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三界血歌 > 正文 第二章 清晨

正文 第二章 清晨


    血雾结界下的殷族城邦被一层淡淡的血光笼罩。

    斗拱飞檐的东方宫廷式建筑和风格怪异的高大金字塔混杂在一起,怪异、阴森中却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和谐感。大群面容俊朗、娇美,周身阴气四溢、面皮惨白的殷族族人往来于其中,他们看到快步疾行的殷血歌时,无不幸灾乐祸的无声冷笑。

    无数冷漠的笑容好像飞刀,乱杂杂的穿刺在殷血歌的身上,扎得他浑身发冷,逼得他越发的昂起了头。顶着无数恶意的目光和笑容,殷血歌快步穿行在阴暗、深邃的殷家城邦内,过了足足一刻钟,他这才回到了自己位于‘稚子殿’附近的居所。

    稚子殿也称为传承法殿,是殷家用来教授稚子,传授各种奇术秘法、各种修炼秘诀的所在。族内所有未满十八岁的稚子,不管出身,都必须集中居住在稚子殿附近的宿舍中。

    一片方圆十余里的宿舍区,数千座样式统一的二层小楼宛如沥血的怪物一样盘踞在扭曲的树荫下。殷血歌居住的那一栋小楼就在宿舍区最偏僻、距离稚子殿最远的角落里,而且他居住的小楼,也是所有小楼中外表最破旧的一栋。

    而且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殷血歌附近的数十栋小楼都没安排人入住,甚至最近的几栋小楼都已经被夷为平地,无形中殷血歌的居所就被整个稚子殿的其他宿舍孤立了起来。

    目不旁视的走进自己的居所,匆匆的擦拭了一下身体,换上了一件皮革制成的紧身劲装,殷血歌站在浴室的落地镜前,双手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面颊,然后静静的看着镜子里的人影。

    瘦弱而高挑,比寻常十一岁的少年要高出了一拳的样子。还没有长开的面孔上带着一丝这个年龄段的少年不应有的阴森和肃杀,俊俏的面孔让殷血歌自己看上去都有点陌生。

    一头柔顺的长发用一条血色发带束在了脑后,两缕长长的发丝从额头前飘落,正好挡住了略微带着一丝暗红色的眼眸。殷血歌挑起了一条头发,眯了眯一只眼,他的瞳孔迅速的扩张、收缩了起来,如此反复七八次后,他的瞳孔骤然变成了一点精亮的血红色。

    那一点血光在眸子里持续了三秒钟,然后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咬牙齿,古怪的抿嘴一笑,殷血歌不屑的摇了摇头,用力的向地上淬了一口。

    “殷族嫡子么?这种怪物一样的血统,谁稀罕?殷族,殷族,殷族!”

    回想到昨夜殷血骄那骄狂、跋扈的笑声,回想这几年以殷血骄、殷血慠为首的殷家其他嫡子对自己的疯狂打压和暗中算计,殷血歌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渐渐的面色变得近乎透明。他眸子里一抹血光则是越来越浓烈,就连狭小的浴室中都逐渐充斥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

    “怪物!所谓的殷族,都是一群怪物!你们,只不过是一群怪物而已!”

    就在这时候,宿舍区附近的稚子殿内传来了一阵低沉的鼓声。用传说中雷神之子的皮制成的战鼓声低沉无比,却好像滚雷一样直接轰入了脑海深处,震得殷血歌的身体一阵乱晃。

    这是稚子殿授课前三轮鼓声的第一轮。三轮鼓声响后,还没有出现在稚子殿课堂上的稚子们,会受到殷族家法极其严厉的惩罚,那种惩罚是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不愿意领教的。

    殷血歌收敛了眸子里的血光,转身化为一条淡淡的暗影向着稚子殿的方向猛冲了过去。空气被殷血歌疾奔的身体撕开,发出一声绵长的宛如裂帛一样的‘嗤嗤’脆响。

    稚子殿就矗立在这一片宿舍区的北方,这是一座造型怪异,近乎不伦不类的建筑。

    通体暗红色的九层阶梯状金字塔,这无疑是来自于异域的建筑风格,高达里许的金字塔宛如一座小山矗立在一片长宽十里的广场尽头,恢弘、威严,给人极大的威慑力。而金字塔上点缀的血色灯火,则衬托得这座金字塔越发的妖异阴邪,让人不敢靠近。

