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七十章 伏虎师姐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七十章 伏虎师姐


    让苏景着实意外的,他来时在金乌大殿上燃起的火堆,居然还未熄灭,从哪来的又从哪里钻了回去,才一跳出火堆,耳畔猛然响起一声大吼,黑风煞悲喜交加扑到近亲:“老黑拜见主公!我就知道主公一定会回来,日日守护着这火堆不容它熄灭,我就知道,你一定回来……”

    大黑鹰不善言辞,说来说去总离不开那句‘我就知道’,但足见其耿耿忠心。光明顶上空荡荡的,再没有其他人。

    问过才知道,苏景这一去一回整整八个月的时间。与他性命相连的妖奴未死、礼典时被移入中宫的魂灯未灭,是人都知道他还活着,可他长久未回,众人就以为他遁法不精、迷失在虚空回不来了。

    开始两个月各峰长老还派遣弟子在光明顶守候,见他迟迟不回,弟子们也就散去了,最近还会来探望下的,就只有白羽成和红鹤峰的剑尖儿剑穗儿,另外那个从宋阳手中得了天水灵精的四方头,倒也知恩图报,修炼之余偶尔会到光明顶上看一看。

    捏碎木铃铛通传离山诸位长老……苏景突然回来的消息比他失踪还要更让人震惊,只见一道道剑光飞纵,自各处赶赴光明顶。

    苏景到底有个‘第一代真传弟子’的辈分,从各座长老到门内重要执事再到地位较高的真传和内门弟子,呼啦啦着实涌来不少人,片刻功夫光明顶就人满为患。

    红长老目光惊喜,见礼后问起缘由,苏景早就编好了谎话,就说自己迷失于虚空,四处乱转总算回来了,这番话是蓝祈帮他想的,正和众长老的猜测扣合。

    苏景说完,目光从人群里寻索几次,都没能找到掌门沈河,问道:“掌门人呢?”

    红长老回答:“掌门真人还未回来,想来是扶乩师姐的法蜕不易取出。不过不用担心,每月初一他都会传讯回来报上平安。”

    这时候带着三个分身的任夺冷漠插口,问苏景:“虚空对人有大害,小师叔如何能挡得?”

    这一重瞒不过去、苏景也不打算瞒,闻言就开始脱衣服,把任夺吓了一跳:“小师叔这是干什么?”

    很快那件破破烂烂的飞鱼袍露了出来,苏景笑道:“全靠了这件宝贝,我才能在虚空中存身,幸亏及时赶回来了,否则袍子全烂我也得死于非命。”说话时他没忘伸手挡住了袍子上同样破破烂烂的‘好’字。

    任夺淡淡一笑:“小师叔的宝贝真多。”随即不再说话了。

    接下来少不了一场寒暄和罗嗦,苏景一一应付过去。

    过了整整一天,苏景身旁才‘嘭嘭嘭’的三声闷响,三尸钻了出来。

    本尊有难时三个矮子会不想不顾的自裁赶来,但这次苏景只是回来,他们三个实在怕疼,即便早在那小院里待得不耐烦了,终于熬到了重见天日时,又犹豫再犹豫,最后还是师娘出手,成全了他们三个。

    三尸不喜欢离山,苏景通传红鹤峰,由红长老派人把他们三个送了出去。

    他们前脚刚走,一道人影摸上了光明顶,看了再看、直到确定四下无人后,这才脆声通报:“弟子扶苏,求见师叔祖。”

    扶苏,离山十三真传弟子之…原来是之九,后来多了个苏景,就没法排了。苏景辈分大却入门晚,谁也不知道该把他排在真传的老大还是老幺。

    苏师叔祖的排位飘忽不定,其他人自然也没得排。

    扶苏少女模样,据说凡间出身豪门,从出生那天起就被无数规矩管束着、教导着,五岁来离山,始终懂事知礼,对长辈尊敬有佳对同辈关爱谦和,真正的贤淑仙子。

    苏景和她一共就只讲过两三面,全无交情可言,纳闷迎出去。

    扶苏盈盈下拜,口中言辞精致,但也都是些没用的废话,不外是路过此处来探望长辈之类,若非她长得还算好看,苏景早就不应酬她回去练功了。

    客气话说完,扶苏道出来意:“师叔祖归山之初,弟子接到涅罗启巧传讯......”

