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三十九章 寒月天河剑符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三十九章 寒月天河剑符


    月非天上来,月自符中升。

    六两知道这轮寒月代表什么,是以他有些疑惑:这是杀手锏啊,小祖宗怎么这么早就动用了?

    念头才刚一动,还不等松鼠妖怪去问苏景一声‘为何如此’,悬于中天的寒月突兀发出一声怒鸣,剧烈震颤中洒下一蓬银色光华,把苏景等人所在的院落照得亮如白昼。

    直到此刻众人才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个。

    院中壮丁列队、家眷奔跑,再加上正要开始行动的乌鸦卫,足有数百之数,多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察觉的,之所以被大家一眼看到,只因她太醒目了:

    大红色蜀纱长袍,大红色绣凤综裙,大红色四环如意带,大红色云头靴,还有高高挽起的发髻上斜插的赤霞钗……除了大富之家的新娘子,没有人会这么打扮。

    可‘新娘子’不是个女人,身高三丈开外、绿油油的皮肤,青面獠牙掀鼻血口,额头三只肉瘤角,周身肌肉高高隆起,十指指甲漆黑如墨长逾二尺,分明就是一头猛鬼。

    真页山庄里没人办喜事,人世间更没有这样的新娘子。

    寒月冷光,明见纤毫!若非剑符示警,众人根本不知道凶猛鬼物已经做法遮掩身形、侵入了庄内。

    那丧物也没想到自己的隐身法术竟会被驱散,面现愕然、正向苏景飞扑的身形为止一滞。

    “不好!”远处空中猛地传来一声惊呼…寒月一起,本来去直捣敌巢的涅罗启巧就知道这边出事里,赶忙转头,正远远看到庄子里的喜袍恶鬼,忍不住惊呼出声。

    便是这个刹那,空中寒月陡然炸碎,犀利剑气化作银瀑倒卷,贲烈一击轰袭喜袍猛鬼。丧物厉声咆哮,双手交叉向天空一翻掌!竟也是一枚月亮,只是她的月殷殷如血、残残如钩。

    血色残月一出,苏景耳中便听到万鬼凄惨哭号,鼻中血腥恶臭翻涌,瘆瘆阴风如刀如针割刺周身。

    丧物只是用血月去硬抗寒月天河剑符,院中众人就几乎抵受不住,若猛鬼直接向他们出手,今天在场的又有几人能活?!

    阴魂血月、寒月天河,两股修家大神通轰然相冲,对抗之下丧物竟不落下风!只凭这一出手,喜袍丧物的修为就稳稳踏进元神修家或妖灵神的境界。

    未能将其一举击杀,不是陆崖九的修为不济,而是剑符终归比不得本尊御剑,符法只能承载陆老祖一剑之力,却无法发挥他的精妙剑术和恶战时用到的诸多配合法术。

    “哎呀!”还在空中、正放出红莲法宝的启巧仙子发出第二声惊呼,俏脸煞白,天宗真传弟子的眼力何其了得,她看得出剑符的威力,当然也看出喜袍丧物的本事……启巧是宝瓶境的修持,本以为自己稳稳能对付那个鬼物,万万不曾料到对方竟如此凶悍。

    正在恶斗中的苏景,见一道剑符无功,想也不想双手齐挥咒令高唱,又是两道寒月天河剑符放出,本已渐渐消弭的剑气又告猛涨。三轮寒月同心所向、三道剑气长河殊途同归,寒芒巨浪中血月炸碎、鬼哭尽散!

    喜袍鬼被镇压了千万年,实力损丧严重,终归挡不住三道寒月天河剑符的强袭,法术被破身体就再无遮掩,被剑气一举割裂,腐臭尸身、浓稠黑血四散迸溅……

    突如其来的恶战,皆因‘参莲子’而起。

    喜袍鬼催动外面的‘行尸’攻庄,以求尽快完成自己的法术,但她自己阴元未复,本来是不想亲自出手的,可没想到,她正在地下修养,忽然察觉到一股极致香甜的灵气,当即放出阴识查探,发现了被乌鸦带出令牌洞天的小娃娃。

    天材地宝,滋补绝品,正是她最需要的。且据她认知,谁也不会把这种灵物饲养太久,随时都可能将其一口吃掉,自己想夺宝绝不能多等。再以阴识一扫又发觉在场众人全都不值一提,当下也顾不得再养伤,亲身赶来夺宝。

    苏景则是察觉到了她之前的阴识窥探,又想到参莲子的宝贵之处,不敢丝毫怠慢,立刻放出一枚剑符护身……要不是少年机警,这次真的连做了鬼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坏了!”拼命往庄子里赶来启巧第三声惊呼……碎尸万段,丧物伏诛,苏景却毫不犹豫,叱喝一声‘走不了’,双手急挥,又是四轮寒月升天!

    启巧在天上察觉的异状,经金乌真火初步淬炼过的目光也同样看得清清楚楚,丧物虽灭,可那身‘喜服’还在。没有了身体的支撑,喜服变得软塌塌的,大红颜色也随之退去,变得几若透明,稍不注意便难以察觉,此刻这身衣服正随风急飘,速度奇快向着庄外逃去。

    鬼身只是煞气凝结而成,喜袍才是阴魂真正的附着之处,当年这丧物就是靠着这个障眼法,不知逃过多少次追杀。

    可惜这一次,她没想到看上去修为全不值一提的少年身带如此犀利的剑符,才一交手就遭重创。本就元气大损,此刻再添重伤,丧物急急逃遁;她更没想到少年的目光如此犀利,立刻发觉了她的真形。

    四月当空,四剑齐发。

    寒月银盘,剑气冲霄。旋即,月破、银光裂,天河倒泄!

