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十六章 金乌阳火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十六章 金乌阳火


    陆崖九行事洒脱,苏景拜入离山门下也没什么复杂仪式,就是磕了不少头,身前八个牌位一字排开,离山祖师一共九个人,拜了八祖为师,当然也得向其他几位磕头。

    拜过了牌位,苏景最后向陆崖九叩头,称呼也从前辈、恩公改为师叔。

    陆崖九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呵呵笑道:“离山门下规矩不算少,其他都是小节,不用太计较,可惟独有一样:离山弟子,护山有责。有朝一日若门宗有难,无论你修为如何、成就怎样,都要全力以赴匡护离山!”

    这是天地规矩,任何一个门宗弟子都要有的觉悟,完全不用单独加以强调,但苏景心思通透,大概能明白陆崖九为何会这么说,自然毫无犹豫,认真点头答应了下来。

    离山九祖,不算陆崖九的话,六个破道飞仙,一个十二境大成却未能成功渡劫,一个修炼中途走火入魔就此夭折,具体苏景的师父是哪个,陆崖九并不去讲解,只是笑着说让苏景将来到了门宗里自己去了解。

    陆老祖笑得亲切,苏景觉得自己的师父…怕是不太妙。

    之前陆崖九一直担心‘三这三那诀’会和修行正法有冲突,不过现在看来,邪功似乎只是‘炼化三尸’的法门,对苏景将来的修行不会有任何影响。陆崖九放心把他收入门下。

    苏景吃面条积攒于体内的真元,非得他到了第三层‘如是’境才会显现出威力,而青灯境中所有灵元都被少女和道士控在手中,就算最初级的‘通天’也无法修炼。

    由此陆崖九也不急着传功,先是对苏景道:“你的根骨不好,将来能不能有所成就,还要看机缘,可是你当牢记,机缘固然重要,但大毅力、大执着和一颗玲珑心也必不可少,没有这三样东西,再大的机缘也会被浪费;反之,再小的机会也有可能被无限扩大。更要紧的是机缘往往就会出现在坚持之中。你的资质不够强,以后修行时非得更用心不可。”

    出自世间顶尖高人之口的,不是什么高深玄虚,而是最最浅白的道理。

    待苏景认真应下后,陆崖九这才乾坤袖中取出一本功诀递了过去:“这便是我那兄长、你的师父陆角八修习的功诀。门宗里也有副本抄录、留存,但这才是原本,以前始终为你师父携带,算是他的贴身之物,如今传与了你,要好生保管。”

    苏景心头发热,恭恭敬敬地接过册子,封面上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金乌万象。

    书名下排了两行、各四字:金乌真策,火中万象

    待想要翻开研读时苏景才发现,这书并非纸质、也不是靠翻的,只要用力一抖便会化作七丈见方的一副巨大帛绢,是被前辈叠成了书的模样。

    巨帛质地非织非锦,薄薄的一片触手轻若无物,上面一块一块,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蝇头小篆,都是修炼之法,帛绢正中央的尺许方圆,绘制了一副图案:一轮明日中,一头三足金乌振翅昂首,气势煌煌,仿佛随时都会破卷冲出,直上九天归于真日。

    图画左右同样各有八字古篆,左首‘光热始祖,阳火金乌’;右首‘灵炎至道,炽烈天骄’。

    三足金乌,又称三足阳鸦,传说中的圣兽,关于它,有两种说法,一是此乌长居于太阳之中;另一种则更干脆,认为太阳就是金乌所化。

    不用问了,苏景立时就能明白,手中的这部《金乌万象》,是火行功法。

    “没有太阳,何谈乾坤?天地间所有的光和热,都来自天上骄阳。这世上修炼火行真元的功法、流派多到无以计数,可甭管什么道家真火,佛门业火,又或者妖圣赤炼、丧鬼冥火,遇到了老八的金乌阳火,统统都得跪下磕头,喊一声‘老祖宗’。”陆崖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不像道行精深的修家老祖,更像个忽然得志的暴发户,眉飞色舞地对苏景笑道:“光热始祖,金乌阳火,是万火之源、之祖,至纯至烈、主生主灭!火之极巅,非金乌莫属。”

    解过了前八个字,陆崖九又把话锋一转:“以前听老八吹牛,说是把这门功法练到有成,正法真火中可生出金乌之灵,练到这个份上的人物,是称‘炽烈天骄’。反正老八是没能练到那个层次,你苏锵锵若是能练成‘炽烈天骄’,记得带着火中金乌来给我瞧瞧,让我看看太阳神鸟比普通乌鸦,到底是多出了一条左腿,还是多出一条右腿。”

    帛绢中央的这十六个字,陆崖九按照当年亲兄弟的说法,给苏景大概解释了下。

    苏景深深吸了一口气,‘炽烈天骄’这个称呼,他打从心眼里觉得喜欢。

    跟着陆崖九又给苏景讲了几句《金乌万象》。

    《金乌万象》功法分作两个部分,其一‘金乌真策’,这是练气的功诀,用来修炼金乌阳火,是根基、也是正法;另则是‘火中万象’,包括法术、禁术、咒术,甚至还有铸鼎炼丹的法诀等等,但是所有这些‘术’都是以‘金乌真篆’为基础的’。

