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三界血歌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公爵’法恩堡(上-一)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公爵’法恩堡(上-一)


    焦头烂额的千年公爵暴起发难,他们飞扑向殷血歌的速度是那样的快,殷族的几位侯爵和殷血歌完全没能看清他们的动作。甚至那位强行将实力推升到公爵水准的殷族侯爵,他也只是勉强看到了两条淡淡的人影。

    唯独血灵剑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宛如活物一样带起一道三米多长的淋淋血光,急速围绕着殷血歌盘旋起来。大片锋利的血光绕着殷血歌化为一道刺目的光幢,两位千年公爵尖锐的手指往那血色光幢上一碰,就听到两声尖锐的惨嚎声传来,他们的手指被齐根切断,点点深红色的鲜血不断的喷了出来。

    “卑贱的小杂种,我们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猛不丁的吃了大苦头,再听到自己同伴传来的尖锐惨嚎声,两位千年公爵同时厉声尖啸起来。

    但是他们的啸声刚刚发出,四周地面骤然一阵剧烈的震荡。一股强大得让人窒息的阴邪威压从高空坠落,一道方圆数米的巨型血爪从高空拍下,三位千年公爵布置的结界宛如纸片一样轰然粉碎。

    这血色巨爪呼啸着从高空坠落,撕开了外围的结界后,当头压在了两个千年公爵的身上。就好像巨人一巴掌拍在了脆弱的蚯蚓身上,两位强横的千年公爵只是喘了一口气,浑身骨头被压得粉碎性骨折的他们顿时奄奄一息的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低沉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四周平原上突然升起了灰黑色的薄雾。有战马的嘶鸣声不断响起,但是这些战马的嘶鸣声中混杂着古怪的惨嚎和鸣叫声,就好像有无数冤魂在哭喊一般。

    沉闷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听这马蹄声的密集程度,起码有数百骑士正在向这边急速行来。

    狂风从西方吹来,薄雾中出现了影影倬倬的身影。殷血歌他们惊骇的看到,起码有三百骑身披黑色甲胄的无头骑士呼啸着向这边狂奔而来,他们座下的战马要么是没有一点儿血肉的骷髅马,要么是双眸中喷出磷磷鬼火,嘴里不断喷出刺骨寒气的僵尸马。

    这些无头骑士的头颅被齐着肩膀砍下,他们或者用左手拎着自己的头颅,或者将自己的头颅挂在腰带上,或者干脆将自己的头颅绑在自己坐骑的缰绳上随风晃荡。他们身上充斥着刺骨的寒气,他们的气息是如此的强横,绝对不在任何一个殷族的侯爵之下。

    三百名实力堪比侯爵的无头骑士!

    殷血歌放开被他将精血吸得干干净净,已经奄奄一息无法动弹的千年公爵。他紧握血灵剑,身后本命蝠翼上刺目的血炎冲天而起,巨大的蝠翼轻盈的扇动着,双眸中血光隐隐,死死地盯着这些不请自来的亡灵生物!

    无头骑士,这些东西在西方世界同样是臭名昭著的恐怖存在,在末法时代之前,他们曾经在西方世界主演过无数次残酷的杀戮。在末法时代,失去了存在土壤的他们,只能依附在那些强横的血妖贵族豪门之下,充当他们的党羽和打手。

    但是一次能够出动三百名侯爵级实力的无头骑士,这可是大手笔!这些无头骑士背后的势力,绝对不会比殷族弱到哪里去。

    伴随着沉闷的蹄声,这些无头骑士在快要靠近殷血歌等人的时候,突然分成了两队,从他们左右疾驰而过。随后在那薄雾中,传来了车轮粼粼声,灰黑色的雾气中,突然有殷红的玫瑰花瓣飘然飞来。

    殷血歌手腕一动,血灵剑无声无息的扫出,所有靠近他的玫瑰花瓣都被切成了粉碎。

    然后他看到了薄雾中的灯光,十六头通体雪白、双眸通红的骏马无声无息的离地三寸悬浮着狂奔而来,他们身后拖拽着一辆华美异常的四轮马车。那坐在车夫位上,挥动长鞭驱赶这些骏马的,赫然是两名身穿猩猩红色宫廷长袍,头上灰白色的长发被打理成复杂的发卷儿的老人。

    这两位容貌苍古的老人,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赫然比刚才那三位千年公爵还要强横几分。他们双眸中血光闪烁,黑红色的嘴唇里隐隐有獠牙伸出,枯黑的手掌上生长着尖锐的爪子,这是两位实力惊人的血妖公爵,而且绝对是千年公爵那种层次的人物。

    在那马车的后面,百多支体型硕大的蝙蝠无声无息的疾飞而来。当马车在距离殷血歌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的时候,这些蝙蝠纷纷坠地,浓郁的血雾喷出,他们都化身为一个个俊男美女,无比恭谨的侍立在马车两侧。

