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六十九章 金乌焠真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六十九章 金乌焠真


    “金乌阳火,为他重锻心脉、洗炼身体。”蓝祈回答得理所当然,似乎觉得苏景多此一问。

    苏景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和炼剑不太一样吧。”

    蓝祈皱眉看他:“你学金乌小炼世的时候,没顺便看一看与之对应的‘金乌大焠真’么?”

    蓝祈说话略带些异域口音,雷动刚死了一次,耳朵里还有些异响,没听得太真着,问兄弟:“金乌大啐谁?啐谁?”

    赤目有些心不在焉,随口应着:“啐谁?”

    拈花最认真,回答两位哥哥:“金乌想啐谁就啐谁。”

    ……

    ‘金乌炼世’炼天炼地;‘金乌焠真’焠生焠死!

    光热源头、生命所依,金乌阳火除了焚毁一切的火之恶性外,它还有生善天地的暖性。金乌大焠真本就是煅铸命基、助燃命火、洗经伐脉的无上法门。

    以苏景现在的修为倒是能学习此术,只是这门本领不是普通的复杂。且不提运气的诀窍、动火的技巧,就仿佛郎中施针,光学会了扎针手法,但是对病情病理、身体结构、五内联系、体内阴阳正邪全不了解,又怎能治病救人?

    若是只苏景自己,就算他把金乌焠真练到极致也休想能救回小家伙,但他身边还有个蓝祈。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帛绢铺展开来,原打算暂时不练法术、专心修习正法去冲击第三境的苏景,为了再救参莲子一次,开始精研‘金乌大焠真’。

    山腹中的小院没有时间概念,黑天或是白昼全凭蓝祈的法术做主,看烦了蓝天白云她就挥手换了天,瞧腻了星河明月她就再一挥手。兴致来到时偶尔她下个雨飘个雪什么的,当然,以魔女的修为,她最喜欢的就是刮大风。

    苏景心无旁骛,一边修习金乌大焠真,一边现学现卖,在师娘的照看下拿参莲子练手。而蓝祈的指点也从不会一带而过,每次都伴有讲解,为苏景仔细解释明白医理、命理、生理以及身基命火等等道理。

    所有人都说苏景的资质不好,但那指得是他修行的身体条件,少年的脑筋和心思都是没得说的,学习得又快又好,见他受教蓝祈欣喜,苏景又何尝不是长了学问、学到了真正本事。

    更难得的是,金乌大焠真所涉及的运气、炼火的法门纷繁复杂,远胜于金乌小炼世的心法,虽然这只是门法术,从根本而言对苏景突破境界没有帮助,但实际上他修习此术的过程,对掌握、运用自己的阳火也添了无数心得,这是只有在实践中才能积累下的经验,当真受益匪浅。

    至于参莲子,小娃不会说话可该懂得全都懂,被苏景送入体内的阳火烧灼得再怎么痛苦难受,他都咬牙忍着,常常憋得自己小脸通红眼泪汪汪,实在让人心疼得不行。

    蓝祈修为精深早就辟谷,居然还储备了不少食材,平时被她置于乾坤袋内长保新鲜,也幸亏有吃的,苏景才能在这里长住,否则不等治好小的,他这个大的就先饿死了。

    苏景的修行浅薄,金乌大焠真又是极消耗真元的法门,对小娃的‘炼化’进度缓慢,休息回气的时间倒比着施法时间更长,不过对这种没办法改变的事情,苏景从不会去白白着急。平时修整间,苏景常常和蓝祈闲聊几句,之前他与陆崖九结缘的经过、青灯境内外经历等等,慢慢都讲与了师母。

    有次苏景提起陆崖九藏在馒头里的纸条机缘,蓝祈听后忽然露出个少女才会有的古怪笑容:“陆崖九着你去找那个黄衣女子么?陆角八早就走了、陆崖九困于青灯再出不来,你没有师父缘,倒是有不小的师母缘。”

    苏景听得出弦外音,追问:“离山东凝翠泊黄裙女子,是陆师叔的……”

    “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我不晓得,”不等苏景说完蓝祈就插话打断:“我只是曾听陆角讲过,有个名叫浅寻的女子,喜穿黄裙、痴恋陆崖九,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为了陆崖九,那女子不知做了多少事情,其实修行寂寞,结一位情义道侣是好事,可陆崖九就钻在牛角尖里不出来,说什么也不与人家往来,对方为他做什么,他一定会再替对方做一件事补偿回去,坚决不欠人情。驴子一样,又蠢又倔,伤透了那女子的心。”

