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三界血歌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重宝惊心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重宝惊心


    新春祭祖大典之后家族演武,这是殷族特有的传承习俗。在西方世界其他的血妖家族中,是没有这样的仪式的。殷天绝他们毕竟出身东方修炼世家,这是东方修炼界特有的习惯。

    十万余殷族族人环绕着擂台,四下里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胆敢发出半点儿杂音。

    数百年来,殷族的演武大典已经形成了独特的规则和程序,不需要主持大典的殷天灭多说一个字,两名身穿暗金红色长袍,头顶高冠,周身阴气袭人的天字辈元老已经纵身跃上了擂台。

    三百六十名殷族伯爵以上实力的高手盘坐在擂台下,他们双手按在地上,体内的血妖之力不断注入地上雕刻的妖族法箓。擂台四周的地面一阵阵的光影闪烁,一道薄薄的透明的血色结界从擂台边缘腾空而起,将整个擂台结结实实的裹在了里面。

    两名殷族元老笑盈盈的相互抱拳行了一礼,然后他们身后的衣衫炸开,一对硕大的蝠翼‘哗啦啦’的张开。擂台上顿时阴风四起,血雾、血炎升腾而上,宛如扭曲的蛟龙一般缠绕在两个元老身上,将他们衬托得宛如来自地狱的魔神一般邪恶而威严。

    “十八兄,多多指教!”一名殷族元老双手合在胸前,笑着点了点头。

    “彼此彼此!”另外一位殷族元老笑得风轻云淡,根本没把这演武当做一回事儿。

    他们这种元老身份的人上场演武,那真正是‘演戏’的‘演’,他们的实力相差不大,打上半个月都不见得分出胜负来。他们只是在小辈们面前炫耀一下武力,让家族晚辈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打消他们心头的傲气和狂妄,这才是他们演武的目的。

    两人也不再啰嗦,他们同时念诵咒语,双手向前一挥,顿时无数水缸大小的血色火球呼啸着凭空而生,带起一道道长长的火光向着前方激射而出。瞬息间就有数千颗火球生出,然后重重的撞在一起。

    火球相互撞击,发出沉闷的爆炸声。虽然擂台都被那结界笼罩着,爆炸的威力全部被隔绝在了结界内部,但是沉闷的巨响依旧震得广场上的殷族族人五脏六腑一阵阵的颤抖,那些成年人还好,数千名稚子一个个被震得面色惨白,好些人捂着嘴,差点没呕吐了出来。

    其中尤以殷血骄、殷血慠等三个月前突破到了星战士的稚子为最,他们原本对自己的成就、自己的天赋无比的得意,自以为他们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但是他们骤然看到这数千个火球随生随灭,不断呼啸炸开的恐怖场景,他们这才明白,在真正的强者手上,他们只是蝼蚁而已。

    眨眼间数千个威力绝大的火球消失得无影无踪,两名元老同时甩手一笑。

    下一瞬间,他们的身体动了起来,他们身后宽达十米开外的蝠翼轻盈的挥动着,带起他们的身影荡出了数以百计的残影,他们轻飘飘的在擂台上往来追逐,身形变幻间,他们瞬间绕着擂台转了上百圈。

    空气中传来刺耳的破风声,两名元老奔走的速度太快,快得空气都被撕出了白色的气爆冲击波。他们的速度快得惊人,渐渐的已经极少有人能够捕捉到他们的身影,只能看到擂台上满天都是人影乱晃。

    骤然间一声巨响传来,两名元老无数残影同时消散,他们悬浮在半空中,两个人四只手掌重重的拍在一起,一**刺目的血光不断的从他们掌心喷出。

    一名元老的手掌上喷出高达米许的血色火焰,另外一名元老的掌心则是不断喷出血色寒冰。血炎、血冰的力量相互摩擦冲撞,不断发出雷鸣般巨响,两名元老体内的能量不断消耗,渐渐地他们头顶喷出了一道高达数十米的血色蒸汽,化为一道冠盖悬浮在他们头顶。

