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三界血歌 > 正文 第八章 混乱都市

正文 第八章 混乱都市


    这里就是大柏林城邦!

    殷血歌抬头望天,东方的那一抹鱼肚白还没能照亮这一方天空,四下里依旧昏暗,只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光柱向着天空乱照乱晃。这城邦内充斥着一股浑浊的乌烟瘴气,令得城市上空也密布着浓浓的云霭。

    随着夜风传来的,是各色各样古怪的声音,其中不乏沉闷的金属撞击声和奇怪的‘砰砰’轰鸣。在小巷外的大街上,有尖锐的哨声不断响起,起码有数百人在大街上狂奔,他们疾驰而来,然后很快远去。

    殷血歌的耳朵微微一动,他听到了那些狂奔的人群分成两拨,一伙人在奔逃,一伙人在追赶。不时有沉重的棍棒敲击**的声音传来,其中还混杂了骨骼断裂的声响。

    在殷族稚子殿内苦苦熬炼数年,殷血歌自己的骨头被无数人打断过,他也打断过无数人的骨头。所以听那骨折声,他能清楚的分辨出那些人断折的都是哪一根骨头!

    下手可真狠,一点都不留情!殷血歌起码听到了十几根颈骨被打断,二十几块颅骨被打折的声响。

    对外面乱哄哄的大街有着本能的警惕,殷血歌想到了刚刚在城外看到的,那头尸骨无存的野兽。大柏林城邦的人类掌握了某些让血妖一族都忌惮不已的强大武器,殷血歌可没兴趣尝试那些武器的力量。

    向着小巷的深处行了几步,一栋高楼的后门口安装了一个水龙头。殷血歌和两个殷族战士扭开上锁的龙头,用清水冲洗了一下身体,终于将身上那股子恶臭的味道冲得无影无踪。

    踏着坑坑洼洼的道路,殷血歌一行人向着小巷的深处走去。天就要亮了,无论是殷血歌还是这两个殷族的战士,都无法暴露在阳光下。在天亮之前,他们得尽快赶到殷族的秘密据点藏身。

    在小巷的尽头,一堵高墙拦住了去路,一盏昏暗的灯火闪烁,这里是一个小酒馆的后门,几个垃圾桶胡乱的堆砌在这里。昏黄的灯光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蜷缩在地上,几个同样牛高马大的壮汉手持棍棒,正疯狂的殴打着他。

    那男子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金属棍棒击打在他身上,发出沉闷而怪异的声响。不需要检查,就从这声音殷血歌就能听出,这男子浑身骨头起码被打碎了一半。而就在一旁的墙角里,一个身材火辣的红发女人正和一个皮肤黧黑的壮汉纠缠在一起,**碰击声和女人的呻吟声让殷血歌的心跳骤然加快了好几倍。

    正在出手殴打那男子的几个大汉停下手来,他们拎着手上的棍棒,向殷血歌三人望了过来。

    在一个垃圾桶上,一个身材枯瘦的青年蹲在上面,左手握着一个酒瓶正喝得痛快。看到殷血歌稚嫩的面孔,这青年顿时古怪的笑了起来:“喂,喂,来了个小菜鸟!小朋友,你断奶了么?这里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一团奇异的力量从那青年的眉心释放出来,四周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动迅速涌向青年的右手。一条半尺高的火焰从青年的右手掌心喷出,四周的温度顿时上升了一截。

    手掌轻盈的翻动着,那一条赤红色的火焰在手掌上吞吐不定,青年眯着眼看着殷血歌,轻轻的摇了摇头。“这里可不是妈妈宠爱的小可爱应该来的地方,你们,是干什么的?”