    人间正道的修士,无论哪门哪派,何种功法,练气都是修家的根本,至于斗、咒、炼、禁、丹等等那些‘术’,只能算是补充。

    “你不妨把修行看做是一棵大树,练气正法,既是树根也是树干,那些‘术’则是枝桠叶杈。从道理上讲,没有枝桠,大树也能长到与天齐高;但是有了枝桠,对大树长高会有许多益处,能长得更快更好。”

    既然学就绝不囫囵吞枣,哪怕后面还有一万个不解都没关系,但眼前题目一定要完全弄清楚,苏景问:“请师叔示例,比如…剑术,和登仙有关系么?”

    “剑术算作‘斗’内,修行是逆天事,这一路上风霜雪雨,不知会有多少险阻,没有自保的力量,又如何能走得长远?就是凡人赶路,也会带着把刀防身,一样的道理了。”说到这里,陆崖九语气一变:“打架和飞仙没关系,但打架的本事和保命有关系,保不住性命、防不了敌人,还怎么飞升?再说了,谁能保证仙境里就一片太平、老神不欺负小仙?就算为了将来不受欺负,也得学两手。”

    苏景笑,点头了。

    “老八在人间并无传承,我和他随时双生兄弟,又同列离山九祖,不过我们所学所练并不一样。修行的大道理给你讲一讲不难,但有关具体的功法修行,怕是没人能指点你什么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摸索……你的三尸也是如此,如何让他们成为你的助力,只能靠你自己去探索的。”

    说着,陆崖九又叹了口气:“其实,真正的修行,都是师父领进门、精进在个人。修行是个人事,终归都还是要靠自己去破悟、去探索。当初我们九兄弟,哪个不是自己摸索着前行,吃尽了苦头、走尽了弯路,但也因此才领悟了真意……如果做师父的大包大揽,那弟子的天资再如何了得,怕也难以破道…可惜,这么简单道理,现在却没几个人能明白。”

    是抱怨,但又何尝不是一份鼓励。

    也不等苏景在说什么,陆崖九就一招手,苏景腰畔挎囊一动,之前从妖怪六两手中缴获来的那把红色飞剑就自行飞出,落入他手中。

    陆崖九手腕一抖,小剑发出锵得一声轻响,化作正常大小,剑身上赤霞光芒流转得欢快,煞是好看。

    陆崖九另只手凌空而书,手指过处留下道道青色痕迹,迅速书写了两道符撰,最后他手指挥动,先指飞剑再指苏景,两道符咒随法令而动,分别没入少年与飞剑之内。

    苏景啥感觉也没有。

    陆崖九道:“刚以符法助你收了此剑,待我传你口诀,以后你一动法诀,此剑便会随你心意,有百步之威。”

    苏景脑子好使,法诀也简单得很,师叔说过两遍后他就记得清楚了,口中唱咒旋即心念一动,只见一道赤芒快若光电飞起,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心念再动,飞剑又回到主人身边。先后试了几次,飞剑听话无比,不仅指哪打哪,而且大小也一样能随着苏景的心意变化。

    陆崖九眼中比着废铁也差不多的东西,却是苏景有生一来第一次掌握的飞剑,心里那份欢喜简直都没法说了。

    苏景的神情又激动又感激,对着陆崖九没口子地谢着,反正他总是迷迷糊糊的样子,现在口中拌蒜、说话结巴倒显得挺配套。

    陆崖九笑道:“你没有修为,现在也就是能指挥此剑飞出伤敌,做个防身的物件,不能飞遁。毕竟这只是我帮你收的剑,以后等你修为小成,突破第二境‘宁清’后,就能到剑冢采剑,若能得好剑认主,到那时你再欢喜不迟。”

    “剑冢采剑?请师叔指点。”

    陆崖九却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待你回到门中自然得知,现在先不用问太多。”

    这个时候,始终在一旁眼巴巴看着两人的赤目真人忽然凑上前来,脸上满满都是谄媚笑容,对陆崖九鞠了个躬:“师叔,还有什么宝贝没?赏赐两件?”

    陆崖九不搭理贪心鬼,又一招手,把之前赐予苏景的那枚令牌收回到手中,对苏景叹道:“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可惜凭我的修为,远不够把它炼化为己用……”

    话还没说完,青灯境中忽然又开始天摇地动,远处的巨刻崩裂土石,刚刚离开不久的神秘少女又拖着大山,向他们跑来,没片刻的功夫就来到近前。

    色鬼拈花神君好了疮疤忘了疼,见少女来到,丑陋胖脸上满满都是欢喜,努力摆出一副倜傥模样,迈着四方步迎上前:“小娘子…啊!”

    少女一根玉指向他一点,拈花神君又遭惨死,手脚脑袋都被炸得老高,他再重活于苏景声旁后,真不敢吱声了。

    跟着少女向着陆崖九摊开手掌,只见光芒一闪,那枚古怪令牌,就从陆老祖手中飞入少女掌心……

    的武动乾坤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