    “天那!”天上那位启巧仙子第四次怪叫,这次她的惊呼因苏景而起,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身带如此可怕的剑符…还多得好像用不完。

    并没有反复对抗、法术相斗的过程,冥冥中只听到一串痛苦嘶嗥,下一刻嘭地一声轻响,那身‘喜袍’在寒月天河剑符的全力夹攻下,炸起一层幽绿色的鬼火,燃烧中寸寸飞灰化为乌有。

    六两觉得自己的心都抽抽了,苏景的最后一击,竟然一口气用去了四张剑符,打一个身体都碎了的恶魂,又哪用得到这么大的手笔。

    大黑鹰则暗赞了一声‘小主英明’,他是猛禽,天生好斗,打斗的经验要比着六两丰厚太多。这个喜袍鬼何其可怕?她全盛时怕是比老祖也不遑多让!对上这样的强敌,非得下死手不可。最简单的道理,如果苏景最后只打出一两道剑符,万一只是让她断灭生机,却没能完全打死,那后果便是惹来她濒死反扑、同归于尽的法术,在场众人谁也活不了。

    这种时候,只求把她打灭、打爆,有什么手段都得一起用上,绝不能心疼家底。

    一次打出所有剑符,并非无知孟浪,倒是少年气魄。

    “小心!”第五次,启巧尖声大叫,神情惶急,催动身形与法宝,几乎是直接从天上‘栽’下来,风驰电掣般扑向苏景身前。她看得清清楚楚:四道剑符合击下,那喜袍竟还不曾化作飞灰,变成绝难察觉的虚影,狠狠一兜扑向苏景。

    虽是意外,可也不值得奇怪,若那个丧物轻易就会毁灭,当年对付他的高人又怎么可能只是设下禁制将其镇压,而没有直接把她打散。

    不过喜袍连挨上‘一而二、二而四’前后七道寒月天河剑的猛击,也变成了强弩之末,她用不出厉害法术了,更连逃回巢穴的力气都不存,最后一扑只是类似夺舍的鬼术,能夺下他的身体最好,就算夺不下,至少也要抹掉他的魂魄,和这个看上去迷迷糊糊、却在相斗时心狠手辣的小贼同归于尽!

    “完了!”第六声大叫,着急且沮丧,启巧还是晚来了半步,她赶到时喜袍丧物已经扑上苏景。气得六两啊,要不是打不过,松鼠非一脚踢飞这个启巧仙子不可。

    而同个瞬间里,嘭地一声轻响里,苏景身上陡然卷起忽忽烈焰,赤炎之中透出淡淡金色,在夜空下分外妖娆……

    金乌真策,护身赤炎!

    冥冥之中,突兀炸起凄厉惨叫,连绵不绝闻者变色,庄内的普通人被这惨叫折磨得几乎站不住脚,纷纷摔倒在地,就连大黑鹰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金乌真火纯阳至烈,本就是阴丧鬼物的克星,苏景现在修为浅薄,可喜袍丧物又何尝不是灯枯油尽?丧物这最后一扑,遇到苏景的护身赤炎,干脆就等若是把它自己投进了炼魂炉。

    苏景周身火光熊熊,旁人都纷纷后退,唯独启巧反而走进了两步,被火光映得异常明亮的双眸尽是意外…涅罗是火宗,真传弟子个个都是玩火的行家,启巧却不认得这是什么火。

    惨叫声渐渐低靡,半柱香的功夫之后,终于彻底消失。六两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道袍脱下来,琢磨着小祖宗把自己衣服也烧没了,待会得光着出来,做妖奴得有这点眼力价,提前做好准备。

    元凶魂飞魄散,外面的行尸也停止了发疯,空洞洞的目光里先闪过一丝清明,跟着又升起一片迷惘,随后身体脱力,一个个摔倒在地就此昏厥。

    很快,天亮了。不是旭日破晓,而是真页山城中的阴丧鬼气消散一空,月色明浩星光璀璨,轻轻柔柔的把这座城照耀起来。那些遍布于大街小巷、砖墙瓦顶的丧家阴脉,随着主人的消亡迅速枯萎……

    七道剑符,三次强攻,一战剑气纵横、惊心动魄,前后加起来却也不过几乎呼吸的功夫,否则启巧也不至赶不及。

    庄内,又是‘嘭’的一声轻响,苏景护身赤炎散去,正要拿着袍子往前冲的六两满是意外的‘咦’了一声,跟着还怕是自己被火光耀花了眼,使劲揉了揉眼睛在看,六两的神情更惊奇了……苏景身上穿着衣服呢,准确讲应该是换了衣服,不是原来那身长袍,而是一身刑部铁捕才有资格穿的黑色飞鱼袍。

    一把火,把苏景烧成个小捕快了?这事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不过苏景的飞鱼袍稍有变化,胸口上烙印的大字不是‘捕’,而是个‘好’字,显得异常不着调。

    ----------------------

    不好意思,豆子调整一下更新时间,两更的话,第一更会在零点上传,第二更仍是晚饭时间。从明天开始,谢谢大家^_^

    的武动乾坤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