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七十五章 四渎龙王之后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七十五章 四渎龙王之后


    裘婆婆飞得又快又稳,不多时便带着苏景从光明顶赶到她的无量湖,随她一个手诀湖水轰轰向下里翻卷而去,让开一条宽阔大路直通湖底。

    即便在离山精怪之中,裘婆婆也算是老资历了,地位摆在那里,她家里有事来帮忙、来探望的着实不少,既有门中大妖也有离山长老,全聚集湖底的水晶仙鳅宫中。另外还有几个水灵峰风长老门下弟子,他们是替师父留守仙鳅宫、以便小泥鳅病情有所变化能及时施救。

    虽然心中全然谈不到难过,但是表面功夫总得做个十足,众人都愁眉不展,满脸满眼的担忧之色。待见裘婆婆居然把苏景带回来了,大家又略略显出了些意外。

    裘婆婆大步走入洞府,对众人道:“苏景要为小侄问诊,还请大家暂作回避。诸位的探护之德老太婆牢记在心,待侄儿病愈再当登门道谢。”

    大伙一听裘婆婆居然要让苏景给小泥鳅治病,惊讶之情溢于言表,不过主家开口了,且苏景的辈分又不一般,旁人就算想劝也不好开口,就此告辞而去,唯独一个中年汉子站在原地不动。

    汉子头大如斗、脖子短得几乎看不出来,上半身魁伟异常,两条腿却又干又瘦,上下极不对称。此人身材古怪,长相更古怪:两只眼睛都快长到太阳穴上去了,嘴角几乎和耳根相连,偏偏还没有下巴。裘婆婆和他站在一起,又脏又臭的老虔婆立刻就便成了风华绝代的大美人。

    此人姓年、晚辈都叫他年七叔,和裘婆婆一样同是离山门中的大水妖,他是头鲶鱼精怪。

    年七叔侧着身,先用左眼上下端详了苏景一番,跟着半转身,再用右眼与之前一模一样的打量苏景,之后他没再动、直接用空出来的左眼望向裘婆婆:“就凭他,成么?老姐姐你想清楚,病急乱投医万万要不得。”他的声音有气无力,而且强调拖得又细又长,好像裹了层粘液似的,让人说不出得难受。

    显然鲶鱼和泥鳅交谊匪浅,裘婆婆心中着急却没发脾气,只是摇头道:“老七,帮我守好外面,谁也不许放进来。”说着拉了苏景的手,向洞府深处走去。

    年老七一点头:“你心里有数便好。”跟着他又对苏景道:“小子,你多用心!”说完转身走出水晶仙鳅宫,双手抱着肩膀往门口一站,摆出了拦路的架势......

    水灵峰弟子也离开了仙鳅宫,其中一个姓刘的青年心中不忿:“也不知道裘婆婆怎么想的,连师父都束手无策的怪病,凭苏...凭他能有什么办法?辈分高和修为高是两回事,修为高和医术高又是两回事,何况他才刚过了第二境,连第三境的大门在哪里都还没找到。”

    另个姓苏的少女不以为然:“刘师兄小瞧人了,说不定师叔祖真有什么厉害手段呢。”

    刘师兄不屑:“他若能治好小泥鳅,我就......”

    不等说完,苏姓少女就笑着打断:“莫乱许愿,现在话说得太满,小心到时候填不回来。他老人家的道行,远非你我能够猜度的。”

    刘师兄耸了耸肩膀:“不明白你对他哪来的信心。”

    苏师妹闻言把胸膛一挺,理所当然:“自然有信心,姓苏的个个了不起。”

    刘师兄咳了一声,失笑摇头:“这不是胡搅蛮缠么......”话还没说完,脚下大湖深处陡然传出一串串牛吼般的巨响,旋即一道道水柱拔湖而起直冲苍穹!黑风似的的妖元有如实质,自水下乱冲乱撞搅动得整座大湖都仿佛开了锅。

    苏师妹大吃一惊道:“怎么回事?”

    做师兄的无论修为、感知还是见识都比身边的同门强出一大截,当即应道:“妖元蓬勃、威势新成,这是...这是小仙鳅成功破关进阶?但、但是...怎么可能啊。”

    风长老门下个个精通医术,都能明白小泥鳅转危为安的关键就在于‘晋界’,此刻几个人相顾骇然,苏景才下去了多少工夫?这就助小泥鳅晋界了?这是什么样的手段,就算古时大圣亲至也不外如此吧......

