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水浒求生记 > 第一章 我的心腹都在哪里!

第一章 我的心腹都在哪里!


    夜sè渐浓,整个蓼儿洼渐渐归于宁静。

    除了不知停歇的北风依旧强劲的刮着,山前关后再也没有人声,就连巡夜的喽啰都不再出来,只是畏缩在厚厚的被窝中避寒躲懒。

    一盏孤灯发出的黯淡烛光,从后山一间石屋的窗户缝中遛了出来,屋内木炭燃烧时所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给这个陷入沉睡的夜晚增添了一丝微弱地人气。

    此时石屋中两个神情沮丧之人正废然而坐,百无聊赖的拨弄着盆中炭火,不时发出一声哀怨的叹息,盆中微暗的火光映照在他们脸上,将那副愁容衬托得格外yin沉。

    “好了老三,莫要再弄那碳了,都瞧不到火了!”只听其中一人道。

    “唉……”被称作老三的汉子又叹了口气,一语双关道:“七哥,瞧不到火打甚紧,你我如今却是一点盼头都瞧不到了!”

    原来,这两人正是杜迁吩咐留在床前看护王伦的严七与贾三。

    “谁说不是呢!我等好歹也是颇识得几个字的人,披肝沥血干这杀头的买卖,为了甚么?原本以为能跟着他……”说到这里,严七立起身来,下意识的换了个背朝病床的位置坐下,接着抱怨道,“原本以为跟着他能有一场富贵,哪知这人恁地短命,倒连累我俩在此陪他等死!”

    那贾三一听严七把话说得如此直白,心里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床上病人偷眼窥去,哪知这个举动立马换来一阵嘲笑,“怎地,怕他醒来听见?你长这般大,可曾听说过有被雷打还活得了的人?也就是那杜迁宋万有些义气,才费心费力给他死马当作活马医!”

    “啊?那你方才还当着大家面大呼小叫……可寨主明明还有动静,你怎地这般肯定?”贾三还是忍不住心虚,忙问道。

    严七不置可否的笑笑,道,“我素来说你没见识那就是没见识,这叫回光返照懂不?被雷打可是遭天谴呐!别说是州县的土大夫,就是请来御医又如何?依我看他这回是断断没有生机了,你我且早做打算!”说到这里,严七狠狠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接着道,“这厮活不了几ri了,山寨迟早是杜头领当家。我瞧他身边尽是些粗鲁的货sè,哪里及得上你我伶俐?来ri趁这厮下葬的空隙,我去跟杜头领说一回,就凭我俩察言观sè的本事,还怕谋不到个心腹亲随的差事?哼!”

    贾三闻言颇为心动,只是仍有些惴惴不安道,“此事真能成?你我毕竟一直跟着寨主,杜头领那厢会不会有甚么想法?”

    “能有甚想法?你又不是不晓得!杜头领是个直xing人,不似这厮那般鸡肠鼠肚!倒叫你我往ri里不知受了多少浊气,枉赔了多少小心!照我说,要是跟了杜头领,往后的ri子可就轻松许多了!”说到后来,严七颇为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话倒是说到小弟心里去了!要说山寨里的头领,还是寨主肚里道道最深,杜、宋两位心眼实在,确是好相与的!”贾三被他说得转了,也点头应道。

    “即便那杜迁有眼不识金镶玉,不懂得我们的好处,只凭着这大半年里捞的实惠,也够你我过下半辈子花销了!待寻个机会下了山去,找个无人识得我等的地方,娶上几房妻妾,买上数十亩良田,稳稳当当的做个富家翁,可不比在此处伺候人要来得自在?”说到这里,严七想起王伦往ri恩情,用脚把火盆往床边送了送。

    两人心里有了希望,不再似方才那般哭丧着脸,只觉越说越有劲头,到了后来颇有些收不住的肆意欢笑起来,直把床上的王伦当做了死人。

    ……

    “我的心腹都在哪里!?”

    一声由心所发的凄厉惨叫声,惊动了正在病床上胡思乱想的王伦。直唬得他浑身的肌肉颤抖不已,顿时间只觉胸腔中一股浊气涌来,压得人直喘不过气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心中那股说不出的郁郁之感终于渐散,身体也逐渐恢复了知觉,原有的不适症状,仿佛随着那声突凸闪现的惨叫消失得无影无踪。王伦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脚趾,灵活如初。

    他不由一阵纳闷,完全弄不明白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自他苏醒以来,这还是头一次强烈感受到这具体魄的异常,莫非是刚才床下两人的对话触动了这个身体里的残留意识?而且那声惊到自己的哀嚎约莫在什么地方见过?啊,对了!这不正是当ri林冲火并王伦之时,他留下的最后一句遗言么!

    王伦呆了半晌,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科学已经解释不了发生在其身上的种种遭遇。他暗自摇了摇头,现在考虑这些还有何用?

    可不是吗?

    埋怨无用,愤怒无用,悲鸣亦是无用。这些都改变不了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眼前这一切,而现在,在这个北宋末年的水浒世界中,他已经不再是一个观众,随着命运的一声哨响,他被替换上场了,不管将来是福是祸,他都已经取代了那个曾经的王伦。

    罢罢罢,既来之则安之罢!

