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升邪 >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七十九章 梧桐树紫铜棺

第一卷 仙天冠盖 第七十九章 梧桐树紫铜棺


    磕头谢罪还好说,但天香府是他们经营了数百年的洞府,如今要他们自己毁去,这个责罚着实不轻,葱姜二妖万般不舍,可又不敢再开口讨饶求情,一时间呆立原地,葱道人的脸色惨绿、姜和尚的目光枯黄。

    苏景咳嗽了一声,为二妖求情:“只是一场误会,如今事情澄清,下次大家再见面就是朋友了,您就把他们留下来吧。”

    姜和尚没想到苏景居然会帮他们说话,老脸上显出感激,葱道人的反应更快些,忙不迭对苏景躬身,大声道:“您既是仙子她老人家的晚辈,便是我们天香府的贵宾仙客,以后若有差遣,只凭小神仙一字谕令,天香府赴汤蹈......”

    不等老道把豪言壮语说完,浅寻就对苏景道:“你想留下他们便留下,随我来。”说完裙袂飘飘凌空飞渡,苏景展开双翼跟上,黑风煞幻化本形驮着三个矮子,一起向湖心飞去。

    临行之前一向少言寡语的大黑鹰忽然心血来潮,问葱姜二妖:“天香府里没有蒜大仙么?”

    “她正在闭关修行。”姜和尚脱口应道,葱老道想都不想地补充道:“若非三味齐全,何敢自称天地原香?”

    葱姜蒜都有,大黑鹰踏实了。

    ......

    跟着黄裙浅寻徐徐飞行,脚下平湖如镜,反衬着青天白云,浮光阵阵掠影憧憧,别有一番景色,而这番景致非飞行之人不能领略,这又何尝不是一份修行之乐呢,苏景不自禁地笑了起来,从来都不肯满足、可似乎又非常容易满足的少年。

    行进中浅寻对苏景道:“有关陆崖九,你和他相处、所知一切,尽数说与我知。”

    按照馒头里第二张纸条的吩咐,苏景开始讲起他与陆老祖结缘经过。

    跨过小半座湖泊,一行人来到一处光秃秃地小岛之前,浅寻长袖轻扬,空气轻颤涟漪波荡,匿形法术撤去、荒凉小岛立刻变了个模样。青黑礁石便成了青青绒草地,一棵棵梧桐错落,围绕着一座白墙青瓦的小小院落。

    在浅寻带领下几个人落足小岛,穿过草地进入小院,于堂屋中落座,黑风煞讲究规矩,站在苏景身后不肯落座,三尸自来熟,一个个都爬上椅子,舒舒服服地坐着。

    浅寻身边有婢女,见来了客人不用吩咐,便迈着细碎脚步上前奉茶,几个小婢身体凹凸有致,行走时腰肢摆动自有一番风情,只是她们几个全都蒙着头纱,不知是什么地方的风俗,让人看不清样貌。

    见到女人拈花神君大乐,前倾着身子去接茶杯,又胖又短的手指头当然免不了去轻轻摩挲人家姑娘的滑嫩手背,可是他才和对方稍有接触,似乎被突然扎到了似的,猛地打了个哆嗦,急忙扯回双手,小包子似的脸上尽是惊愕。

    浅寻看了拈花一眼,但没说什么,转回头对苏景道:“你继续讲。”

    良久,与陆崖九有关的事情,苏景尽数讲完。夕阳没入湖面,只剩余晖苦苦挣扎,小小院落已经暗下来,主人却没有掌灯的意思,所有人都坐在黑暗中......

    浅轻轻呼出了一口浊气后喃喃道:“他仍活着呵。我还以为你会把他的死讯带来,我还以为今天能痛哭一场...原来不用。”

    说着‘不用哭’,可就那么毫无征兆的,两行眼泪淌下......仅流泪,她的神情依旧没有过丝毫变化。那张脸膛美艳不可方物,但却仿佛画中颜色,再如何美丽也不会动、不肯动。

    “他让你找我是为学剑,总算...他肯让我为他做一件事了。”轻飘飘的声音里,她挥手抹去眼泪,跟着又问苏景:“他不是要你采剑之后再来么。剑冢封闭,无人能再采剑,你又来做什么?”

    苏景从锦绣囊中取出了两盒点心:“过年了,来给您拜年。”

    说话同时苏景站到浅寻面前,依着晚辈礼节给浅寻拜年。

    三尸不肯当晚辈,一个都不动,坐在椅子上晃着小短腿,从一旁乐呵呵地看着,没事人似的。

    浅寻的双眸终于不再漠然,变得有些好奇了:“拜年?”