    殷天绝突然闪身而出,他一个摇晃就闯入了擂台结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直径米许,用特种合金铸造的金属球丢向了两名元老头顶血色蒸汽凝成的冠盖。

    ‘嗤嗤’声中,这颗金属球被无声无息的腐蚀,化为无数锈迹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

    两位元老相互对望一眼,然后同时放声大笑,收起了手上的力道。他们微微气喘的落在地上,然后笑着向殷天绝抱拳行了一礼。殷天绝还了一礼,笑道:“两位兄弟辛苦,还请下去休息。”

    等得两位元老闪身下了擂台,广场上顿时掌声雷动。

    过去二十几年的演武大典上,殷族家族元老的演武,那纯粹就和变戏法一样,只是弄些光影效果极其华丽的招式忽悠晚辈。但是这一次,两位元老可是使出了真正的力量,他们体内排出的废气,都能将这么一颗坚固无比的金属球腐蚀成残渣,可想而知他们拥有多可怕的力量。

    “家族元老的力量,你们也见到了!”殷天绝背着双手,冷眼看着台下的无数族人。

    “你们拥有的力量,微不足道!而力量决定一切,力量决定你们在家族享受的福利和拥有的权力!所以,我们希望所有的族人,尽力的修炼,拥有更强的力量,换取更多的权势和享受!”殷天绝的话无比的**,充满了功利的诱惑。但是这就是血妖一族的作风,这就是血妖一族的脾性。

    简短的两句话后,殷天绝闪身离开了擂台。

    八名地字辈的殷族长老同时上台,他们分成两个阵营大打出手,各色血技、血术层出不穷。这八名地字辈的殷族长老,都已经拥有公爵的实力,他们每个人起码都熟练掌握了数十种强大的血技和血术。

    天字辈的元老展示的是超强的力量,而这些长老则是在演绎多变的技战术和绚丽多变的各种技能。

    长达一刻钟的鏖战后,八位殷族长老同样以双掌硬碰硬的方式结束了战斗。等得他们收手走下了擂台,他们释放的各种血术残留的光芒依旧在擂台上飘荡。广场上掌声犹如雷鸣般响起,尤其是那些年轻的殷族族人和稚子们,他们更是兴奋得大叫了起来。

    殷血歌也出神的看着这些元老和长老们的演武,元老们恢弘不可测的实力,长老们玄奥绝伦的血技和血术,这些都是殷血歌的追求!

    和那些稚子一样大力的鼓掌叫好,殷血歌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推动他身体内粘稠的血液缓慢的流走着。法恩堡报答他的二十滴‘公爵精血’已经全部吸收完成,殷血歌体内所有的血液都已经转化为瑰丽的深青色,但是在那一抹宛如夜空的深青色中,隐隐有一丝夺目的银辉喷薄欲起!

    血妖一族,资深子爵的血液才会转化为深青色,同时蕴藏那一丝奇异的银光!

    吸收了二十滴公爵精血,殷血歌的实力赫然已经达到了正式子爵的水准,而且他的生命本源比起他稚子状态时更是庞大澎湃了上百倍!他现在的**机能和身体的恢复力,都比普通的子爵要强出了一大截。

    眸子里一抹蕴藏着银辉的深青色幽光闪烁,殷血歌回想着刚才那些长老使用的各种血技和血术,和自己这一个多月来领悟的那些血技和血术逐渐对比印证,暗自盘算着自己在何等情况下,使用什么样的技能才是最恰当、最合适的。

    骤然间,一道恶意满满的、甚至带着浓郁杀气的目光落在了殷血歌身上,实力突飞猛进,五感比常人敏锐百倍的殷血歌突然抬起头来,顺着这道恶意的目光望了过去。

    殷血骄站在殷极焐身边,正凶狠的望着殷血歌。看到殷血歌向自己望了过来,殷血骄举起右手,恶狠狠的比划了一个割断脖子的危险动作。殷血骄的眼珠整个变成了血色,瞳孔内更有一抹淡淡的青色光芒闪现。

    殷血歌很是惊愕的看着殷血骄,这家伙居然,居然突破到了高阶夜战士的水准?也就是说,他体内已经凝结了数千滴血妖精血,距离周身换血踏足男爵之境也没有多少距离了?

