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三界血歌 > 正文 第十二章 牢友

正文 第十二章 牢友


    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呼声,殷血歌的身体一阵抽搐,从昏迷中苏醒。

    闭着眼,小心的活动了一下双手双脚,然后一寸寸的撑起了身体。浑身灵动有力,并没有受到更多的创伤,殷血歌这才睁开眼,打量四周的动静。

    这是一间囚室,金属铸成的囚室。

    天花板不过三米高下,正中悬挂着一盏吊灯,两点烛光在灯盏中飘摇不定,照亮了这个长款五米左右的囚室。四周都是厚重的黑色金属墙壁,密密麻麻的铭刻了大量的禁锢符文。殷血歌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身体好似背负着数百斤的重负,活动时很有点滞碍。

    一面墙壁上有一扇小门,上面开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气窗。

    殷血歌快步走到门前,踮着脚凑到气窗上向外张望起来。门外是一条灯光昏暗的隧道,从殷血歌这里望出去,可以看到隧道对面墙壁上相隔数米远的三扇小门,显然这里的囚室不仅一间。

    惨嚎声从殷血歌的右侧传来,大概距离他不到百米。仔细的倾听那里传来的动静,可以听到皮鞭鞭挞**的声音,更能听到火焰烧灼**发出的‘嗤嗤’声。殷血歌抽了抽鼻子,他嗅到了空气中一股子难闻的血肉烧焦的味道。

    就在这时候,殷血歌对面的那扇门户内传来一声巨响,门上的气窗里出现了一只婴孩拳头大小的绿色眼珠。这颗眼珠滴溜溜的转悠着,一抹凶残暴虐的狂野煞气扑面而来,吓得殷血歌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喂,小子!新进来的?”那眼珠的主人瓮声瓮气的咆哮起来。

    警惕的接近房门,将眼睛凑到了气窗口向对面眺望了一阵,殷血歌低沉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绿色的眼珠转悠了一圈,那个沉闷的声音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欢迎来到血狱。这是那些该死的人类囚禁我们这些异族的地方!嗯,你身上没有我的族人那股子腥膻味,你是血妖一族的人?”

    一声低沉的狼啸声从对面的囚室内传来,很快一只硕大的狗鼻子就从那气窗内探了出来。狗鼻子上潮湿的鼻头用力的抽搐了几下,那人很是惊讶的咕哝了几声。

    “可是也没有血妖身上的阴森味道,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殷血歌谨守稚子殿的某些教训,他并没有透露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信息,他只是看着那探出气窗的硕大狗鼻子,虽然心里对那人的身份已经有了猜测,但是他依旧故作糊涂的自言自语:“原来是一条大狗?这狗鼻子这么大,你的身板一定不小!”

    “狗?”那狗鼻子迅速的缩了回去,一只闪耀着疯狂怒火的绿色眼眸在那气窗后骤然出现,那人气得暴跳如雷的咆哮起来:“狗?你居然说我是一条狗?该死的小子,我是尊贵的银狼统领乌木!我是尊贵的狼人,太古狼神的后裔!”

    乌木用力的捶打着囚室的门,踹得那合金铸成的大门‘咚咚’作响。他不断发出尖锐刺耳的狼啸声,然后气急败坏的嚎叫着:“你一定是一头阴险奸诈的吸血鬼!一头猥琐胆怯的小蝙蝠!该死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被关进这里?这里可是血狱的最深处,只有我这样的大人物才有资格来这里!”

    殷血歌耸了耸肩肩膀,懒得搭理这个脑子有点不对劲的乌木。

    都已经被关进了这个鬼地方,还考究什么身份的问题,这不是脑子进水了么?

    也不搭理大吼大叫大声怒骂的乌木,殷血歌绕着这间狭小的囚室转悠起来。稚子殿的课程里,并没有相应的如何逃脱囚禁的知识,毕竟对于一个实力弱小的稚子而言,他们不会轻易的离开家族的领地,不会脱离家族长辈的庇护,自古以来极少有稚子被人俘虏。

    殷血歌脑子里空荡荡的,并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指点他如何脱困。他只是本能的绕着这间囚室到处转悠,希冀着万一的希望,或许他能从这里找到一条逃脱的道路?

