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六十二章 紫凰庚金剑羽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六十二章 紫凰庚金剑羽


    苏景休息了一阵子,重拾朝霞剑,准备开始第二次淬炼。

    剑尖儿见状好意相劝:“这把剑没什么前途,师叔祖用它练手,摸索出秘法的规律、诀窍也是是了,没必非把它炼到极致。浪费时间也浪费力气。”

    一如既往的,苏景笑了笑、没解释,径自运转阳火开始炼剑,但是与上次不同的是,在淬炼之中他空着的另只左手动了起来……敲敲打打。

    剑尖儿说的道理苏景不是不明白,仍执意淬炼朝霞剑只是因为‘冲动’。

    仿佛擅凫者乘船游湖,见到湖水青碧涟漪波荡,会不自禁地想要入水畅游一样,在第一次炼制朝霞剑剑时,苏景心里升起了一份‘冲动’:三这三那诀,他想敲打剑身。

    没道理可讲的,这份冲动来得无端,似乎扣中了什么玄机,苏景一开始炼剑,青灯境中修习过的三这三那诀就蠢蠢欲动,简直连手指都在跳。但刚刚是‘金乌小炼世’之初试,为见秘法效果苏景要强行忍住。

    所以有了这第二次淬炼。

    左手五指收拢握攥成拳,金乌阳火灌注,比起炽烈铁锤也毫不逊色。相隔几年,苏景又一次施展三这三那诀,只是解牛刀换成了朝霞剑、粗糙条石换成了赤手空拳。

    拳头敲打着剑身,时急时缓,冲起的当当声仿佛暗藏古怪韵律,听上去并不躁耳,却充满着诡异的古拙……剑尖儿剑穗儿初时表情迷惑,不晓得苏景这是干啥,可是才片刻功夫,姐妹俩眼中的困惑就变成了惊讶,眸子越瞪越大,不自觉里连嘴巴都张开了。

    坐在一旁、对苏景打铁毫不关心的白羽成,见了双姝的表情,忍不住起身走上前,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才看了朝霞剑一眼,脱口就‘咦’了一声,跟着再也挪不开目光了:

    随苏景的‘三这三那’与‘金乌小炼世’并施,剑上霞云震颤不休,肉眼可见层层收拢、凝聚…剑红在缩小!不是消失散去,而是紧紧浓缩,变得越来越纯烈,到了最后长剑耀目雪亮,而满剑赤霞灵晕凝聚成了一条碧红如血、却远比血色更淬厉更鲜亮红线。

    名门弟子见识非凡,看不懂苏景的法门,但至少能看懂朝霞剑的变化,剑穗儿急了,一反手把自己的飞剑亮出来:“待会我要请师叔祖帮我炼剑,他让我干啥我都答应!”

    剑尖儿也不腼腆了,把自己的飞剑拿出来,对妹妹道:“咱俩一起求他。”

    白羽成没亮剑,但也对双姝低声道:“你们帮我向师叔祖求求情。他若答应,红鹤峰的弟子再偷着跑出去玩,只要别让师父知道,我保证刑堂没人追究。”表面上硬邦邦生冷的刑堂高足……表面上的。

    剑尖儿眼睛大亮:“真的?”

    剑穗儿撇嘴不屑:“刑堂打过我,休想我帮你。”

    三个人正嘀咕着,忽然‘当’地一声锐响刺耳……苏景手中的朝霞剑,断了。

    剑尖儿剑穗儿见状齐齐一愣,赶忙把自己的命根儿飞剑收起来了,白羽成也咳嗽一声,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转身走开了。

    毫无意外的,苏景又把自己累惨了,满眼心疼的把断剑收回,倒头大睡。

    不过他的睡梦是甜的,朝霞剑硬是被炼断了,但苏景心里清楚那不是三这三那诀或者金乌小炼世的过错,只是这剑的质地不足、受不得真正上法的锤锻;只是自己的经验还不够,没能准确拿捏好法器能承受的极限。

    那些九十九柄剑羽会经过锤炼,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苏景做着梦都在期待着。

    而后三个月里,苏景的日子过得昼夜不分,每天除了适当休息便是炼剑。

    三这三那诀、金乌小炼世两术相合,反反复复,锤炼着一支剑羽。仅一支剑羽。

    整整九十天后,终于苏景一抖手中剑羽,笑声畅快无比。

    始终侍奉在不远处的六两见状立刻抢上几步,大声恭维:“恭贺小祖宗炼成绝世好剑!”