    这本来是一座纯粹的异域风格的建筑,但是在这座金字塔的入口处,却建造了一座高有百米的东方神话传说中的妖族大圣娲皇氏的雕像。人头蛇身的娲皇氏傲然矗立在金字塔的入口前,她左手握着一柄奇形长剑的剑身,但是她的右手,却托着一只通体暗红色的蝙蝠!

    异域风情的阶梯式金字塔,东方妖族大圣娲皇氏的雕像,加上娲皇氏手上托着的巨大蝙蝠,这一切糅合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是怪异和扭曲。加上天空中翻滚着的血雾结界洒下的淡淡血光,殷族的稚子殿就好像沐浴在血海中的一头巨型怪兽,随时可能暴起毁掉周围的一切。

    殷血歌在娲皇氏的雕像前停下了脚步,他绷着一张小脸蛋,深深的向那雕像鞠躬行礼。

    他行礼的方向不是在东方妖族中地位至高无上的娲皇氏,而是娲皇氏手上托着的那一只巨型蝙蝠。那只方圆数米,趾高气扬的人立而起站在娲皇氏掌心的血色蝙蝠,传说中殷族始祖一缕心血所化的分身影像。

    稚子殿的鼓声已经响到了第二轮,有大量的殷族稚子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和殷血歌一样,纷纷的向那血色蝙蝠鞠躬行礼,却对那娲皇氏不置一顾。

    深深一鞠躬后,所有殷族稚子纷纷化身一道道暗影,宛如狂风一样窜入了稚子殿中。

    鼓声响起第三轮,殷血歌已经来到了稚子殿内一座宽敞的殿堂门前。但是斜刺里一只脚突然伸了过来,不紧不慢的向着殷血歌的脚绊了过去。殷血歌的步伐骤然一阵凌乱,他猛地提气,好容易才闪过了这满带着恶意的一脚。

    但是两条人影突然从他身后撞了过来,两人同时撞在了他的双肩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殷血歌再也稳不住身体,他狼狈的向前飞了起来,一直飞出了二十几米远,重重的一头摔倒在地。

    ‘啪’的一下,殷血歌结结实实的趴在了地上。这一下摔得殷血歌五脏六腑差点没翻了一个个儿,他脑子里一阵乱震,眼前金星乱闪,差点没吐出一口血。

    殿堂内已经站着数十名殷族的稚子,他们看到殷血歌这样狼狈的摔进了大殿,顿时所有人同时爆笑。‘嘻嘻’、‘哈哈’、‘嘿嘿’,带着无穷恶意的笑声宛如潮水一样铺天盖地的向殷血歌倾泻而下,让殷血歌的面皮一阵阵的发红发青,逼得他用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

    殷极影,殷家稚子殿首席执事面色阴郁的走到了殷血歌的面前,轻轻地用手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比殷血歌高出了两头的他摇摇头,然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血歌,你的资质,实在是我见过的稚子中最差的一个。你觉得,你还有继续来稚子殿浪费家族资源的必要么?把浪费在你身上的资源分给任何一个旁系稚子,他如今的实力起码都是你的一倍以上!”

    殷血歌双手握拳,他抬头看着一本正经、严肃威严的殷极影,勉强的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来:“三叔,是他们!”

    “别!”殷极影急忙摇了摇头,他一把捂住了殷血歌的嘴,很夸张的连连摇头:“我当不起你的‘三叔’这个称呼!这大殿内的其他人叫我一声三叔,我自然是开心的!但是血歌你嘛,我怎么当得起?”

    一众稚子再次爆笑出声,他们戏谑的站在远处,相互使着眼神,嘻嘻哈哈的风言风语。

    “可不是么?极影三叔,那只有我们才能叫得。”

    “殷血歌,你可不是我们殷族族人,这一声三叔,也是你能叫的?”

