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二十二章 妖裔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二十二章 妖裔


    青灯境时,陆崖九曾拿出来一瓶烧酒,问苏景:“能喝多少?”

    北方的烧刀子,酒劲霸道,苏景摇头道:“最多喝四两就醉了。”

    跟着陆崖九又取出一坛水酒:“这个呢,能喝多少?”

    南方的米酒,力量绵软,苏景笑答:“这个好喝,我喝几大壶都没事…醉得话,怎么也得二斤以后。”

    师叔点点头:“都是喝醉酒,但如果想练酒量,效果是不一样的,烈酒醉十次,保你酒量见长;温温吞吞地水酒醉十次,酒量没啥变化。”说着,师叔一挥手,把两种酒都扔进了苏景的锦绣囊:“修习洗髓的时候,累了就喝点酒。”

    师叔的话暗藏玄机,当时苏景哪能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现在,在真正开始接触修行、开始自己的洗髓后,苏景对师叔的指点也有所领悟了:

    白天洗髓便如饮烈酒;夜晚洗髓仿佛喝米酒。

    虽同样都是‘醉了’,对身体改造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师叔早就点明了,烈酒更好。

    晚上练功洗髓,即便能够成功,最终打下的身基,也不如白天练习来得更稳固、更充分。

    但白天的‘烈酒’,无疑更辛辣、更痛苦。

    苏景怕苦、怕疼,可他更怕辜负自己、辜负恩人,最后若修成了个半吊子,自己会不会后悔‘早知当初多辛苦些’,陆崖九会不会无奈摇头‘早说过你资质不成了’。

    何况,做一事便专注一事,做一事便要力所能及做到最好,本就是苏景的性子。

    随后的时间,白天练功晚上抓蝎子,忙碌且单调,但却毫不乏味……沙漠中‘杀机盎然’,处处充斥着危险,隔三差五就会给苏景来那么一下子,有时候是突然爆发的可怕沙暴、有时候是无意路过又正好喜欢吃人肉的土著精怪,至于致命的的毒蛇、毒虫和现在的苏景尚无法抵挡的、潮水般的杀人蚁,更是随时都会出现。

    对这些,苏景要么指挥飞剑斩杀,要么拔腿就跑,开始有过几次实在无计可施,还把大圣点将玦中的两个妖怪手下唤出来帮忙,但后来随着他对沙漠越来越熟悉、或者说对危机洞察越来越敏锐,就不再用惊动两个手下了。

    不过遭遇危险,并未让苏景的痛苦修炼有所耽搁。值得一提的有天夜里,苏景身边忽然传来一声怪叫,矮胖子拈花神君突兀出现在,下一刻,另外两个浑人也告现身:三尸赶路遇到蚁潮,胖子跑得慢被咬死了,重活回苏景身边,赤目和雷动很讲义气,当即抹脖子自杀,陪兄弟一起再重新启程。

    哥仨跟苏景打了声招呼,撒腿又跑了…...

    一个月完成‘饮火清身’的第一阶段;七十天完成第二阶段;第三阶段用去了六个月……自青灯境出来十八个月后他开始冲击第五阶。

    随着修行精进,苏景对外界、自身的感觉也在渐渐变化。

    于外最明显的有两个,一是沙漠变得‘粗糙’了,黄沙细腻不再,沙粒边缘七出八进棱角生硬,一粒粒堆在那里,显得凌乱不堪——沙漠不会变,变得是苏景的洞察;另个变化则是:天上的太阳,似乎更加毒辣了。

    于内则是呼吸:吸是一口气、呼也是一口气,以前他从不觉得呼、吸会有什么不同,但现在却能明显探知,当一口气被吸入,身体会将其收纳、分解,送入血脉再传输至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吸纳同时,身体也在‘排放’,最后又汇成了一口气被呼出去,这一吸、一呼,气息已经悄然变化,身体中隐藏的奥秘也随之露出点点端倪;伴着修炼的深入,呼吸也不止是口鼻,毛孔也在缓缓开阖,吐纳之中辨查入微,努力体会着天地间飘飘散散的灵元。