    有大圣点将玦,要八灵阶以下的精怪升上一级对苏景来说甚至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来到仙鳅宫深处,裘婆婆手按小泥鳅顶盖天灵,以浑厚妖元将其激醒片刻,简明扼要陈说利害,小泥鳅信得过姑母,立刻对苏景臣服认主,额头往令牌上一碰,这事就算完了,前前后后加起来,连一盏茶的工夫都不用。

    小泥鳅晋升六灵阶的过程全无悬念,但晋阶之初的情形着实惊人,全不像普通妖物那样神光内敛,反而妖气外泄,小泥鳅口中大吼不停,化作真身来回翻滚跳跃,身形大小也随之剧烈变化,眼瞧着不过半尺长短,呼吸间就化作数十丈巨大身躯,再一眨眼又变回五寸,如此往复不休。

    可是不论身形大小,妖物摇头摆尾之际都裹挟着巨大力量,撼得整座水晶宫都摇摇欲坠,苏景连护身赤炎带残破飞鱼袍一起发动起来,才能够勉强挡住小泥鳅绽放出的烈烈妖威。

    折腾了足足一炷香的工夫,小泥鳅非但不曾止歇下来,反而挣扎得越发猛烈了,口中呼号也越来越响亮,如闷雷一般震耳欲聋。

    见小泥鳅这副样子,苏景心中也没把握了,沉声问身边的裘婆婆:“要不要把风长老请来?现在的情形怕是不妥。”

    不料裘婆婆却哈的一声尖笑,连老脸的皱纹缝隙中都夹了满满的喜悦:“不妥?没有不妥,简直是大大的妥当、天大的妥当!”说着,老太婆一手拉住苏景,另只手向小泥鳅头顶一指:“你看那里!”

    顺着裘婆婆手指方向望去,之见小泥鳅的顶盖天灵正一次次的凸起、越鼓越高,仿佛又什么东西正要从它头颅中拱出来。苏景不看还好,看了心里更觉悬得慌了,小泥鳅连脑袋都快炸裂了......

    又何止头顶拱恶瘤,小泥鳅一身细密的鳞叶也在哗哗大响中不断脱落,一片黑鳞落下,一片银色鳞叶重生,肉眼可见的这条时大时小的妖怪,正一点一点从难堪的灰黑颜色,渐渐变成闪亮银色!

    裘婆婆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缘由,笑得连嘴吧都合不上了:“造化,造化,先祖显灵,老裘家这次总算扬眉吐气了!”或许是想到了家里人丁稀薄、也可能以前她家这族泥鳅精怪饱受外辱,回忆过往再看如今的侄儿‘造化’,嘟嘟囔囔中老太婆的眼里又泛起泪光。

    苏景不傻,最初担心过后,再见裘婆婆现在的样子,哪还能不明白小泥鳅身上发生的是好事,长舒一口气后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老太婆用脏乎乎的袖口抹了抹眼角,反问苏景:“你可听说过四渎龙王、济水河神?”

    太上古时,中土世界除了四海龙王之外,另外还有四位龙尊分别掌管长江、黄河、淮河与济水,合成四渎龙王,它们的地位不若海龙王那样高高在上,但也是实打实的一方神君,统御着庞大水脉。

    这是故老传说,几乎每一本神怪异志上都有些,苏景自然晓得。

    待苏景点头之后,裘婆婆眉飞色舞:“我们老裘家祖上,曾与济水河神攀亲,子子孙孙的身上,也都带有龙王血脉。”

    听上去名头唬人,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世上的的精怪妖兽,大都身负远古血缘,比如天下乌鸦无论什么品种,几乎都能和三足金乌攀上点亲戚。有血脉传承是一回事、血脉浓厚稀薄是另一回事、体内血脉能否觉醒又是另一回事。

    除了最初与济水河神攀亲的那几代,之后老裘家祖祖辈辈,再没有过龙血觉醒的事情发生过,任谁也没想到小泥鳅生具造化,体内蛰伏的河神血脉竟然得以觉醒。

    但他血脉觉醒的时机大大险恶,正赶上破境跃阶之际,外界涌入体内的灵元、升级时迸发的妖力与血脉中苏醒的力量绞成了一团,不受控制逆冲五内,这才忽生恶疾,险险就要了它的小命。

    如今得苏景相助小泥鳅顺利晋级,灵元妖力归窍还脉,只剩血脉神力,小泥鳅自然险关已过,剩下来的就是造化了,当下谨守心台全无躁动,任由血脉暴发蓬勃力量来改造身体......

    这一场折腾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终于,顶盖三尺独角如锥、周身换过银甲,小泥鳅昂首一串嘹亮长吟,震彻离山!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