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五十三章 破烂门宗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五十三章 破烂门宗


    离山画皮之前,一架天舟稳稳悬浮。

    其他小门宗来恭贺的修士,到了离山界内都不敢失礼,早早就收起遁法,站在地面上等待,唯独这艘天舟高高在上,显得格格不入,舟中之人来自何处也就不用再问了。

    巨舟水色昂然、湛湛欲滴,若仔细观察还能发现这舟身有水纹荡漾、暗波流转,甚至偶尔还会啵地一声轻响,一尾红鲤露出头来,惊动一片涟漪。

    一青袍、一紫袍两位道长背负长剑,并肩站在船头,静静等候着。

    青袍道人长得粗壮魁梧,肩膀、胸口的肌肉高高鼓起,几乎都快撑裂了他的道袍,脸上一把络腮胡子,朝天鼻厚嘴唇满脸凶相,哪像个修行人,若是换身装扮,干脆就是个杀猪宰牛的屠户,但此人始终闭着眼睛,看上去好像盲者。

    紫袍道人则截然相反,四十左右的年纪,面如冠玉身材修长,临风而立衣袂飘荡,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不久之后,笑声朗朗传来,离山掌门带人出迎,一边凌空而步一边笑道:“哪阵仙风,把两位仙长带来了,沈河迎接来迟,两位万勿见怪。”

    说话间沈河真人来到舟前,面带笑意,先对那个粗壮凶横的道士拱手:“离山沈河,见过冲霄道兄。”要是苏景在场免不了又会迷糊一下了,原来丑陋的青袍才是大名鼎鼎的高人,‘人不可貌相’这五个字,果然是不错的。

    至于那个一派仙家气度的紫袍,沈河一打眼就看出此人不过是个散修,道法不纯修为稀松,第五境冲煞的境界,放在离山剑宗内充其量当个内门弟子。两个老道搭乘的天舟多半也是紫袍的法器,这座天舟华而不实,把水色弄得那么明显还嫌不够,另又养了几条鱼,完全是娇柔作造,真正修行高人的气象绝非这种表面光华。

    以前有什么不睦,毕竟还是同道,不会一见面就喊打喊杀,满脸凶相的冲霄同样开心而笑,寒暄了两句后说出来意:“贫道云游途中,听说离山近日出了件大喜事,有前辈高人传承了八祖衣钵归山修行,心中欢喜按捺不住,特地赶来恭贺。”冲霄措辞得体,举止有礼,但他始终没把眼皮撩开哪怕一条缝隙。

    对此沈河真人既不见怪也不奇怪,他早就听说,‘天元三重’在修行一项厉害神通,从百年前开始,冲虚闭听、冲霄闭视、冲灵闭言。

    跟着冲虚又指了指身边的紫袍道人,给沈真人介绍道:“这位是太平湖鹤鸣观求鱼掌门,是贫道多年好友,途中偶遇,便一起来了。”

    求鱼老道微微一笑,接口:“久闻离山剑宗仙名,无缘拜会始终引以为憾,这次偶遇老友,得知他要来离山,便厚着脸皮一起来了,叨扰之处还请见谅。”

    天元与离山龃龉不假,但天元的道统是没的说的,掌剑真人会和这种华而不实的散修成为老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天元掌剑与八祖有杀师之仇,听说八祖衣钵传人归回离山,他们能欢喜、能来道贺,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来意不善,但不让进门的话,离山未免就太小气了,沈真人笑容依旧,又说笑几句,请两位客人一起进离山,还不等抵达待客之处,那个求鱼老道手指掐诀一指自己的法器,天舟化形,迅速缩小,变成了一张水毯,舟中求鱼老道的几个弟子也悉数现身,在师尊之命下对着在场长辈磕头行礼。

    唯独有两个鹤鸣观年轻弟子端坐于水毯纹丝不动,沈河看到这两个小道士,便一下子明白,冲霄到底是来干什么了、为何他还要带着个稀松无名的散修求鱼。

    求鱼对沈真人诚恳道:“我这两位劣徒,正在宁清境关口,心思沉定全然不知身外事情,未能向前辈见礼,失礼处还望海涵。”

    沈真人目光里很有些趣味,深深看了求鱼片刻,随即一颔首:“无妨。”

    求鱼继续笑问:“能做沈真人的师叔,必定是神仙人物,不知这位前辈修为几重?”

    沈河淡淡回答:“师叔辈分高,但入门晚,才开始修行不久,刚刚勘破通天境界。”

    冲霄接口再问:“能得离山先祖真传,必定是绝伦天赋的奇才,这位前辈踏破通天,不知用了几天功夫?”