    至于陆崖九交代下来的那些‘赤尾九目蝎’,名头响亮却只是普通的毒虫。苏景在青灯境吃过一顿三鲜面,得到的天地灵元现在还无法使用,但有护身之效。被蝎子蛰几下,苏景至多就是疼痛,不会有其他危害,而蝎毒带来的剧痛,比起苏景日日‘饮火’而言,还真有点像享受了。

    这种蝎子还算狡猾,可终归是无脑虫豸,如何能斗得过苏景,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捉足了七十七只,尽数养在锦绣囊中。

    不过苏景并未离开沙漠。

    到了现在,他又怎么会不明白陆崖九的苦心呢。

    这世上还能有什么地方,比着沙漠深处的阳火更炽烈、更充分?抓蝎子不过是个幌子罢了,陆崖九真正想要的,是让苏景在沙漠上完成洗髓。

    只是这位师叔事事讲机缘、事事都不肯明说,若苏景傻乎乎地抓足蝎子就跑回门宗……那他就是没机缘。

    每次想到威严老头,苏景都摇头而笑,师叔那样的脾气和习惯,也的确不适合收徒弟。

    这一天,苏景正在修行时,突然觉得头顶处阳光一暗,旋即一道腥风从天而降,向着自己猛扑下来。

    沙漠中随时会有危险降临,这种情形苏景见得多了,应变奇快,口中唱咒同时扬手一拍从不离身的锦绣囊,朝霞剑应声而去,直刺天空。

    又是个不入流的精怪,挡不住朝霞剑一击,空中一声惨叫,腥风就此消散,不知名的妖怪抓人不成反遭重创,忙不迭遁风逃走。

    苏景连看对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的兴趣都没有,心念转动正想召回飞剑,不料头顶上又是一阵风声响动,随即‘嘭’地一声,一件事物掉落在眼前:一个七八岁大的男童。

    男童口鼻溢血,摔在沙漠中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苏景眉头微皱,眼中的睡意、脸上的迷糊一扫而空,口中咒令再起,本已准备返回主人身边的朝霞剑,猛又长鸣一声,向着正在逃走的妖风疾刺而去!同时苏景把六两和黑风煞都被他从大圣点将玦中唤了出来。

    苏景伸手一指天空,两大妖奴齐齐怪叫着扑向正被朝霞剑缠住的妖风……

    路过精怪来扑袭苏景,一般来说苏景都赶走了事,很少会再没完没了的追杀,只要对方晓得了厉害,不敢再来造次就是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

    朝霞剑一击,妖怪负伤逃走、天上掉下个孩子,事情再明白不过,那妖怪之前抓了个孩子。既然被撞了个正着,苏景便不会再留它。

    不到片刻功夫天上的战斗就有了分晓,连朝霞剑都难以招架的妖怪,又哪里是两大妖奴的对手,很快被撕了个粉碎,六两和黑风煞落回地面,帮助主人一起查看男童的伤势。

    到底是六两见多识广,看了男童几眼就皱起眉头:“这个…小祖宗倒是有些冤枉那个妖怪了,它没吃人…这娃子不是人,他是个妖裔。不过那个没长眼睛的东西敢袭击小祖宗,死得就不冤枉。”

    妖怪幻化人形,可以和凡人交媾,一般来说也只是春风一度、事后无痕,不会留有后代,除非是修为精深的大妖怪,已经修到了炼化出天地精元的程度,才有可能留下后代。

    这种大妖与凡人的后代,就是妖裔。

    妖裔也有强若之分,强得足以对战普通修士,弱小的甚至连凡人都不如。

    “我刚还纳闷,这大漠深处怎么会有人能居住,原来是妖裔,这倒不奇怪了。”六两继续唠唠叨叨:“妖怪打妖裔,算是妖门自己的事情,犬狼争、狮虎斗,和咱们也没啥子关系……”

    苏景‘哦’了一声,摇摇头没反驳,心中却不以为然,妖裔,至少有一半还是人。

    --------------------------

    听,那震裂猩红大地的隆隆战鼓!

    听,那刺穿惨白天空的凄厉号角!

    那是豆子灼干了血液、熬裂了骨皮而发出的凶猛嘶吼!

    嘶吼。

    听他的呐喊!听他的呐喊!!听他的呐喊!!!他大吼......呜哩呜噜听不清楚......

    真听不清,要不您就当他喊的是‘求个推荐票’?

    的武动乾坤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