    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殷血歌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然后向着站在殷血骄身边脸色微微有点发白,白里面透着一股子不健康的青灰色的殷极焐望了过去!

    如果殷极焐牺牲自己的一部分本命精血,是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殷血骄实力的啊!只不过,血妖一族每个人都对自己的精血看得无比重要,殷极焐居然能下这样的决心,真是出乎殷血歌的意料。

    接下来,是无字辈的家族高手的演武。这一轮的演武倒是有了点别苗头的意味,无字辈的隐族族人,他们平日里闭关苦修,每年一次的家族演武,是他们展示自己实力的最佳时刻。过去一年的苦修,他们的实力是否有了增长,增长了多少,这都会对他们在家族享受的各种福利造成最直接的影响。

    百多名实力有了极大进展的无字辈高手在展示了自己过去一年的成就后,他们在家族中的排名都有了不小的变化。按照他们展示出来的实力,他们在家族中享受的福利和各种待遇,都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其中几位实力得到巨大突破,悍然拥有了侯爵实力的殷族高手,他们更是获取了和殷血歌相当的赏赐——独立的豪华城堡,专门近身服侍的家族执事,数以百计的家族战士充当护卫,以及数量不等但是最少都有两千人的专属血仆。

    至于其他的修炼资源等等,殷族也毫不吝啬的赏赐了下去。

    一通忙碌后,外界天色已经入夜,血雾结界慢慢的散开,夜空中无数繁星当头,璀璨的星光照耀在大地上,照得世间万物水洗一样干净、剔透。

    远处的一座塔楼上传来了一声悠长的狼啸声,殷血歌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乌木化身为银狼,正站在高塔顶部望着天空大吼大叫:“殷血歌,小子,可不要输给那群小崽子!我是你的追随者,你输了,乌木大人可是没脸见人啦!”

    用力的挥动着双手,乌木歇斯底里的嚎叫着:“捏爆那些小崽子的蛋,往死里收拾他们,不要给乌木大人面子,往死里打,打死一个,我负责吃掉一个!”

    数十名殷族高手张开蝠翼,煽动狂风向着乌木所在的高塔冲了过去,暴力的将他赶下了高塔。殷族的演武大典,如此严肃的仪式,可容不得一头大狼在一旁大吼大叫,尤其是这家伙的嘴还特别臭——打死一个他吃掉一个,他把殷族稚子当做什么?零食么?

    主持演武大典的殷天灭面无表情的向殷血歌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他轻轻的拍了拍双手。远处传来了乌木大呼小叫的咒骂声,但是很快他的咒骂声就变得含含糊糊的,也不知道是谁用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嘴,让他再也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嘴角挑了挑,殷天灭的声音传遍了全场。

    “极字辈的族人,负责家族日常事务,按照惯例,他们不需要参加演武大典!”

    “那么,现在,是稚子们表现的时刻了!”

    ‘咯咯’一笑,殷天灭慢悠悠的走上了擂台,向着四周族人扫了一眼。

    “一如大家所知,今年我殷族的稚子中,很是出现了几个资质很不错的小家伙!他们都顺利突破,在十八岁之前,就拥有了星战士的实力。所以,今年的演武大典,稚子演武第一名的获得者,将得到家族的重奖!”