    沈河不说话,看了看冲霄,忽然笑了。

    冲霄也笑了,同样没再说什么。

    求鱼不过是喽啰,跟着冲霄一起笑,此人笑容一派仙家气度。

    ……

    辰时正,悠扬钟声回荡于重重山水之间,离山剑宗真传、内门、外门数千弟子与门中重要人物积聚离天剑坪。

    无量湖小岛上的记名弟子不曾与会,他们还没资格进入离山核心星峰,再说离天剑坪也是星峰之一,只是被削去了山头,有了一片空旷平台,地方有限容不下那么多记名弟子。

    剑坪东首筑法台设香坛,众多外门宾客站在剑坪北侧观礼,为首两人正是天元冲霄与鹤鸣观求鱼。

    离山门下自有主持礼法的前辈,先带众弟子拜祭离山先祖,再高声朗唱宣布苏景归山之事,所有晚辈弟子拜师叔祖,掌门登台当众施法为苏景锻出魂灯,掌刑长老向苏景念离山戒,执礼长老赠苏景本门衣冠……迎接新来师叔祖的离山大聚,一项一项进行得有条不紊。

    众多弟子都知道苏景是个没真材实料的,心中对他全然谈不上尊敬,不过门宗礼典上人人肃穆,都把那份蔑然藏于腹中。

    自始至终苏景没有说过一个字,脸上仍是那份带了些迷糊的笑意,总好像有些魂不守舍的,但他行拜、示谢、还礼等等一连套做下来,总算能过得去,并没什么纰漏。

    礼典召集了离山全部骨干,但流程并不繁复,小半个时辰后就行将结束,只差最后一环做个收尾,今天之会便结束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肃穆剑坪上,突然响起了一串啪啪地暴鸣声,乍一听像极了凡俗间喜庆节日时燃放的爆竹。

    怪响引得离山弟子人人侧目,循着声音望了过去。

    天元道冲霄真人咦了一声,对身旁的求鱼笑道:“恭喜道兄,高徒破宁清境,从此又上新阶。”

    当然不是炮仗,没人敢在离天剑坪上放鞭炮的,暴鸣是修行破境的预兆……破宁清。

    通天洗髓过关时,体内会响起爆豆声;冲过宁清境时,会引动空鸣外相,就是那噼噼啪啪的响亮暴鸣。同时还会有灵元涌动,进入修家体内,规模不大但远胜第一境修炼所得。

    离山核心水灵充沛,那个求鱼也是修水的,他的弟子能在此处破宁清,算是好福气了。不过求鱼带着弟子一起,随冲霄上离山,可不是为来占这点小便宜的。求鱼谢过冲霄,继而笑道:“我这个弟子愚钝不堪,在这第二重上耽搁了三年,今日才总算得以破境。”

    “三年过第二境,也算可以了,还说得过去。”冲霄应了句。

    一恭贺、一回答,声音不算他响亮,但也稳稳传遍了全场。

    话音刚落,暴鸣声陡然增强一倍,求鱼座下另个正在第二境中修行的弟子,竟也在此时破关。

    冲霄再恭喜:“好事成双,两个弟子同时破境,不多见的。”

    求鱼还是那番表情,摇头摆手:“这个弟子就更不堪了,整整五年啊!五年才勘破第二境,我看他是没有仙缘了,来日里再看一看,若真不是那块材料,就着他回家去吧。”

    “第二境用去五年…这…当真有些勉强了。不过道友莫灰心,你看那里。”闭着眼睛的冲霄抬手,稳稳指住仍在高台上迷糊着的苏景:“我听说这位离山上下人人叩拜的少年,也是用了五年时间破境…通天境。他是陆八祖的真传弟子,八祖是什么样的人物?道法何其深厚、剑术何其精妙?虽然半路夭折,但目光绝不会差,他老人家的爱徒五年破通天,你家弟子五年过宁清,足以欣慰了。”

    求鱼挑了挑眉毛:“这么说,我那劣徒还算是不错?”

    冲霄点头:“不错,自然不错!安知他将来不会也是一门之长,受无数晚辈顶礼膜拜?便如那个少年,便如此刻离山。”

    求鱼苦笑起来:“真人说笑了,以我那劣徒的道行,要是还能被门宗内万众叩拜……那个门宗得破烂成什么样?您老切莫再拿贫道打趣。”

    冲霄霍然大笑了起来:“那个门宗得破烂成什么样子?道友这句话说得有趣,当真有趣!”

    的武动乾坤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