    几个手持棍棒的大汉警惕的向后退了半步,他们谨慎的盯着殷血歌身后的两个战士,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是乱世,混乱的、人命如草芥的乱世,一条健壮的生命很可能还不值半块面包,所有人都是危险因素,哪怕是殷血歌这样看起来瘦弱的少年。

    只有那皮肤黧黑的大汉依旧在疯狂的冲撞被他压在墙上的女人,两人的喘息声越发的响亮了。

    一个殷族战士上前了一步,他一言不发的掏出了一枚半个巴掌大小的黑色金属徽章晃了晃。殷血歌眼尖,他看到那盾形的金属徽章上雕刻了一柄造型粗犷的斧头,它和一柄双手重剑交叉,组成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纹章。

    “我们手上有点好货。”殷族战士的话很简洁,很简单。

    青年握紧了拳头,那一条火焰被压缩在他拳头里,凝成了一颗散发出强大危险气息的火球。他向那徽章扫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嗯,是血斧佣兵啊,但是这娃娃是什么人?”

    “自己人!”殷族战士还没回答,小酒馆那扇用半尺厚的合金板制成的后门就已经悄然开启,一个面皮干瘪枯黄,身高将近两米,看上去犹如竹竿的中年男子从门后探出头来,挤出一丝笑容向殷血歌招了招手:“自己人!快点进来吧,我知道你们要来,已经准备好了舒服的卧室!”

    青年掌心的火焰化为无数条细小的火光消散,他举起酒瓶,将最后一点儿烈酒一饮而尽。然后他耸了耸肩肩膀,低声的咕哝了起来:“啊哈,又是自己人!亲爱的老板,你的门路越来越多了,你得给我们涨薪水!”

    站在殷血歌身后的殷族战士轻轻的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殷血歌大步向酒馆的后门走了过去。

    路过那个浑身骨头都被打断了一大半的男子时,殷血歌皱了皱眉眉头,脚尖轻轻的踢了踢那男子折断的颈骨:“他犯了什么事?为什么把他打成这样?”

    青年没吭声,那竹竿一样的中年男子‘嗤嗤’的笑了起来,他用一条红手绢用力的擦拭着面孔,他的声音变得很模糊:“不是什么大事,他喝了一杯酒,但是给不出酒钱,所以必须好好的收拾他一顿!现在想要弄点酒可不容易,谁都来白吃白喝,这生意没法做了!”

    一杯酒,就被打成这样?殷血歌不置可否的看向了那个皮肤雪白,正和那漆黑的壮汉纠缠在一起的女人:“那她呢?她难道也喝了一杯酒?”

    “不!”可以控制火焰的青年懒洋洋的摇了摇头:“为了一块面包,她心甘情愿的和我的兄弟们舒服舒服!我的兄弟们有需要,她也有需要,这是很公平合理的事情!”

    殷血歌呆了呆,在稚子殿内受到的教育让他即刻接受了这些事情。他点了点头,淡然一笑:“没错,这是非常公平合理的事情!只不过,有点浪费了!”

    ‘有点浪费了’!

    对于殷血歌的这一声感叹,那青年和几个壮汉打手并没有任何反应,但是那竹竿一样的中年男子则是浑身汗如雨下,他手上的红色手绢越发的忙碌了,很快就湿了一大半。他殷勤的向殷血歌欠了欠身体,一把抓住殷血歌的手腕,引着他走进了后门里一条灯光昏暗的悠长走廊。

    仅可容纳两人并肩行走的走廊两侧,是密密麻麻的小房间。如今房间内不断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的喘息声,一股让殷血歌无比厌恶的体液味道扑面而来,差点没把嗅觉敏锐的殷血歌熏得晕了过去。

    走过这条长有数十米的走廊,走上一条陡峭的螺旋阶梯,向上攀爬了十米左右的高度,中年男子推开了一扇小门。让人脑袋几乎要爆炸的刺耳声浪扑面而来,浓密的烟雾,刺鼻的酒精味道,闪烁不定的刺眼彩色强光,这让适应了殷族城邦那股子阴森、深邃气息的殷血歌浑身骤然一哆嗦。

    两个殷族战士则是露出了无比享受的表情,他们低声的笑着,用力的抽了抽鼻子。

    “血歌少爷,这里就是人类的城邦!堕落的人类,糜烂的生活!”一名殷族战士殷勤的说道:“只要拥有力量,您就能在这里享受到一切!我们喜欢这里的味道!”