    “一个爹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三叔怎么敢答应他这一声叫唤?”

    冷言恶语犹如无数刀剑,一次次的刺在殷血歌的心头。年仅十一岁的殷血歌已经无数次听到了这些恶毒的言语,他只是咬着牙,昂着头,不再去看殷极影,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这座大殿的墙壁。

    用黑色巨石搭建的大殿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渲染殷族祖先丰功伟绩的浮雕。

    比如说殷家的由来——末法时代初始时,天地法则崩解,乾坤灵气消散,修道之人仙途断绝,再无长生希望。殷家始祖殷天绝悍然叛道入妖,以东方修道士的身份,带领殷家‘天字辈’一众元老,突袭血妖圣殿,夺取来自上界的血妖圣血,强行将自身转化为血妖之躯!

    凭借强横、邪异的血妖之躯,在天地灵气彻底消散的末法时代,殷天绝带领族人圈养血奴,夺取无穷无尽人血精气获取长生,并不断的增强本家实力。数百年合纵连横,硬生生将殷族发展成为东西两方顶尖的强横势力。

    这是殷族的每一个人都熟谙于心的丰功伟业,是属于殷族始祖殷天绝一个人的不朽功勋。自殷血歌懂事起,他无数次听说殷天绝的光辉事迹,对于大殿墙壁上那些栩栩如生的浮雕,殷血歌更是连最细微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无数次被恶言抨击的时候,无数次被殷家的稚子们打倒在地的时候,无数次被殷极影等稚子殿的执事们冷嘲热讽的时候,殷血歌都默默的看着那浮雕,一次次的为自己加油鼓劲。

    殷天绝那个死老头子能做到的事情,自己不会比他差!

    他能做到的事情,自己一定也能做到!

    在这个冷漠无情的殷家,在这些冷血无情的妖魔中,殷血歌无数次的自我激励,他才从这残酷的环境和无情的打压下挣扎着活了下来。活下来,就有无限的可能,如果死了,没人会给殷血歌做主!

    他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这是他被称之为‘贱种’的最主要原因!

    他知道他的母亲是谁,但是他从来没有指望他那个不靠谱的母亲!哪怕殷血歌在心底对她依旧有着一丝温情的希冀,但是他从来没有把自己活下去的指望放在她身上!

    一个怀了身孕,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父亲到底是谁的女人,你还能指望她什么?

    第三轮鼓声悄然散去,习惯性的用言语刺激打压了殷血歌好一阵的殷极影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满意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沫儿,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大殿内连带殷血歌在内的一百名稚子近乎本能的排列成了整齐的方阵,就连正在神游天外,静静的欣赏墙壁上浮雕的殷血歌,都没有丝毫差错的凭借习惯走进了队列中。最后一排的最后一名,以殷血歌在殷家内部受到的打压和排挤而言,他只能站在队伍的最角落里。

    殷极影不甘的望了殷血歌一眼——这个野小子越来越‘奸猾’了,以前他在第一轮鼓声之前就会来到稚子殿,殷极影可以尽情的在他身上宣泄自己的毒蛇汁液一样的嘲讽之词。但是现在,殷血歌几乎每一天都是压着第三轮鼓声的点儿走进稚子殿,这可让殷极影失去了太多的乐趣。

    悻悻然的冷哼了一声,殷极影向着大殿角落里的一扇门户招了招手。

    一队身穿淡红色长袍,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的少女血奴悄无声息的端着托盘走进了大殿。她们低着头,战战兢兢的来到了站在大殿内的殷族稚子身前,毕恭毕敬的跪倒在他们面前,高高举起了手上的托盘。

    托盘上是一个白玉制成的小碗,拳头大小的小碗内注满了亮红色的粘稠液汁。

    稚子们纷纷笑着端起了小碗,将碗内的液汁一饮而尽。他们苍白的脸上突然涌出一丝夺目的红晕,然后他们全身皮肤都好像火烧一样的红了起来。一层细密的汗珠子从他们体内渗出,这些稚子纷纷舒畅无比的吐了一口气,大殿内顿时飘荡起一丝浓郁的药香。

    殷血歌也端起了这白玉小碗,拳头大小的小碗雕琢得宛如纸片一样薄。小碗内的红色液汁看上去不起眼,但是这么一小碗液汁足足有两斤重!