    地面是不知道有多厚的金属板,上面铭刻了大量的禁锢法箓。不知名合金铸成的地板在禁锢法箓的加持下,硬度堪比金刚石,而且更能隔绝各种力量的侵袭。殷血歌如今这点力量,就连在地板上留下半点儿痕迹都不可能。

    四壁也都是用同样的材料铸造而成。按照刚才殷血歌从气窗里看到的景象来判断,这里的每一间囚室如果都是五米长宽的话,对面隧道的小门之间的间隔足足有十米左右,也就是说,囚室和囚室之间的墙壁厚达数米,同样不是殷血歌能破开的。

    至于说天花板么。

    殷血歌身形一晃,他已经双脚踏着天花板,倒挂在了天花板上。弯下腰小心的检视了一下天花板的结构和厚度,殷血歌无奈的蹿回了地面。四面八方的墙壁之间就连一丝缝隙都没有,根本没有可供利用的地方。

    狭小的囚室内只有一张狭窄的床榻,一个供人方便的马桶和洗脸池,上面还有一个流出清水的龙头。这就是所有的设施,这些东西在殷血歌看来同样没什么用。

    囚室唯一薄弱的地点,可能就是囚室的那扇小门了。

    但是殷血歌走到了门前,用手指轻轻的扣动门户,他不由得苦笑起来。他的手指用力的敲在门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扇门起码有两尺厚,同样不是他能撼动的。

    “臭小子,绝望了吧?”乌木的笑声轰轰传来,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容易才从笑声中憋出了几个字来:“乌木大人被关在这里二十五年了,看守我的狱卒都被我吃掉了十八个,但是我从没能从这里逃出去,你这小娃娃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听得乌木的话,殷血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踮起脚,凑到了气窗口向着对面张望了过去,却发现乌木也正瞪大了一颗绿油油的大眼珠子盯着他。两人大眼望小眼的对望了一阵,乌木终于按捺不住,大声叫嚷了起来。

    “小子,你是哪一个家族的臭蝙蝠?怎么被关进这里了?我看你那小身板,还不够乌木大人塞牙缝的,你怎么就这么倒霉,被关进了这里?”

    不等殷血歌开口,乌木又自顾自的大笑了起来:“真是倒霉的小家伙,看你毛都没长齐就被关进这里,你的父母一定担心坏了吧?哈哈哈,你的父亲是谁?或许我知道他的名字?”

    殷血歌沉默不语,乌木等了好一阵子,没等到殷血歌的回复,他很不耐烦的大叫了起来:“喂,小子,吱一声嘛!被关进这里也不是什么坏事,起码清净,是不是?陪我说说话,你父亲是谁?或许当年被我咬断骨头的臭蝙蝠里面,就有你父亲一个?”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握住了胸口的玉蝉,殷血歌冷声道:“我没有父亲。”

    “哇哦,你没有父亲!”乌木大声的感慨了起来,然后他突然大吼了一声,然后连连‘呸’了起来:“混蛋,小混蛋!你没有父亲,你母亲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

    又是一阵沉默后,殷血歌才慢悠悠的说道:“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乌木沉默良久,然后‘嘿嘿’的怪笑了起来。他换了一只眼珠子透过气窗瞪着殷血歌,眸子里一阵阵的绿光闪烁,他的声音也变得有点古怪:“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啊?这种事情,在我们伟大的狼神子嗣的部落中经常发生,但是你们臭蝙蝠不是最看重血统和阶层么?”

    双手扒在气窗上,殷血歌眼珠骨碌碌的转悠着,小心的眺望着外面隧道的动静。隧道另外一头传来的惨嚎声渐渐停歇,空气中的血肉焦糊味越发的浓重。他正忙着倾听那边的动静,也就顾不上搭理乌木了。

    但是乌木显然寂寞了太久,殷血歌不搭理他,他却要来撩拨殷血歌。

    “那,你母亲是谁?或许我知道你母亲的名字!喂,小子,你到底是哪个家族的稚子?”

    殷血歌没搭理他,他正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两只耳朵上,他正运用血妖一族的天赋本能,倾尽全力的偷听隧道那边传来的动静。他能听到那个受刑的人的呻吟声,还能听到行刑者的谩骂和喝问,那些人似乎正在拷问某件宝物的下落。

    是血之圣杯?殷血歌的心脏骤然抽搐了一下,如果没听错,那些人正在拷问血之圣杯的下落?那可是传说中血妖一族最重要的十三件传承圣器之一,只有血妖一族最古老、血统最尊贵的家族,才有资格出掌一件传承圣器!

    殷族是以东方修炼者的身份,夺取血妖圣血之后,以人体强行转化为血妖之躯。对于血妖一族而言,殷族是外来的异类,虽然最近数百年来,殷族势力逐渐坐大,但是殷族并没有资格掌控血妖一族的传承圣器!

    在稚子殿,殷血歌听那些执事闲谈时,曾经泄露过三言两语——殷族为了染指血妖一族的传承圣器,似乎做出了不少的动作,甚至和殷血歌息息相关的某人,就是因为殷族的某些野心而牺牲。

    (未完待续)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