    陆角八死得早,有关陆崖九的情事纠葛,后半段蓝祈一无所知。

    小院密封于光明顶内核,全无通往外面的路径,苏景不走三尸也得陪着,坐在旁边听故事的拈花使劲皱眉头,对苏景道:“陆崖九让你去找她,我琢磨着不像好事,痴情女子绝情汉,黄裙女子因爱生恨,你送上门正好给人家痛打一顿。”

    蓝祈笑得开心,居然附和拈花:“不是打,是削!我听陆角讲过,那个女子来历神秘,修得独门秘法,但最最了不起的是她的剑法精妙绝伦,真要放开手脚拼命,陆崖九都未必拿得下她嘞。”

    陆崖九自然不会坑害自己,听蓝祈此言苏景便恍悟,老祖之意是要自己去和此人习剑,又难怪纸条吩咐,要剑冢取剑后再去拜访。

    不过以陆崖九和黄裙女子的纠葛,苏景去了究竟是学剑术还是挨剑削,估计陆崖九也吃不太准,用老祖的话说就是:看你的机缘了。

    ……

    不知日月,时光忽忽,进度缓慢但也总有大功告成的那一天。随着苏景收回阳火、完成最后一重‘祭炼’,一向不怎么哭闹的参莲子,忽然爆发出一阵哇哇大哭,眼泪鼻涕齐下、小手小脚乱挥,动静实在有些吓人。

    苏景心里不踏实:“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子?莫非有什么不妥?”

    蓝祈却笑得轻松:“人世间,苦难间。不论是是妖是人,生到这世上就是受苦来的,所以新诞婴孩都会啼哭个不止,这小子现在哭,便说明他真正成‘人’,真正得了性命,是好事。”

    苏景这才松了口气。焕然重生的参莲子较之以前有了三处变化,一是头顶儿上的那片叶子不见了,变成了茸茸软发,塌塌地贴在头皮上;在他的心口位置,多出了一道仿佛纹身的青青印记:一参、一莲并蒂结梗,栩栩如生;第三重变化,对参莲子可就实惠得多了——小娃身上那浓浓的药性灵气尽数收敛,莫说苏景,就是蓝祈都无法察觉。

    虽然还是妖属,但看上去和一般孩子全无区别,就算把他扔到神仙窝、妖怪洞里去,别人也只会当他是个普通小娃。

    这三处都是外相浅变,而小娃还有一项真正本属内变:以前他空有一身药力,可自己无法控制,如今那份蓬勃药力尽数蛰伏于他的经络,来日慢慢修行将其炼化为妖力,早晚成为一代木行妖仙!

    会如此固然是‘金乌大焠真’神奇,但与蓝祈的眼力与指点也密不可分。师徒合力,最终成就的不止是小娃的造化、不止是一桩性命善事,更是一项让自己开心、让他人受惠的快乐事。

    当初造出参莲子的那个大妖早已魂飞魄散,参莲子的用途、炼法随之失传,就算把他煎熬入药,也难以将其药效发挥出一两成,经过苏景一番炼化,小娃以后得以自炼自元,十足是个大圆满的结果。

    蓝祈笑容欣慰,对苏景道:“由我做主,参莲子以后便是你的弟子了,不过你自己还要修行,他先留下跟着我,有关他的修炼事情全由我来指点。”

    苏景欣然点头。此间事了,他这个离山小师叔失踪许久,估计离山早就炸开锅了,苏景不再逗留,准备离开了。

    临行前蓝祈嘱咐道:“你的那件袍子,充其量能再护你一两次,金乌万巢的遁法能不用就别再用,会要命的。”

    苏景目光一黯,不能火遁,以后想来探望师母就难了。蓝祈一笑嫣然:“待你破第七境,结成宝瓶身,虚空就再伤不到你了,好好修行吧,总能再见面,至少将来我得把徒弟还给你不是。又说不定哪天我待得烦了,一剑把这光明顶劈开两半,出去转转看看。”

    大礼拜别,相处时不觉什么,分别时心中却悄然多了一份戚戚,苏景纵入长燃鼎。

    的武动乾坤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