    好妖奴的夸大其词苏景早都适应了,只是笑着问:“你能看出这支剑羽的不凡?”

    “回禀小祖宗,小人看不出来。”妖奴回答得理直气壮。

    真的看不出来,沈真人送来的剑羽是什么样子,苏景手中的剑羽就是什么样子,若丢入剑匣,六两自忖是无论如何也挑不出来的。

    苏景笑呵呵地,把手中剑羽向他一抛:“给你仔细看。”

    不用仔细看,甚至还不等六两伸手去接住剑羽,六两的神情就微微一变:剑羽,真的如翎毛、如轻羽,被苏景扔出来后,竟随风飞舞、飘飘荡荡,似没了丝毫分量。

    沈真人与离山门下专责冶炼的公冶长老,只是破去了剑中的禁制、改变了金剑的器形,但金剑本质未改分量不变,以前的剑羽若脱手会直接落地直没土石,哪会像此刻,真的变成了一根金色羽毛。

    六两把羽毛拈住,触手轻若无物、几近毫无感觉。六两吸溜了一口凉气,不难想象的,若被这把剑扎进身体......死亡或许会比疼痛来得更快!

    到底是买卖家出身,六两识宝的本领比起同辈妖精强出太多,仔细端详片刻,脸上的惊讶更甚:“这是…这是至纯庚金?至纯的紫凰庚金?这又怎么可能?”

    五行生克,烈火克锐金。但真正金精非但不怕火,反而天性亲火,因只有烈火才能让它更纯粹、更闪亮。

    金剑本身是以一丝‘紫凰庚金’混同其他金属炼制成形的,而经过苏景淬炼,所有杂质都被阳火熔去,就只剩下最最纯粹紫凰庚金,翎羽之形不改,真正提高的是这只剑羽的行属与行真。

    以前铸就金剑的前辈也不是傻瓜,自然都明白还金以淬、铸剑以真的道理。之所以还要混合其他金属来炼铸小剑,很重要的一重原因在于‘紫凰庚金’自有怪性、不受独炼,非得掺和其他金属才能成形,由此大大降低了金剑的品质,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紫凰庚金特性如此,就算再厉害的火焰、再高超的铸炼手段也奈何不了它,只凭金乌小炼世,就算能炼化杂质,剑羽也无法保持形状。不过配合金乌小炼世的三这三那诀却有神奇之处,虽然苏景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实实在在的,在古怪手法接踵不停地敲击下,紫凰庚金不仅受了苏景的阳火,而且它也服了苏景的阳火。

    金乌小炼世上下两重,苏景炼器的同时也完成炼禁,心念一转剑羽化作一道金光一闪而没......

    有风掠过,光明顶附近的一片莽林忽然扬起了层层叶雨,飘落的叶儿无一例外,每一片都是半叶,切口平齐、笔直。

    大好妖奴免不了又是一番盛赞,最后又笑道:“一支剑羽便如此了得,若小祖宗把整匣好剑都炼成,真不知九十九道剑羽齐发,会是何等惊人、何等威风!”

    苏景却苦笑了起来:“一支剑就用了三个月,九十九剑,二十年啊,那真没法修行了!”

    到了此刻,苏景也完全理解陆崖九曾经过的‘术误法’之说了,正法才是通天之路,诸般法术只是配合之道,沉迷于各种法术就会耽搁了修行。这是极简单的道理,却偏偏有无数人会犯这个错误,就连陆崖九也因痴于剑而误了修行。

    只因修行每精深一步,就会多出无数光怪陆离、功用喜人的法术,它们摆在那里随时可以学用,让人舍不得放弃不理,真的舍不得啊。

    修士也是人,是人就得面对诱惑,修行苦、修行难,指得绝不仅仅是人间**、身体苦楚和千年孤寂,这修行本身何尝又不是随时在衍生着诸多诱惑,迷花了修家的眼睛。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