    殷血歌皱着眉,走进了这扇小门。

    面前是一个人头汹涌的小酒馆,无数男女正拥挤在一起,用一种暧昧的姿势相互摩擦、堆砌在一块儿。在酒馆的正中,一个硕大的金属鸟笼内,十几个近乎**的女人正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引来附近无数男女歇斯底里的嚎叫声。

    一个仅仅用一条布条挡住了下身,通体雪白的妖艳男子扭动着身体,在那鸟笼中放声的嘶吼着一首在殷血歌看来完全不能算作‘音乐’的歌曲。

    在那些鸟笼中的男女身上,殷血歌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他们的血气比起普通人要衰弱得多,就好像常年患了重病的人,他们的血气比常人弱小数倍不止。但是他们的血气虚弱,应该是他们的血液被人吸走了,这些人,是血奴!

    他们有着血奴特有的味道,但是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一个血妖的气息存在。

    殷血歌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血光,按照稚子殿教授的那些知识,这些人是人类当中的堕落者。他们向往黑暗,向往永生,向往永葆青春的无限寿命。所以他们心甘情愿的成为殷族的爪牙,他们出卖灵魂为殷族效力,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得到殷族族人的伤势,将他们转化为血妖之躯!

    这些人每个月都会抽取大量的血液奉献给殷族的族人,对这些人而言,永葆青春、长生不死的血妖,那就是他们心中的神!

    眸光一转,殷血歌又向身边的竹竿男子扫了一眼。这男子身高两米左右,看他的骨架结构,他原本应该是一条彪形大汉才对。但是现在他瘦骨嶙峋,简直和竹竿没什么两样,看来他成为人类的堕落者,起码已经有十年以上!

    殷血歌倒是对后门外的那个可以控制火焰的青年有点兴趣,他的血气充沛,看来他并非堕落者。而这种可以控制各种自然元素的人,如果这样的人能够成为殷血歌的血仆,甚至将他转化为血妖之躯,这对殷血歌而言,可是一份不弱的战力。

    如今殷血歌心脏内有三十九滴血妖精血,他只要耗费一滴精血,就能将那青年转化为最弱小的稚子。如果殷血歌大方慷慨一点,赐予他十滴以上的精血,那么就能直接将他转化为星战士!

    “尊敬的大人,我是您虔诚的仆人老杰克。为了伟大的殷氏一族,我愿意牺牲一切!”就在殷血歌思忖有关那青年的问题时,中年男子老杰克,已经带着他走进了一件陈设华丽却庸俗无比的房间,毕恭毕敬的跪倒在他的面前。

    “我愿意将我的灵魂献给您,我愿意将我的一切献给您!您对我有任何的吩咐么?我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完成您的命令!”老杰克跪倒在地,目光狂热的看着殷血歌。

    沉重的金属大门将酒馆内所有喧闹都挡在了外面,殷血歌没有回答老杰克的问题,而是游目四顾,仔细的打量起这间宽敞、奢华、庸俗,同时没有任何窗子的房间。

    一名殷族战士凑到了殷血歌耳朵边,向他介绍起老杰克的情况。

    一如殷血歌所猜测的,老杰克是一个资深的人类堕落者!在三十年前,这个疯狂的家伙就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殷族。老杰克的酒馆,是殷族在大柏林城邦数以百计的据点中,最可靠、最安全、也是存在时间最长久的一个。

    按照殷族的斥候进入大柏林城邦的规矩,他们每次进入的时候,都会选择不同的据点入驻,而且他们每次入驻的据点都是完全随机的,这能极大的保证他们的安全。

    “老杰克,我能感受到你的忠诚!”殷血歌若有所思的看着老杰克。

    殷族战士刚才对殷血歌解释的那些东西,不是稚子殿的稚子们应该接触的。这些知识,应该等稚子们正式成为了家族战士,加入了外务殿开始执行各种任务的时候,才会在资深战士们的指点下,正式的学习这些生存的技能和经验。