    想到这里,他终于从沮丧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并暗暗在心中发誓:“好吧!我既然来到这个时代,就该留下点什么,总不成真作个酱油郎?也罢,管它金国辽国,宋江晁盖,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自己的xing格,既然退无可退,无法回头,那么就让自己这个“新任”水泊之主,来重新谱写一曲梁山好汉的赞歌吧!”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活下去!

    ……

    “咚……咚咚……”

    几声不轻不重却极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直叫王伦收回了思绪。同时也打断了火盆边上谈兴正浓的两人,严七和贾三忙住了嘴,在脸上挤出几分戚容,前去开了门。

    俩个中等身材、面相jing明的汉子跨进屋来,开口便问值,“方才听闻屋内有笑闹之声,可是寨主醒了?”

    “寨主他老人家还昏睡着,笑……喧闹之声乃是我俩在替寨主求拜祈福!”严七动起急智,忙圆话道。

    来客对视一眼,都是眉头微皱,面上尽显怀疑神sè,只是不再与严七贾三纠缠,俩人径自往床头走去。

    留守二人心虚的紧跟其后,贾三有些无话找话道:“方才寨主好像有了知觉,那手臂一动一动的,就是没有苏醒的意思!两位哥哥,莫不是寨主他老人家回光返照了?”

    两位来客狠狠瞪了贾三一眼,并不答话,只是上前给王伦掖了掖被角,又在床前看了一回,见王伦仍没有动静,他俩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自熟的撮了凳子座了。

    见来客都没有离去的意思,反自坐下,严七和贾三心中有鬼的低下头,生怕方才得意忘形的举动引来呵斥。

    果然没过多久,只听来客中一人当先劈脸问道,“严七、贾三,你们且说,寨主平ri待我等如何?”

    “这、这……恩重如山、恩重如山……”二人稍愣了一愣,忙不迭答道。

    “那你两个为何这般怠慢,在寨主病床前嬉笑吵闹?”另一人接话质问道。

    严七贾三私下里目光一触,旋即散开,只听严七一脸惶恐的答道,“我、我等见寨主方才小有动静,心中欣喜不过,所以忘行,请两位哥哥责罚!”

    两位问话者听了此话脸sè稍好了一些,离床最近的那位开言道:“你二人且休要胡思乱想,想我四人蒙寨主看重,引为心腹,现在寨主有难,切不可自乱阵脚!”

    “若只是寻常头疼脑热倒也罢了,将息些时ri便好,可寨主此番是遭雷打了,只怕是凶多吉……”贾三忍不住嘟哝道。还没说完,就被来客喝断,“住了!休要胡言乱语,冲撞了寨主贵体你两个担得起干系?”

    “老郑说得不错,你二人切莫心慌!我和老郑都有司职,不能时刻守在寨主身边,伏侍寨主之事还需你等多劳!待来ri寨主醒了,难道会忘了你们功劳?且打起jing神来,莫要怠慢!”另一位见同伴言语犀利,接言打着圆场。

    严七和贾三哪里还敢说别的,只忙着点头称是,听了一回训,又想起还没有给来客倒茶,忙起身寻杯倒水。

    二人接了茶水放在一边,并不沾嘴,仍是语重心长的开导着严贾二人。

    病床前众人的对话一句不落的都进了王伦的耳中,他此时心里却并不怎么因严贾二人忘恩负义的举动而动气。常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这种临时纠合而成的依附关系?也许是没有付出所以并不期求回报吧,这时他突然有些理解不久前刚刚逝去的那一缕残魂。

    老前辈,一路走好。只盼你来世莫要再如今生这般不识人。

    一阵唏嘘后,他又躺在床上静静听了一会众人谈话,心里猜到这四人只怕就是原来王伦留在山上的心腹了,按水浒上所描述的,当ri王伦被林冲火并之时,这几人莫说为主拼命,就是连狠话都不曾放过半句,实在脓包之极。不过,照此时两拨人颇为不同的表现看来,两位来客似乎还有些门道,不能简单与严七贾三归入渣渣一类。

    他仔细在脑海中寻找关于这两人的记忆,可惜毫无所得,不单是来访二人,就是整个梁山上所有人众事务竟都毫无印象,看来伴随那声凄厉的惨叫声,这具躯体已经抹去了昔ri的神识记忆,自己搞不好要扮失忆了。

    唉!扮就扮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王伦睁开了双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那盏油灯正昏昏暗暗地维持着,微弱的火光闪得叫人心悸,让人不由担心它随时会被黑暗吞噬。窗外的朔风此时正起劲的呜呜惨叫着,好似替眼前的这幕场景注脚。

    “咳咳……我这是在哪里?”王伦轻咳一声,说出了跨越千年后的第一句话。

    微信省流量免费看小说,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

请记住新笔趣阁(www.biquge0.com)是笔趣阁唯一官方网站!!!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章节错啦,我要举报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