    右手在左手袖子里轻轻一抽,一柄通体呈现出瑰丽绯红色的长剑被殷天灭拔了出来。

    “其他的奖励倒也不值得一提,唯独这柄‘血灵剑’,必须要好好的介绍一番。”

    “这柄剑并非现世造物,而是末法时代之前,太上长老殷天绝无意中得来的异宝。这可不是寻常的利器,而是一柄有灵性的法器。这柄剑,伴随太上长老征战三百年,奠定了殷族现今的基业,随后被太上长老封存在家族化血池中,吸收无数血气精华,威力更是增加了无数。”

    一手握住剑鞘,一手抓住剑柄,殷天灭用力的拔出了血灵剑。

    一抹血光从剑鞘中喷薄而出,一声剑鸣响彻全场,血灵剑宛如活物一样挣脱了殷天灭的掌握,化为一道两米长的血光‘哧溜溜’的围绕着擂台盘旋了九周,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悬浮在了殷天灭的面前。

    这柄剑长有五尺有余,造型纤细轻薄,剑身呈半透明的绯红色,但是越是靠近剑尖处越是透明,最后的一尺有余的剑身不用足了目力,根本就看不清剑身的存在。

    仅仅是远远的向血灵剑望一眼,这柄纤薄轻柔、锋利异常的法器就以无形的剑意割伤了众人的目光,无数人觉得双眼一阵刺痛,几乎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好久没有睁开。

    “无上灵物!”

    “这等重宝,太上长老怎能拿出来?”

    “更是赐给一介稚子,简直是,简直是荒唐!”

    “如此宝物,若是给了我等,起码能提升我等十倍战力,为何要给那些小娃娃?”

    在场的无数殷族高手纷纷喧哗起来,这柄血灵剑只是远远望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件极其了不得的神兵利器。如此至宝,如果掌握在一位侯爵手中,甚至有可能越级击杀一位公爵!

    这样的重宝,足以奠定一个豪门大族基业的重宝,应该由真正的高手掌控,怎能交给一个稚子?

    “真是好宝贝,他一定是我的!”相比这些殷族的高手,稚子们的心情却是大不同。同样突破了星战士境界,同样和殷血歌自幼争斗的殷血慠放声大笑,用力的卷起了袖子。

    “这可说不定,神兵利器,有德者居之,血慠小弟,哥哥我就不客气了!”远比殷血慠大了好几岁,只差几个月就年满十八离开稚子殿的殷血奎同样大笑了起来。

    “都是一群废物,这血灵剑,一定是我的!”殷血骄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血灵剑!

    殷血歌则是浑身血液流动的速度骤然增加了许多,他的额头上一根青筋跳起,他同样目光炽热的望着血灵剑,也将这柄神兵看做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追随殷天绝三百年,奠定了殷族基业的神兵,偏偏在今年演武大典上将这血灵剑拿出来当做悬赏,殷血歌瞬间明白了殷天绝等家族元老的用意——家族对‘日行者’的扶植和栽培正式开始,但是殷血歌能否真正的成长起来,真正的成为绝世的强者,那就要看他自己是否努力了!

    成为家族演武大典稚子殿第一名,血灵剑就是殷血歌的,未来家族对他的扶植和栽培自然是源源不绝。

    如果殷血歌这个日行者居然败给了其他的稚子么,毫无疑问的,他在殷天绝他们心中的地位和重要性,自然要打上几分折扣,未来他是否还能享受足够的特权之类,那就是两说的事情!

    轻轻的哼了一声,殷血歌突然纵身跃起。一道血光笼罩他的身体,他带起了二十几条残影,瞬息间就来到了擂台上。

    “这柄血灵剑,我殷血歌收下了!”

    “如有不服者,尽管上来就是!”

    双手一错,殷血歌掌心一片血炎升腾而起,呼啸声中,他身边出现了九团人头大小的血色火球急速旋转。

    ******

    猪头这几天都在外奔波,所以,每天两更章节合并在一起更新!

    请大家继续努力推荐票支持猪头吧!

    这两天还不知道能抽空子码字不。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