    这一次,殷血歌突兀的抽到了混入大柏林城邦进行侦查的任务,这在稚子殿的历史上是破天荒的一次。两个殷族的战士很尽忠职守的,时刻提点殷血歌,让他尽可能的多了解一些东西。

    将刚刚听到的东西消化吸收后,殷血歌走向了墙角的一张沙发。

    老杰克无比谄媚的,就这样一路跪在地上爬着跟在殷血歌的身后。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无比激动的小心翼翼的询问殷血歌:“那么,尊敬的大人,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的么?您有任何的要求么?您喜欢年轻貌美的少女?还是喜欢年轻力壮的少年?”

    用力的揉搓着双手,老杰克无比期待的看着殷血歌。

    两个殷族战士倨傲的昂着头,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老杰克。他们只是殷族地位最低的战士,但是他们都是殷族的族人,他们天生就是血妖之躯!对于这些投靠殷族,妄图成为血妖的人类堕落者,他们这些纯血统的殷族战士,自然有资格将他们当做猪狗一样看待。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殷血歌没搭理谄媚的老杰克,而是询问自己身边的殷族战士。

    “在大柏林城邦逗留三天,将所有耳目收集到的关于大柏林城邦最近的情报带回本家。”一名殷族战士沉声说道:“老杰克,就和以前一样,所有的消息,用最快的速度收集起来。”

    老杰克有点伤心的看着殷血歌,见到殷血歌的第一眼,他就知道眼前这位稚嫩的少年,一定是殷族的重要人物。他的气质,他的气息,那些低级的殷族战士都无法和他相比。而且明眼人一眼都能看出来,殷血歌他们三人当中,明显以殷血歌为尊嘛!

    这样的大人物来到了他的地盘,原本老杰克以为这是溜须拍马的好机会。但是殷血歌没有给他献殷勤的机会,这让老杰克实在是有点失望!

    听到殷族战士的命令,老杰克提起了精神,很是认真的应诺了下来。

    “尊敬的大人,请您放心,最近大柏林城邦很有一些大事发生,有些事情,我想诸位尊贵的老爷们是很乐意知道的。”老杰克一骨碌的站起身来,向着殷血歌深深的鞠躬了下去:“请您放心,您需要的一切,忠诚的老杰克都会为您准备妥当的!”

    殷血歌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正要宽慰老杰克几句,骤然间屋子剧烈的抖动了一下,老杰克这间屋子厚达一尺的合金大门‘轰’的一声倒飞了进来。刺目的火光裹挟着热浪翻滚冲了进来,殷血歌、两个殷族战士和老杰克同时被气浪冲起,重重的砸在了后方的墙壁上。

    好几条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敏捷的冲进了屋子,一个手持强力连弩的大汉厉声呵斥着:“打劫!该死的老杰克,你这个该死的吸血鬼,打劫!”

    殷血歌狼狈的蜷缩在地上,爆炸的气浪将他炸飞,他的肩膀撞在了墙壁上,该死的老杰克在那墙壁上挂了一个犀牛头的标本做装饰。锋利的犀牛角洞穿了殷血歌的肩膀,差点就刺穿了他的心脏。

    幸好殷血歌反应得快,他一脚跺在了墙上,将自己从那该死的犀牛角上拔了出来,这才摔在了地上。

    一滴青色的血妖精血突然光芒黯淡,庞大的力量向着受伤的肩膀涌了过去,殷血歌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着,三五个呼吸后就已经恢复如初。

    听到那大汉的怒吼声,殷血歌和两个轻伤的殷族战士差点没吐出血来!

    三个正儿八经的吸血鬼在这里呢,那大汉居然说老杰克这个堕落者是吸血鬼?

    (未完待续)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