    殷族圈养了无数的血奴,每天早晨这些稚子们服用的这一碗红色液汁,需要耗费整整一百名精气旺盛的血奴心头取出的精血,经过复杂的秘法提炼,混入各种药草之后才能制成。

    这一碗心头精血提炼而成的血液精华价值极高,耗费极大,是殷族稚子乃至殷族族人们修炼的必需品!只有这种蕴藏了庞大生命力的血液精华,才能驱散殷族族人体内的阴邪之气,让他们正常的生活、修炼乃至生儿育女。

    闭上眼,一口将碗内的血液精华喝下,殷血歌只觉一股炽热的液流涌入腹中,然后迅速化为一团温和的氤氲之气流转全身。他身体内淤积的一些阴邪之气迅速被冲散,浑身暖洋洋的无比受用。

    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他们在迫不及待的吸收这一碗血液精华中蕴藏的神奇生命力。殷血歌觉得自己就好像一株小草,得到了足够的阳光雨露和肥料,他的身体正在迅速的成长着。

    最近两年,殷血歌失去了月圆之夜吸收满月精华的机会,也就失去了融合满月精华中那一丝先天太阴之气快速提升自己实力的机会。每个月,在月圆之夜后的这个早晨,每人必有的一碗融合了强大药力的血液精华,就成了殷血歌提升自己的唯一外来辅助。

    放下手上小碗,殷血歌扭头看向了站在队伍第一排第一位的殷血骄。每个月圆之夜后的这一碗血液精华,是殷家雷打不动的福利,以殷血骄的那点实力,他还没办法剥夺殷血歌的这份好处。

    感受到了殷血歌的目光,殷血骄重重的放下了手上的白玉小碗,然后他龇牙咧嘴的一笑,嫣红的舌头伸出来,用力的舔舐了一下嘴角流下的一缕血迹。当着殷极影和众多稚子的面,殷血骄一把抓起了面前那名容颜姣好的金发少女,他的两颗犬齿突然变长了三倍有余,然后重重的咬在了那少女的颈部动脉上。

    金发少女的身体微微一颤,她突然丢下了手上的托盘,无比沉醉的双手抱住了殷血骄的身体,面孔也很快的变得潮红一片。她发出迷醉的呻吟声,凹凸有致的身体用力的在殷血骄的身上摩擦着。

    殷血骄大口的吞咽着少女的血液,直到那少女的面孔变得一片惨白,身体不堪大量失血,已经开始抽搐的时候,殷极影才在一旁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不甘心的松开了怀里奄奄一息的少女,殷血骄随手将她丢在了地上,就好像丢弃一件垃圾一样。

    半边脸都被鲜血糊住的殷血骄‘咯咯’直乐,他向殷极影摊开了双手。

    “三叔,小侄昨夜顺利突破瓶颈,但是体内阴气也积蓄太多,今早实在是有点按捺不住!还请三叔恕罪!”

    殷极影对殷血骄所谓的‘恕罪’一词就好像没听到一般,他大惊小怪的叫道:“血骄,你居然突破了?好,本家稚子中,你是第一人!唔,看来我殷氏一族前途无限,尽在你们身上了!”

    冷漠的向面无表情的殷血歌望了一眼,殷极影突然笑了起来。

    殷血歌的心重重的抽搐了一下,接下来,就是一顿顺理成章的恶意殴打吧?

    果然,一如那外务执事所言,殷极影拍了拍手,宣布了今天的课程项目:

    既然殷血骄有了突破,那么想必突破的人不会少!

    既然大家都有了突破,今日的课程自然就是实战!

    望着面色惨白的殷血歌,殷极影笑得无比的雍容而慈祥。

    “殷族的希望都在你们身上,今天的实战课,三叔希望你们能够拿出真正的实力来!”

    *(未完待续)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