    ‘咚’的一声巨响,马车的车门被人一脚踹开,一条猩红色的地毯无声无息的从马车内‘流淌’出来。这条材质不明的地毯闪耀着淡淡的血光,宛如活物一样划出了一条弧线,径直向殷血歌这边延伸了过来,然后恰好停在了殷血歌的脚尖前。

    “殷血歌,小家伙,我说了,我们会再次见面的!”伴随着刺耳的笑声,殷血歌的一个老熟人——在大柏林城邦血狱中被人酷刑整治得死去活来的法恩堡,慢悠悠的从马车内走了出来。

    殷血歌一眼认出了法恩堡,那是因为他吸收了法恩堡的二十滴精血,他已经牢牢地记住了这个老家伙的气息。如果真的要从面容上认出这个家伙,殷血歌觉得都非常的困难!

    那天第一次见到法恩堡的时候,那是一个苍老、衰弱,被酷刑整治得奄奄一息,随时可能掉气的糟老头儿。自身无力从血狱逃脱,法恩堡只能向殷血歌求助,并且付出了二十滴本命精血的代价,这才让殷血歌将他顺手从血雨中救了出来。

    但是今天出现在殷血歌面前的法恩堡,他看上去最多不过四十岁出头,容颜焕发的他看上去就好像一名出游的帝王,虽然身上没有什么气息泄露出来,但是那股子高贵威严的底蕴却扑面而来,是人都能察觉他身上的不凡之处。

    “法恩堡老公爵,你!”殷血歌呆呆的看着返老还童的法恩堡,半晌没说出话来。

    一头黝黑的长发编成了一个复杂的大辫子,身穿金色、红色两种色彩为主调的宫廷大礼服,下身穿着血色的紧身马裤,踏着一双暗金色的高帮马靴,十指上佩戴着十几枚流光溢彩、散发出强**力波动的戒指。法恩堡这一身行头风骚到了极点,简直犹如西方童话中的风流帝王重现人间。

    带着怪异的微笑,法恩堡好整以暇的走到了殷血歌面前,然后伸出手指,轻轻的点了点殷血歌的肩膀:“还记得我问过你的话么?就连最古老的最传统的秘典戒律都不知道的小家伙,我说过,我会回来找你的!”

    殷血歌无奈的向身后的八位殷族侯爵望了一眼,他愕然的发现,这几位殷族侯爵的目光就好似见了鬼一般,正直愣愣的盯着法恩堡的面孔,脸上的表情都冻结住了。

    殷血歌呆了呆,然后他盯着法恩堡恢复年轻的面孔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在法恩堡的眉心,有一枚拇指大小的血色妖文不时闪烁。这枚妖文构造极其复杂,乍一看去,这妖文的形状就好似一具王冠。殷血歌只是盯着这枚好似从法恩堡血肉中滋生的妖文看了一会儿,他就觉得浑身血液沸腾,好似不受控制的想要钻出他的身体,没入这妖文内。

    “该死的,法恩堡老家伙,你说,你是一个普通的公爵?”殷血歌突然觉得,自己的牙齿有点痒痒。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一个普通的公爵!或许,我说过?那肯定也是你们听错了!”法恩堡灿烂的笑着,两排雪亮的大牙露了出来,在阳光山闪烁着淡淡的精光。他得意洋洋的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脸蛋,然后越发大声的笑了起来。

    “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布莱恩堡的三位千年公爵?唷,还是我的老熟人嘛!这个被切成好几块的家伙,德库姆·范恩克·布莱恩堡,我还参加过他祖父的成年礼呢!”

    殷血歌的脑子里一阵阵的雷鸣声响起,他看着笑容满面的法恩堡,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这个叫做德库姆的家伙,他是一位末法时代之前就存在的千年公爵!按照血妖一族实力越强大越是难以繁衍后代的定律,这家伙的祖父,年龄起码比他要大六七百年才对!而法恩堡,他参加过德库姆祖父的成年礼?也就是说,法恩堡比德库姆的祖父还要老上许多?

    这样的一个老家伙,他会是一个公爵么?难怪殷血歌在吸收法恩堡的精血时,法恩堡精血内会出现那样稀奇古怪的幻象!难怪区区二十滴精血,会让殷血歌的生命本源变得如此的浑厚强大。

    脑子里略微有点混乱,但是殷血歌很快就镇定了心神,三言两语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法恩堡的眼珠突然变成了刺目的暗金红色,他缓缓转过身,向百米外昏迷在地的桑德尔和芬妮丝望了过去,然后他突然放声大笑。尖锐的笑声中,方圆数千米内的那些长草纷纷齐根折断,然后被笑声撕成了无数的碎片。

    狂风吹了过来,粉碎的草叶呼啸而起,在高空凝成了一条扭曲的绿色龙卷。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