    就是这一抹好奇,让她突兀变得鲜活、生动,随之而来的便是璀璨芳华......可惜,只是刹那,弹指过后她又变回那个寂寞女子,没去追究‘拜年’的话题:“知道了。”

    淡淡三个字,她便不再说话了。

    不知为何,随着她的沉默,堂屋中的几个人心中都微微一沉,说不出得冷清呵。

    过不多久,天边最后一抹红霞终于挡不住黑夜侵压、散碎于无形,天彻底黑了。瞬间里,小岛沉溺于暗夜,陡然变得阴冷起来。

    抬头可见星河璀璨,岛上却伸手不见五指;明明没有一丝风掠过,苏景却觉得入坠幽冥。空气粘稠得让人几乎难以呼吸,却偏偏冷得彻骨,难以言喻的阴寒,死死裹住了这座岛。

    苏景的金乌阳火已经有了不错的基础,五感敏锐洞察四周,立刻发觉岛上阴寒与天气无关,所有的寒冷与阴晦,都来自幽冥——阴丧煞气!

    苏景皱起了眉头,起身对浅寻道:“您请稍坐,我出去看一看。”

    恬静美丽的小岛忽然变得鬼气森森,苏景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笑面鬼重伤回去心有不甘,又请了厉害鬼物回来报复。苏景自问这件事是他惹出来的,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缩在屋里装无辜。

    浅寻看透了少年心思,摇头不语,盈盈起身迈步向外走去,苏景跟在她身旁。刚走出小院,冥冥中忽然传出一串痛苦嘶嗥,声若锉刀直戳耳鼓,让人毛骨悚然。

    嘶嗥过后小岛上阴风更甚,同时地面也开始剧烈颤抖,岛上的梧桐树都被摇曳得哗哗乱响,断枝散叶纷落如雨。

    来自恶鬼口中的呼号越来越凄厉,渐渐连成一片,无边的阴瘆与嘈杂让人气血浮躁心绪不宁,以苏景现在的道行,几乎都难以守住内心清明!雷动看得出本尊不好过,伸手扯住苏景的袖子给他出主意:“恶鬼聒噪惊人,唯有把乌鸦放出来,以毒攻毒以闹克闹。”

    “天尊所言甚是。”大头赤目立刻附和,说完后才觉得这次‘附和’’好像有些单薄,似乎少了个人?赤目转头去看拈花:“你怎么不说话?咦,你怎么了?病了?”

    拈花好得很,正背负双手、面带微笑地左顾右盼,不像身处鬼蜮仿佛正游春赏花似的。雷动一见他的样子也满满意外:“不懂得害怕了,一定是病了。”

    赤目真人面色严峻、双眸如血,沉声道:“莫不是被丧物俯身了?”

    “老三整日流连花丛,阳气最弱,端的容易被俯身夺舍。”雷动煞有急事,说得头头是道。

    拈花‘咳’了一声,双手乱摇:“不是那么回事。全不用担心,并非阴兵杀到,岛上会如此都是咱们小师娘的手段!”

    此言一出包括苏景在内人人诧异,黄裙浅寻则轻轻‘嗯’了一声,转回头看了拈花一眼:“摸过小婢的手就能知道它的真身,你还算不错。”跟着,她又对苏景道:“我在家里养了些尸奴,地下还养了些尸兵,算一算时间,如今也差不多放它们出来了。”

    几句话的工夫,小岛的‘颠簸’更加剧烈了,旋即只见那些梧桐树下泥土翻腾如浆,一口口棺椁自地下缓缓浮出。

    十二棵梧桐树,十二具紫铜棺。

    紫铜棺由重重符篆封镇,此刻棺上符文赤光闪烁、越烧越红,就算苏景不懂这门法术也能看得出,镇尸符篆正暴发全力来抵抗棺内活尸的躁动。

    浅寻走上前,一一查探棺木,内中尸煞能察觉到主人的气息,只要她一靠近便不再挣扎了。

    转过一圈,浅寻的语气里稍显欣慰:“很好,都出来吧。”说着,轻轻一挥手,棺上的符篆尽数化作青烟,旋即嘭嘭闷响震耳欲聋,座座紫铜棺轰然散碎,十二头尸煞纵跃而出!

    体若巨熊身缠乌链,乌靴乌甲乌遮面,层层青幽光芒自甲胄上吞吐闪烁,这些尸煞得脱自由,个个仰天长啸,尖锐呼号直冲苍穹,震得繁星暗淡。

    良久,厉啸停歇,黑甲尸煞列做两排,齐齐对浅寻匍匐跪拜。

    浅寻转头问苏景:“怕么?”

    苏景叹了句:“都够不省心的!”

    -------------------------------

    《写了徐霞客》这歌挺帅气的,有兴趣去就听一听撒^_^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