    听到这里苏景心思一动,笑道:“扶苏…伏虎?你就是启巧说的那个离山的伏虎师姐?我本还奇怪,没见咱们离山真传弟子里有一位伏虎仙子。”

    扶苏微笑道:“启巧师妹精灵古怪,念着谐音给人乱起绰号,本就是她的拿手好戏。”说话间,她再次下拜,语气真挚诚恳:“启巧师妹与弟子交谊深厚,师叔祖救她性命,便若再造于扶苏。”在真页山城,如果不是苏景与喜袍鬼意外开战,启巧莽莽撞撞地冲鬼穴必死无疑,说苏景救了启巧一命也不算言过其实。

    客气话越说就越客气,道谢过后还是道谢,扶苏开始还从容大方,可是说到后来也目光发飘神情尴尬,偏偏就是不肯走……

    到最后苏景还是不耐烦了,问她:“你肯定还有别的事,直接说!”

    扶苏似乎也下定了决心,咬着牙从袖中取出一只玉匣,双手捧上:“师叔祖救启巧之恩,弟子无以为报,唯有此物略偿一二。”

    苏景打开盒子一看,三十颗指肚大小的红色药丸,纳闷问道:“这是什么?”

    “天香镇元丸。”扶苏应了一声,同时脸上的神情也变得鬼鬼祟祟,转目四顾好像生怕有人看见似的,语气焦急:“您快收好…先收好它再听弟子讲来。”

    以贤淑温良著称的离山扶苏,明明白白地摆出了一副做贼的模样,这可当真是一副奇景,苏景又吃惊又好笑,把玉匣收入囊中:“什么情况?莫非是赃物?”

    看苏景把匣子收好,扶苏轻舒了一口气,神情放松不少:“这是师父的珍藏。本来是个错误方子,炼出来的药物也没有预期之效,不过师父觉得还有修改的余地,是以将这盒天香镇元丸列做收藏,以便有暇时能细辩药理再做改进。不过水灵峰上奇花异草无数,他老人家天天都忙得不行,这匣丹药放了几十年他老人家都没再动过,我…我就取了来献给师叔。”

    在列位真传弟子之前,扶苏一直在水灵峰修行、是主管丹草药石的风长老门下弟子。

    看她的样子,取是没错,但一定是‘不问而取’了。

    扶苏继续道:“天香镇元丸主效无用,但却多出了一门副效:弥补虚空对身体的伤害。它对旁人几乎全无用处,对师叔祖却正合用,以后若遇紧急事情需要发动火遁,可以靠它救命,一次一颗。”

    苏景闻言动容,跟着无奈笑道:“弥补虚空伤害…药效如此,赶明风长老发现药物丢失闹起来,就算傻子也知道是谁偷了它。”

    扶苏赶忙摇头:“这一重药效就算师父也不晓得,是我以前助师父整理丹方药理时无意中参透的,师叔祖放心,没人能怀疑到您老。”

    扶苏做贼难,送贼赃更难,好容易把事情讲清楚,再不敢逗留,又道了声‘打扰师叔祖了’,慌慌张张地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转回头望向苏景:“您用那药丸…千万不可让别人知道。”

    “晓得,万一被旁人知道了,我就说是我捡的。”苏景点头,跟着又咳嗽一声,正色道:“扶苏,你这心态不行,以后还得练。”

    “谨遵师叔祖教诲。”这是熟词儿,纯粹脱口而出,说完后扶苏愣了愣,腹中啼笑皆非,脸上微笑恭敬,拜别苏景飞纵而去。

    随后两天光明顶无事,苏景乐得清静,抱着金乌万象仔细研读,为即将开始的第三境修行做准备功课。但是第三天清早起来,忽然一阵阵破空声传来,宗内长老纷纷从自家星峰赶来光明顶。

    苏景意外,望向和自己最相熟的红长老:“怎么了?”

    红长老摇摇头:“还不清楚,是任夺传讯请大伙过来的,多半没什么好事,不过小师叔不用担心,离山自有离山的规矩,不是修为高了就能只手遮天的地方。”

    话音未落,任夺带了三个分身,还有四五个和他交好的长老落足光明顶。红长老的话尽数入耳,任夺笑声嘶哑:“师妹的话没错,离山自有离山的规矩,本领高不能只手遮天,辈分高也得照章办事。”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