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四十四章 拜见师叔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四十四章 拜见师叔


    樊翘摔在地面上,漂亮衫子滚满泥土,目瞪口呆地望着天上的妖狐、苏景,脑中乱成一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在想些什么。

    黑鹰和六两只是被打飞,伤得不算太重,黑风煞顺带还接下了帮忙援手的方脑袋,重新飞到苏景身边:“主公安好?”

    六两咬牙切齿:“非把那小子活吃了不可!”

    苏景却面色恍然,终于想到了这头九尾妖狐的来历——青灯境内,雕刻巨像的少女送他那个拥抱。师叔曾明言:她在你身上封印了一道法术,但是什么不得而知。

    法术神奇,原来只要苏景一动震怒,法术便会显现,化作一只九尾妖狐,供他驱使、杀敌。苏景平时心态都挺好,从沙漠到离山,都没什么事情让他真正动怒,就算打喜袍丧物时也是心境平稳,直到刚才樊翘造次。

    少女更神奇,那么柔柔软软的一个拥抱,竟然就送出了如此可怕的一个妖物法术。

    苏景是真心疼,这凶猛妖狐,撕碎喜袍鬼都能轻松胜任,如此珍贵的法术,居然浪费在一个不知好歹的混蛋身上。

    但转念一想,苏景又放松了心思,法术也好剑符也罢都是身外物,再如何厉害也不能保自己一生,真正想要变强变大、想要去看那三阶十二景、想要能助人时可以从容出手、想要成就炽烈天骄,终归还是要看自己的修行。

    怒火一消,法术也就散了,积于天地间的凛冽威势也化作清风宛转,但是让苏景意外大喜的是,少女送他的护身妖狐法术散而不消,蓬勃妖气又重新回到他的体内潜伏下来,等待着主人下次发脾气……除非遇到真正可怕的敌人,把妖狐完全打碎,否则法术不会消失。

    苏景重新回到黑鹰身上。

    这时离山那边传来动静,一个声音朗朗问道:“哪一位妖门灵神到访离山,沈河有失远迎,道友万勿见怪。”

    一个中年道人来到苏景跟前,在他身后还跟了十几个人,男女都有、年纪各异,这群人都不是御剑飞来,是凭了自身的修为凌空虚度,仙剑都背于身后未出鞘。

    离山是俗家门宗,不过中土凡人的修行大都源于道门,所以高深修士即便不曾身负道统,也常常会行道家伺天之事,会扮作道装,甚至有自己的道号。

    苏景心里一惊,他听师叔说过,现任的离山掌门就唤作沈河,自取了一个有趣道号‘拎水’。

    离山上有的是厉害人物,平日里沈掌门都在静坐修行,就算护山大篆被惊动,也轮不到他老人家亲自出来查看。今天情形有些特殊,正如四方头所说,山中正在演练大阵,掌门主持,算是适逢其会,他就亲自出来看看了。

    离山剑宗的掌门是什么样的眼光?眼睛一扫,连苏景带两个妖奴,三人修为立刻心下了然,一个看上去有些迷糊、修为才刚过通天的少年,竟能唤请那样一头妖物,心中自不免惊疑。但高人风度哪会一惊一乍,对苏景点头、和气笑道:“原来是人间少年,不是妖门弟子,先前我说错话了。空中难尽待客之道,还请三位随我落下吧。”说话间,沈真人向着离山方向一摆手,护山大篆偃旗息鼓,放出来的无数飞剑并未收回,而是化回水形,变作一场淅淅沥沥地甘露,轻轻洒落人间。

    落地之后分说事情经过,之前的‘赵师兄’恭恭敬敬将苏景命牌递上,苏景也把师叔传下的玉玦给了沈真人,哪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沈真人先对苏景点点头,随即转回身,对脸上犹自不服气、明明他辱人在前动手在先、却还觉得对方如何可恶的樊翘道:“苏景当真是本门真传弟子。”

    不用再说其他,与事的几个离山弟子一起上前,都深躬诚谦,连那个外门四方头也跟着道歉,樊翘换上笑容连连拱手,看似态度诚恳:“先前误会师弟,是为兄孟浪了。千万莫放在心上。若是心里还有愤懑消解不开,我让师弟打一顿来出气。”

    真传弟子的地位都高高在上,但他们受到尊崇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精湛修为和惊人天赋。动手时樊翘看出来苏景自身修为不值一提,那头妖狐多半是来自什么古怪符撰或宝物。

    前嫌仍在,是以就算苏景真传弟子的身份得沈真人亲口确认,樊翘仍不服不忿,掌门让道歉他就道歉,摆了个亲热相,可自称‘师兄’,反正他入门肯定比着苏景更早,自称师兄谁也挑不出毛病。

