,便会翻卷而起,击碎那巨石像、洞穿那聚宝盆,狙杀少女与老道!陆崖九再次开口:“道友自重,莫试雷池。”

    第二次出声,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以他的性子,动手前绝不会在费口舌。

    寒月长河,离山陆九。

    三人都不再动,似是而非的对峙。

    如此相持了一阵,地上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苏景昏厥的突兀,醒来得也不慢,这个时候已经能动了。

    不过看起来,他的神智还未能完全恢复,体内剧痛也未消除,在地上翻滚着、蠕动着,口齿不清地哼哼,发出完全没有意义的古怪音节。

    陆崖九分出一点心神,沉声问:“你可好?”

    苏景不回答,身体一个劲地哆嗦着。

    莫名其妙而来的老道与少女,生平仅见的大敌,老祖也没办法去照顾少年,甚至没办法向他去投去太多注意。所以陆崖九没发现,地上的苏景,在发羊癫疯似的抽搐里,悄悄把之前扔出的解牛刀又摸回手里,然后仍是在羊癫疯似的抽处里、哼哼唧唧着、哼哼唧唧着,一点一点向着敌人挪移。

    哆里哆嗦、歪脖跳眼、耸肩蹬腿,时不时还哦哇咦呃地哼几声……

    直到不久后少年口中那突兀的一声大吼‘动手!’,招呼陆老祖的同时,苏景也一跃而起。

    手中解牛刀,直刺身前少女。

    ……

    苏景醒来时,陆崖九和两个土著已经开始对峙,他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恩公以一敌二处境危险,这种几乎撑破了天的高手对决,他一个凡人小子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但他总得做些事情,哪怕只是让敌人分散一丝精神呢?

    如果能选择,苏景更想去扎老道,少女挺好看的。可惜,少女距离他更近,总不能再从她脚边爬去老道跟前吧。

    趁着少女被自己吸引的空子里,老祖或许能一举击杀老道?苏景手中刀如毒蛇一刺……四下里,安安静静的;胸膛上,软软柔柔的;下颌上,清清凉凉的?

    完全出乎苏景意料的,陆崖九居然没出手;自己也没有被少女一把撕碎,在他暴起发难的时候,少女放开了肩上的铁索,轻轻向前迈进了一步……只一步让她走进了苏景的怀里。

    少女的身体贴住了苏景的胸膛,软软柔柔的;少女微微仰头,静静看着苏景,呵气如兰轻轻扫过他的下颌,清清凉凉的。

    陆崖九没动手,准确的说应该是他没动成手,苏景纵起的刹那他就发动了寒月长河剑碟,可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剑碟竟不奉诏,拒绝了主人的命令!绝不可能发出事情,除非一个原因:这片天地护着少女和老道,不许任何伤害发生在两个土著身上。陆崖九身在这片天地中,他就无法动手。

    这是人家的天、人家的地、人家的世界,便是仙佛进来也得低头!除非外来人的力量远胜这洞天中孕育的浩浩灵元。

    苏景的刀子没能刺中敌人,这不算意外,能刺中才是老天瞎眼了,他的手臂还僵直着,伸过少女的肩膀旁,手上攥着刀。

    苏景脸上的迷糊、睡意一扫而空,变成惊讶、愕然,低下头直视少女:“我…这…怎么回事,我刚才梦游了?”叮当一声,他撒手,刀子扔到了地上,好像他从未拿过刀似的。

    少女长得极美,但她眸中没有一丝神气,脸上没有丁点表情,由此失了灵动,也就不像个活人了。

    四目相对,片刻,苏景试探着想要后退,却没想到他才一动,少女忽然张开双臂,就那样、毫无羞赧、小心却自然地给了苏景一个轻柔拥抱。

    苏景不敢乱动,可是被拥住的瞬间里,仿佛从对方身上传来了一份神奇力量,顷刻抚平了他身上因练三这三那诀而残留的痛楚,四万八千只毛孔都在懒洋洋地开阖,说不出的舒服。

    少女把头埋于他的肩膀上,双目微闭、长长的睫毛不知为何轻轻颤抖着,长长地吸一口气,仿佛要把少年所有的气息都刻入自己的心肺;白玉般的双手小心翼翼、却仔细、认真地摩挲着少年的后背,她的动作轻而又轻。

    如此,良久,少女放开了苏景,退后半步,檀口动了几次,似乎在努力着、用力着,想要和苏景说些什么,可最终她还是没能发出丁点声音,把自己想说的话变成了一个晶莹笑容,印到了苏景的眼中。

    跟着少女转目,向苏景身后看了一眼,就退回了原地,重新把铁索负于消瘦肩膀。

    苏景傻了。

    少女退开时,腌臜道士也停止了吃面,箸搭于盆沿,双手捧着面向苏景伸出,似乎在示意他:吃几口吧。

    见苏景不敢动,道士干脆放手,聚宝盆轻飘到少年身前。

    苏景望向陆崖九,后者点了下头。

    吃就吃吧……聚宝盆手感真好,正经的三鲜打卤面,吃在口中喷喷鲜香,味道当真不错。

    直到苏景吃饱了,腌臜老道才一招手收回宝盆,和那少女一样,道士也对他笑了下,又向他身后撇了一眼,接下来就恢复以往,重新低下头开始大口吃面。

    苏景忍不住也回头向自己身后看了一眼,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凡胎肉眼看不到的,从他身体中散出的煞气已经从迷迷茫茫的一片又归化于三团,正来回蠕动中,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尤其在苏景吃过面条之后,三团煞气运转得愈发急促了……

    见到那两人不存敌意,陆崖九也放松了些,转回头,双眼紧紧盯住那三团煞气,目光里有憧憬、有兴奋、还有些忐忑。

    陆崖九不错目光地盯住苏景身后,口中则对苏景吩咐道:“苏锵锵,去拜谢两位前辈赏赐。”

    一个拥抱,一顿面条,就要跪拜叩谢么?

    的武动乾坤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