    苏景迷糊的,分不清樊翘是真心还是假意,只是呵呵呵地笑着点头。

    “跪下!”沈真人忽然开口,喝叱樊翘。掌门有令,樊翘不敢半分犹豫,立刻双膝一曲跪倒在地,不过提前扭转了身体,跪的是掌门,并非苏景。

    沈真人冷冷道:“不是让你跪我,是让你跪苏景。”

    掌门身后一名黑口黑脸的老者闻言皱眉,插口:“同门师兄弟,闹了误会惹出不快,有错的可以门规处罚,但同辈相跪,没这个道理的。”

    这是离山的掌刑长老,名唤龚正,人如其名最是公正不阿,只要觉得不对他就会开口,无论对方是掌门还是普通弟子。

    沈真人笑了:“何止樊翘,就连咱们都要跪,苏景是就九祖代八祖收下的亲传弟子,是你我的小师叔!”

    真人洒脱,说完率先一跪,对苏景朗声道:“弟子沈河,拜见师叔法座。”

    真传弟子没错,而真传弟子之外,也是有辈分的!离山现在这一代的掌门和长老,大都是九祖弟子的弟子,比起苏景来统统矮了一辈,初次见面当然要按规矩行大礼。

    苏景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心里最先跳出来的四个字是:师叔蒙我……现在再回想青灯境时,陆崖九提及辈分总是含糊其辞,那活了几千岁的老头子,玩弄起字句功夫简直就是高深莫测,老祖可从未明说过什么,但反复隐示,诱着苏景还以为现在的掌门、长老都是和自己平辈。

    少年可从来都没想到,掌门见了自己,竟然是要磕头的;苏景更不知道,自从他离开了青灯境,陆崖九百无聊赖时,每想起师侄和那些侄孙儿掌门、长老见面时、苏景脸上那副惊骇样子,都会捧腹大笑……

    苏景懵了,诸多长老懵了,樊翘更懵了。

    掌刑长老龚正反应不满,对樊翘冷声道:“那还要再加治你一条不敬尊长之罪!”说完也对着苏景翻身下摆,口称:“弟子龚正,给小师叔叩头!”

    真把苏景给窘坏了,连跳上大黑鹰逃走的心思都有了,双手乱摇乱摆,平时能说会道的嘴巴也仿佛含了九天玄冰,呜哩呜噜地啥也说不出来了。

    站在一旁的大黑鹰,几乎都要乐歪了嘴,打从心眼里佩服自己:选个山头做个妖王,不过是个小快活,随便见了那个离山弟子都得恭恭敬敬,哪像现在,跟了小主公…算一算辈分,妖奴比着主人矮上一辈,那俺岂不是和离山掌门同辈并肩了?这件事要传出去,什么乌鸡妖女、紫燕妖姬、海鸥妖妾,还不都得抢着往俺怀里扎,赶都赶不走啊。

    越想越乐,黑老大险险就一声大笑脱口而出。

    规矩不可废,一群活神仙般的人物执意要磕头行礼,苏景想拦也拦不住,直到众人觉得礼数周全了才纷纷起身。

    苏景也分不清自己的身骨现在是发飘还是发沉,但有两个人他没忘记,先望向四方头,老实孩子刚站起来,一看他望向自己,咕咚一声又跪下了:“方先子拜见太师叔祖。”

    方先子见了掌门和长老要喊师叔祖,见苏景就是太师叔祖,也幸亏只差了三辈,若再多一辈,他就不知道该喊啥了。

    苏景看着他的四方头,心里琢磨‘你还真没姓错了这个方字’,手上则把他扶起来,问道:“刚才看你御剑,水色盎然,你修行的可是水行法门?”

    方先子低着头、半躬着身子:“回禀太师叔祖,弟子修得正是水法,唤作……”

    苏景没兴趣他的功法叫什么,摇头打断:“你我初见,小小一份礼物,谢过之前你出手救我。是我在沙漠修行时偶然得来的,留着也没什么用处。”说着,从锦绣囊中拿出一只晶莹透明的小瓶子,塞进了方先子的手中,跟着又笑着提醒道:“可小心,莫打碎了,里面装的是一滴天水灵精。”

    最后四个字,不止苏景自己出声,在场那么多顶尖高人,识货的大有人在,有三四个长老都同声惊呼‘天水灵精’,正和上苏景的拍子。

    咕咚一声,才站起来方先子又跪下了,修水的,哪个不知道天水灵精?

    离山九位师祖,就老八和其他人格格不入,修习金乌万象,其他几位大修家修炼的都是水行道基或金、水双修,现在离山的传承,水法是重中之重。

    天水灵精何其珍贵,苏景拿来随随便便就赏赐了小的,连长老们都忍不住使劲眨眼,以阻挡眼睛里就快伸出去抢宝贝的小手。

    那几个内门弟子更懊悔得恨不得张口把自己吞下去,早知如此,之前哪还会故意放慢动作让樊翘去欺负人,应该合身扑上、用血肉之躯替苏景挡上一剑才好!

    的武动乾坤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